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大哥我们出事了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七十九章:大哥我们出事了

第三百七十九章:大哥我们出事了 闻到了酒的香味,四个岛国佬同时把头转了过来,眼珠子滴溜溜的盯着酒杯,脸上的那股垂涎的表情丝毫不加掩饰,就仿佛四个被酒饥渴到的恶鬼一样。 其中的一个岛国佬迫不及待的端起酒杯,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喝了个干净,而后吧唧吧唧嘴,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将杯子拍在了吧台上,“再来一杯!” 吧台后的女服务员好心的提醒道:“先生,这酒可是我们这儿的名酒,很贵的。” “呵,贵怎么了,怕大爷我付不起钱么?”岛国佬马上沉下脸不愿意了,两只眼珠子里煞气凛然,醮染着舞厅里闪烁的灯光,仿佛鬼眸一样。 女服务员并没有表现出害怕来,这儿是自己家的地盘,蒋姐和昆哥都对他们说过,这儿是咱自己的地盘,咱们只管服务好就行了,要是硬遇到了那些不讲理胡搅蛮缠的,甚至一言不合就要闹事的主,该不惯着的绝对不惯着,正常的顾客是上帝,来闹事的那帮子人毛都算不上。 “先生,你误会了,我们舞厅里有规定,凡是过1000块的酒,都要先提醒客人,不是怕客人们付不起钱,而是提前知会一声,免得误会。” “误会!?”岛国佬鼻嗤一声,一只大手凶狠的拍在了吧台上,直震的上面的杯皿一阵乱颤,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大的火气,接着就叫嚷着吼道:“我看分明是你这小娘们瞧不起我们岛国人,信不信老子今个砸了你们这破舞厅!” 岛国佬的声音很大,顿时惹来的周围人的注意,换做任何一个本地人在这叫嚣,大家伙可能都是抱着看一看热闹的心态,可面对一个横竖穿着打扮都显露着岛国佬身份的岛国佬,围观的这些个华夏儿女可不这么想了,在场的多是八零后九零后,从小就学习过抗日的历史,而且受过不少抗战剧的熏陶,对那些个披着人皮的狼,打心底有着一股难言的仇恨,这股仇恨就像是一小团火苗一样,登时噌的一下都蹿了起来。 吧台后的女服务员依旧很淡定,目光中隐隐透露出一股不屑,加上周边的几个同事都主动站了过来,和她一起面对这四个如狼似虎的岛国佬,她的心底更有着落了,语气轻描淡写的说道:“呵呵,我还真不信。” 此话一出,本来就凶神恶煞的岛国佬,顿时将眼珠子瞪的溜圆,这份表情看起来滑稽而又惹人厌恶,叫嚷道:“好,那老子就砸给你看!” 叫嚣的岛国佬抓起一个酒杯就向女服务员砸去,女服务员始料未及,再加上舞厅里的灯光闪烁不定,哪里躲的开,啪的一下迎面被砸个正着。 女服务员‘啊’的痛叫一声,鼻梁直接被砸破了,酒杯摔到了地上喀嚓一声,血水顺着女服务员的鼻梁哗哗的往下流,顿时惹的周围一片惊叫! 不等吧台后的服务员们说话,周围马上声讨声一片,所有人冲着四个岛国佬呵斥道:“反了你们小岛国佬的,跑到我们华夏来打女人,找死啊!” “咱们华夏的老爷们可不都是白给的!” “揍扁你们!” …… 四个岛国佬一脸的不屑,嘴角斜的勾起一抹不屑张狂的贱笑,一个个歪着脑袋就冲周围的人挑衅道:“华夏不是有句话么,能动手的别吵吵,我看你们华夏的这群人,全都是群酒囊饭袋罢了,有本事动手呀!” 啪! 这名叫嚣的岛国佬话音刚落,也正是刚才动手的那名岛国佬,一记结结实实的大耳刮子就打在了他的脸上,喧嚣嘈杂的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向正面和岛国佬对峙的男人看去。 这是一个虎背熊腰、高大威猛的男人,脸上的表情异常的决绝,目光里仿佛燃烧着两股炯炯的火焰一样,愤懑的盯着面前的四个岛国佬。 被打的岛国佬懵了,瞪大着眼珠子,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面前的大汉,正常来说他应该马上发火的,他刚才嚣张的不可一世,这会儿却是完全哑火了,迎面这个大汉身上所爆发出的煞气,令他感到恐惧。 余下的三个岛国佬眉头一皱,目光犀利的瞪着面前的这个大汉,这个大汉其实也不是别人,正是这百凤门的三当家龙大相,他多年前一起战斗的兄弟就是刚刚被岛国佬杀死的,这会儿又撞见了来场子里闹事的岛国佬,这一下子他把所有的怒气全都集中到了面前这四个岛国佬的身上。 龙大相打完了一个耳刮子还不算完呢,紧跟着又是一个大巴掌抽了出来,冲着被打的那个岛国佬又是狠狠的掴了过来,被打的岛国佬真的是彻底的懵了,这绝对是他始料未及的,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居然敢打他第二巴掌…… 啪! 