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担心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六十四章:担心

第三百六十四章:担心 马锦魁的预感一点也没错,他仗着自己道上老大哥的身份,想要强行的压林昆这个后起之秀一头,搞定了疯皇集团,把疯皇集团的老大疯彪给送进了局子里之后,林昆在南城区乃至整个中港市都名声鹊起,当时就有人曾预言,未来林昆将是南城区的主宰,这话听在别人的耳朵里也就是个乐子,但听在了马锦魁和另外两位南城区的老大耳朵里,却像是起了茧子一样难以忍受,这南城区是他们坐了十几年的江山,怎么可能让你一个新来的小子就给主宰了,管他是什么过江龙还是混江龙的,想要在南城区里立足,想要主宰整个南城区,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换句话说,南城区原来的五大帮派——百凤门、疯皇集团、光头党、斧头帮、马帮,斗了这么多年也没斗出个所以然来,只有百凤门在老大何军突然遇害之后,一步步的没落了下来,剩余的四个帮派,这么多年都很难在任何一方那儿占到便宜,只能把注意力集中到日渐没落的百凤门身上,也可以说他们斗了这么多年,所得来的利益几乎都是从百凤门身上瓜分来的。 如今的百凤门可今非昔比,自从林昆答应了做百凤门的二当家,百凤门马上就像是有了新的灵魂一样,整个帮派的上下都焕发出不同往日的风采,先是短时间内扭转了被蚕食的态势,紧跟着和疯皇集团斗到了一起,那疯彪在道上也是个赫赫有名的凶人,可在遇到了林昆之后,很快就被送进了局子里,手底下经营了多年的产业,也落入了林昆的手里。 预言不一定百分之百的准确,但也不是空穴来风的,此时的马锦魁由心的感觉到颤栗,他马上拨出去了一个不经常打的号码,语气阴沉的道:“马上带你的人来中港市,有大买卖,成了绝对够你们挥霍一段时间。” 马锦彪傻愣的看着马锦魁,问道:“哥,你打电话给谁呢,神神秘秘的。” 马锦魁重新回到了他的老板椅上,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了双眼道:“冈司。” 马锦彪的眼睛顿时一亮,旋即怀疑的道:“哥,用不着这么夸张吧,请冈司那么大的腕儿来,得花咱多少钱啊,你还不如多招些手下过来。” 马锦魁语气里充满了担忧,道:“你懂什么,之前我一直都轻视姓林那小子,以为他把疯彪送进局子里,只凭着和政府的关系,现在看来不是那么简单,他当初能在擂台上打倒阿虎,就能一个人摧毁疯皇集团。” 马锦彪顿时傻了眼,喃喃道:“那小子打倒了阿虎?就是疯彪手下的那个阿虎!?” 马锦魁道:“那阿虎虽然今非昔比,远不如刚出道时生猛,但那天晚上他是磕了药上擂台的,结果还是被姓林的给放倒了,而且输的很惨。” 马锦彪忍不住的咂巴了两下嘴,道:“大哥,还有比冈司更厉害的佣兵么?” 马锦魁睁开了眼睛,目光坚定的看着马锦彪,道:“不用了,冈司团队就够了,冈司是岛国最出名的三大佣兵之一,姓林的肯定不是对手。” 林昆离开了中港市半个多月,也半个多月没来百凤门了,中午的时候,他给楚静瑶母子做好了午餐,然后开着他那辆老捷达,晃晃悠悠的来到了百凤门。 走进百凤门的大门,小弟们看到他都说不出的激动,昆哥长昆哥短的问候着,龙大相直接给他来了个熊抱,傻憨的笑道:“昆哥,你可想死我了。”旋即脸上的表情一动,凑到林昆的耳边小声问道:“昆哥,你受伤了?” 林昆压低声音笑着说:“不碍事,这个以后再说。” 龙大相点头嗯了一声,带着一群兄弟邀功道:“昆哥,今天这事我们干的漂亮不,那马帮百八十人的冲进来,我们以零兄弟受伤的成本,把他们全都给放倒抬了出去。” 林昆嗅了嗅空气中仍残留的辣椒水味。笑着说:“这主意谁想出来的?” 龙大相拍拍胸脯,道:“当然是我了。嘿嘿,我先把他们都给放进来了,然后把门关上,我和兄弟们就在楼上埋伏着,然后往下喷辣椒水。” 林昆冲龙大相以及众兄弟们竖起了大拇指,道:“兄弟们,你们都是好样的,今天晚上下班之后,让你们龙哥带你们好好的搓一顿,我请客!” “好哟!” 小弟们士气高涨的欢呼起来,有人提出问题道:“昆哥,那你和我们一起么!” 林昆笑着说:“到时候看情况,我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跟你们一起痛痛快快的喝一顿。” 跟这帮子小弟们嘻哈的唠了一会儿,林昆和龙大相上楼,林昆将他在无铜市的遭遇大致和龙大相说了一遍,龙大相听完之后马上就不愿意了,大声的嚷嚷道:“昆哥,你太不够意思了,遇到这样的事,怎么不通知我,你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兄弟,咱们可是说好同生共死的!” 林昆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就不能小声点?下面那么多兄弟都看着呢!” 