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糊油条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六十一章:糊油条

第三百六十一章:糊油条 沈涵莘偶尔有些呆萌,这都是年龄段的事,她是一个调制饮料的天才,思想上和其他处在青春期的女孩一样,充满了懵懂,充满了幻想,每个女孩的青春期都会有一个王子,会令她不顾一切的爱上,越爱越深,他会是她爱情道路上的启蒙老师,将所谓的爱情观刻在她的生命里。 在沈涵莘的眼里,林昆就是她苦苦等待的白马王子,虽然这王子平常的生活里,看起来更像一个混混,整天吊儿郎当的,喜欢穿拖鞋,喜欢歪嗒嗒的叼着烟卷,但那些都不是他的本来面目,他是一个在关键的时候,敢在海里和鲨鱼搏斗的真男人,就是王子也绝对没有他这两下子。 沈涵莘呆萌,但不代表她傻,她故意装作不知道楚静瑶和林昆的关系,只是想让气氛变的不那么尴尬,否则的话情敌见面,还不得硝烟滚滚。 楚静瑶对沈涵莘的印象不错,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妹妹,她是一个知性的女人,像林昆这样的男人,第一面可能给人的印象不怎么样,但一旦接触上了他,就像是抽了大烟一样,会在不知不觉中而为他着迷;她阻挡不了别人喜欢他,甚至说像林昆这样的难人,又有谁能真正的将其驯服起来,放眼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自己也只是比别的女人漂亮了一点,家世更好一点而已,还带着一个未婚先育,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儿子,如果真的公平竞争的,她对自己的信心真的不是很高。 再说了,一直到今天,她也没和林昆确定关系,连关系都没有正式的确定,自己就更没有理由阻止别人喜欢他了,尽管心里还是会酸酸的。 两个女人聊了好长一段时间,沈涵莘站起来告辞了,临走前小声的附在楚静瑶的耳边,微笑着说:“静瑶姐姐,你真漂亮,我知道你是昆哥的女朋友。” 说完,小丫头像是一个快乐的小精灵一样跑开了,浑身都是青春阳光的气息。 楚静瑶望着沈涵莘的背影,笑着摇摇头,这小丫头还真是单纯的可爱。 林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旁边的澄澄还在睡觉,而楚静瑶已经不见了,他赶紧从床上起来,噔噔噔的来到了楼下,推开门一看,楚静瑶在菜地旁浇水,这半个多月里,秦雪偶尔也给菜地浇浇水,但总比不上林昆过去天天浇,上面的蔬菜虽然长的不错,但也有点干了。 从小到大,楚静瑶都没有干过重活,拎着一桶水在那摇摇晃晃的,林昆赶紧冲过去,劝阻道:“老婆,快把水桶给我吧,你这活你哪干得了。” “不!”楚静瑶擦了一把额头的汗坚决的回道:“就剩这最后一桶水我就浇完了,你别来抢我的功劳。” 林昆看看菜地,可不是咋的,整个菜地都浇的差不多了。 楚静瑶道:“你去旁边坐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林昆磨蹭着不过去,他实在觉得楚静瑶浇水太不合适了,金枝玉叶的身子,哪能干得了这种重活,再说这女人也是够实诚的,一下子拎了满满一大桶的水。 “你快让开,别耽误我干活。”楚静瑶催促林昆道,林昆没辙,只好坐到了旁边的乘凉椅上。 楚静瑶一点一点的把那桶水浇完了,擦着额头上的汗水,拎着水桶走过来坐下,白皙的脸颊上沾染了一点泥巴的痕迹,看上去隐约的一股乡土气息,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清透了,林昆看的眼睛微微发直。 “怎么了?”楚静瑶抬起手擦了擦脸颊,“是不是上面有什么东西?” 林昆笑着说:“没事,挺好看的。” 楚静瑶道:“快帮我弄掉。” 林昆玩笑着说:“老婆,其实你就是一个村姑,也挺好看的。” 楚静瑶道:“快别说那些,帮我把脸上的东西弄掉。” 林昆伸手将她脸颊的那块泥巴抹掉,咧嘴笑着说:“要不你跟我回农村得了,咱们盖上四间大瓦房,再给澄澄生个妹妹,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夏天的晚上我们到院子里吃饭,冬天的时候围在热乎乎的炕头上……这生活多美好啊。” 楚静瑶眨巴着眼睛看着林昆,道:“行了,你别在那做梦了,乡下的生活是好,可你考虑过没有,我要是真跟你回去了,那澄澄教育怎么办?” 林昆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道:“为了孩子,那还是不能回去,乡下哪都好,但教育和医疗是硬伤。” 楚静瑶道:“我刚才看见了一个姑娘,我们俩还聊了一会,她叫沈涵莘,你认识吧?” 林昆马上感觉不妙,谨慎的道:“好像是认识。”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道:“还好像认识,你能不能别这么虚伪,认识就是认识,不认识就是不认识,我又没说能把你吃了,你害怕什么?” 林昆摆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道:“我这不害怕你把我吃了么,所以拒绝真相。” 