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嘴唇真甜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八十章:嘴唇真甜

第三百八十章:嘴唇真甜 一听说出事了,冈司马上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冷峻起来,当听完了对面的简要叙述之后,他马上反问一句:“就舞厅里的几个人你们都应付不了?还号称是岛国忍者界里的精英,你们不惭愧么?” 电话里的小弟哭咧咧的委屈道:“大哥,那哪是几个人呐,整个舞厅至少上百个人,一下子全都冲我们过来,我们四个还不等出手就……” “饭桶!”冈司愤恨的大骂,挂了电话之后,紧接着就给马锦魁打了过去,他在中港市人生地不熟,遇到了这种事必须找马锦魁出面才行。 马锦魁也在这私人会所里,正享受着两个嫩模的服务,听到手机响了,他挑着眉头慵懒的瞥了一眼,嘴里头咕哝了一句:“谁这么不长眼力见,偏偏挑这个时候来烦老子。”眼神指了一下正在卖力的嫩模,“把电话给我拿来。” 嫩模乖乖的把电话拿来,一看上面的号码,马锦魁整个人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摁了接听键恭敬的道:“刚先生,什么事?” 电话里,冈司将事情简要的说了一遍,意思是让马锦魁把他的小弟们给保释出来,马锦魁立马满口的答应,称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挂了电话之后,两个嫩模全都一动不动的看着他,目光里满是说不出的惊讶。 “都看什么看,接着来!”马锦魁黑着脑门命令道,舒服的往床上一躺,两个嫩模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骂道:“狗汉奸……” 捞人这种事,正常来说不用马锦魁亲自出面,不过为了表示对冈司的尊重,在享受完了嫩模的服务后,马锦魁还是亲自坐着车来到了警察局,把四个挨打的岛国佬从里面给接了出来,这四个岛国佬出了警察局就开始骂骂咧咧,什么华夏的人都是小丑,华夏的警察全都是我王八蛋等等。 说真的,马锦魁听了话心里很不舒服,但既然现在自己有求于这帮子日本鬼子,所以只能忍气吞声,一些话只能是左耳朵进去右耳朵出来。 回到了私人会所,冈司坐在会所的大厅里,四个蓬头垢面的岛国佬来到了他的面前,还不等开口说话,冈司就突然站了起来,一人给了一个响亮的大耳刮子,大骂道:“八嘎,你们这群饭桶,连几个支那人都搞不定!” 四个岛国佬被骂的胆胆颤颤,一句话也不敢说,全都将头压的老低。 一旁的马锦魁,也包括其他人在内,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冈司刚才说‘支那人’,那是对每一位华夏人的侮辱。 在自己的小弟们面前,面子不能丢的太厉害了,马锦魁轻咳了一声,对冈司说:“冈先生,我理解你愤怒的心情,但还是希望你注意下言行。” 冈司冷的瞥了马锦魁一眼,不屑的道:“言行?我说支那人难道有什么不对么,马老板如果嫌我不懂得注意言行,你大可以找一个华夏的佣兵来替你办事,我马上带着我的人离开,但前提你必须付百分之三十的违约金。” 马锦魁的脸顿时就绿了,两千多万的百分之三十,那也是六七百万呢,什么事都没办,就让这岛国佬拿走六七百万,他就是再傻也做不出来,再说了除了冈司之外,他还真就不知道谁能遏制的住林昆,反正这次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一定要把林昆从中港市除掉,把百凤门连根拔起! 大丈夫该忍的时候还是需要忍的,马锦魁的脸上挂上一抹难看的笑容,道:“冈先生,你别激动,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一点小小的建议。” 冈司冷哼了一声,嘴角得意的一笑,什么话也没说,带着他的四个小弟就上楼了。 看着冈司的背影,马锦魁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他也是一个有民族气节的人,就这么被眼前的这个岛国佬这么的侮辱,他心里就像是扎了根鱼刺一样的难受。 马锦魁的身旁,他的贴身司机咬着牙关道:“老大,这岛国佬太气人了!” 马锦魁拍拍这司机的肩膀,又看了看周围的手下兄弟,长呼一口气道:“算了,咱们就先忍忍,这次是我有求于他,等办完事了再说这件事。” 贴身司机道:“老大,你说的我都明白,可这些岛国佬太特么的可恶了!就刚才那么说我们华夏人,简直就是对我们华夏男儿赤裸裸的挑衅!” 马锦魁白了贴身司机一眼,道:“那你想怎么着,冲上去和他单挑?” 贴身司机马上就有些蔫吧了,但表情上依旧不服气,咕哝了句:“打不过。” 马锦魁下意识的骂了句:“瞧你这点出息,嚷嚷的倒是欢实,你要是这能打的过他们,替我把百凤门的那条混江龙给摆平了,我还花钱请他们来干什么?”这话表面上是在骂贴身司机,实际上也是说给周边的手下听的。 林昆陪澄澄在院子里玩,月明星稀,路灯迷离,幽静的夜色不乏乐趣,澄澄抱着一堆玩具在院子里玩的不亦乐乎,楼上楚静瑶正在收拾行李,明天她就要带着澄澄去夏令营了,本来林昆也打算好一起去的,但昨天龙大相突然过来,使得他走不开了。 