又是一声极其清冽的声响,耳刮子实实的掴在了岛国佬的脸上,岛国佬直接被打的猛的向一旁扭去,脚下一软,呼通一声撞在了吧台上。 周围的人顿时惊呆了,还没见过这么暴脾气的男人呢,不过这耳刮子打的确实大快人心,也不知哪个人先起的头,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就连不远处的dj也跟着起哄起来,对着麦克风大声的宣布道:“让我们一起大声的呐喊起来,你们的掌声和激情在哪里!?” “打的好,打的好……”周围的人纷纷起哄道,语气里满是慷慨激昂,同时掌声如雷,啪啪啪…… 挨打的岛国佬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已经被打成中度的脑震荡了,这厮脸上的表情狰狞,瞪着龙大相的目光就恨不得直接将其咬死一般,冲着还在愣神的三个同伙就大喊一声:“八嘎,你们还傻愣着干什么!” 那三个岛国佬这才回过神,握着拳头就要向龙大相招呼过去,他们脚下才刚刚有动作,周围不知道谁慷慨激昂的喊了一声:“大家一起上,揍扁他们!” 正所谓是一呼百应,此声一起,周围的男男女女全都涌了过来,手里拎酒瓶的拎酒瓶,没有酒瓶的抓着酒杯,实在酒瓶和酒杯都没有的,就抓着手机或者是赤手空拳的,一窝蜂的就向靠着吧台的四个岛国佬砸来。 双拳难敌四手,好虎也架不住群狼,这四个岛国佬本来仗着有些身手牛x哄哄的,这一下子可好,面对一窝蜂涌上来的众人,他们除了眼花缭乱之外,可以说毫无招架之力,拳头不等挥出去就被卡住了,脚不等踹出去就被别住了,短短的几分钟过去了,他们的脑袋几乎全都被砸的开了花,身上除了那些酒瓶子、酒瓶里的酒水之外,还混合着他们自己的血水,以及众人往他们身上唾的唾液。 四个岛国佬蜷缩着靠在吧台下面,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模样,和刚进来时的那股气焰嚣张的模样大相径庭,来一个不怎么贴切,但足以形容的出此时意境的形容——进来的时候一个个高富帅,结果瞬间变成了穷乞丐。 龙大相冲着周围的人挥挥手,道:“大家今天表现的都非常不错,今天晚上的酒水免费,我请了!” 众人皆是一阵兴奋的叫喊。 地上蜷缩着的四个岛国佬依旧不服气,其中一个抬起手指着龙大相道:“你滴,大大的不行,要不是这些人帮忙,我早就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了!” 龙大相回过头,冲着这名岛国佬鼻嗤了一声,冷冷的道:“我现在就让你满地找牙。”话音刚落,大脚板子已经招呼了过来,冲着岛国佬的脸,劈头盖脸的就踩了下来,这岛国佬‘啊’的一声惨叫,两颗门牙吧嗒落地。 余下的三名岛国佬全都是浑身一哆嗦,本来也想叫嚣几句,这会儿谁也不敢了,此时他们的心底爆发出同样的一声呼喊:“这华夏人太特么生猛了!” 这事到这还不算完呢,在场的这些人里,正好就有是公安局的,趁着晚上下班了换上便装来舞厅里消遣一把,正好碰上了这样的事,马上给局里打了个电话,内容简明扼要——有几个岛国佬在百凤门闹事,请求逮捕。 不到十分钟,警车就停在了百凤门的大门外,来了之后简单的了解了一下情况,马上就把四个岛国佬给铐起来带走了,这四个岛国佬还吵吵着要请求大使馆的支援,结果也不知道是谁暗中动的手,一个啤酒瓶子从人群中飞了出来,不偏不倚的正好砸在了叫的最欢实的那个岛国佬的头上,顿时把他那梳着传统岛国发型的脑袋给开了瓢,血水哗的流了出来。 押着四个岛国佬的民警只是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一眼,却什么也没说,岛国佬们开始喊冤:“警察同志,你们就没看见么,有人打我们!” 民警的回答很简要,道:“没看见。” 四个岛国佬顿时欲哭无泪,这算是落在了后爹的手里了,自己一点人权也没有了,他们这会儿这么想着,却一点也不想想刚才自己装逼的臭德行。 警车响着鸣笛开走了,百凤门里一片热闹喧天,龙大相说话算话,今天晚上的酒水他请了,在场所有的人尽情的喝,dj在那尽情的咆哮,年轻的男男女女们尽情的发挥自己的荷尔蒙,在舞池的中央扭摆着腰肢。 龙大相亲自安排人把挨打的那名女服务员送进了医院,好在只是皮肉伤,并且造成的伤害不大,经过特殊的理疗处理之后,应该不会留疤。 冈司正在马锦魁的私人会所里享受服务,马锦魁投其所好的给他送来了两个妞,这两个妞不光长的漂亮身材火辣,那技术也是一流的,把冈司伺候的几度欲仙欲死,身边的手机响的时候,冈司整个人马上从那股享受的状态中将自己抽了回来,拿起号码一看,是自己的小弟打来的,摁了接听键还不等说话,对面就传来了一声哭咧的声音:“大哥,我们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