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讨公道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六十二章:讨公道

第三百六十二章:讨公道 林昆忽然想到了自己在网上看到的一个荤段子,一个男的摇一摇约炮,结果对方是一个堪比猪八戒的女流氓,于是乎这哥们在宾馆里偷偷的拍了张照片,上面有他自己和那女八戒的身影,下面附上一行文字——自己约的炮,就是含着眼泪也得打完。 林昆过去还不理解那哥们的心情,此时此刻,他是由心的体会到了,那哥们是约了一个惨烈无比的炮,而他则是赞美了一盘惨不忍睹的油条,算了,说太多的都没用,自己赞美的油条,含着眼泪也得嚼完。 吃完了油条,楚静瑶递过来一杯新榨的豆浆,炸油条她是头一次,这榨豆浆可是身经百战,绝对经得住考验。看着手里这豆香四溢的豆浆,林昆谨慎的嗅了嗅,楚静瑶白了他一眼说:“我还能在里面下毒怎么?” 林昆咧嘴一笑,道:“老婆,你想多了,我这是在感受豆浆的芳香。”说完,端起豆浆杯,一口喝了个干净,受那黑乎乎的油条的刺激,林昆喝豆浆完全就是囫囵的喝下,最后才感觉到一点甜兮兮的感觉。 “嗯?”林昆端着豆浆杯子看了看,脸上有些不可思议,按照楚静瑶炸油条的水平来推断,她榨豆浆的水平应该也不怎么样,可貌似这豆浆的味道还不错。 林昆咂巴了两下嘴,咧嘴笑着冲楚静瑶说:“老婆,能不能续杯呀?” 楚静瑶道:“你想的美,想喝的话,只能等我下回做早餐了。” 林昆眉毛一耷拉,道:“啊,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呀?” 楚静瑶轻佻的一笑,道:“明天或者明年,也有可能是后年,大后年。” 林昆耷拉着眉毛道:“那算了,我还是去小区门口的豆浆店买一杯喝得了。” 楚静瑶道:“那能和我榨的一个味儿么?” 林昆摆出一副无奈而又可怜的表情,道:“没办法,你又不给我榨,我只能自己去买着喝了,虽然那豆浆的味道喝口感都不咋地,就将就着来呗。” 楚静瑶狡黠的一笑道:“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可以求求我嘛,说不定我就改变主意了。” 林昆故意卖傻道:“怎么求,我不会呀。”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道:“不会,那就不要喝喽。” 两人表面上是在谈判,实际上是在打情骂俏,林昆兜里的手机这时突然响了起来,那高亢的山寨铃声顿时恨不得把房盖都给掀起来,林昆赶紧接了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对面冷冷的传来一个声音道:“林昆,我马锦魁平时和你没什么过节吧,你凭什么动我的弟弟?” 林昆一听是马锦魁,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已经知道马锦彪是马锦魁的弟弟,自己刚把马锦彪狠狠的虐了一顿,马锦彪摆明了是来兴师问罪的。 林昆笑着装傻说:“马大哥,我好像听不太明白,我怎么动你弟弟了?” 马锦魁冷哼一声,道:“林昆,你不用和我装傻,昨天晚上你让人去闹我的地盘,来了一招围魏救赵,你自以为很高明,傻子才看不出来呢!” 林昆冷笑一声,说:“马大哥,你就没问问你弟弟,到底为什么动他?” 马锦魁道:“男人见了漂亮的女人,搭几句讪,表示一下暧昧再正常不过,我们都是男人,这点道理你应该懂,但你不能因为这个动我弟弟。再有,谁的车被撞了都难免有火气,冲你那徒弟发几句火,也再正常不过,你……” 不等他说完,林昆冷笑一声打断道:“行了姓马的,我也听出来你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了,既然你这么护短,那我们也没什么可谈了,我也很明确的告诉你,想找我讨说法——没门!你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马锦魁怒道:“林昆,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林昆吊儿郎当的一笑,道:“不好意思,我最近打算戒酒了,敬酒和罚酒我都不吃。” 马锦魁怒气汹汹的道:“哼,咱们走着瞧!” 林昆不再听他废话,都特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护短不讲道理,而且你马帮也不牛x到了宇宙无敌的状态,跟老子的面前装什么13呢,林大兵王没骂他已经是够给他面子,还要走着瞧,倒真要看看他能怎么着。 林昆刚挂了电话,手机马上又响了起来,还是马锦魁打过来的,只听马锦魁在电话的另一头咬牙切齿的道:“姓林的,你居然敢挂我电话!” 刚说完,林昆啪的又把电话给挂了,嘴角噙着一丝轻佻的笑容,楚静瑶疑惑的看着他,林昆笑着说:“飞机上被我揍的那个男的的大哥,也是南城区的一个大哥,打电话问我讨公道来了,纯特么脑袋有病。” 楚静瑶问:“讨什么公道?明明是那个中年猥琐男来招我的,他还有理了?” 