第三百八十五章:良民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八十五章:良民

第三百八十五章:良民 林昆正琢磨着该如何安慰沈曼呢,光这么紧紧的抱着也不是回事啊,身后突然轰隆隆的就来一群摩托车,这把他给烦的,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恨不得起来一脚一辆,直接把这群飞车党连人带车给踹进海里去。 十几辆山地摩托车把林昆和沈曼包围了起来,林昆松开了沈曼,缓缓的站了起来,沈曼本来心情就不好,又被这些个山地摩托车围着咆哮,耳朵都快要被震聋了,抓住了林昆叮嘱道:“给我狠狠的修理他们!” 林昆低下头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会让今天晚上成为他们最难忘的一夜!” 林昆根本不认识这个所谓的什么成哥,换句话说,想让林昆认识,这个只会骑在摩托车上耀武扬威的小混混还远没达到水准,得他们老大才行。 瞧这一群小青年的行头打扮,再加上所处的地理位置,林昆隐隐猜测到,这群小青年背后的老大应该是飞车党老大徐明,说出来这个飞车党也是有来头的,靠着的老大是斧头帮的李富,这个徐明今年也就三十多岁,飞车党是后兴起的小帮派,由于是在斧头帮的地盘上,李富本来是想灭掉他的,结果看这小子很有胆识,索性就留下来当他的手下。 林昆对于这些帮派间的事情,有意无意的从蒋叶丽那听来不少,言归正传,别说眼前的这些小角色了,就是他们的老大徐明来了,林昆照样不甩。 “呵,你欺负我兄弟?”成哥不冷不热的说一句,脸上的表情阴沉而又嚣张。 林昆还真就看不惯这表情,麻痹的你一个小喽罗在老子面前扮深沉、扮阴狠,淡淡的一笑,一点颜面也不留的回道:“给你三秒钟,马上带着你的人滚蛋,否则……”回过头看看海,“你们都去那里面待着吧。” 成哥一愣,他周围的兄弟也跟着一愣,过了能有两秒钟,这些人马上哈哈大笑起来,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笑话一样,被林昆撵走的那个小青年仗着老大在这,马上便耀武扬威起来,喊道:“你神经病吧你,成哥在这了,你还敢瞎叫唤,被扔进海里你的肯定是你自己!” 林昆懒的多废话,自打来到中港市之后,大大小小的混混他遇见不少,所谓的混混都算不上是黑社会,这些个混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叫唤的比谁都欢,惨叫的比谁惨。 林昆嘴角冷的一笑,直接一个大耳刮子就冲这小青年甩了过去,速度奇快,再加上周围光线惨淡,隐约的就见一道虚影闪过,啪的一声狠狠的抽在了小青年的脸上。 啊! 小青年顿时惨叫,已经完全超出了痛叫的范畴,这绝对是他迄今为止挨过的最疼的耳刮子,这一巴掌下来,整张脸都好似被大的凹了进去,整个人更是原地一个旋转,呼通一声趴在了地上,来了个狗啃沙子。 谁也没想到林昆会突然出手,尤其那个成哥,在道上混了这么久,他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普通的二十多岁的小青年他见过不少,不管平时有多嚣张的,只要是见到他带着兄弟的,一个个老实的就像是怂包一样,每次他几乎都不用费什么力,就将问题解决了。 可眼前这位,好像和他过去遇到的那些小青年不一样,严重的不一样…… 成哥皱起了眉头,一杆怒火冲上天灵盖,嚷开嘴冲着林昆就要怒骂,结果还不等他骂出口,林昆那碗钵大的拳头,已经迎面砸了过来,正中他的嘴巴。 几乎是微不可闻的一阵喀嚓声,像是牙齿断裂的声音,一股热血顺着齿缝间流了出来,一阵难以形容刺入心扉的疼痛,瞬间蔓延了开来。 啊! 惨叫……惨的像是杀猪一样,紧跟着又一拳冲着他的嘴巴砸了过来,直接把这一声惨叫给砸的七零八落,同时将嘴里的断牙给砸进了肚子里。 打掉了门牙往肚子里咽——这句话平常都听说过,可真的见过却极其少有。 这位成哥周围的这些个小弟们一个个都傻了眼了,他们的成哥两只手捂着嘴,已经从摩托车上摔了下来,也不知道哪个小弟最先回过神,喊了一句:“上!” 这些个小弟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离林昆最近的那个直接骑着摩托车向林昆撞过来。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有点意思,原地一个凌空跳了起来,左脚横的就冲骑着摩托车撞过来的那个小弟扫了过去,山地摩托车刚刚发出一声咆哮,仿佛还没蓄足了力,骑在上面的小青年就‘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横的就飞了下来。 林昆这一脚的力道相当的大,这小弟摔到了沙滩上之后,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周围剩下的十多个小弟,挥舞着拳脚就向林昆招呼过来,俨然是要将他群殴了。