一楼的大厅里,所有的小弟都将目光纷纷汇聚过来,龙大相马上尴尬的咧嘴一笑,小声的冲林昆说:“昆哥,不好意思,我这嗓门没把持的住。”接着马上又大嗓门的嚷嚷道:“遇到那么好看的美女,居然都不知道通知我,以后你再有啥事我不帮忙了,你不够意思,我也不够意思!” 本来还一头雾水的小弟们,马上轰然的笑了起来,原来龙哥是在生气昆哥没给他介绍漂亮的小姑娘,只是……有一点他们忘记提醒龙哥了,龙哥大嗓门嚷嚷的时候,龙嫂子正好就在楼上站着,并且眼神如刀的向他飞去。 龙大相感觉到背后一阵杀气缭绕,本能的就回过头,结果正好看到了站在二楼上的阮倩,一滴冷汗马上就顺着他的脸颊上滚落下来,阮倩温柔不假,但温柔的女人总有如刀子的一面,在一起的那一天阮倩就给龙大相定下了规矩,以后只准疼爱她一个人,要是敢有外心,决不轻饶。 龙大相马上苦着脸道:“倩倩,媳妇,老婆,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刚才,刚才……” “不用说了。”阮倩微笑着道,在外人看来,这个微笑简直甜美极了,许多下面的兄弟都纷纷羡慕,龙大哥居然找了这么一个温柔贤惠的大嫂。 而事实上,也只有龙大相自己清楚,当阮倩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对自己微笑的时候,往往是微笑的程度有多深,之后他的遭遇就会有多惨烈。 从阮倩的微笑里,林昆看不出什么端倪,但总觉得反常,据他对阮倩的了解,她应该是一个骨子里极其火辣的人,他的兄弟晚上要倒霉了。 林昆把龙大相留给了阮倩,一个人来到了蒋叶丽的房间,半个多月不见,蒋叶丽看起来更加的容颜焕发了,都说女人有第二春,此时的她似乎正应验了那句话,皮肤看起来更有光泽了,身材更加的圆润丰满,脸颊上沾染着一抹淡淡的粉红,令其更添风韵,嘴角微微一笑,百媚丛生。 林昆看的目光有些直了,熟女的魅力绝对无可阻挡,他马上就有些迫不及待的享受一下小别后的春宵,却被蒋叶丽伸出手来挡住,蒋叶丽用手轻轻的抵在林昆的胸前,嘴角妖娆的一笑,道:“就这么着急?” 林昆一脸淫邪的微笑,道:“秀色可餐,诱惑挡不住,哪个男人能不急?” 林昆向前欺了一步,就要把蒋叶丽揽在怀里,蒋叶丽脚下向后退了一步,巧妙的躲开了,并伸手轻柔的推开他,道:“你不觉得欠我一个解释么?” 林昆咧嘴一笑,满脸的淫相,道:“我可以一边到床上,一边给你解释,来吧……”不顾蒋叶丽的反抗躲闪,林昆直接一把将其抱了起来,蒋叶丽拍打着他的肩膀道:“坏蛋,坏蛋你快点把我放下来,不许耍流氓!” …… 此处省略n个字。 林昆躺在蒋叶丽那宽大舒适的床上,裸露出上半身,从裤兜里抽出根雪茄叼在嘴里,蒋叶丽趴在他的胸前,一副幸福满足的表情,她用手轻轻的谈着那健硕的胸脯,手指头一直谈到那棱角清晰的八块腹肌上,使劲的一按,佯装生气的问道:“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说消失马上就消失,这半个月一点消息也没给我,说,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林昆咧嘴一笑,吐出了个大烟圈,这烟圈居然还是个心型的,用手轻轻拍了拍蒋叶丽的肩膀,下巴一扬,指着烟圈道:“你在我那里面,你说我把你当成什么了?” 蒋叶丽看了一眼烟圈,心里一阵的甜蜜,但脸上依旧一副很严肃的表情,问道:“你别和我玩浪漫,我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你就直说吧,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只是一个泄欲的工具?” 林昆立马苦着脸看着蒋叶丽,一副‘我知道错了’的口气说:“蒋姐,以后我再出远门一定和你汇报,你就饶了我这次,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蒋叶丽看着林昆,道:“我能相信你么?” 林昆拍着胸脯道:“我可以把胸脯拍烂向你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这次确实是事发突然,我都差点把命留在无铜市,当时是怕你知道了担心,也怕你把消息告诉了大相,我是真的不想让你们替我担心。” 蒋叶丽突然生气的坐了起来,一把甩开林昆揽在她腰间的手,“林昆,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都差点把命留在无铜市,也不告诉我,你这是怕我担心么,你分明就是没把我当成自己人。林昆,我恨你!” 林昆:“……”他真没料到蒋叶丽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认真的看着蒋叶丽脸上的表情,心里头一阵暖流划过,这个女人是真的替自己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