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没有之一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六十六章:没有之一

第三百六十六章:没有之一 眼前这个客人的要求确实有些过分了,哪有让经理还给按摩的,领班的女服务员尽管满心的为难,可也没辙,谁让顾客就是上帝呢,上帝想干什么,她就得尽量满足,伟大的刘经理也是一直这么教育他们的。 领班的女服务员来到了刘刚的办公室门外,刘刚正在里面给几个小领导开会,领班的女服务员敲敲门,刘刚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 领班的女服务员推门进去,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和刘刚说,刘刚看出了这女服务员的心思,笑着说:“小李呀,什么事尽管说。” 被唤作小李的领班女服务员尴尬的看了看周围,会所里的几个小领导都看着她,她现在的心里很是纠结,这要是当着这么多的小领导的面说出实情,是不是等于在打刘经理的脸,那自己以后估摸着也别想在这待了。 刘刚笑着鼓励道:“小李啊,有什么尽管说,没什么可吞吞吐吐的。” “那……”小李羞赧而又为难的道:“刘经理,那我说了?” 刘刚点点头,笑着说:“说吧,你这一进来就神神秘秘的,我们大家伙都等着知道怎么回事呢,让这么多的领导在这等你,你这罪名可不小呀。” 小李的脸红了起来,心跳也跟着加速,她抿了抿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终还是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道:“刘经理,有个客人点您的钟,非要你给他做中式按摩不可,我感觉这位客人好像是在为难您。” “哈哈!”刘刚打了个哈哈,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样子,道:“客人为难我也得上啊,咱们这得服务宗旨是啥,就是我不断强调的顾客就是上帝,上帝提出任何要求我们都得满足,除了违背道德伦理的事。小李呀,这个钟我接了,不就是个按摩么,过去我也是干过一级按摩师的。” 一旁马上有小领导趁机拍马屁道:“我猜点咱们刘经理钟的一定是女的,估计是看上了咱们刘经理,一直也不好意思开口,想借着这个机会……” 一个人拍马屁,马上又有其他人也跟着一起拍,附和道:“对,我猜也是!” “我猜也是,应该是那种三十多岁的少妇,知性与美丽结合,就喜欢咱们刘经理这样成熟的男人。” “我猜是一个十八九的小丫头,就喜欢咱们刘经理这样的大叔范儿。刘经理你可要小心了,现在的小姑娘可都是很黏人的,甩都甩不开的。” 一番马屁拍的叮当响之后,刘刚也起了好奇心,所有的人一起看向领班的服务员小李,期待着她揭开答案。 只见小李一脸的尴尬,脸上的笑容有些发硬,舌头僵硬的道:“点钟的……其实……其实……其实是个男的,长的挺帅气,身材有些削瘦。” 场面顿时冷场了,刚才马屁拍的叮当响的几位,这会儿都很不得找个缝钻进去,刘刚脸上的笑容也是微微的僵硬,不过身为经理,总得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度量来,笑着说:“没关系嘛,帅哥也可以,咱们就是为了服务嘛。今天的会暂时先开到这,小李,客人在哪个房间,带我过去。” 刘刚和小李走出了办公室,小李马上低着头道歉,怯弱的道:“经理,真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的,下次一定不会了。” 刘刚一点领导的架子也没有,像个大哥哥一样笑着说:“这有什么,工作嘛,该说的一定要说的,不用畏手畏脚的,你要是不说,才是错哩。” 小李抬起头满怀感激的看着刘刚,道:“经理,你和我过去认识的领导都不一样,一点架子也没有,也一点脾气也没有,有你这样的领导真好。” 刘刚咳嗽了一声,笑着说:“谁说我没脾气了,我脾气可大了,你要是工作干的不好,就等着我狠狠的批评你吧,到时候你就不会说我是好领导了,肯定在心里把我骂的狗血淋头。” 小李红着脸道:“不会的。” 小李领着刘刚来到了总统间外,刘刚看了一眼门派,冲小李竖起了大拇指,表扬道:“咱们会所要是天天都有这样的客户,那才叫一个好!” 小李懵懵懂懂的问:“为什么,难道经理你喜欢按摩?” 刘刚故意皱了下眉头,道:“你这孩子明显没抓到重点,点总统间的顾客都是有钱人,越有钱的人消费的越高,他们消费的越高,我们就越盈利。” 小李若有所懂,红着脸道:“原来是这个意思呀。” “行了,你去忙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好的经理,你要小心哦。”小李坏笑着说,说完还冲刘刚做了个鬼脸。 “这丫头……”刘刚笑着说,抬起手敲了敲房门,他刚敲完房门,兜里的电话这时响了,掏出来一看,是林昆打过来的,马上按了接听键,“昆子,你可有时间没打电话,也没来会所看看,最近都在忙什么呢?” “前几天去了趟外地,刚回来。