对此楚静瑶是理解的,虽然没有过问是什么事,但从龙大相的表情上来看,她知道这次的事情很严重,于是主动提出了这次夏令营不用林昆陪了。 澄澄在玩玩具,林昆坐在一旁纳凉,小海冬青站在他的肩上,小灰狼躺在他的脚底下,澄澄突然抬起头,向林昆问道:“爸爸,你为什么不陪我去夏令营了?” 林昆笑着说:“爸爸有事呀,所以不能去。” 澄澄可怜巴巴的道:“可是我想爸爸能陪我一起去,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一起陪着的。” 林昆站起来,走到小家伙的身边蹲下来,摸着小家伙的脑袋,道:“澄澄乖,爸爸也想陪你去玩,可是爸爸真的有事,白天的时候你大相叔叔过来你也看见了,他的兄弟被人给弄丢了,爸爸得把那人给揪出来。” “弄丢了?”澄澄眨着眼睛,不解的问道:“大人怎么会被弄丢呢?” 林昆摸着澄澄的小脑袋,笑着说:“你还不懂,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澄澄叹了口气:“你们这些大人真是不可爱,遇到我们小孩子不明白的,就说等我们长大就明白了,我们还这么小,长大了还需要好久呢。”眨眨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林昆说:“爸爸,你还是先告诉澄澄吧。” “这……”林昆无言以对,总不能真的和孩子说,你大相叔叔的好兄弟杀了,爸爸都把凶手给揪出来,然后再让那凶手血债血偿吧。他正犯难的时候,楚静瑶从屋里走了出来,对澄澄说:“有些事情是不能让小孩子知道的,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你还小,等你长大了才可以告诉你。” 澄澄委屈的道:“妈妈……” 楚静瑶道:“委屈也没有用呀,爸爸妈妈小时候也和你一样,大人的事情,我们不该知道的从来都不知道,只等我们长大了才慢慢的知道。” 澄澄嘟着小嘴,道:“真的么?” 楚静瑶道:“妈妈什么时候和你撒过谎?” 澄澄滴溜溜的转着小眼珠子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过。” 楚静瑶道:“妈妈的东西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你去看看你的玩具还有没有需要带的,需要带的都单独的装进旅行袋里。” “好!”澄澄回家装玩具去了。 楚静瑶在林昆的旁边坐了下来,迷离的灯光照在她白皙漂亮的脸颊上,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妩媚动人,林昆笑着说:“带儿子出去小心点,别把儿子给我整丢了。”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道:“儿子是我亲生的好不好,我就是把自己弄丢了,也不会把他弄丢的。倒是你,一个人留在这边要小心点,刚刚在无铜市经历了一劫,我不希望你回到了中港市再有个三长两短的。” 林昆笑着说:“你这是再关心我?” 楚静瑶道:“臭美,我只是不想我儿子没有爸爸罢了,才懒得关心你呢。” 林昆得意的笑道:“那你就是替儿子关心我喽,行了,我接受你的关心,甭管是你自己关心我,还是替儿子关心我,反正都是关心嘛。” “呵,你倒是蛮想的开。”楚静瑶讥诮的笑道。 “必须想的开。”林昆笑着说,目光突然变的温柔起来,看着楚静瑶说:“这世界上真心对你和儿子好的男人只有两个,你知道都是谁么?” 楚静瑶表情平静下来,想了想说:“一个是我爸,另一个……” 林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是我。” 楚静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相信,反倒是十分的坚信,一股莫名的暖流从心里划过,她的心里也清楚,喜欢她的男人可以排成长龙,但真心喜欢澄澄,对澄澄好的男人,这世界上除了爸爸和林昆之外,恐怕真就没有别人了,她心里头又忽然想起了宋庆宗,他当初也和自己说过类似的话,他也确实是一个好男人,只可惜自己真的不喜欢他,一点也不喜欢,做朋友的时候怎么都行,一旦要向前迈一步,她做不到。 感情这种东西就是如此的玄妙,不一定对方是一个好男人或者好女人自己就会接受,有的时候不禁要感叹,人和人之间真的有磁场,只有磁场对上了,才可以走到一起。 楚静瑶陷入沉思之中,忽然嘴唇上一凉,回过神的时候林昆已经重新坐直了身体,舔着嘴唇一副很淫荡的表情笑着对她说:“老婆,你嘴唇真甜。” 楚静瑶顿时两眼一翻白,气的差点晕过去了,在心底歇斯底里的骂了句流氓,伸出手指就冲林昆掐了过来,林昆也不躲闪,就这样被她掐的正着,她使劲的一掐,林昆毫无反应,再使劲林昆还是没有反应,等她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儿再想要掐的时候,林昆整个人向她抱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