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安排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七十七章:安排

第三百七十七章:安排 龙大相一句出大事了,把阮倩吓的懵了,小丫头甚至还没看清短信的内容,龙大相已经噌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随便拽起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就跑出了门外,等阮倩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龙大相已经出了百凤门了。 一阵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在她的印象里,和龙大相认识的这段时间,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紧张过,如果不是出了天大的事,肯定不会这样的。 阮倩也没有想太多,急匆匆的就跟了出去,龙大相这会儿已经开着车走了,阮倩赶紧拦了辆出租车跟在后面,一路直接就到了机场附近。 龙大相的suv开进了老城区,出租车也跟了进去,龙大相从车上下来,阮倩也从车上下来,龙大相下车后回过头看了阮倩一眼,也没说什么,就直接向巷子里跑去,阮倩也跟着向巷子里跑去,龙大相的速度很快,阮倩根本跟不上,也只能勉强的跟在后面,好在最终没跟丢。 前面的巷口停了两辆警车和一辆救护车,外围拉了一层警戒线,周围簇拥了不好看热闹的人,龙大相挤过了人群,径直的就要越过警戒线,被两名民警给拦住了,两名警察声色严厉的说:“干什么,不准扰乱办案现场!” 龙大相这才冷静下来,向着巷口里面看了一眼,地上横着两具尸体,上面蒙着白布,血水将那白布洇红了一片,他的心里忽然一阵的绞痛,里面躺着的那两个人,都是他曾经的战友,他们本来发短信给他,要他来这帮忙报仇的,可误就误在昨天晚上自己喝高了,短信没看到,他们这些佣兵之间联系,一向都是习惯用加密短信的,几乎从来不打电话。 人已经死了,说什么都没用了,龙大相满心的自责,满脸的悲伤,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迎面阮倩刚好跑过来,小丫头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龙大相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冲上去一把把她抱进了怀里,他睁大着眼睛,满心的愤怒与仇恨,泪水没有夺出眼眶,而是汹涌的逆流进了心里。 阮倩莫名其妙的被抱住了,傻傻的搞不清楚怎么回事,当看到巷里抬出来两具尸体的时候,她似乎又明白了什么,怀里抱着他的男人身体频频的颤抖着,像是悲伤在体内横冲直撞无数宣泄,她心疼的抱紧了自己的男人,内心为误会他而感到懊悔,同时也在心底埋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回去的路上,阮倩开着车,龙大相靠在车窗上一言不发,眼神一直发愣的看着窗外,那些沿途的风景在他的眼眶里一扫而过,却引不起丝毫的波澜,这是悲伤的绝对的一幕,唯有这种心境才能如此的平静。 红绿灯的时候,阮倩偷偷的向他看过来,在一起也有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她每天都在了解自己身边的男人,他是一个喜欢嘻嘻哈哈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男人,他的过去一直是一个迷,他从未仔细的跟她说起过,说过的最多的一句话——我的过去太血腥了,少儿不宜。 阮倩不敢想象那是怎样血腥的过去,或者说他只是不愿意告诉自己他的过去,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自己,可人往往都很执拗,越是不能说的秘密,就越想知道,一直绞尽脑汁挖干了心思也要知道,否则决不罢休。 阮倩不是那样执拗的女子,相反她是一个理性大于感性的女孩,她看的清现实,更看得清她身边的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绝对不是普通的男人,她清醒的认识到,不论自己怎么挖空心思,他都不会告诉自己他的过去。 但现在不同了,她隐隐感觉到了他的过去,他没有对自己撒谎,那一定是一段很血腥的记忆,血腥中充满了残暴,不适合女孩子去过问。 “龙哥……” 阮倩欲言又止,她实在不忍心打扰一个男人的悲伤,龙大相转过头,语气里透出一股说不出的苍白,道:“不回百凤门,直接去找昆哥。” “哦。”阮倩应了一声,马上问题就来了,昆哥现在在哪呢,她不知道呀。 龙大相继续望着窗外,道:“我给昆哥打电话。”说着掏出了电话,拨通了号码。 林昆把龙大相请到家里,龙大相是他兄弟,按说早就应该请到家里来坐坐,只是之前一直碍于楚静瑶的关系,这房子毕竟是人家的,他不敢擅自的做主,如今不同了,他和楚静瑶的关系也算是渐渐有些明朗,虽然楚静瑶明面上没说要答应他什么,但就两人目前的发展来看,假戏真做那是迟早的事。 