林昆嘿然一笑,道:“这世界上傻x太多,总喜欢把自己当盘菜,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我把他的地盘给收了,以后就做那南城区最大的帮派!” 从林昆的笑容里,楚静瑶看到了少有的野性,就仿佛一只狂奔向前的狼一样,目光里那犀利的光芒带着言之不出的坚定,向着目标出发。 手机这时又响了起来,又是马锦魁打来的,林昆依旧接听了电话,电话对面的马锦魁已经是火冒三丈了,林昆打了他的弟弟不说,还对他如此的不尊重,这让他难以忍受,在他的认知范围里,你林昆一个后起之秀,就应该尊重道上的老大哥,道上的老大哥教训你,你得乖乖得受着,殊不知人林大兵王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他若是讲道理,林昆还会喊他一句马大哥,要是不讲理的护短,对不起,他在林大兵王的面前毛都不是。 马锦魁勃然大怒道:“姓林的,我要让你为你的不成熟,付出代价!我的人已经将百凤门包围了,只要我一声令下,马上就将百凤门给平了!” 林昆毫不紧张,淡定的一笑,道:“可以呀,你随时可以让你的人冲进去,我赌一百万百凤门不会被平,而且你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来一个倒下一个,进来多少,到时候我就给抬出去多少,你敢不敢跟着下注?” 马锦魁冷的道:“你别后悔!”说完,像是为了找回总被挂断的面子似的,这一次他提前挂了电话。 林昆看看电话,兀自的摇头一笑,轻佻的骂道:“老傻x。”紧接着拨出一个熟悉的号码,电话另一头很快就有了相应,龙大相那雄壮的声音传来,“昆哥!” 林昆开玩笑着说:“没打扰到你吧。” 龙大相哈哈大笑道:“昆哥,瞧你说的,我这一天天也没个正经事,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 林昆道:“一个事,百凤门的外面现在可能被马帮的人包围了,他们要是敢冲进来,有一个算一个,都不能让他们站着出去,听明白没?” 龙大相嘿嘿的一笑,道:“都躺着出去呗?昆哥,是这个意思不。” 林昆笑道:“聪明。” 龙大相道:“这还不简单,昆哥你放心吧,今个有一个算一个,敢冲进来的,都必须得躺着出去,而且还得让他们哭爹喊娘的躺着出去,哈哈!” 林昆挂了电话,楚静瑶一旁蹙着眉头看着他,林昆一脸奇怪,摸摸脸颊,摸摸嘴角,道:“老婆,我脸上沾什么东西了?” 楚静瑶语气平静的问道:“你现在是黑社会?” 林昆打了个哈哈,笑道:“什么黑社会不黑社会的,经营夜场的哪个手底下没有一群小弟罩场子。” 楚静瑶一脸认真的看着林昆,道:“所以呢,其实还是黑社会。” 林昆赶紧解释道:“不是,老婆,你是不是对黑社会有什么偏见,黑社会不像你想象那样的。” 楚静瑶反问一句,“我想象的是什么样的?” 林昆道:“打家劫舍,黄赌毒,专门收保护费欺负老百姓……老婆,我敢对着太阳发誓,我们真不是那样的,我们就是一群兄弟,主要的职责是看场子,谁要是来我们场子里闹事了,我们好给他清出去。” 楚静瑶淡然的一笑,道:“我也没说什么,你紧张什么,再说了,我什么时候说对黑社会有偏见了,黑社会也可以有好的黑社会,这在电影里都看过,现实中什么样的我虽然不知道,但我相信你不会干什么坏事。” 林昆微微一怔,没料到楚静瑶会说这么一番话,旋即一脸美滋滋的说:“老婆,没想到你这么相信我呀,我这心里美滋滋的,像吃了糖一样。”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说:“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坏事,我肯定饶不了你。” 林昆咧嘴笑着说:“怎么个饶不了的法儿?” 楚静瑶道:“我和儿子以后都不理你了。” 林昆马上道:“别,千万别,你和儿子要是不理我了,那我的人生马上就索然无味了,我还是敢向着太阳保证,我肯定不会干什么违背道德良心的坏事。” 另一个地方…… 中港市南城区的百凤门舞厅外,十几辆中型的面包车团团将百凤门舞厅的大楼围住,车门唰的一下全都打开了,里面上冲下来了一大帮子的小弟,这些个小弟一个个手里都拎着家伙事,有三尺多长的铁棍,也有那寒光凛凛的砍刀,这架势一看就是有备而来,过来砸场子的。 这群小弟一个个脸上刻满了狰狞与张狂,一个个的身上也都是露着纹身,就他们这一群人的气势,路人见了之后,全都像是老鼠躲猫一样远远的闪开,谁都不怕不小心沾了身上血,这种一大帮子黑社会聚集的场面平时可是很少见的,普通人也只有在电影里才看的到。 这一大帮子人怒气汹汹的向百凤门的正门和后门涌去,边走嘴边里嚷嚷的喊道:“开门,快把门打开,否则老子们要砸了!”等他们走到跟前的时候,本来紧闭的大门,竟真的一下子就打开了,这些个小弟顿时一愣,全都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傻傻的面面相觑,搞不清楚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