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特殊惩罚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七十三章:特殊惩罚

第三百七十三章:特殊惩罚 眼泪流了出来,洇湿了脸颊,楚静瑶低下头,她不想让人看到她的眼泪,母亲的话回响起在耳畔——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让人看到你的眼泪。 一只充满安全感的手臂搂了过来,将她搂入了怀里,林昆那略带磁性的声音,附在她的耳边低声安慰道:“不管生活发生了什么,我都一直在你身边。” 楚静瑶恍然的抬起头,看着林昆那略带微笑一脸认真的表情,一股奇迹般的感觉从心里升起,他刚才说的话,和多年前楚相国留在桌上的那张纸条上写的话……竟是那么的相似。 女人在流泪的时候是最脆弱的,这时候一个温软的肩膀对于她们来说胜过一切,楚静瑶也是女人,不管平时将自己伪装的如何坚强,终究逃过女人的宿命,感动之余,她将头彻底的埋在了林昆的肩上,眼泪更加肆无忌惮的流了出来。 澄澄奇怪的看着所有的大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泪光,小家伙自告奋勇的站了起来,“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叔叔婶婶,你们别哭了,我给你们唱一首歌吧——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 大人们全都止住了哭声,张守义擦了一把眼泪,道:“咱们都不哭了,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咱们一家人聚在一起应该开开心心的,这事都怨我,没事提什么陈年往事,来来来,咱们该吃吃,该喝喝,都乐乐呵呵的。” 吃完了饭,黄昏已经尽消,夜色如期而至,将整座城市彻底的笼罩,老城区的楼外都有路灯,每天夜里都会有许多人借着路灯的光在外面消遣,林昆他们一大家子的人吃完饭后就坐在路灯下聊天,旁边的路灯下围坐了几个老头,正在那儿抽着烟卷侃着大山,也不知是谁拿来了一盘象棋,这些个老头就在那儿津津有味的下了起来,两个人下棋一群人参谋,渐渐的围的人越来越多,许多住在这里的年轻人也加入了进去…… 这是最普通的一副老城区的夜生活场景,没有市中心繁华地带的那种奢华,却同样是自由自在的惬意,甚至和那些浮华比起来,这种惬意更值得推崇。 一直和张守义一家聊了很久,聊的大都是小时候的一些事情,澄澄有了睡意,林昆和楚静瑶这才告别,临分别前林昆把张大壮叫一旁,千叮万嘱道:“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你爸,现在咱不差钱,该租一个好一点条件的地方就得租,不用替我省钱,我现在真不差每个月几千块的房租。” 张大壮嘿嘿的笑道:“昆子,确实用不着,住在这挺踏实的,周围的邻居也都挺好。” 林昆道:“那你也租一个像样点的房子,别在那个小地下室窝着,多憋屈的慌,再说了你吃点苦行,非得让张叔和婶子,还有翠花一起吃苦?” 张大壮挠了挠头,道:“也对,回头我就租个像样点的,就在这附近找个大房子。” 林昆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这就对了,咱们男子汉大丈夫,自己苦点累点没啥,关键得让父母和老婆孩子过的舒服了。” 张大壮又要说谢,还不等他完全张开了口型,林昆就制止道:“打住,你要是再敢跟我说那个字,咱们以后就没法做兄弟了,我可是认真的。” 张大壮嘿嘿的笑道:“好,那以后不说那个字了,换另一个字——thank you!” “我靠!”林昆擂了张大壮一拳,惊讶的笑道:“兄弟,你居然会英文!” 张大壮一副很自豪的模样憨笑道:“那必须的,卖花也需要经常和外公人打交道的,那些老外比我们中国人懂浪漫,人家买花是为了生活情调,咱们中国人买花多是为了爱慕虚荣。”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这是崇洋媚外,别忘了我是军人出身,小心给你拉出去毙了。” 张大壮道:“天地良心,俺说的是真话,不信赶明儿你和我去卖一天花,遇到了个外国人,你马上就明白不一样了,这真不是我瞎说的。” “行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你小子肯定是没少赚人家外国人的钱,对吧?” “嘿嘿,你怎么知道。”张大壮难得露出狡猾的一面,道:“他们问我花多少钱,我直接比量了一个十块钱,结果老外直接给了我十美元,本来我寻思找人钱呢,你猜那老外怎么跟我说,他说不用找了,有钱任性。” 林昆哈哈的笑道:“你确定他是外国人?” 张大壮道:“确定,估计是被中国化了吧,哈哈!” 林昆和张大壮扯着屁嗑,楚静瑶冲林昆招了招手,“快走吧,儿子睡着了,别在车里着凉了。” 林昆这才和张大壮分开,开着老捷达向海辰别墅区驶去,寂静的夜色透过车窗照进来,照在林昆的脸上,淡淡的胡须散发出一股忧郁的气息,楚静瑶坐在后排,透过后视镜打量着他,林昆随意的看了后视镜一眼,两人的目光正好碰上了,林昆咧嘴一笑,道:“媳妇,看什么呢?” 