龙大相的车停在了七号别墅的门口,林昆一家三口正坐在院子里晒太阳,龙大相和阮倩走进来,路上阮倩想着买了些水果,林昆一看龙大相郁郁不欢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有事,让楚静瑶和澄澄招待阮倩,他则带着楚静瑶进了别墅里。 别墅里有单独的书房,这间书房平时也不怎么用,林昆也很少过来,这里面书倒是摆了不少,几乎都是古今中外的名著或者名家之作,平时也就楚静瑶会偶尔来翻看翻看,其余的时间这些书都在书架上睡觉。 林昆从外面拎了两瓶水进来,丢给龙大相一瓶,龙大相拧开了之后咕咚咕咚的就喝了一瓶,瞧他这架势可绝对不像是在喝水,而是像喝酒。 林昆收敛了平常一贯吊儿郎当的笑容,蹙着眉头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龙大相道:“曾经和我出生入死的两个兄弟死了,就在不到半个小时前。” 林昆坐下来,拧开水喝了一口,自从楚静瑶让他戒烟以后,他是能不抽尽量不抽,有时候想抽烟要么嚼一块口香糖,要么喝一口水,他面色突然沉重了起来,道:“知道是谁干的么,知道为什么杀他们么?” 龙大相道:“知道,岛国的那个三大佣兵之一的冈司,一定是他干的!” 林昆微微蹙眉,道:“冈司?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我以前好像和他交过手。” 龙大相表情忽然激动起来,盯着林昆道:“昆哥,不论如何你都要帮我这个忙,帮我替我的兄弟报仇,这个仇不报,我龙大相誓不为人!” 林昆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绪,道:“大相,你先别急,事情慢慢说来,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你的兄弟被杀了,这仇咱们必须得报!” 龙大相道:“昆哥,我和这冈司三年前就有仇,当时我带兄弟到非洲执行任务,营救一个被绑架的富家女,当时任务的规则很简单,谁救出了那富家女,那次高昂的赏金就归谁,我和我的兄弟们先把富家女给救了出来,结果那小子带着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抢走了那个富家女,还杀了我的两个兄弟,那两个兄弟和今天被杀的那两个是亲兄弟,他们本来是联系我一起去找冈司报仇的,结果我昨天晚上嘴欠多喝了几杯!” 林昆听完后语气平静的说:“大相,你先冷静一下,现在你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你的这四个兄弟是否还有父母长辈在,如果有需要他们善良的父母或者长辈在,马上安排兄弟把钱送过去,保老人们晚年无忧,另外你要搞清楚,你的兄弟是不是真的被冈司所杀,如果是真的,那找出冈司的位置,马上带人去把这个岛国佬给抓来,一点一点折磨死!” “昆哥,我的那四个兄弟都是乡敬老院长大的,从小无父无母,回头我安排人给那敬老院送钱过去,也算是尽我们的一点心意,我替我的兄弟谢谢你,昆哥!” 林昆摆手道:“和我说谢,你小子觉得合适么?” 龙大相道:“昆哥,那冈司是忍者出身,行踪极其的诡秘,短时间内恐怕查不到。” 林昆道:“通知帮派里所有的眼线,另外我在想一想其他的办法,中港市不大,别说他一个岛国忍者出身的人,就是再神秘的人物也得给揪出来!” 龙大相隐隐有些担心,道:“昆哥,那冈司的身手了不得,你可要小心。” 林昆笑着道:“你放心,几年前我就和他过过招,他确实是一个很强的佣兵,而且岛国的忍者术很厉害,最后我们算是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龙大相懊恼的道:“当初我也和他交过手,只可惜不是他的对手,否则我的那两个兄弟也不会死了,那两个兄弟不死,我今天的两个小弟也不会死。” 林昆拍了拍龙大相的肩膀,安慰道:“大相,你也不要这么自责了,人各有命,不是你我能左右的,如今我们要做的就两个字——报仇!” 阮倩和楚静瑶、澄澄一起在院子里聊着天,院子里搭了一个大大的太阳伞,三人坐在下面的藤椅上吹着清凉的海风,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惬意。 这是阮倩第一次见到楚静瑶,见楚静瑶的第一眼她就感到震惊,这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美丽的女子,就仿佛九天之上落下的仙女一般,过去她总以为自己长的很美,可遇到了楚静瑶的这一瞬间,她顿时完全没电了,感觉自己不论装扮的再怎么的熟女,化再怎么精致的妆,也无法和眼前的这个女人相比。 和楚静瑶聊天,阮倩又感受到了另外的一层美,楚静瑶的成熟落落大方自然不用多说,关键是她的脑海里还装着各种她只听说过却不了解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龙大相从别墅里出来,跟楚静瑶简单的告了个别后,就拉着阮倩离开了,实际上人家阮倩还没跟楚静瑶聊够,也没和澄澄玩够呢,但今天日子特殊,龙大相的心情很低落,所以她就乖乖的跟在后面。 林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冈司突然到中港市来,肯定是有什么图谋,他让龙大相先回百凤门镇着,他自己则着重的安排人去搜冈司下落,站在窗边望向窗外,思绪隐隐的回到了几年前他和冈司交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