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送别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八十一章:送别

第三百八十一章:送别 面对林昆的公然占便宜,楚静瑶表面上是抗拒的,但心里已经慢慢的开始接受,被自己喜欢的人占便宜,不叫耍流氓,而是理所应当的事儿。 林昆渐渐感觉到楚静瑶开始接受了,两只胳膊抱的更紧,就琢磨着要大‘干’一场,回首往昔的暧昧片段,他便宜是没少占,但每一次的结局都是百转曲折未能如愿,今个机会难得,怎么说也得抓住机会才行。 可惜啊可惜,想法往往都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这边吻的刚升温,澄澄的脚步声从别墅里跑了出来,小家伙抱着两个变形金刚站在门口,眨着一双漂亮的小眼睛,“咦,爸爸妈妈,你们怎么互相咬起来了呢?” 唰的一下,尤如被闪电击中了全身,两人快速的分开,林昆回过头咧嘴冲澄澄笑,楚静瑶则快速的捋了下头发,白皙的脸颊瞬间红的如苹果一样。 “爸爸妈妈,你们是不是又打架了呀?”澄澄嘟着小嘴,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没……没有。”林昆举起手来,“爸爸对天发誓,爸爸和妈妈绝对没打架!” 澄澄眨着臻黑蕴着一层雾气的小眼睛,看向楚静瑶,“妈妈,你说呢?” 楚静瑶尴尬的笑了笑,“澄澄乖,爸爸和妈妈真的没打架。” “那你们……”澄澄嘟着小嘴,满脸的不开心,在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家伙看来,钱不钱的都不是事,最重要的就是家庭和睦,爸爸妈妈相亲相爱。 “咳咳……”林昆干咳了两声,转过头看楚静瑶,这事好像不太好解释啊,涉及到少儿不宜的问题,楚静瑶用眼神把他的眼神给拨了回来,意思是让他想办法,这种羞答答的事儿,正常来说也没有女方解释的道理。 澄澄眨着一双漂亮的小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手足无措的林昆和楚静瑶,前一秒还满含雾气,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接下来马上蒙上了一层羞答答。 “爸爸妈妈,我知道你们是在……”小家伙嬉皮的一笑,道:“接吻!我出来的好像不是时候,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想问妈妈这两个可以带么?”举起手里的变形金刚晃了晃。 林昆和楚静瑶面面相觑,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怔,这孩子似乎什么都明白呢,这也不奇怪,就现在社会的快速发展,人性观点的开放,小孩子打小就耳濡目染一些最基本的亲密接触,倒也符合正常的逻辑。 楚静瑶回过神,看着澄澄夹抱着的两个大号变形晶刚,都快有澄澄半个人高了,摇摇头道:“不行,咱们的行李箱已经够多了,不能再拿了。” 澄澄一副失落的可爱小模样,道:“好吧,那我继续去收拾了,爸爸妈妈你们继续。” 林昆和楚静瑶的脸唰的又是一阵的通红,这次就连咱们厚脸皮的林大兵王也没逃过。 暧昧这种东西玄妙的很,怎么可能说继续就继续,能说继续就继续的那是干柴烈火烧的正旺,一般都是对于自制力不足的人来说的,林昆倒不介意自己充当一回自制力不足的角色,可人家楚大美女不愿意呀。 “我去帮孩子收拾收拾。” 楚静瑶站起身走进了屋里,林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亭亭玉立的背影,在他的心底无限的拖长,触碰到了某一个‘痒’的节点,他才恍然大悟,暗说一句——糟糕…… 黎明的阳光刺穿了黑色的幽寂,海平面上一片金光闪闪,林昆早早的就起床了,今天他没有先去浇菜,而是老老实实的在厨房里精心的准备早餐,澄澄夏令营要一个星期的时间,具体的还要看到时候的统一安排,幼儿园给出的官方解释是,如果孩子和家长们在夏令营的过程中感觉不错,幼儿园是可以紧接着安排第二波夏令营活动的,具体时间待定。 澄澄和楚静瑶也早早的起来了,幼儿园统一规定,八点之前准时到达机场,八点半飞机准时起飞,去晚的赶不上飞机的,只能遗憾的错过这次夏令营了。 澄澄是满心欢喜的要去夏令营,不光是澄澄,幼儿园里的每一个孩子几乎都一样,小孩子不同于大人,漫长的假期总得找点有意义的事情做。 吃过了丰盛的早餐之后,林昆穿戴整齐,开着老捷达载着母子俩往机场出发,楚静瑶把车库的钥匙交给了林昆,里面停着的那几辆豪车他可以随便开,林昆把钥匙揣兜里,拍了拍老捷达的方向盘,笑着说:“我帮你把钥匙放床头,还是我的老捷达开起来舒服、奔放,你的那些豪车都太娇气了,不适合我。”