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讹 - 神兵奶爸

第三十七章:讹

第三十七章:讹 在场的这些人里,只有林昆最淡定,最应该是主角的他,倒更像是个旁观者。 徐梅看过来的眼神里,除了对价格不菲的发卡的心痛之外,更有一层讨说法的意思,讨说法就是赔钱,自己的儿子摔碎了人家东西,该赔必须赔。 在漠北有一个津津乐道的谣传,说狼牙兵团的兵王林昆,眼神能跟得上子弹的速度,且不管这个谣传的真假,刚才徐梅手底下的小动作,林昆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林昆不明白徐梅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做,他也暂且不拆穿,再说即便他现在拆穿了,对方也肯定不承认。他转过头看向澄澄,小家伙委屈着一双清澈的小眼睛,泪水噙满了眼眶,低声的道:“爸爸,我错了……” “没关系,儿子,你也不是有意的,不用自责,咱们摔碎了人家东西,该赔赔就是了。”林昆笑着安慰道,慈爱的摸了摸小家伙的脸蛋。 “爸爸,都怪我不小心。”澄澄低着头说,边说边准备从书包里拿卡。 林昆笑着在他的小手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儿子,这件事爸爸解决就好。” 小家伙不解的抬起头,虽然年龄小,许多大人世界里的东西他不明白,但那个发卡的价格昂贵他是知道的,并且他也知道好像爸爸并不是很有钱。尽管满心的不解,但澄澄还是肯定的点点头,因为他深信爸爸。 林昆抬起头看向徐梅,徐梅脸上伪善的笑容令他恶心,他咧嘴一笑,耍起无赖冲徐梅道:“徐经理是吧,你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把我们抓起来吧。” “嗯?” 徐梅脸上的笑容稍微一愣,皱起眉头问道:“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林昆轻佻的笑道:“你那发卡太贵了,我赔不起,你还是让警察来把我跟我儿子抓走吧,警察该怎么处罚我们都认了。” “呵……”徐梅冷笑一声,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不善起来,讥讽道:“没钱你来逛什么奢侈品店,现在打碎了东西说赔不起,是想赖账么?我还就告诉你了,警察局里有认识的人,这账不是你想赖就能赖掉的!” 林昆笑着摊摊手:“随便。” 这什么态度! 徐梅差点没一口气气晕过去,她也是入戏有点深了,明明是她自己使诈摔碎了发卡,这时却像是真是人家孩子摔碎了发卡,她要讨公道一样。 徐梅没说谎,她在警察局真有认识的人,十多分钟后就有警车停在了商场的门口,一行五六个警察快步进入商场,来到了闹哄哄的奢侈店。 带头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面堂有些发黑,一张脸耷拉的老长,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他带人进到店里后,有些埋怨的看了徐梅一眼,走过去佯装不熟的问道:“是谁报的警?” “我报的警。”徐梅有模有样的道,搞的好像两人根本不认识似的,这能瞒过外面看热闹的那些人眼睛,但绝对逃不过林昆的火眼金睛。 “他们两个摔碎了我的东西不赔!”徐梅指着林昆道。 “你们摔碎了东西?”领队的中年男问林昆。 “是我摔碎的,跟我爸爸无关!”澄澄抢先道。 领队的中年男皱起了眉头,林昆笑着道:“我是孩子的爸爸,这事我负责。” “负责就赔钱给人家,这种事还用我们警察出面教你么?”中年男黑着脸道。 “就因为没钱,才报的警么。”林昆笑着道:“警察同志,你把我们爷俩带走吧。” 领队的中年男黑着长脸瞪了林昆两秒钟,然后冲手下一挥手,号令道:“带走!” 林昆抱着小楚澄,在两个警察的陪同下走出了奢侈店,那个黑脸的中年领队却没走,徐梅主动走到他的身边,他小声的训斥了一句,道:“你这娘们,怎么什么都不懂,现在是非常时期,你竟给我添乱子!” 徐梅低声的道:“谁让他打了小史,这种人就得治治他,否则不知道天高地厚。” 领队中年男看了一眼被打的小史,小史也看向他,两人目光接触的一瞬间,中年男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她白花花的身子骑在自己身上的样子。 “咳咳,行了,我先去局里处理一下,要是他们真没钱,你这首饰就白碎了。” “白碎就白碎了,反正也没几个钱。”徐梅狡猾的笑道:“但你可不能轻饶了他们,尤其那个男的,至少得关上他个把月,让他在里面吃吃苦头。” “行了,我知道了。”董海涛正了正大盖帽,大步向店外走出去,路过小史身边的时候,眼神颇为暧昧的看了她一眼…… 小史脸颊微微羞红,含羞却又似放荡的冲董海涛微微一笑,所有的暧昧都在眼神里了。 