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出事了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七十六章:出事了

第三百七十六章:出事了 被钉在墙上的男人当即被毙命,来自同伴的那两刀威力实在太大,直接将他的胸口撕裂开来,并在他的心脏上剐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血水正顺着胸前往外喷溅,一大片鲜红火热的血液,像绽放开的红莲一样。 亲手杀了自己同伴的男人满脸的悔恨与痛苦,他脖子僵硬的回过头,眼神那仇恨的火焰熊熊燃烧,恶狠狠的瞪着身后一脸轻佻的冈司,咬牙道:“冈司,血债你必须用血来偿还……” 唰的一道银光自空气中划过,就听‘嗤啦’的一声响,皮肉被硬生生剐开的声音,冈司手起匕落,眼前的男人后背硬生生的被咧开了一道大血口子,血水哗啦的一声洒到了地上,就好像一个装满了水的袋子被割破了一样。 “龙哥,你在哪!”这男人仰天怒叫一声,这一声叫喊中充满了不甘与召唤,像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样,叫完之后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血水迅速的洇染开来,他整个人瞪亮着眼睛,抽搐了一下之后便没了呼吸。 巷口,那两个紧跟着过来的男人,全都不约而同的捂住了嘴巴,他们跟着马锦魁混道上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曾亲自动手屠杀过生命,但像这么残暴杀人的,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本来他们还对这个冈司有所怀疑,在看完了整个过程之后,他们裤裆里都被吓出了一层冷汗,再看向眼前这个瘦小、一脸阴霾的男人,全都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冈司嘴角噙着一丝淡然的冷笑向这两个男人走过来,这两个男人脸上的表情顿时石化了,嘴里嗫嚅的道:“冈……冈司先生您好,我们是……” 冈司淡淡的一笑,道:“马老板排来的吧,他人呢?” 两个男人胆颤的说:“在机场的外面等您。” 冈司道:“走吧,带路。” 两个男人应了一声,乖乖的在前面带路,冈司若无其事的跟在后面,就仿佛他刚才杀的根本就不是两个人,只是随便杀死了两只老鼠一样。 看到了冈司之后,马锦魁马上从车上下来,毕恭毕敬的迎了上来,过去他也是和冈司打过交道的,深知道这个男人的可怕,被誉为岛国的三大佣兵之一,必定是极有本事的,岛国是一个盛产忍者之地,忍者一个个都是身怀绝技,冈司就是忍者出身,而且是忍者中的上流派者。 “冈先生,好久不见!”马锦魁当先伸出了手,以示尊重。 冈司和大多数的岛国忍者、佣兵不同,他几乎一点架子也没有,这倒是像受了华夏儒家思想的熏染,伸出手和马锦魁握了一下,道:“马先生,久违了。”语调十分的生硬,一听就能听出来不是华夏本地人。 “请!”马锦魁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冈司上车。 “谢谢了!”冈司微笑的鞠了下躬,坐进了车里,车门关上了,冈司摸了摸屁股下的座椅,笑着对马锦魁说:“马老板,可以嘛,这车可比过去我坐过的那辆舒服多了,你一定是发财了,而且还是发大财了!” 马锦魁笑着说:“冈先生,你见笑了,我马锦魁就是个混道上的粗人,再怎么发财也不如你们佣兵赚钱快,尤其是你这样的顶尖佣兵。” 冈司哈哈笑道:“马先生,你就别谦虚了,我冈司是来替你办事的,赚钱再快也得承蒙你们这些大老板出手阔绰,来之前我可是调查过的,马先生目前在中港市南城区的这片地界上,绝对是响当当的人物,手下的兄弟最多,产业最多,南城区可是中港市的摇钱宝地,随便一棵树栽过来,都能长成摇钱树。马先生,这些不是我冈司在这瞎掰吧?” 马锦魁笑道:“冈司先生,你果然是一个心思很细腻的人,但我老马也不瞒着您,过去我的生意一直很好,只是目前有人威胁到了我的买卖,如果不将这个人除掉,恐怕早晚有一天我的产业要被他给吞并了。” “哦?”冈司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笑道:“在中港市,还有这号人物呢?” 马锦魁道:“确实有。”冲前面副驾座上的助手递了个眼色,那助手把一个档案袋递了过来,马锦魁从里面拿出一沓档案资料来,递给冈司。 冈司看了一眼之后,接到手里,然后便饶有兴致的翻开看,结果看到第一页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口中喃喃道:“他,居然是他!” 见冈司表情不对,马锦魁问道:“怎么,冈司先生认得这人?” 冈司脸色阴沉的点点头,道:“他过去是一名军人,我们曾交过手,那时候他就很强,我们斗了几个小时,最终谁也没能占到对方的便宜。” 