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小巷杀人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七十五章:小巷杀人

第三百七十五章:小巷杀人 面对林昆的耍流氓,楚静瑶居然没有怎么反抗,然后她意外的发现,原来自己对这个流氓的耍流氓已经产生了抵抗性,就是说……只要他不太过分,自己勉强能接受,这……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太便宜他了! 中港市名义上是一个二线城市,却是二线城市中的佼佼者,身为北方得天独厚的港口城市,近年来的贸易噌噌发展,一直向着一线城市而努力,主要还是受地理因素影响,中港市处于丘陵地带,和那些国内的一线城市比起来,在地理面积上一只处于劣势,否则的话可能早就迈入一线城市了。 中港市只有一个机场,位于北城区和东城区的交界,当初将机场规划在这里,那时候周围还是一片荒蛮之地,仅仅几年的发展之后,围绕在机场周围的建筑林立,和当年的荒蛮之地比起来,完全是天壤之别了。 此时,机场的外面停了一辆黑色的奔驰s级,后面跟着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两个穿着黑色背心,胳膊上绣着纹身的男人从那商务车上下来,这两个大男人都戴着墨镜,表情说不出的冷峻,像电影里的杀手一样。 这两个男人来到了奔驰s级面前,谦卑的躬下了腰,奔驰s级的车窗摇了下来,马锦魁那张阴狠而又平静的脸出现在眼前,两个大男人恭敬的说了句:“马爷,我们现在就进去接人,您还有什么别的吩咐么?” 马锦魁淡淡的道:“记住,来的都不是普通人,一定要客气,千万要客气。” 两个男人‘是’了一声,转过身向机场里走去,炎炎的烈日照耀在他们的身上,两人肩上的纹身都是青龙,而且这青龙都是带着爪牙的,混道上的人都知道,纹身是不能随便纹的,普通人是不敢纹青龙的,青龙代表了是道上的人,而且就算是纹了青龙,也必须不能纹上爪牙,真要是纹了带爪牙的青龙,遇到了道上的人,打你一点脾气都没有。 天空中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一架从岛国飞来的航班落地,过了不到十分钟,机场的出口里便涌出了许多人,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出现在了人群中,戴着个鸭舌帽,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左右的看,最终落在了前面的一个瘦小男人的包上,这瘦小男人一身的名牌,那小包还是ck的限量款,更重要的是这瘦小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华夏风,应该是个岛国人。 鬼鬼祟祟的鸭舌帽男,趁着眼前的瘦小男人走出出机口的一瞬间,猛的一把夺下了他肩上的包,这一下出其不意,而且速度和力量都恰到好处,直接就把包给抢了下来,抢下来之后,鸭舌帽男撒腿就跑,当周围的人反应过来惊呼后,这厮已经跑到了离的最近的一个机场出口了。 被抢的小男人丝毫的不慌张,眼睛盯着鸭舌帽男逃跑的方向微微一眯,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冷笑,然后就像是慢半拍一样,才突然跑起来去追。 等候在外面的两个男人——马锦魁的两名手下,看到了小男人之后,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阵惊讶的表情,紧跟着就追了过去。 进场里到处都有监控,出了机场以后,这边周边的设施就被取消了,机场的周边紧邻着的是一个老城区,八十年代标志性的红砖老楼建筑,眼看着那个带着鸭舌帽抢包的男人跑进了老城区的巷子里,被抢的小男人依旧是追的不急不忙,似乎他胸有成竹,一定能把包追回来一样。 而两名马锦魁的手下,则一秒也不敢大意的跟在后面,眼看着就要追上了那个小男人,小男人回过头冲他们一笑,雪白的牙齿间透露出一阵若有若无的阴森气息,叫人浑身上下忍不住的一哆嗦,就仿佛看了鲨鱼的牙齿一样。 抢包的那人跑进巷子的一刹那,小男人脚下的速度一下子飙升了起来,他人看起来很瘦小,但这速度飙起来以后,完全就不符合正常的思维逻辑了,只见他跑起来似原地蹦跳一般,几个跳闪就追进了巷子里。 马锦魁的两名手下本来距离小男人已经很近了,可这一刹那仿佛瞬间就被拉开了距离,两人面面相觑,满脸的惊讶,刚才他们看到的确定是一个人而不是兔子。 老巷子曲曲折折的,小男人在巷子里完全就像是一只兔子一样灵巧,几个纵身跳跃般的追赶,就追上了抢包的男人,不,抢包的男人已经提前停下来了,周围一片很狼藉的景象,这地正好在三面背墙处的死角,除了抢包男人和小男人之外,只有旁边的一个拾荒的老人正在翻垃圾桶。 老人似乎对这两个人毫无兴趣,只是抬起眼神往这边瞥了一眼,就继续翻垃圾桶,不时的从垃圾桶里掏出发臭的塑料瓶抖落两下,放进他身上的背包里。 小男人眼睛微微一眯,打量着抢包的男人,用瘪嘴的中文道:“说吧,你是谁?” 