楚静瑶没有搭理他,把目光收了回来,佯装看向窗外。 林昆厚着脸皮说:“不就是看帅哥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楚静瑶小声的咕哝了一句:“脸皮真厚。” 林昆笑着道:“厚点好啊,哪天我要是嗝屁在你前头了,你还可以把我的脸皮撕下来做鞋底子,多经济实用。” 楚静瑶蹙着眉头瞪了他一眼,生气的道:“不许你说这样不吉利的话!” 林昆一副不害怕的表情说:“说了又怎样呢?” 楚静瑶冷冰冰的道:“再说你就下车!” 林昆嘿嘿的笑道:“我下车了,你怎么办?” 楚静瑶道:“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林昆一脚刹车踩住,回过头笑着说:“正好,我这憋了泡尿下去解决一下。”说完,从车上下来了,站在路边开始嘘嘘。 楚静瑶这时推开车门下来,坐进了正驾驶里,推上了车档,踩着油门就开走了,林昆回过头的时候,留给他的只是一个车屁股了,他赶紧提好了裤子,追着喊道:“老婆,你快别开玩笑了,等等我呀,等等我……” 楚静瑶把手从车窗里伸了出来,挥了挥摆了一个拜拜的手势,林昆追了百八十米后停了下来,嘴里头咕哝了一句:“这娘们,也太狠了点吧。” 一阵冷风吹过,凉飕飕的,林昆不由的打了个冷战,摸了摸裤兜好在还有点零钱,站在路边就开始拦车,结果拦了半天才拦了一辆出租车,这地确实有点偏僻,人出租车一般都不往这跑。 回到别墅区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了,林昆把兜里所有的零钱都掏出来了,还欠人出租车司机两块钱的车费,他只好咧嘴笑道:“师傅,我这就差两块钱,你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咱们就当交个朋友。” 出租车司机用一种看奇葩的眼神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说:“行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谢谢,谢谢师傅!” 等林昆从车上下去,司机师傅又小声的咕哝了一句:“现在的有钱人,一个比一个怪,坐个出租车还差两块钱,真不明这种人是怎么致富的。” 林昆回到家的时候,楚静瑶刚洗完澡坐在客厅里看电视,韩国的青春偶像剧,这种电视剧在林昆看来完全就是浪费生命,一群人造的花瓶在上面说着毫无意义的对白,能有啥意思?可就是那么多的人爱看。 他现在纠结的不是偶像不偶像剧的问题,而是楚静瑶把他一个人扔在路边这个事实,见他回来了,楚静瑶也只是淡淡的一瞥,似乎毫无慰问的意思,这一下子就激情了林大兵王心中的杀气,一步蹿到了沙发跟前,直接强行的把还未来得及发应的楚静瑶摁在了沙发上,然后大嘴唇子猛的就吻了下去。 楚静瑶一阵的窒息呜呜反抗,可她哪里反抗的了林大兵王,此时的林大兵王对于她来说,完全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身上,无论她怎么挣扎,都动弹不了分毫。 林昆这一口气大约吻了五分钟,把楚静瑶吻的都快要因为窒息而晕过去。 啵的一声响亮,林昆总算把嘴唇子从楚静瑶的嘴上拔了下来,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邪笑,伸出舌尖舔了一下还沾染着楚静瑶唾液的嘴唇,眼睛微微一眯,看着楚静瑶道:“这是对你把我丢在路边的惩罚,你可以提出抗议,但是抗议无效。” “林昆,你……” 楚静瑶觉得自己吃亏了,而且吃大亏了,就白白的让这小子这么吻了,她心里绝对的不甘心,于是突然一下子就向林昆扑了过来,这气势就像是老鹰扑兔子一样,林昆措手不及,直接被她给扑到了身子底下,紧跟着楚静瑶低下头就向林昆吻了过来,这次换做林昆被动‘受害’了。 这一吻的时间要比之前的长,之前五分钟,这一吻至少是六分钟,可别小瞧这一分钟了,这么疯狂的接吻方式,多一秒可能都会让人窒息更别说多一分钟了。 楚静瑶啵的一声把嘴唇子拔了下来,也学着林昆的模样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嘴唇,眯着眼睛扮出一副女流氓的姿态,冲林昆道:“这是对你刚才鲁莽行为的惩罚,你可以提出抗议,但你的抗议无效!” 林昆先是一愣,紧跟着呵呵的一笑,唇角向上一勾,声音里充满欲望的磁性道:“不错,这种惩罚我喜欢,所以我宁愿让你多惩罚我几次!”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马上又先楚静瑶扑过来了,直接泰山压顶的将楚静瑶压在了下面,然后那大嘴唇子对着楚静瑶娇滴滴的红唇又吻了下来。 楚静瑶还是挣扎着反抗,结果同样是无果,这两人像是杠上了一样,林昆最早吻五分钟,楚静瑶紧接着吻六分钟,这一把林昆又奔着七分钟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