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冈司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七十八章:冈司

第三百七十八章:冈司 几年前的那次交手,给林昆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回忆,冈司是一名岛国忍者出身的佣兵,岛国的忍术之前林昆是没有见识过的,直到和冈司交手。 如果单论身手,当年的林昆和冈司应该相差无几,可配合上了忍术之后,林昆则处处被冈司牵制,几次甚至差点被冈司击中了要害毙命。 现在,冈司就在中港市,林昆站在窗边望着窗边,眼眶中陡然间爆发出高昂的战意,几年前的那次行动,最终以自己没能制住对方而令其逃走,这一次不知道他又带着什么样的阴谋来到了中港市,还杀了大相的两个兄弟,不论从哪一个角度出发,这一次都不能让他再逃走了! 陆婷正在小区的湖边散步,身后突然跑过来了一个毛茸茸的小家伙,陆婷乍一看吓了一跳,这小区里怎么会狼!? 小灰灰不顾陆婷的害怕,主动贴着陆婷的小腿蹭了起来,乖顺的小模样哪有半点狼的模样,就跟普通可爱的小狗没有任何的区别,使得陆婷突然有一种错觉,眼前这小家伙到底是狼还是狗呀,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疑惑间,林昆的笑声从身后传过来了,陆婷回过头,只见林昆的肩上站着小海冬青,笑着对她说:“怎么样,陆大美女,我的小灰灰挺可爱的吧。” 陆婷指了指站在她腿边的小狼,道:“小灰灰,是它?” 林昆笑着点点头,道:“怎么样,可爱吧。” 陆婷的思维也是很敏捷的,笑着问道:“你从无铜市带回来的?” 林昆笑着说:“这你都知道?你不会时刻都监控我的行踪吧?” 陆婷得意的笑着说:“你不要忘了我是做什么的,身为一名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情报员,我要是连这点情报都不知道,以后还怎么在国安局里混。” 林昆笑着竖起大拇指,道:“厉害!” 陆婷笑着白了他一眼,道:“林大先生,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就直说吧。” 林昆笑着说:“陆大美女,你怎么知道我有事要求你?” 陆婷嘴角挂着一抹微笑,语气稍带了那么一丝蜿蜒,道:“没有事情需要我帮忙,你什么时候会主动出现在我身边?这小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几乎每天都在这里面散步,你要是想撞见我还不容易?” 林昆忽然有些无言以对,他又不是情商为零的鲁莽选手,从人家陆大小姐的话里,隐隐的听出了几分的意思,心里头一阵的惊讶,自己该不会是人格魅力爆棚,就连陆大美女都对咱动心了?这是好事呢,还是…… 林昆不说话,陆婷则眼神略带幽怨的看着他,林昆只好咧嘴笑道:“这……这好像确实是我的不对,总是有事求你的时候出现,赶明儿没事的时候,我也来找你聊聊天,谈谈心,和陆大美女敞开心扉的聊一聊人生。” “还人生呢。”陆婷笑着白了林昆一眼,道:“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 林昆收敛了嬉皮笑脸,正色道:“岛国的忍者佣兵冈司你听说过吧?” 陆婷想了想道:“你说的是那个岛国排行第三的佣兵?最光荣的战绩,一个人平了越军一个团的兵力,今年三十三岁,是岛国少有的忍者天才,三岁的时候就跟随岛国的忍者大师学习,忍者大师过世以后,他便脱离了岛国的忍者组织,加入到了佣兵当中,这么多年来未尝败绩。” 林昆点点头道:“不错,就是他。” 陆婷道:“我掌握到的信息,你三年前和他交手过一次,让他逃了。” 林昆道:“他现在就在中港市,这一次我不打算让他活着从这儿离开。”语气突然变的出奇的平静,平静中又蕴着一丝说不出的阴森凉意。 陆婷微微惊讶的看着林昆,从他的表情里看到了坚决,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杀气,道:“三年前,他只是从你的手下逃脱,你们并未结仇吧。” 林昆道:“三年前他就该死了,我之所以会和他交手,是因为接到了上级的任务,他在中越边境的村子里屠杀了半个村子的人,罪必当诛!” 陆婷道:“那你想要我做什么?” 林昆笑了一下说:“用你手里的资源帮我查一查,他这次来中港市的目的是什么。” 陆婷温婉的笑道:“没问题,我尽快给你答案。”说完,转身就走了。 林昆伸手叫住她道:“喂,你这就走了?” 陆婷头也不回的道:“留下来干嘛?” 林昆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表情,道:“咱们还没聊聊呢。” 陆婷抬起手,头也不回的挥了挥道:“什么时候你真的想找我聊天了,我们再聊吧,我现在回去帮你查资料,不出意外的话,一个小时后电话联系。” 