刘哥,最近会所怎么样,把你忙坏了吧。” 敲过了房门之后,里面也没有应答,刘刚也就不着急了,走到旁边靠着墙说道:“会所最近刚刚完成改良,之后会慢慢步入正轨,忙点累点都是应该的,咱们兄弟间也不说别的,就冲你对我刘刚的信任,我也必须得把这个会所做好。” 刘刚的一番话说的绝对发自肺腑,对面的林昆稍稍沉默了一下,旋即感谢道:“刘哥,谢谢你能为我这么卖力,我林昆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刘刚道:“兄弟间不说那些。” “嗯。”林昆又笑着问道:“你现在正在忙什么呢?” 刘刚左右看看,见周围没人,道:“兄弟啊,别提了,今天会所里来了个男的,咱也不知道他啥嗜好,漂亮的女按摩师有的是,可他非点了我的钟。” 林昆哈哈笑道:“说不定人家就喜欢男的呢?” 刘刚道:“咱的会所里也有男技师呀,一个个长的都不差,要么是小鲜肉,要么是猛男,你刘哥我是要啥没啥,中年发福,挺着个啤酒肚。” 林昆玩笑道:“可能人家就喜欢你这一口的吧,你可得把人家伺候好了。” 刘刚都快要哭了,这时总统间的房门咔哒一声开了,这总统间配的是无线蓝牙锁,里面的人只要是在屋里,随便哪一个角落想开门都能开。 “兄弟,不和你说了,地狱大门已经开启,你大哥要是被人爆菊了,你可千万要替哥哥报仇。” 挂了电话,刘刚深吸了一口气,向着那黑漆漆的门口走去,后面藏着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凶险,还无从预测,刘刚将手机揣好,将浑身的神经都绷紧,就像是即将面对一场大的战争一样,每一步都在逼近绝地。 走进房间,关上门,左右看了看没人,这总统间能有二百多平,不知道那人猫在哪了,刘刚站在门口恭敬的说了句:“先生您好,我是这儿的经理刘刚,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进来。”一个听起来很随意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刘刚浑身的汗毛顿时就立了起来,妈的让老子去卧室,老子是那么奔放的人么,直接就上床啊! 满心的不情愿与警惕,刘刚默默的在心底对自己说道:“hold住,hold住,时刻谨记,谨记,顾客就是上帝,一定要让顾客满意,必须要让顾客满意!” 经过了一番自我的心理暗示后,刘刚马上打起了精神,迈着大步向卧室走去,走进了卧室的大门一看,整个人顿时呆住了,只见林昆正坐在窗边,吹着空调,旁边的小桌上放了两杯茶,正一脸好笑的看着他。 刘刚霎时间明白了,原来这从头到尾都是林老板导演的一出闹剧,释然的笑了起来,“嗨,紧张死哥了,还以为遇到了死变态,原来都是你……”抬起手指着林昆,“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竟然这么玩你哥哥。” 林昆哈哈笑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我也没想到你会吓成这样。” 刘刚坐下来,喝了一口茶道:“这种事搁哪个正常的大老爷们身上都得害怕啊,可不是我胆小。估摸着就是换做是你,你也得吓的一身冷汗。” 林昆哈哈笑道:“刘哥,你也是的,何必为难自己呢,既然自己不情愿这单子买卖,干脆就不来算了,我就不信谁还敢在咱这闹事。” 刘刚笑着道:“兄弟,理是这个理,但在生意场上不能这么干,这么干的会让咱们会所的口碑越来越差,现在外面会所的口碑都很一般,咱们必须做到出类拔萃、人人都说好,才能让会所的生意红火起来,赚到钱。” 林昆笑着道:“刘哥你说的确实对,但也不能为了会所的生意好,菊花都不要了,今天这是我玩的闹剧,假如要是真的呢,你怎么办?” 刘刚哈哈笑道:“那肯定不用说,肯定是不行的,我会用语言去感化他,实在不行再给他找个同样癖好的男的来,总之肯定得让他满意。” 林昆冲刘刚竖起了拇指,由心的道:“刘哥,今天我过来,会所的大体情况都看了,比半个多月前好的太多,我对你有信心,把会所干好!” 刘刚谦虚的笑道:“昆子,我只是尽了人力,而你是尽了财力与信任,咱们现在既留住了老员工,又招来了一批新的精英,工资待遇在同行业里,咱们凤凰会所是最高的,这年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首先给员工最大的利益,作为领导的放下架子,和员工打成一片,员工自然就会死心塌地的为单位付出。而现在这些现状,最先决的条件就是你同意了我给员工们涨工资,同意把大部分的收入拿来给员工们做福利。” 林昆笑着说:“刘哥,你可别把我说的那么伟大,我只奉献了一点点,你才是关键。” 刘刚笑着说:“过去我也是在这会所里当经理,那时候会所的生意也不错,但和现在这种上下一气的感觉比起来,差距绝对不是一星半点的,咱们凤凰会所现在的生意虽然不如以前的疯皇集团,但你相信哥,在不久的将来,凤凰会所一定是南城区最为出类拔萃的会所,没有之一!” 林昆笑着鼓起了掌,道:“刘哥,我相信你,等着看咱们凤凰变成金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