马锦魁眉头一皱,他一直以为冈司就是那种天下无敌的角色,而林昆在他的眼里顶多就是个比较会打架的混混,他万万没想到,林昆居然和冈司斗过,并且两人还是平手,如此一来他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林昆单枪匹马的就能把疯皇集团给捣毁了,想到这里,马锦魁不由的倒吸一口凉气,之前要是光明正大的和林昆开战,恐怕这会儿自己已经死的很惨了,好在现在把冈司请来了,让这个岛国的三大佣兵之一和他对抗。 冈司的目光里燃起了一层火热的斗志,看着马锦魁笑道:“马老板,跟这个人斗,你之前给我说过的价码恐怕不行,至少得再加这个数。” 冈司伸出了一只手,马锦魁道:“五十万?” 冈司笑着摇头,马锦魁道:“五百万?” 冈司依旧是笑着摇头,马锦魁喉结动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道:“五千万?” 冈司摇头,笑着说:“用不了五千万,我要是真开口要这些,你恐怕会认为我是来打劫的。原价的五倍,如果觉得合适,这笔买卖我接了。” 马锦魁迅速在心底权衡了一番,原价的五倍,也就是2000多万,2000多万他能拿的出来,只是这么多的现金,一下子拿出来之后,他手里的现钱差不多也快被掏空了,不过和对抗林昆比起来,这2000万又确实值得,道理很简单,假如今天不把林昆除掉,日后必将是一个隐患,他甚至可以料想到,将来的某一天,林昆就像吞噬了疯皇集团一样,把他的马帮也给吞噬了,马帮上下的产业加在一起,其总价值远远超过2000万的十倍甚至二十倍。 马锦魁目光坚定的看着冈司道:“成交!” 冈司拍拍手,笑着说:“好,马老板果然是一个爽快的人,收人钱财替人办事,这次的事情你放心,我冈司一定办的漂漂亮亮,让他永远消失!” 马锦魁试探的问:“冈先生,这次就你一个人来么?” 冈司笑着摇头,道:“三个小弟已经提前来了,这会儿不知道在哪逍遥呢。” 百凤门的三楼,走廊最尽头的是龙大相的卧房,这会儿他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吹着空调,嘴里头打着响鼾,昨天晚上喝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酒,直接的结果就是一向号称千杯不倒的牛x大汉,一直睡到了现在,酒这种东西就是如此,一种酒怎么喝也不醉的,掺着喝马上就容易醉了,几乎每天都有不信邪的,然后每天都有吃螃蟹被蟹钳夹的。 “大相,快醒醒!”阮倩从门外进来,推了推床上死猪一样的龙大相。 “倩倩,再让我睡会。”龙大相嘴里头咕哝的道,说完翻了个身,把后背留给了阮倩。 “你快给我起来,有情况!”阮倩有些焦急的道。 “啥事等我睡饱了再说,天塌下来我都能给擎回去……” 这么叫他起床肯定是没效果的了,阮倩直接拿出了必杀技,两根手指捏着他的耳朵就拧了起来,“我让你起来听到没有,你手机里收到了条奇怪的短信!” 龙大相被拧的嗷嗷叫,捂着耳朵被提溜了起来,嘴里头连连讨饶道:“倩倩,我错了,快,你快松手,再不松手我耳朵就要掉了,哎呀,疼死我了……” 龙大相彻底坐了起来,阮倩这才松开了手,目光炯炯的看着他说:“好好清醒一下。” 龙大相甩了甩脑袋,道:“好了。到底啥事呀,也不让人家睡个安生。” 阮倩把手机递给龙大相,那是龙大相的手机,昨天晚上喝多了扔在外面了,手里上显示的是一条短信,奇怪就在于这短信加了密码,在阮倩看来,这条短信里一定有蹊跷,书不定就是哪个小姑娘发给龙大相的。 龙大相看看手机,又抬头看看阮倩,冲着满脸冷肃的阮倩嘻哈笑着说:“倩倩,这就是我一朋友发来的短信,没什么的,你先出去忙吧。” 阮倩语气很坚决的道:“不行!” 龙大相捎了捎头道:“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不能让你一个女孩子参与进来,乖,听话,你到外面去待一会儿,待会儿我再喊你进来。” “龙大相,你把话说明白,你到底什么意思!”阮倩顿时火了,道:“你如果跟我只是玩玩,你把话说明白了,别这边和别人发短信还加密码,你以为我傻么,你要是有了新欢趁早把话说出来,我阮倩不缠着你!” 龙大相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看看手里的手机,再看看一脸愤慨的阮倩,原来人家姑娘是吃醋了,只好好言的解释道:“倩倩,真不像你想的那样,这真的就是我一朋友发来的短信,你如果非要看的话也成,但你得保证,千万不能把这里面得内容说出去,这都是秘密。” 阮倩点了点头,还是有些不相信龙大相,按照正常的逻辑观念,朋友之间发短信用加什么密码,只有那些乱搞见不得光的短信才加密码呢。 龙大相当着阮倩的面儿打开了短信,阮倩是他的女人,他没有理由不信任,结果看完了短信之后,龙大相马上大喊了一声:“糟了,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