抢包的男人把抢来的包丢到了地上,他的目标完全不在这包上,而是眼前的这个人,同时也把鸭舌帽摘下来丢到了地上,露出一张不满沧桑的脸庞,一道醒目的疤痕镶嵌在他的额头上,令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狰狞,这疤痕的凶戾程度,令人不由的联想到,当初他的头骨是不是被切开了。 “还认得我么?”抢包的男人语气阴狠的道。 小男人眼睛微微一眯,嘴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道:“有点印象,我认得你头顶上的疤,那应该是它的杰作。”随手一甩,一把雪亮的匕首出现在了手中,这匕首的形状很怪,说是匕首其实是岛国忍者常用的手里剑,只不过大多的手里剑是乌黑色的,而这个却是森寒雪亮的。 这匕首往外这么一亮,周围的空气中顿时就弥漫开了阴森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而对面的男人在看到这把匕首之后,整个人顿时状若疯狂起来,怒喊一声:“冈司,你这个狗杂种,杀我哥弟,今天我要用你的狗血祭奠他们!” 话音刚落,这个男人突然一个大跨步就来到了冈司的近前,同时他手里握着一把三尺长的短刀,在空气中划过一道杀气纵横的轨迹,就向冈司剐了下来。 冈司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嘴角依旧是那一抹不咸不淡的笑容,眼看着那无可匹练的一刀,马上就要从他的脸上斜的剐了下来,这时他手上才动了起来,随手将手里的匕首往上一擎,顿时就听‘铛’的一声响,他瘦小的身体仿佛爆发出了无穷大的力量一样,直接将持刀的男人弹开。 男人的虎口一阵剧烈的疼痛,整条胳膊都麻了,若不是死死的握住,手里的短刀已经被撞飞了,脚下铿铿铿的向后倒退了几步,直到后背贴在了墙上才停下来,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唇角微微蠕动了一下,一口鲜血就蕴在喉咙里差点吐了出来。 实力的差距明显不济,男人却一点退缩的意思也没有,脸上的表情反而更加决绝,仿佛他今天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能报的了仇更好,报不了仇也要和死去的兄弟团聚。 男人抬了下脚,想要再次向冈司冲过去,奈何脚底下沉重的像是灌了铅一样,并且他脚底下这么猛的一用力,喉咙里的那股鲜血更欲往外蹿了。 冈司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嘴角噙着那一丝淡淡的冷笑,手里握着的雪亮匕首轻轻的在空气中划了两下,不屑的冲面前的男人道:“你们华夏的功夫太弱了,就你们这样的也配做佣兵,真是侮辱了佣兵这两个字。” 男人抿着嘴角,最终还是没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是想喷到冈司的脸上,结果被冈司轻妙的一躲就躲了过去。 冈司讥诮的笑道:“这就是们华夏人口中的血溅三尺?在无能为力的时候,用自己的血去污染别人?呵呵,这是多么无能的表现,可悲。” 男人脸上的肌肉颤抖着,嘴角挂着血丝,咬牙道:“岛国佬,你懂个屁!”手里握着的短刀突然动了起来,向上那么一撂,冲着冈司的肚皮就从下往上的插了过来,两人近在尺咫,这突然的一击绝对难以躲闪。 冈司的眉头一皱,眼角的余光向下看去,一股阴冷的气息,顿时贯穿了他的脊背,令他感到恐惧的不是眼下这突然撂上来的一刀,而是一旁冲他斜冲过来的人影,那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在那拾荒的老人。 此时,这老人褪去了伪装,根本就不是什么老人,而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这男人手里握着两把短刀,两把短刀交叉在胸前,冲着冈司的后背就杀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冈司皱起的眉头马上便舒展开了,嘴角又重新挂上了冷笑,轻蔑的说了一声:“雕虫小技。”握着匕首的手往前那么一扎,精准无误的扎在了面前男人的手腕上,这男人顿时啊的一声惨叫,手里握着的短刀铛啷啷的落地,整条胳膊被钉在了墙上,这时冈司身后的那位伪装成拾荒老人的男人已经杀至,他脚底下的速度很快,像风一样。 眼看着那两把交叉在胸前的短刀,就要用最残暴的撕裂方式将冈司的脊背裂开,冈司这时突然原地一个腾空,足足的飞起了能有两米高,整个人在空中像是一个陀螺一样,回旋的向后一翻,直接飞到了伪装成拾荒老人的男人的身后,手上快速的从腰间又抽出了两把雪亮的匕首,‘唰唰’的往外一甩,只见两道银光刹那间乍现,紧跟着准确无误的扎进了那男人的后背里,那男人撕心裂肺的闷哼一声,同时手里的两把短刀狠的交错着剐开,正好割中了被钉在墙上的那个男人的胸前……他这完全是惯性使然,本来是卯足了劲儿准备割裂冈司的后背,岂料冈司突然一个凌空后跟翻躲开,手上的动作已经收不住了,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