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李春生的害怕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五十八章:李春生的害怕

第三百五十八章:李春生的害怕 “师傅……”走出警察局的大门,李春生突然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羞赧起来。 “咋了?”林昆问。 “你那车被我给撞了,送4s店了。”李春生可怜巴巴的看着林昆,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乞求原谅,道:“师傅,我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 林昆笑着道:“瞧你小子这点出息,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行了,我也没说怪你,不用这么可怜巴巴的,王倩还在旁边看着呢,拿出点男人样来。” 李春生嘿嘿道:“师傅,只要你不生气就好。” 林昆掏出车钥匙丢给李春生,道:“跟你小子生气,我还不早被气死了啊,从咱俩认识到现在,你哪件事让我省心过。” 李春生嘿嘿傻笑,捎着后脑勺道:“好像还真是。” 林昆笑着道:“行了,在外面折腾这么长时间了,赶紧跟王倩回去吧。” 李春生道:“师傅,那你咋办啊,我送你吧。” 林昆道:“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你赶紧和王倩回去吧,请人吃一顿好的,压压惊。” “师傅,你是不知道……”李春生凑到林昆的跟前,小声的道:“是我应该压压惊才对,刚才那马什么彪的,都是倩倩给打的,我这以后的日子……想想我都害怕,师傅,我这是不是摊上事了,我这辈子……” 瞧李春生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就像是误娶了扈三娘一样,林昆白了这小子一眼,故意吓唬他说:“嗯,而且这事还不小,你小子是摊上大事了。” “昂!”李春生顿时欲哭无泪,“师傅,那完了,我这后半生估计老惨了。” 林昆笑道:“行了吧你,瞧你小子这点出息,人家王英倒是娶了扈三娘,多幸福?” 李春生道:“幸福啥呀,还不是一起死在了马背上,惨死了,呜呜……” 李春生开着霸道车走了,林昆担心他路上会遇到什么问题,离开前叮嘱他一旦遇到什么情况,千万不要莽撞行事,一定要先给他打电话。 拦了一辆出租车,林昆回到了楚相国海边的别墅区,这会儿已经是入夜了,璀璨的灯火将夜空下的城市点缀的一片炫丽,走进家门的时候他才想起来,澄澄让他把红叶给带过来,好在小家伙已经睡着了,不会因为这事缠着他,就等明天再说了。 小灰狼中间醒了,楚静瑶把它喂饱了之后,小家伙又睡着了,担心它跑出来会伤人,楚静瑶一直也没敢把笼子打开,林昆对这小家伙的脾性也还是不了解,见小家伙睡着了,也就没去打开笼子,这小家伙真要是惹出点什么事儿来,这可是在楚相国的家里,终归是不好的。 楚静瑶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见林昆回来了,回过头笑着说:“回来了。” 林昆笑着嗯了一声,走到旁边坐下,“楚叔睡了么?” 楚静瑶嗯了一声,道:“他明天还有会,早点睡了。你怎么回来这么晚?” 林昆笑着说:“遇到了点事,去处理了一下。” 楚静瑶认真的看着他,道:“一直在雪姐那儿?”语气虽然平稳,可难免透露出几分酸酸的味道。 林昆被问的有些发毛,好像真干了什么坏事被发现了一样,不过转念再一想,自己啥事也没干呀,有什么可紧张的,底气十足的道:“没有啊。” 楚静瑶不说话,一直盯着他的眼睛看,看的他又发毛起来,不用楚静瑶继续问,他就把今天晚上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涉及到秦雪的部分,尽量简化消除暧昧。 “春生和倩倩没事吧?”楚静瑶关心的问道。 “没事,只不过春生有点被吓着了。”林昆笑着说。 “被吓着了?”楚静瑶道:“春生看起来不像是那种怕事的人,怎么会被吓到了呢?” 林昆拿起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道:“不是被事吓到了,而是让倩倩给吓到了。” 楚静瑶更不解了,道:“被倩倩吓到了?” 林昆笑着说:“你肯定想象不到,和春生吵吵那货,也就是在机场上想和你搭讪的那男的,是被谁给打的连姥姥都不认识了。” 楚静瑶道:“不会是倩倩吧。” 林昆哈哈笑道:“老婆,你猜对了,所以春生就吓到了,怕自己以后藏点私房钱,偶尔出去玩玩啥的,一旦被倩倩给发现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楚静瑶笑着说:“真没看出来,倩倩那么厉害呢,不过你们男人也是的,没事藏私房钱干嘛,还偶尔出去玩一下,凭什么要我们女人守贞如一,你们男人就可以出去乱来,这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收拾你们也是活该的。” 