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娶回家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五十七章:娶回家

第三百五十七章:娶回家 五分钟,沈曼和两个民警仅仅在审讯室外待了五分钟,再开门进去的时候,马锦彪已经被揍的姥姥都不认识了,两边脸颊肿的跟二师兄似得,两个眼圈黑的跟熊猫一样,两个鼻孔正往外飙血,嘴角也挂着一抹血丝…… 惊愕之余,沈曼和两个民警同时看向王倩,重新打量起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小女子,她两只手背在身后,脸上一副很单纯、很无辜的表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说这个女孩会出手打人,并且打的这么重,他们肯定不信。 这审讯室里一共就三个人,两个是被铐住的,就她一个人能自由走动,马锦彪被打成了现在这副熊样,肯定就是她出手的没错,绝对赖不掉。 张姓的民警不由的哑然道:“真……真看不出来呀,这女的出手也忒狠了点吧,刚进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一个大老爷们,都被揍成这德行了。” 秦姓的民警马上轻咳一声,拨正道:“老张,你瞎说什么呢,人家那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出手这么重,是那哥们自己不小心掉地上摔的……哎呀呀,哥们你咋这么不小心呢,把自己摔成这样了。” 沈曼忍不住的想要笑,但脸上依旧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威严十足。 马锦彪哭咧咧的骂娘道:“麻痹的,太黑了你们,故意让这娘们揍我,都把我打成什么样了,还在那儿说风凉话,你们特么能摔成这样啊!” 沈曼淡淡的一笑,道:“呵,看来我们还得出去待会儿。”言罢就要转身出去,两个民警也是紧跟其后,马锦彪马上哭喊着哀求道:“别,别呀!” 沈曼停住脚,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回过头,马锦彪哭咧咧的哀求道:“美女,你是我亲娘还不行么,别再把我单独留下来了,那娘们下手太狠了,你们再出去待个几分钟,我怕……我怕我的小命都没了,呜呜……” 一个大老爷们真就这么哭起来了,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沈曼坐了下来,嘴角噙着一丝不咸不淡的笑容,拿出了之前民警录下的口供翻了翻,看了看李春生,又看了看一脸哀怨的马锦彪,语气严肃的道:“可以啊你们,就是大街上追了个尾,就当街互殴了起来,严重影响了交通。”瞥了一眼马锦彪道:“不就是追了你的车屁股么,至于发那么大的火么,一下车就大吼大叫的,怎么那样很牛x么?”又看了李春生一眼,“还有你,撞了人家的车屁股倒个歉不就完事了,还吵吵啥?” 两人都静默的不说话,马锦彪是不敢说了,他怕自己一张口又说错了,到时候人家美女警察带着两个手下转身一走,再把他单独的留在这地狱一样的审讯室里,说不定那小娘们又怎么揍他了,他是真的被揍怕了。 李春生没必要说话,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位漂亮的女警察是护着他的,想必是师傅已经来了,跟这女警花递上了话,再说他女朋友都把人揍成那副德行,他还有啥可说的,做人不能太过分,差不多就行了。 最终的处理结果很简单,罚了点教育费,把两人都给放了,马锦彪一副蔫头耷脑的模样从警察局里走出来,走出警察局的一瞬间,整个人的气势陡然间就变了,回过头冲着警察局里就大骂道:“你们这群狗娘养的都等着,别特么落在老子手里了,否则非让你们尝尝人间疾苦!” 马锦彪胸中的怒气太浓,他只顾着自己发泄了,却忽略了一个问题,他是走出警察局了,但还在警察局的大院里,他哥派来接他的兄弟都在大门外呢,他前脚刚骂完,旁边就走过来一个人影,这人影歪嗒嗒的叼着根烟,一副吊儿郎当的轻佻笑容,马锦彪看清这个人影之后,浑身顿时忍不住的一哆嗦,就在几个小时前,他刚刚被眼前这人蹂躏过。 “呵,脾气不小嘛。”林昆淡淡的笑道,马锦彪的脸色已经青的发绿了,傻傻的愣在那儿一声不吭,过了好一会儿才哆嗦的说:“外……外面都是我哥派来的人,你要是敢动我,他们马上把你大卸八块!” 林昆嘴角兀自的一笑,道:“那我要是不动你呢,他们是不是就会放过我了?” 马锦彪咽了口唾沫,神色慌张的道:“我去跟他们说说,应该……应该没问题。” 