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沈曼心事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八十四章:沈曼心事

第三百八十四章:沈曼心事 劈头盖脸就被骂了句流氓,林昆当真是比那窦娥还怨,咱只是实话实说么,数一数过去那二十多年,正儿八经的谈恋爱来说,恐怕就周晓雅也一个,那时候是在乡下,又是在十几岁的年纪,哪知道半夜出来兜风,再说了乡下的家教可是很严格的,他一个大男生倒还好说,要是被周晓雅那暴脾气的老爹知道了他们晚上偷偷出来约会,还不得打断他得腿! 就事论事,如果现在谈恋爱,有姑娘要他晚上带着出来兜风,终点站必须是酒店,这其实也是人之常情,两个彼此喜欢的人在一起,兜兜风、开开房,这也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现在是新时代,不是旧社会了。 可就是这么现实而又诚实的回答,换来的却是一句‘流氓’,这让咱们林大兵王的内心很是委屈。 “去海边走走吧。”沈曼望向窗外,语气平静的道。 “南城区?” “随便。” 有了大致的方向就好办多了,林昆开着老捷达就往南城区驶去,中港市三面环海,海边修建的最漂亮的就属南城区,作为中港市的旅游名片,海边修建的漂亮那是必然的,白天的时候海边聚集了很多人,其中大多数的是外来的旅游者,到了晚上海边清净了不少,但同样是人影绰绰。 不管是外来的旅游者还是本地人,都喜欢华灯初上以后到这海边走走,吹吹海风,和身边的人聊聊心事,或者一个人站在岸边,望向那漆黑一片的茫茫大海,不论怎样都是一种心情的寄托,一种短暂的惬意。 海浪的声音起起伏伏,拍打在沙滩上就像是一曲睡梦的呢喃,林昆把车停在了离沙滩很近的海岸边上,和沈曼一起从车上下来,两人一前一后的向海边走去。 一路上沈曼都表现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林昆很是不理解,刚到包间的时候,沈曼表现可是很足智多谋的,一切就像是完全在她的掌握之中一样,从饭店里出来之后,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马上发生了改变。 “你好像有什么心事。”林昆故意不着边际的问了一句。 “没有。”沈曼没有回头,面向着大海的方向,晚风吹动着她的发丝,不知为何,平时那个英姿飒爽的女警花,此时的背影那么的令人心痛。 “一定有。”林昆抽出根烟叼在了嘴里,打火机的火苗将黑夜撕开了一角,深深的吸了一口,对着平静无垠的夜空吐出了个烟卷,“我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候,接受过特工训练,里面最基础的一项就是心理学。” 沈曼不说话,继续往前走,林昆依旧是不急不慢的跟在后面,走到了临海的沙滩上,潮汐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脚下的沙子也变的湿润起来,沈曼干脆的甩掉了脚上鞋,突然快速的向黑漆漆的海水中奔去。 “我靠,这娘们疯了!” 林昆吐掉了嘴里的烟卷,赶紧跟着追了过去,扑通扑通,海水很快就浸过了大腿,眼前的沈曼还在继续的往里跑,林昆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大喊道:“你发什么疯!” 沈曼一把甩开林昆的胳膊,转过头来冲他吼道:“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 林昆深吸了一口气,漆黑的眸子紧盯着沈曼那发狂般的眼睛,突然张开了手臂,简单、直接而又粗暴的将沈曼一把抱在了怀里,沈曼挣扎,林昆干脆的又吻了下来,沈曼反抗,但很快就被林昆的吻给融化了。 沙滩上,林昆赶走了一群正在开篝火晚会的小年轻,这些小年轻看起来也就是十七八的模样,顶多也就是个高中生,其中的几个穿着打扮流里流气的,一看就是典型的家教不严,有书不读,成天在外面瞎混的那伙。 炎热的夏季已经接近尾声,海边的晚风异常的凉,林昆怕沈曼感冒,就让她坐在篝火边烤烤,他自己则脱掉了上衣,用一根树枝支着放到火边烤。 那几个小青年还没离开,骂骂咧咧的躲在一边,林昆刚才要征用他们的篝火的时候,有两个小青年和林昆比划,结果一人一脚被林昆踹倒,对付这样的高中生,他出手自然不会太狠,那两个小年轻只是受了轻伤。 里面的那几个仗着自己在社会上混的小年轻觉得己方丢了大面子,尤其一起的还有几个相貌不错的女生,都是他们的心仪对象,本打算篝火晚会之后找个地方喝一杯,喝的七晕八素的再趁势找个酒店住下…… 可眼下篝火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夺了去,他们简直是丢人丢大发了,尤其还在自己心仪的女生面前丢人,这口气作为他们混社会的,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于是乎那几个小青年跟林昆吼了一句等着,打电话叫人来帮忙。 