董海涛和徐梅是两口子,小史是徐梅的亲表妹,刚从外地过来不久,现在就住在徐梅的家里,董海涛跟她偷偷的睡过,而且还不止一两次。 史玉翠走到徐梅的身边,小声的问:“表姐,应该不会给表姐夫添麻烦吧?” 徐梅笑着道:“放心吧,你表姐夫会替你出这口气的。” 市中心警察局院里。 林昆抱着澄澄从车上下来,小家伙下车后幽幽的叹了口气:“哎,晚上不能给妈妈送晚餐了。” 林昆笑着道:“等会给你妈妈打个电话,让她自己买点好吃的。” 澄澄点点头,小大人似的惆怅道:“也只能这样了。” 林昆已经是第二次到市中心警察局了,也不用别的警察带路,他很轻车熟路的走在前面,身后跟着的两个民警微微惊讶,其中一个用手轻轻的戳了一下另一个民警,小声道:“哎,你绝不觉得那个人眼熟……” “像你前两天抓的小偷?”民警乙开玩笑的道。 “说正经的呢……”民警甲小声的道:“你看他像不像前两天朱芳强得罪的那位,在审讯室里打倒了咱们七八个人,然后还大摇大摆的从咱们这走了出去。” “……你等等。”民警乙仔细的看了看,“你别说,还真像那个人,那天他前脚走了,后脚姜市长就来了,下午黄光明就被纪委的人拿了。” “局里有谣传说,这人身份不简单,黄光明落马跟他有直接的关系!”民警甲小声的道。 “那……”民警乙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到他们俩,才小声的说道:“董海涛这次岂不是要倒霉了?” “呵,管他呢,倒霉才好,你以为他姓董的坏事少干了呀,报应是迟早的。”民警甲小声的幸灾乐祸道。 还是上次那间审讯室,林昆和澄澄坐在里面,两个民警守在门口,董海涛特意吩咐过,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得等他亲自过来审,过了大概十分钟,董海涛才推门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长相标致身材凹凸的女警。 守在门口的两个民警退了出去,董海涛黑着一张脸坐下,那名女警也跟着坐下。 董海涛清了清嗓子,冲林昆道:“也没什么可审的,证据确凿,我也就不绕弯子了,你儿子摔坏了人家店里的贵重东西,你打算怎么办?” 林昆看了一眼董海涛胸前的胸牌,笑着道:“董副局长,我要是没钱赔怎么办?” 董海涛微微一蹙眉:“你确定?” 林昆淡淡的笑道:“确定。” 董海涛冷笑一声:“那只有根据损坏物品的价格,来追究你的刑事责任了。”回过头对他身旁的女警道:“小卢,你按照37万的标准大致算一下,看看具体是什么刑事责任。” 名叫小卢的女警点点头,答应了一声,便开始在那算了起来,董海涛趁机抽出根烟叼在嘴里,刚要点着,林昆突然笑着冲他说:“董副局,审讯室里可以抽烟么?” 董海涛立马皱起了眉头,目光阴冷的瞪着林昆,一字一句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不能在这抽烟。”林昆一副淡然的表情,不温不火的笑着道。 “呵!”董海涛冷笑一声,不屑的反问一句:“我要是就抽了呢,你能把我怎样?” “董副局,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怕你抽烟呛到了我儿子,他小孩子一个,受不了烟味的呛,平时我在家都不敢当着他的面抽烟。” “切,呛不呛到这小崽子关老子屁事,他又不是我孙子!”董海涛冷嗤道。 林昆脸色突然一黑,微微的一阖眼,两道凌厉的目光射向董海涛,“董副局,你这话里话外的骂人是吧?……”他后边的话还不等说出来,就被董海涛给打断了。 董海涛直接嚣张的道:“老子就骂你了,怎么着吧!在这儿你还敢撒野?” 这摆明了就是找抽型的,林昆嘴角冷冷一笑,也不回答,直接就站了起来,身子向前一倾,跟董海涛的距离拉近了一些,然后果断的一个大巴掌就甩了出来,啪的一声实实的打在了董海涛那张黑色的面庞上。 “啊!”旁边的女警突然被这一幕惊的叫了一声。 董海涛被打的脖子猛的向旁边一扭,嘴角溢出了血迹,他缓缓的回过头,目光阴寒到骨子里似的瞪着林昆,咬牙切齿的道:“小子,你找死呢吧!” 他的话刚说完,林昆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出,这一巴掌打的更狠,董海涛的半边脸顿时被打的麻的没了知觉,嘴里那股子血腥的咸味更浓了。 “啊!”女警又忍不住的惊叫一声。 董海涛这一下彻底怒了,伸手就掏向腰间别着的手枪,两只手握着手枪指着林昆的鼻子骂道:“次奥尼玛的,信不信老子直接一枪崩了你!” 动枪了,事情更严重了,女警的心里也更惊慌,但她这次没叫出声,抬起手捂住了嘴。 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林昆却丝毫紧张的觉悟都没有,他淡淡的一笑,眯着眼睛看着董海涛道:“上次拿枪指着我的人,现在已经去见阎王爷了,你要是还识时务,就赶紧把枪收回去,否则后悔的是你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