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来一个倒一个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六十三章:来一个倒一个

第三百六十三章:来一个倒一个 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唱了一出空城计,结果唬的司马懿数万的兵马徘徊在城外不敢进入,大部分的八零后都看过那出戏,诸葛亮坐在城头上弹着古琴,城门大开,老百姓们在城门口驱赶着羊群,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眼下,这些个手里拎着棍棒砍刀的小弟们,一个个都像司马懿手底下的士兵一样,满脸的犹豫猜忌拿不定主意,正常的逻辑百凤门应该紧闭大门才对,这突然间门户大开啥意思,里面已经做好了准备,谁先进去谁先死? 犹豫不决的人群中,突然一声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声音的分贝很高,也可以说是充满了自信,气沉丹田的吼了一句,就听他大叫道:“兄弟们都别害怕,三国演义不都看过么,这是空城计,咱们别被唬着了!” 众人纷纷恍然,想起了三国演义里的那一幕,诸葛亮当时城里根本没什么兵马,所以才不得不摆出空城计来唬走司马懿,按照这个道理推测,那百凤门里面现在应该没什么战斗力,所以才仿效了诸葛亮的这一招。 这些个小弟们,大部分人的思维都想到了一起——现在这百凤门里根本就没啥战斗力,只要果断的冲进去,把里面给砸个稀巴烂,任务就算完成了。 “冲啊!” 人群里突然一声吼叫,这些个手拎着家伙什的小弟们,马山个个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呼的一下子全都涌进了百凤门里,一路上几乎什么阻拦都没遇到,直接就来到了百凤门一楼正中央的大厅,整个大厅里此时也是空荡荡的,根本一个人影都没有,空城计……这也太空了点吧。 等所有人都冲进来了之后,百凤门的大门,还有后面小门,全都哗啦啦的拉下了铁皮卷帘门,昏暗的大厅里,璀璨的灯光马上亮了起来,大厅中央聚集的这些马帮的小弟们,纷纷抬起手来遮挡这刺眼的灯光。 龙大相站在了二楼的栏杆旁,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俯视着下面的这些小弟,问道:“你们谁是说的算的,站出来让老子瞧瞧,敢带人来百凤门来闹事,不是嫌自己命长的,就是嫌自己的人生过的太舒坦了。” “我!” 人群里,一个身材高大强壮的小年轻站了出来,目光冷冽的和龙大相对视,中气十足的吼道:“我就是说的算,怎么着,想单挑还是群殴!” 二楼的栏杆旁,在可以看到的视觉范围内,只有龙大相一个人,所以下面这小年轻的底气十分的足,脸上的表情也是很张狂,就这么一个人,他们一大帮子的人聚在这,还怕不搞不定他咋的,百凤门唱的果然是空城计。 龙大相动作很轻佻的冲下面摇了摇手指,不屑的笑道:“小子,单挑还是群殴,你都不是对手,今天你们敢站着进来,龙爷我必须得让你们躺着出去。” “就你一个人,吹什么牛逼!” “对,吹什么牛逼!” “还摆空城计,被我们实现了吧!” “今天是你们百凤门的末日,趁早从南城区滚出去!” …… 龙大相抬起手,在空气中打了个响指,二楼的走廊上,马上出现了一大群人,从数量上来看,这群人绝对不少于下面大厅里的这些人,从地利和配备上来看,楼下大厅里的那群人应该是要倒霉的,楼上的这些人手里都拿着一个长长的类似于喷水枪的东西,他们身上背着的大罐可不是水,而是浓烈的辣椒水,正常喝上一口都能把人给辣的冒烟了。 楼下大厅里的这些人还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一个个还在那瞎嚷嚷着,一个个张牙舞爪,冲着楼上叫唤道:“下来,有本事都给我下来!” 龙大相嘴角不屑的一笑,骂了句:“一群傻x。”抬起手发号施令道:“给我喷!” 唰…… 一大面红红的辣椒水,化作了一片巨大的网,铺天盖地的笼罩了下来。 下面这群叫嚷的小弟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已经被辣的惨叫起来,一个个捂着眼睛在那不停的揉搓着,大喊大叫的道:“啊,疼死我了……” 辣椒水足足喷了三分多钟,楼下的这些人已经完全乱了套,手里的家伙什也都给丢了,全都抱着脑袋捂着脸在那痛叫着,一些人捂着脸一边惨叫,一边向门口跑去,大门和小门都已经被铁皮卷帘门分开了,根本逃不出去。 龙大相挥手示意手下的小弟们停下来,又发号施令道:“抄家伙什,上!” 二楼的这些小弟们,马上放下了喷辣椒水的喷枪,拿起了棍棒就向冲到了楼下,此时楼下的这群马帮的马仔们,几乎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面对百凤门这波气势汹汹的小弟们,他们丁点的还手之力都没有。 