林昆马上举起手来,道:“老婆,我向你保证,我绝对没有乱来,也绝对没有……没有没有……” 楚静瑶笑着摇摇头,道:“你干嘛和我这么认真,别忘了我们的关系,我管不着你的,只要你真心的对澄澄,我就心满意足了。” 楚静瑶的话说完了,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凄凉,林昆傻愣愣的看着她,明明她是喜欢自己的,可为什么就不肯承认了,算了,女人的心海底的针,不是咱们大老爷们能琢磨的透的,就让一切顺其自然,时间会带来一切的答案。 “我去楼上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回家,在这我住不习惯。” “嗯。” 楚静瑶站起来上楼,林昆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儿女情长的事他暂且没时间去想,现在面对的问题是,他已经彻底的和马帮结下梁子了,回来的路上他给蒋叶丽打电话确认过了,马锦魁最近不在中港市,等他回来之后,势必会为今天的事讨一个说法,到时候自己该怎么应对呢? 马帮的实力绝对不亚于疯皇集团,甚至比疯皇集团还要高上一个等级,马锦魁的具体出身林昆没有调查,道上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狠茬,手底下也养了一群能征善战的弟兄们,还有一些隐姓的高手,据说那些高手都是从国外招募来的,一个个的来历都大的吓人。 往往不了解的对手是最可怕的,它就像是一个躲在暗处伺机待动的眼镜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窜出来咬你一口,你完全是防不胜防。 一根烟抽完了,林昆又点了一根,这次如果想和马帮和解,自己这一方势必要放低架子丢到些颜面,大丈夫能屈能伸,丢点面子算不得什么,可林昆不想那么做,中港市的南城区是一块人人惦记的肥肉,要是能把南城区的所有资源整合到一起,马上就可以在中港市雄踞一方。 林昆深吸了一口气,一个疯狂的想法从他的心尖上冒了出来,帮派的斗争一向讲究出师有名,就和古时候的征战一样,想到打天下必须要有个合理的理由,才会得到百姓的拥戴,何不趁着这个机会,跟马帮一决高低,胜王败寇,赢了的话百凤门的实力马上就能翻一倍还要多,到时候放眼整个南城区,除了百凤门也就剩下斧头帮和光头党了,他们两个的实力加起来才可以跟百凤门抗衡,百凤门也完全可以一股做气把他们给拿下! 一念至此,林昆的血液渐渐沸腾起来,男儿大丈夫生于世上,这辈子必须闹出点什么动静才不算白活,他眼下的目标就是统一整个南城区的帮派。 林昆还是一大清早就起床了,他习惯性的到了厨房要做早餐,结果根本不用他做,别墅里住了两个保姆,此时两人正在厨房里忙活,见到林昆后,两人很有礼貌的打招呼道:“姑爷好。” 林昆礼貌的笑道:“两位阿姨辛苦了。” 两个保姆道:“不辛苦。” 林昆隐隐感觉有点不对劲儿,这对话怎么像是在部队里的时候,每次阅兵老胡站在他那辆敞篷车里冲周围的士兵们喊话的场面——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林昆还是乖乖的回到楼上,站在窗前欣赏外面的好风光,这儿的风景别楚静瑶住的别墅区的风景差不多,但总是感觉还要好上那么一点点,都是那蓝天,都是那大海,可具体差别在什么地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别墅外面,秦雪的那辆红色的跑车停下,秦雪一身职业装的走进了别墅,楚相国今天上午要开会,身为秘书秦雪自然要一早上就过来帮忙准备,顺便一起吃个早餐,秦雪和楚相国的关系可绝非外人眼中那么简单,不知底细的人以为两人是老板和小三,谁能想到两人就像父女一样。 吃过了早餐,林昆就打算送澄澄去上学,澄澄反抗道:“爸爸,我才不去上学呢!” 林昆以为这孩子不爱上学了,就教育道:“儿子,学是必须要上的,这样将来长大了才会有出息。” 澄澄道:“爸爸,我已经放暑假了!” 林昆啊了一声,仔细的算一下日子,可不是咋滴,已经到了放暑假的季节了,自己离开的这半个多月,儿子都已经放暑假了,心里难免一阵唏嘘。 秦雪似乎一点也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跟林昆说话什么的都很正常,林昆就当她是喝断片了,不记得拉着他的手不让他走的那一幕,不记得也好,否则两人再见面那得多尴尬,尤其是当着楚静瑶的面。 楚相国和秦雪去开会了,林昆和楚静瑶也领着澄澄回家,楚相国的车库里有一堆的好车,林昆拣了一辆最普通的开,还是一辆奔驰s级的轿车。 小灰狼已经醒了,小家伙似乎不怎么愿意待在笼子里,一路上嗷嗷的叫了好几声,澄澄这才发现了小灰狼的与众不同,确切的说,小家伙之前一直把小灰狼当做是哈士奇小狗了,惊呼的道:“爸爸,小灰灰会狼叫!” 林昆透过后视镜笑着说:“儿子,小灰灰本来就是狼呀。” 澄澄一副很惊讶的表情,瞪着眼睛道:“啊!?”不过马上就兴奋了起来,道:“太好了,我也有我的小灰灰了,以后不用看喜洋洋和灰太狼了!” 林昆和楚静瑶笑着对视一眼,两人都是一脸幸福的表情,只要儿子开心,他们做父母的就开心,孩子就像是一块神奇的魔力宝石,时时的牵动着父母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