林昆嘴角冷的一笑,整个人突然气势一变,抽出嘴角叼着的半截烟,狠狠的就向马锦彪的脸上砸过来,烟头的火星砸的四溅,马锦彪啊的一声痛叫,林昆紧跟着一脚踹过来了,直接砰的一声,把马锦彪给踹倒在地。 大门外候着的那些小混混听到了里面的动静,纷纷从车上下来,碍于眼前就是市中心警察局,谁的手里都没敢拿家伙事,也没人敢走进警察局的大门,混道上的最忌讳进局子,他们也只能站在大门外干瞪眼,一个个满脸怒容、满眼杀气的,恨不得用眼神将林昆给千刀万剐了。 林昆往大门外一看,嘴角轻佻的一笑,道:“呵,这么多人,想咬呀?”抬起脚冲着地上的马锦彪踩了一脚,道:“来,都进来咬我吧。” 马锦彪疼的惨叫一声,林大兵王脚上的力道可绝对不是盖的,踩在身上就像是被大铁锤子砸了一样,他摸着自己的胸口,感觉肋骨都被踩断了。 聚在警察局大门外的那些个小混混,脸上的怒容更浓了,一个个蠢蠢欲动,可就是不敢向前迈一步,其中一个为首的小混混,嚷开嗓门冲林昆骂道:“小子,你特么有能耐一辈子也别从这大门走出来,出来就弄死你!” 这小混混看上去不到三十岁,身上纹着纹身,脑袋剃着个秃瓢,胸前有一道大疤,整个人看上去很结实,也很有气势,一看就是总打架的主,而且身手应该在普通的小混混之上,属于那种野路子里的高手。 这小混混刚骂完,警察局里就冲出了十几个手持枪械的警察,刚才林昆打人的时候不见得有警察出来管,这会儿倒是冲出来这么多的警察,沈曼从这些警察的后面走出来,冷眼看着眼前的这些小混混,道:“你们这是聚在警察局的门口闹事,不想被抓起来的,马上给我让开!” 混黑道的最怕的就是条子,这些个小混混人多势众不假,但也不敢和警察对峙,一个个全都向后退,最后一哄而散的跑到了车上,你警察局可以不让我门聚在你们的大门口,但不能不让我们待在自己的车里吧。 “师傅!” 李春生屁颠的从警察局跑出来,当着众人的面儿,直接给林昆来了个熊抱,林昆白了这便宜徒弟一眼,小声的训斥道:“你小子能能淡定点。” 躺在地上的马锦彪这时才知道,原来这两人是一伙的啊,自己今个咋就这么倒霉,先是被师傅给揍了一顿,又被这徒弟的女朋友给揍了一顿,想他马锦彪活了这么多年,向来都是自己欺负别人的,今天却落得这个下场。 沈曼走过来,冲林昆递了个眼色,小声道:“差不多就行了,别太过了。”意思是让林昆别再虐马锦彪了,毕竟这里是警察局,太放肆了影响不好。 林昆咧嘴一笑,道:“ok!”冲地上的马锦彪道:“赶紧滚吧,没你啥事了。” 马锦彪顿时如临大赦,爬起来就往门外跑去,刚跑出警察局的大门外,就被候在门外的小弟接住,“彪哥,没事吧……” 马锦彪火冒三丈,一巴掌就打在了面前小弟的头上,吼道:“麻痹的你瞎啊,都这样了能没事呢,快别废话,叫上两个人送老子去医院!” “那剩下的呢。” “剩下的给我守在这儿,那两男一女要是敢从里面走出来,马上给我……” “好,明白了!” 短暂的喧闹过后,警察局的大门外安静了,沈曼蹙起眉头,对林昆说:“你不用担心,我派警车送你们出去,他们就是再大胆,也不敢拦警车。” 林昆笑着道:“不用。外面的应该是南城区的马帮吧,刚才那男的应该是马锦魁的兄弟。” 沈曼道:“确实是。” 林昆嘿然一笑,道:“这就好办了,看我的。”拿起电话拨出了个号码,道:“大相,马上带上一群兄弟,到马帮的地盘上转悠转悠,记住别惹事啊。” 挂了电话,林昆笑着说:“沈大美女,咱就等着瞧吧,不出二十分钟,门外那些小混混都得散了。” 沈曼让手下都散了,和林昆、李春生、王倩一起站在警察局的大院里,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林昆正式的给李春生和沈曼介绍了一下,对于林昆的这个便宜徒弟,沈曼不多加评价,对于林昆的徒弟媳妇王倩,沈曼倒是另眼相看,这姑娘不简单啊。 不到二十分钟,就听警察局的大院外一阵的熙熙攘攘,一个小混混的声音传来,着急的道:“大家快回去,百凤门的人到咱们的地盘上闹事!” 马上,一大群的小弟鸟兽散状,开着车一溜烟的消失了巷口…… 林昆得意的一笑,道:“哦了,我们可以走了,沈大警花,今天多亏你帮忙,改天有时间了请你喝酒。” 沈曼果断的回道:“没时间,不送,改天我找你算账!” 林昆不解的道:“算啥帐呀?” 沈曼冷哼一声,道:“你说呢?” 林昆转着眼珠子想了想,一副很诚恳的态度道:“真不知道。” 沈曼瞪了他一眼,道:“谁让你过来冒充我男朋友的,现在整个警察局都传开了,你以后想让我怎么……” 不等沈曼把话说完,林昆哈哈笑道:“这事简单呀,你是怕以后找不到男朋友是吧,没关系啊,大不了我吃点亏,把你也一起娶回家喽!” 李春生一副很认真的态度,在旁边附和了一句:“我觉得这事可以有。” 沈曼:“……”这都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