马上,百凤门一楼的大厅里,又是一片惨叫声响起,刚才是被辣椒水辣的,现在是被打的,马帮的小弟们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很快一大帮子百八十个小弟,全都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一个个在那挣扎痛叫着。 龙大相挥了下手,大厅里的小弟们停了下来,他掏出电话给林昆打过去,电话马上就接通了,他得意的笑道:“昆哥,事儿已经办的妥妥的了,百八十个小弟,全都躺在咱们舞厅的大厅里,你听,都惨叫着呢。” 电话里,林昆道:“好,干的漂亮,马上派人把这群小弟都送回马帮,让他马锦魁知道知道,倚老卖老是要付出代价的,这只是一个开端。” 龙大相马上就感悟到了什么,道:“昆哥,你的意思是,咱们是要……” 林昆淡定的笑着说:“大相,你猜对了。” 挂了电话,龙大相一脸的凛然,同时也是一阵的欣喜,他身为林昆的生死兄弟,都林昆的心里多少能揣摩的到,话虽然没有挑明,但他已经明白了林昆的意思,道上帮派间的斗争,就和国与国之间发动战争一样,必须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否则会被其他的帮派所不齿,甚至孤立。 林昆早就有统一中港市地下实力的想法,这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统一南城区的各大势力,疯皇集团已经栽在他的手里了,这接下来的一个就是马帮! 龙大相绝对是一个惹事、闹腾都不怕事大的主,林昆救过他的命,他这辈子都将追随着林昆,林昆想要干出一番事业来,他就会毫无保留的出力。 龙大相安排人把一楼的大厅清理了出来,并派人把这些小弟全都原封不动的给送回去,十几辆面包车怎么来的,怎么给开了回去,直接开到了马帮的总部,马帮的总部是一家多功能化一体的娱乐城,和凤凰会所的性质差不多,规模和凤凰会所也差不多,在凤凰会所没有出事之前,马帮会所的生意一直不如凤凰会所,直到疯彪被抓了进去,凤凰会所易主之后,马帮会所的生意才超越了过去。 马锦魁这会儿正在他的大办公室里,等着去百凤门平场子的小弟给他报信呢,他坐在办公桌后面,弟弟马锦彪坐在迎面的沙发上,马锦彪肿着一张脸,胳膊上打着石膏,身旁放了两根拐杖,伤的可是不轻啊。 “哥,你派去的人怎么还没消息,会不会是中了什么圈套?”马锦彪着急道。 “闭上你的乌鸦嘴,我派去的都是马帮的精英,怎么可能说中圈套就中圈套。” “那咋现在还没个回信呢?”马锦彪的话音刚落,楼下就传来了汽车鸣笛的声音,不是一辆车两辆车那么鸣笛,而是十多辆车一起鸣笛。 “回来了!”马锦彪拿起拐杖,就迫不及待的向窗边走去,并且一脸的兴奋。 相比之下,马锦魁就沉稳的多,他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这才不急不忙的向窗边走去,嘴里小声的咕哝了一句:“这群熊小子,也不知道提前打个电话汇报一声,害的我等的这么久,真是不会替老大考虑。” 哥俩站在了窗边,一起向楼下看去,那十几辆面包车整齐的停在会所的大门口,车上却似一点动静也没有一样,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下来。 马锦魁和马锦彪对视了一眼,眉头不由的都微微一蹙,马锦彪道:“哥,我怎么感觉不太对,这群小子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快派人下去看看!” 马锦魁拿起电话,吩咐了一句:“去外面看看。” 马上就有两个穿着保安服的从会所里出来,来到了面包车前,呼啦的把面包车车门一拉开,里面马上翻滚下来了两个小弟,这两个小弟摔到了地上之后,顿时又是一阵惨叫,他们脸上红红的全是辣椒水,同时身体软绵绵的,一个看就是受了重伤的。 马锦彪一脸的愕然,看向马锦魁道:“大哥,这是咋回事,情况好像不对啊!” 马锦魁深深的皱着眉头,一言不发,随着那两个保安把所有的车门都打开,他站在楼下将下面的情形一览无余,他派出去砸场子的那些小弟,一个能站起来的都没有,要么是躺在车上,要么是从车上摔下来躺在地上,在那咿咿呀呀的痛叫着。 马锦魁眉毛跳动了一下,林昆的那句话回响在耳畔——你的人有多少算多少,来一个倒一个,进来多少,到时候我就给你抬出去多少。 忽然间,一阵冰冷的寒意从马锦魁的心里升腾了起来,他想到了疯皇集团的陨落,想到了疯彪被抓进了局子里,外面都说林昆和姜峰有关系,马锦魁他还一直不怎么相信,现在仔细的一想,不由的一身冷汗渗了出来。 马锦彪在一旁大呼小叫道:“哥,这也太气人了,咱们马上派人再去讨个公道,我还真就不信了,就那么一个小子能他娘的有多牛x,哼!” 马锦魁淡定的摆摆手,道:“锦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咱们得从长计议了,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咱们马上有危险了,那姓林的果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