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都会长大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六十章:都会长大

第三百六十章:都会长大 卧室里安安静静,两个男人的轻鼾声,成了那一盏温软的灯光下唯一的旋律,和谐而又宁静,一股叫做幸福的东西,缓缓的从心底升了起来。 楚静瑶一身粉红色的睡衣,整个人衬托出一阵说不出的韵味,看着床上的父子俩,抱在一起睡的酣甜的模样,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温软的微笑。 有一个担当有为的丈夫,再生一个可爱听话的儿子,生活不一定要多富足,只要自己爱的这两个男人安好,就可以当做是自己毕生的期盼…… 几乎每个女人的心底都有这样一个梦,楚静瑶也逃不过,过去她一个人带着澄澄,尽管她身后堆着的钱下一辈子乃至下下辈子都花不完,可一个女人带孩子的辛酸,也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才会懂,她可以坚强的抵挡所有生活中单亲妈妈遇到的问题,却抵不住儿子的一句——爸爸呢? 她会手足无措,她会惊慌失措,她会红着脸,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不想自己的儿子知道他没有爸爸,更不想让儿子知道她这个做妈妈的,当初是怎么稀里糊涂生下他的,连他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 林昆的出现解决了她所有的难题,澄澄的家庭关爱解决了,不比再担心孩子会因为单亲家庭的关爱,而导致将来长大后的性格扭曲,澄澄也再也不问她爸爸哪去了,在澄澄的心目中,爸爸是一个超级的大英雄,是他的守护神,无论发生什么危险,在何时,在任何地方,爸爸都会保护他。 一个男人,能为根本不是自己的孩子做到这种程度,绝对是无可厚非的了,目前的状况来看,林昆几乎是把澄澄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这让楚静瑶很欣慰,起初她还怀疑林昆是为了赚工资而装出来的,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通过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大小事,能够完全看出来,林昆对澄澄的好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就好像澄澄是他的亲生孩子一样。 望着床上的林昆,他背对着门口,后背上的疤痕一道挨着一道,有的新疤旧疤黏合到了一起,看上去格外的瘆人,上面的新疤就是他半个月前在无铜市留下来的,当时他完全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否则就凭他的身手,那些个佣兵、混混想要伤到他,那简直是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 楚静瑶轻轻的向林昆走过去,她想要亲手摸一摸属于这个男人身上的疤痕,通过这些疤痕,闭上眼睛来感受一下他当时所承受的疼痛,一定很痛吧。 楚静瑶伸出手,缓缓的向林昆的后背靠近,同时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手指尖轻轻的触摸在那凸起的疤痕上,林昆的后背突然动了一下,整个人翻转了过来,楚静瑶赶紧向后退了一步,紧张的睁开眼睛,正好和林昆惺忪的眼神对上,“老婆,你这大晚上的不睡觉,折腾什么呢?” “我……我……”楚静瑶语塞,脸颊通红,就好像是干了什么坏事被发现一样。 “你不会是趁着我睡着了,想占我便宜吧?”林昆似乎看出了楚静瑶的心思,开玩笑道。 “才没有呢!”楚静瑶抿着嘴唇绝强道:“占你便宜,想的美!” “嘘……”林昆冲楚静瑶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指指旁边熟睡的儿子,道:“小声点,别把儿子给吵醒了。” 关了灯,楚静瑶躺在了床上,房间里的氛围马上陷入到了一种旖旎的状态,谁也不说话,只有沙沙的呼吸声,楚静瑶明显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跳乱,就像是揣了一只小鹿在胸口一样,身体僵硬的躺在床上,借着窗外洒落进来的零星月光,仿佛一具停在月下唯美的尸体一样。 这么形容有点瘆人…… 林昆翻了个身,隔着澄澄将手伸了过来,正好落在了楚静瑶的胸前,天地良心,对着窗外的月光发誓,林昆绝对不是故意的,按照他的预算,他把手伸过来之后,应该是落在楚静瑶的手臂上,谁知道咋就算错了,手臂没摸着,直接摸人家的胸口上了。 楚静瑶的身体一颤,顿时就像是触电了一样,黑暗中她的脸颊快速滚烫起来,心跳更是砰砰的跳乱——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要非礼自己么?那自己是该从呢,还是把他的手打开,要么自己干脆装作睡着得了。 楚静瑶得心里乱糟糟得一片,出于本能的反应,她还是抬起胳膊把林昆的手打开,她几乎刚刚抬起胳膊,还不等打到林昆的手,林昆已经将手收了回去,黑暗中他的声音传来:“不好意思啊,纯是误会,误会。” 楚静瑶才不信这是误会呢,随口回了句:“虚伪。” 林昆哭声的小声道:“老婆,这真是误会,我本来是想摸你的胳膊来着,谁知道咋就……”说着语调马上一改,调戏道:“不过手感还是不错的。” “你!”