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林昆最不怵的就是打群架,早在乡下的时候,他就曾为了张大壮出头,一个人对上了五个高年级的学生,结果他被打的鼻青眼肿,同样那五个高年级的学生也没捞到好果子吃,两个肋骨骨折,一个鼻梁骨折,剩下的两个更惨,在乡下的小诊所里躺了三个多月。 所以说,兵王除了刻苦努力之外,还需要超乎常人的天分,能入伍短短的两年就成为漠北军区的兵王,这绝不是普通人通过努力就能达到的,多少士兵刻苦挣扎了十几年耗在部队里,到头来也只能是泛泛之辈。 林昆挥起了拳头卯足了劲儿,一拳接着一拳,干脆利落的十一拳挥出,黑漆漆的沙滩上顿时响起了一片的惨叫声,那气势汹汹围过来的十几个小弟,一个接着一个趴在了沙滩上,前一秒钟他们还斗志昂扬杀机四起的,接下来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全都捂着脸趴在了沙滩上痛叫。 还剩下最后一个小混混,这小子一只拳头还僵硬在半空中,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样,刚刚身边还全都是‘战友’呢,这会儿就剩他一个人站着了,看看地上咿呀痛叫的兄弟们,再缓缓的抬起头向林昆看过来,林昆冲他淡淡的一笑,他浑身上下一阵的哆嗦,仿佛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给你十分钟的时间,马上把这些碍眼的东西清的远远的,否则……” 林昆语气淡然的说道,还不等说完,剩下的这个小混混就赶紧连拖带拽的把趴在地上的这些小混混们往一边拉,刚才那些个篝火晚会的小年轻见己方被灭,趁着机会就想要开溜,却被林昆给叫住了:“跑什么跑,不都留下来看热闹的么,没热闹可看就想溜?也太便宜你们了吧。” 一个胆子相对大一点的女生,目光胆怯的看着林昆,语气颤抖的说:“大……大哥,我们……我们还都是高中生,你就当作个屁,把我们放了吧。” 林昆嘴角冷的一笑,现在这些孩子,可真是被父母还有这个社会给惯坏了,平时耀武扬威的,到了关键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怂,这时他们如果一起向他扑过来,林昆或许会钦佩这些孩子有义气,但却一个比一个表现的还要怂,最终勉强一个女孩站了出来说话,那几个男生吓的头也不敢抬。 林昆冲这几个高中生道:“女生都走吧,该回家的赶紧回家,别在外面瞎晃了,瞧瞧你们跟的都是群什么男人,屁大点事一个都怂的跟孙子似的。” 几个女生面面相觑,然后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剩下的三五个男生也猫悄的想要跟着一起溜,被林昆冷冷的叫住了,“不想趴在地上的,都给我老实站着。” 这三五个男生马上浑身一个激灵,全都僵硬在了原地,低着头不敢看林昆。 林昆没想跟几个高中生动手,实在是犯不着,普通的小混混他一拳一个,像眼前这几个发育还未完全的高中生,他一拳至少能打倒两个。 林昆眼角的余光扫视了一眼地上趴着的十几个人,对这几个高中生淡淡的道:“十分钟,把这些碍眼的玩意儿清走了我就放你们一马,否则的话……” 同样,不等他的话说完,这三五个男生马上加入了清洁之列,一个个的扛事的勇气没有,这扛人的劲头却是不小,连着那个仅剩的小混混一起,三下五下的就将趴在地上痛叫的这些个小混混给清理了出去。 周围的沙滩马上又恢复了宁静,围观看热闹的人也都散开了,林昆重新做回沈曼的身旁,沈曼擦了一下眼角的泪花,抬起头看着林昆说:“你总这么暴力?” 林昆咧嘴一笑,云淡风轻的说:“我也不想暴力啊,可这世道往往不暴力不行,我要是老老实实的装孙子,这些孙子真能骑到我头上拉屎。” 沈曼摇摇头,一副很无奈的口气道:“能骑到你脖子上拉屎的人,恐怕还没出生呢吧。” 林昆嘿嘿一笑,道:“沈大警花你过奖了,我去去草民一个,哪有你说的那么牛。” 沈曼白了他一眼,道:“认识你又不是一两天的了,头一次见你谦虚。” 林昆继续嘿笑道:“那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我,我可是集各种美德于一体的全好男人,我的身上具有所有男人的优点,同时又不具备他们的缺点。” 沈曼嘴角冷的一笑,道:“你这脸皮倒也真够厚的。” 林昆嬉笑着道:“一般一般,中港第三。” 沈曼打趣道:“第一和第二呢?” 林昆摆出一副很端正的态度,拍着胸脯理所当然的道:“我都认第三了,哪个王八犊子还敢认第一和第二?真要有敢认的,我打的他姥姥都不认识。” 沈曼呵呵笑道:“你这完全就是不讲理,仗着自己的拳头硬就乱来,小心哪天我不开心了,把你抓进局子里关起来,关你个十年八年的。” 林昆一副惊讶状,道:“沈大警花,你可不准公报私仇啊,我可是良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