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没说话,看看这辆老捷达,也确实符合他的风格。 机场的大门口已经聚满了学生和家长们,都怕错过了飞机使得孩子遗憾,所以这些个家长都起的非常早,付国斌带着各班级的老师也早早的就到了,这会儿正在组织大家按班级有序的排队,一会儿统一发机票。 林昆远远的和付国斌打了个招呼,付国斌笑着冲他点点头,付国斌在那忙,林昆也没有过去的意思,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回过头一看,就见看了李春生那张大脸,“师傅,你也去夏令营么!我就说你会去么,倩倩她不信!” 不等林昆回答,这厮就把脸贴向了旁边的王倩,一副贱兮兮的表情呲牙道:“来吧美女,咱们打赌你输了,响亮的在哥的脸蛋上吻一个吧!” 王倩贴着就要吻上去,马上就要吻上了,林昆才如实的交代:“我不去。” 王倩马上停下来了,一脸希冀的看着林昆,李春生则诧异的看向林昆,林昆摊摊手,道:“我留在中港市有些事要处理,这次不能去了。” 李春生马上一脸沮丧起来,“靠,师傅,你没和我开玩笑吧,好不容易的夏令营,你竟然不参加,你对得起师母,对得起澄澄么……你可把我坑苦了。” 林昆没搞明白怎么回事,王倩的脸上已经乐开了花,捧着李春生的脸响亮的就吻了一记,不过看李春生的模样,怎么也不像是在享受,而是很痛苦。 “愿赌服输,李春生先生,那枚钻戒我可是关注了很久很久的,你要是敢食言……嘿嘿。”王倩欢乐的笑道,最后的笑声却有些阴测测的味道。 林昆和楚静瑶也算是听明白点了,李春生这赌注下的有点大,想必那枚钻戒肯定是价格不菲,就普通的钻戒,也不至于把他李大少爷愁成那样。 家长们都很配合,早早的就带孩子们来到了机场,八点半飞机起飞的时候,一个也没落,林昆和其他几个来送孩子们去夏令营的家长们望着飞机飞上了蓝天,转过头相视的一笑,各自开着车离开了。 市中心幼儿园的家长们,一个个可以说是非富即贵,开的车自然都是上档次的,林昆的老捷达虽然喷漆的很新,但比起来多少有些寒酸的意思,可人们往往看到的只是外表,谁能想象的到,就这么一辆平凡无奇的老捷达,里面装的是一辆悍马的心,再加上各种的装置配置,根本就不是一般的豪车所能比的,开车图个啥?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虚荣和炫耀,但对于咱们林大兵王来说,图的就是一个刺激、劲爆。 林昆没有回七号别墅,而是去了百凤门,早上八点钟的时候,除了几个保安之外,其余的人几乎都没睡醒,百凤门是夜场经营场所,正常都是营业到下半夜三点钟,有时候开展主题,如果效果好的话还会延时个把小时。 百凤门里的保安,说白了都是百凤门的小弟,上午的时候,百凤门的正门是不开的,林昆从后门走进来,坐在门口的保安见到林昆,全都恭恭敬敬的打招呼,林昆也一点架子也没有,笑着跟小弟们打招呼。 林昆没有马上走进去,而是坐下来和两个个小弟聊了会儿,这两个小弟把昨天晚上岛国佬闹事的事说了一遍,两人说的眉飞色舞,林昆的心里却是暗暗琢磨起来,冈司才刚来中港市,而且就是冲着他来的,这么巧昨天你晚上就有岛国佬要来闹事,这两件事之间会不会有联系呢? 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龙大相才起来,看到坐在大厅里的林昆后,马上抖起了精神,咧着大嘴笑道:“昆哥,你啥时候来的,怎么也不叫我。” 林昆抽出根烟抛给他,道:“叫你有用么,你睡觉的时候和死猪一样,我才懒得费那个劲儿。我听说,昨天晚上来了几个闹事的岛国佬?” 一说这事,龙大相马上精神抖擞起来,又将昨天晚上的事描述了一遍,说的更是眉飞色舞的,令他高兴的不是那四个岛国佬吃瘪了,而是昨天晚上舞厅里所有人的团结,让他恍然间有一种回到抗日时期的感觉。 林昆抽了一口烟,笑着说:“大相,你考虑过没有,这四个人可能和冈司有关。” 龙大相的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似乎一听到冈司的名字,他马上就能浑身杀气沸腾。 林昆磕了磕烟灰,继续道:“我已经得到了消息,冈司这一次是冲着我来的,当然在来之前,他肯定不知道要面对的人是我,是马锦魁雇他来对付我的,呵呵,那姓马的也真是看的起我,也够不简单的,冈司都能请来。” 龙大相握住拳头狠狠的砸在桌子上,咬牙切齿的道:“这次一定让他有来无回!” 林昆淡定的笑着说:“我知道你心里报仇心切,但这次的事情不这么简单,马锦魁雇冈司来,奔着的是我,是我身后的百凤门和凤凰会所,冈司的佣兵费一向很高,如果不是为了大的利益,马锦魁不会出手的。” 龙大相稳定了一下情绪,道:“昆哥,那你的意思是?” 林昆云淡风轻的一笑,“他既然想吞掉我百凤门和凤凰会所,那我就用同样的方式还回去,他马帮的地盘已经盘踞在南城区够久了,也该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