楚静瑶气结,伸手过来使劲拧了林昆一把。说真的,她拧的这一下真疼,可碍于澄澄就在旁边,小家伙正睡的酣甜,林昆就是再疼,也不能叫出声了,结果就是他把枕巾塞进了嘴里,把所有的痛叫声都给堵了回去。 林昆这也算是得到教训了,漂亮女人可不是随便就能调戏的,是要付出代价的。 经过了这么一番小折腾,房间里又重新安静了下来,林昆这个没良心的响起了鼾声,声音不大,但足以说明他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都很疲惫,楚静瑶躺在床上却睡不着了,望着窗外的星光月光,心底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爱情,如果真的像传说中的那样就好了,遇到了喜欢的人,就肆无忌惮的爱一场,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曾经拥有过,回忆起来也是美的。 这世界上有多少的人,就因为一句话,一个眼神,一个不经意的擦肩没有回眸,一个‘爱’字在嘴边始终徘徊不出,最终落得孤单的下场。 楚静瑶不惧怕孤单,有澄澄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明媚,可自从遇到了林昆,她渐渐有了怕失去的感觉,她担心某天早上醒来之后,餐桌上再看不到他做的爱心早餐,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不到他在菜园子里浇水的背影,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再也没有他和澄澄嘻嘻哈哈的笑声,自己的身边,再也没有那个臭流氓故意耍流氓而伸过来的咸猪手…… 夜深了,深的像一盏浓稠散开的墨汁,将这天地间醮染的浓浓的,海水的声音来回的拍打着沙滩,回荡起阵阵簌簌的声音,像是一场梦呓,诉说着少女藏在心中的话语,轻轻的,柔柔的,将每个失眠的人带入梦乡。 清晨的阳光无限的美好,带着充盈蓬勃的力量,唤醒了沉睡的大地,楚静瑶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感觉自己的胸前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而且自己的睡衣裙摆也好像是被撩了起来,伸手往下一摸,她那还处在惺忪睡眠状态的脑袋,顿时清醒了起来……分明在胸前摸到了一只大手! 楚静瑶怒气汹汹的向林昆看去,只见这厮还在熟睡中,鼾声微响,不想是在装的,楚静瑶的心里一软,马上打消了惩罚他的念头,慢慢的将手从自己的胸前挪开,然后一个人下地,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来到了阳台上。 别墅外的那个小菜园子已经长的绿油油了,能看到上面结出的西红柿已经发红了,旁边还有草莓,那些小菜苗也一个个生机勃勃的,长的不错。 一个女孩的身影从楼下路过,这女孩穿着一身粉色的运动装,脚上穿着一双粉色的运动鞋,头上扎着一个小马尾辫,正塞着耳机在跑步。 女孩回过头看到楼上的楚静瑶的时候,脚步明显了慢了一拍,咦了一声说:“昆哥回来了?”她这本是在自语,但塞着耳机,说话的音量没掌握好,声音一下子就大了起来,不过也没多大,反正楚静瑶是听清楚了。 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酩悦坊的沈涵莘,传承于调酒家族的极品饮料师。 楚静瑶眉头微微一蹙,心说这林昆还真不老实,除了章小雅之外,在小区里又认识了别的萌妹子,自己这男人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微笑着冲沈涵莘说:“妹妹,你认识林昆?” 沈涵莘见楚静瑶嘴唇动了动,像是在跟自己说话,摘下了耳机笑着说:“姐姐,你是在和我说话么?” 楚静瑶微笑道:“是呀,你认识林昆?” 沈涵莘道:“何止是认识,昆哥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哦?”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在海边……” 两个女人坐在了别墅门前的乘凉椅上,沈涵莘将林昆之前救她的事情说了一遍,旋即开心的笑道:“没想到后来竟然这个小区里遇到了,姐你说巧不巧?”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道:“确实挺巧的。” 沈涵莘笑着问楚静瑶:“姐,你和昆哥什么关系,你这么漂亮,应该不是她女朋友吧?” “额……”楚静瑶笑着说:“为什么我漂亮,就应该不是他女朋友呢?” 沈涵莘笑着说:“因为我想做她的女朋友。” 楚静瑶表情微微一怔,现在这90后的小姑娘还真是够直白的,当着人家老婆的面说自己想成为他的女朋友,就这一份勇气就值得嘉奖一下。 沈涵莘马上笑着说:“姐,和你开玩笑呢,我这么小,昆哥不会喜欢的。” 楚静瑶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在了沈涵莘的胸前,小姑娘的胸确实不大,沈涵莘马上红着脸解释道:“姐,我说的不是我胸小,是我的年龄小。” 楚静瑶被逗的笑了起来,这个小姑娘还真是挺可爱的,玩笑道:“小也没有关系呀,你会慢慢长大的。” 沈涵莘摸摸头,一副很可爱的表情问:“姐,你说的是胸会长大,还是年龄会长大?” 楚静瑶笑着说:“都会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