林昆还就不在乎他们喊不喊人,换句话说,就他们这样不入流的小混混,喊来的又能是什么样的角色,放眼整个中港市,就那些黑道上的大佬,该不给面子的咱们林大兵王一点也不惯着,还会在乎几个小混混? 林昆现在全部的心思都在沈曼身上,往日那个英姿飒爽、性情果断的女警花,今天晚上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她。 “就你现在的状况,别说我接受过心理学训练,就是普通人也能看的出你有心事,而且这心事还不小,都已经是心结了。怎么,不打算告诉我?” “我凭什么告诉你?”沈曼看着林昆,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态度又是那么的坚决。 林昆吊儿郎当的一笑,“难道要我再吻你一次?” 沈曼双眼中充满了杀气,警惕的看着林昆,道:“你要是再敢……我杀了你!” 林昆嘴角狡黠的一笑,目光调戏的看着沈曼,道:“要是这么容易就被你杀了,漠北的那几年我算是白待了。我可不想占你便宜,今天是你先吻的我,刚才在水里的那一吻算是我还回去的,咱们现在扯平了。” 林昆又抽出根烟叼在了嘴里,点了几次都没点着,刚才急着冲进水里,兜里的烟全都湿透了,转过头冲躲在一旁的小年轻们吆喝道:“来根烟抽抽!” 这些小年轻恨他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给他烟抽,给他砒霜倒是有可能。 “这群小崽子真不懂事。”林昆拍拍屁股上的沙子站了起来,向着这群小青年就走了过去,这些个小青年马上如临大敌一般,一个个脸上绷紧了表情。 “来根烟抽抽。”林昆站在了这群小年轻里看起来最混的一个面前,淡淡的笑着说。 “不……不给怎样!”这小青年还算硬气。 “呵呵……”林昆淡淡的一笑,眼神稍稍的一凌厉,眼前的这个小青年马上两条腿都哆嗦了,他刚才亲眼目睹自己的两个小弟被眼前这个男人一脚一个给踢翻了,他在社会上混的也有段时间了,身手如此变态的还是头一次碰到。 “再给你一次机会,来根烟抽抽。”林昆淡淡的笑道,眼前的小青年唇角哆嗦了一下,道:“好……好吧,不就是根烟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林昆接过烟吻了一下,笑着道:“呵,不错嘛,还是中华,够档次啊!” 小青年笑的比哭还难看,丢掉的面子总得想办法挽回,否则以后还怎么混,鼓足了底气道:“你……咳咳,你还不知道吧,我是跟成哥混的。” 林昆吐出了个烟圈,眯着眼睛笑着道:“哪个成哥?我不认识,待会儿让他来找我吧。”说完,转身向篝火堆走去。 小青年咬牙叫喊了一句,“你会后悔的!” 林昆用后脑勺摆了摆手,道:“你最好让你的什么成哥抓紧时间,待会儿我可能就不在这了。” 林昆重新坐在了沈曼旁边,沈曼依旧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林昆张嘴刚要问,沈曼突然抬起头,火光映在她的眼睛里亮晶晶的,有泪光在闪动。 “我……我奶奶恐怕要不行了,从小她是最疼我的,我不想让她走……”泪水唰的一下滚落了下来,洇湿了白皙漂亮的脸颊,往日那个英姿飒爽、性情果断的女警花,此时是那么的脆弱,脆弱的令人心生怜悯。 林昆张开胳膊,将沈曼拥进了怀里,沈曼没有反抗,紧紧的抱着林昆的肩膀,把头埋在林昆的怀里,泪水汹涌的流了出来,在林昆的胸前勾勒起两条泪痕,这眼泪吧嗒吧嗒的流到了地上,却像是流进了林昆的心里。 还从未见过沈曼如此脆弱的一面,一时间林昆也找不到话来安慰,平时的时候他的话一连串接一连串的,可真当一个女人趴在他的怀里哭,他完全手足无措起来,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紧紧的拥住怀里的女人,紧紧的…… 嗡! 身后一片亮光刺穿了过来,一群摩托车的咆哮声,使得本来宁静的海边喧嚣起来,周围的人全都循声望去,就见十多辆山体摩托车停在岸边咆哮着。 刚才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跟着成哥混的那个小青年,马上就像是见到了亲爹一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最前面的那个骑着山地摩托车的人跑过去,边跑边声泪俱下的喊道:“成……成哥,你总算来了,等的我好苦啊。” 被喊作成哥的是一个黄发小年轻,看起来也就约三十岁的模样,长相不是很魁梧,但身形很矫健,再加上骑着一个山地摩托车,整个人的气势马上就起来了。 “成哥,就是那小子欺负我!”小青年指着林昆的方向,声泪俱下的道。 “嗯,知道了。”这位成哥很冷酷,脸上不苟言笑,说完之后拧了两下车油门,山地车发出了两声十分霸气威武的咆哮,缓缓的向林昆开了过去,同时,他身后的十多辆山地车也跟着一起过去,平静的海岸边上,马上变的不平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