林昆望着陆婷的背影道:“那,谢了!” 一个小时后,陆婷准时的打电话过来,此时林昆依旧逗留在湖边,坐在凉亭里看着几个老人在那下棋,陆婷从简的将查到的信息跟林昆说了一遍,林昆听完之后微微一愣,没想到冈司居然是马锦魁请来对付他的。 此时,在马锦魁私人会所的特级包房里,马锦魁正和冈司聊着,两人之间早就认识,过去也是有过业务的往来,正式的坐下来后少不了一番虚情假意的寒暄,实际上在马锦魁的眼里,你冈司是好是坏和老子有什么关系,老子请你来就是花钱消灾,替老子杀人越货的,反之在冈司的眼里,马锦魁什么东西也算不上,说白了顶多也就是一个提款机。 一番虚情假意的寒暄后,马锦魁将话题切入正题,伸手一抬,手下将一个档案袋递了过来,马锦魁亲自向冈司递过去,道:“冈司先生,请过目。” 冈司接过档案袋,拆开了将里面的资料拿出来,第一眼看到档案上照片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怔,嘴里喃喃的道:“居然是他……” 马锦魁奇怪的问道:“冈司先生,你认识这个人?” 冈司嘴角一笑,得意的道:“何止是认识,三年前还曾交手过。” 马锦魁试探的问道:“那……结果如何?” 冈司抬起头,笑着看着马锦魁说:“马老板你放心,这次的事我必定帮你摆平,只要你准备好钱就行了,对了,你不要忘了,我只收现金。” 马锦魁马上附和道:“冈司先生你放心,现金我已经安排人准备好了,只要这件事一办成,我马某人亲自将钱交到你手上,并护送你离开!” 冈司哈哈笑道:“好,马老板够爽快,果然是越来越有大家的风范了。” 马锦魁笑道:“冈司先生您过奖了,我马某人就是一个粗人。今天我安排了给您接风洗尘,生意上的事咱们明天再办,冈司先生您要不要给您的兄弟们打个电话,让他们一起来参加接风宴,我也跟他们认识下。” 冈司笑道:“谢谢马老板的好意,我会给我的兄弟们打电话的,只是不知道这群小子会不会在外面玩的野了,不愿意来和我这个大哥吃饭。” 夜色袭来,将黄昏淹没的彻底,街道上亮起了灯光,城市的夜生活在一片灯火璀璨中开始了,此时的南城区是一天最热闹的时候,比白天的时候更热闹,身为中港市夜生活的品牌,并且已经是中港市对外宣传的一张名片,不管是外来的游客还是本地人,都喜欢来这凑个热闹。 四个装束奇葩的男人走进了百凤门舞厅的大门,服务员乃至周围的顾客,全都用惊讶的目光看着他们,这四个男人长相猥琐,脑袋上扎着个典型的岛国小辫,嘴唇上又都留着一小撮‘鬼子’标志的小胡子,身上穿着笨重的和服,脚上踩着木屐,走起路来‘嗒嗒嗒’的,一看就是岛国人。 这四个岛国佬牛x哄哄的,一个个小脖子抬的都快上天了,眼神里更是目空一切的感觉,殊不知周围的华夏儿女们,都忍不住想要上去狂殴他们一顿,这和民族间的恩怨无关,完全是因为这四个岛国佬太招人恨了。 “美女,四杯你们这儿最贵的酒。”四个岛国佬坐在了吧台前,其中一个岛国佬眼神色眯眯的看着吧台后的女服务员点酒,另外的三个则目光猥琐的打量着周围,偶尔看到穿着暴露的女人,就凑在一起用听不懂的岛国话叽里哇啦的说一大堆,然后一起哈哈的猥琐的大笑起来。 灯红酒绿中,这四个岛国佬格外的显眼,一是他们的穿着打扮确实显眼,二来整个舞厅里最猥亵的恐怕就是他们,虽说来这舞厅里消弭夜生活的,十个人里有九个是奔着艳遇来的,但像他们这么好不矜持、不知廉耻的,放眼整个熙熙攘攘的舞厅,绝对是独此一家,没有比他们更不要脸的。 吧台后的服务员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自打林昆收了疯皇集团之后,刘刚这个全能的夜场经营者,曾特殊的为百凤门的上上下下搞过培训,把之前所有的不专业都屏蔽掉,除了基本的礼仪与相关的指导之外,培训的宗旨只有一个——不管你是高管还是普通的服务员,时刻都要谨记,顾客就是上帝,微笑是最基本也是最必须的礼仪,笑的更甜美,才会服务的更好! 自从培训之后,百凤门上下严格执行‘微笑礼仪’,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百凤门的口碑就从一家服务平平的夜场,一下子飙升到了全中港市服务前十的夜场,生意也一下子比过去好了不少,渐渐有些恢复到昔日巅峰的意思了。 此时,吧台后的这名女服务员是要多讨厌眼前这四个岛国佬,就有多讨厌,她爷爷就是一名抗日的军人,从小她就耳濡目染的听说过很多岛国佬的恶事,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个年代,但对岛国佬的讨厌却是根深蒂固的存在在骨子里,再加上眼前这四个岛国佬又是这么的猥琐,想不招人讨厌都难。 尽管如此,吧台后的女服务员还是秉着微笑是最基本服务的原则,把四杯酒端了出来,很有礼貌的推到四个岛国佬的面前,微笑的她自己都要吐了,说:“先生请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