楚静瑶眼神命令的看着林昆,道:“说实话,必须说实话,否则的话……” 不等楚静瑶把话说完,林昆马上就都招了,“我认识,在酩悦坊认识的,她妈是那的老板,她是个极品的饮料师,能调处各种好喝的饮料。” “哦?”楚静瑶道:“我们倒是没聊这个,她跟我说你救过她,而且还说她喜欢你。” “这……这……这这这……”林昆一连说了好几个‘这’,最终长呼一口气,道:“这小妮子疯了吧,这都敢说……这些90后,太疯狂了点吧。” 楚静瑶轻佻的看了林昆一眼,道:“别总拿90后说事,你不一样也是90后的,我也是90后的,咱们都是90后的。” 林昆捎稍头,咧嘴一笑道:“还真是这么回事哈。” 楚静瑶继续一副轻佻的表情看着林昆,道:“行啊你,总能让小姑娘有以身相许的冲动,过去是隔壁的章小雅,现在又是一个小区里的沈涵莘,你跟我说说,你在外面到底还有多少女人,那个百凤门的蒋姐,你不会和她也有一腿吧?” 有些事打死也不能说,所以林昆很坚定的道:“没有,绝对没有,就这两个小孩……没办法,她们还太年轻了,爱情观还不够成熟,老婆你别放在心上。” 楚静瑶装出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道:“我本来就没放在心上,何谈别放在心上,我可一直都没说过我会爱上你,你是我儿子的爸,我是我儿子的妈,你喊我老婆,我也没说过我真就是你的老婆,所以你不用顾忌我的感受,感情问题是你自己的事,我是绝对不会插手去干涉的。” “真的?”林昆试探性的问道,这话说出来之后,误给人庆幸的错觉。 “真的!”楚静瑶的语气明显有些重,站起身来向别墅里走去,背对着林昆留下一句话道:“今天的早餐你不用吃了!” 林昆被搞的一头雾水,这刚才不还说的好好的么,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女人的心果然是海底的针,想搞明白可真是有难度啊,站起来追着道:“老婆,等等我!” 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吃的,都是楚静瑶精心准备的早餐,为此她的头发上呛了一层油烟味,这在过去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她过去也做饭,但从来不做油性大的食物,今天顶着油烟炸了几根油条,付出的努力不小,可惜最终油条砸的黢黑,没了卖相不说,味道估计也不咋地。 澄澄还没醒,小家伙这赖床的习惯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林昆和楚静瑶在餐厅里,林昆看着桌上那黑黢黢的油条,脸上一阵惊讶状,他惊讶的不是楚静瑶竟然会炸油条,而是楚静瑶竟然把油条炸成这副德性,黑黢黢的完全就像是一根生锈的铁棍子嘛,不过他的心里还是异常的感动,这油条绝对是特意炸给他吃的,楚静瑶和澄澄都不喜欢吃油条。 林昆摩拳擦掌,摆出一副嘴馋的表情,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桌上的油条,目不斜视的对楚静瑶说:“老婆,你这油条的品相真好,里面是放了巧克力吧,今天我必须得尝尝,我还从没吃过巧克力油条呢。” “不许吃!”楚静瑶冰冷道,显然还在生刚才的气呢,就因为一句话,远不止至于气成这样,还是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可她就是控制不住生气。 “别嘛,就吃一根,一根就行了。”林昆嬉笑着说,不顾楚静瑶的阻拦,大手在空气中那么一抖,快速的就抢过来了一根,咔哧咔哧的就放在嘴里嚼了起来,这油条的脆劲儿不用说,吃在嘴里就像是嚼了方便面一样,只是这味道嘛,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的苦,不,是越嚼越苦。 楚静瑶的嘴角颤抖了下,她知道自己的油条炸糊了,也知道味道肯定不怎么样,可看林昆嚼油条的模样,分明就是一副很好吃的样子,吃完了一根之后,冲她竖起大拇指,夸赞道:“老婆,没想到你炸油条的手艺这么好!” 说完,林昆又伸手拿了一根,放在嘴里咔哧咔哧的嚼了起来,那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倒真像是这油条是难得美味一样,以至于楚静瑶恍惚的产生了一种错觉,自己的油条真炸的这么好吃?随口就微笑的说了一句,跟无数个甜蜜的夫妻一样,“你喜欢吃我以后天天都给你炸。”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抽搐,喉咙一卡,一口油条差点咽不下去全喷出来,这要是以后天天吃这样的油条,那他每天早上都是一个无法形容的开始,但他此时又不能表现出来,既然已经演戏了,那索性就演到底,强笑着说:“好吧,那我以后天天都有巧克力油条吃了,好幸福好开心啊。” 楚静瑶一阵的得意,“那你可得好好表现。” 林昆抿着嘴唇,嘴里头全都是炸糊的油条的苦味道,心里头已经是泪流满面了,脸上却还是一副幸福甜蜜的笑脸,“好,我一定好好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