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别走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五十五章:别走

第三百五十五章:别走 “放开她!” 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模样,穿着一身时尚的夏凉衫,脸上沾染着七分酒气的年轻人理直气壮的冲林昆吼道,搞的像林昆扛的是他的女人一样。 其余的小青年也不肯落后,争着冲林昆嚷嚷道:“流氓,快放了美女!” “对,快放人!” “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 看着眼前这些个脸上都沾染着酒气的小青年,林昆愁的满脑门儿都是小黑线,这时候肩上的秦雪偏偏抓住了这个机会报复,只见其嘴角狡黠的笑了一下,求救的喊道:“帅哥们,快救救我,这个人要非礼我!” 林昆脑门上的小黑线顿时更加的密麻起来,秦雪在附在他的耳边小声咯咯的笑了起来,狡黠的道:“我有这么多的免费保镖,看你怎么办。” “呵,合辙你故意整我呢。”林昆淡定的笑着道:“这些个小年轻小意思。” “快把人放了,现在,马上!”刚刚最先喊话的那个小青年,此时又大声的叫喊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气势,今天这个英雄救美的主角,他是当定了。 其余的人也都不甘示弱的跟着附和,马上就将林昆推向了道德与孤立的边缘。 林昆也算是看明白了,他和这些个沾染了酒气的小年轻们根本没什么可解释的,这些个小年轻不但是酒精上脑了,精虫也上脑了,一个个眼里全都是秦雪,可以说为了秦雪,他们绝对不惜甩开膀子跟他干一架。 现实就是如此,往往你越不想做什么,现实它非逼得你去做什么,有时候确实有一种逼良为娼的感觉,但又能怎么样呢,我们活在现实当中,就不得不去接受它的左右,就如此时的林大兵王,他是一万个不愿意和这些个小年轻动手,就这些个小年轻,他随便一巴掌就能打倒一个,跟这种毫无战斗力对等值的人打架,林大兵王一向是很抵触的。 林昆眯着眼睛扫视了一圈,紧跟着突然一脚就向前踹去,冲着的是那个最先喊话的小青年,俗话说擒贼先擒王,这打架和擒贼的套路也一样。 林昆这一脚的速度奇快,力量也是十分的大,一句话说白了,踢出这记闪电般的重脚之前,林昆就是奔着把这个小青年一脚踹飞而踢的。 这小青年本来也是一脸的醉相,再加上他何曾碰到过林昆这样的高手,别说他现在喝了酒,就是一点酒也没喝,在他最清醒的状态下,想要躲过林昆这一脚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当林昆的这一脚踹在他小肚子上的时候,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神还是一副嫉恶如仇的瞪着林昆的脸。 砰! 酒吧里的音乐这时刚刚戛然而止,一声闷响响起,紧跟着‘啊’的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就好像是杀猪场里的猪惨叫一般,这个身高将近一米八的小年轻,应声两条离地的向后倒飞,整个人呼啸一声,在空气中划过一个漂亮的轨迹,轰的一声砸在了身后的墙上,两只眼睛一翻白,当场昏死了过去。 这一幕惊呆了所有人,酒吧里的女生们不约而同的尖叫了一声,挡在林昆面前的其他几个小青年,回过神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让开一条路。 林昆一点也不惯病的冲着他们几个不屑的一笑,讥讽道:“就这两把刷子,还想学人家英雄救美?电影里的桥段看多了吧,赶紧回家洗洗睡吧。” 眼前的几个小青年心中不平,怎么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骂确实没有面子,可他们又都是敢怒不敢言,身后那个昏死在墙角的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一个个只能瞪圆一双牛眼,一副嫉恶如仇的态度瞪着林昆,打是肯定打不过人家,似乎是想通过眼神找回一点面子。 林昆可真不是惯孩子的人,噌噌的又是一连两脚踢出,这两脚的力道较刚才的那一脚,丝毫也不逊色,两声惨叫应之响起,两个小青年应声倒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撞在了墙上,两只眼睛一翻白,果断的昏死过去。 五下的六七个小青年,一个个全都傻了眼,再看向林昆的眼神全都变的恭恭敬敬,方才那副嫉恶如仇,眼睛瞪大的跟牛蛋子似的表情,全都烟消云散。 酒吧里霎时间一片安静,只剩下唯美的旋律汩汩的流淌,酒吧的保安本来想过来阻止一下,尽一下他们维护秩序的责任,可一看到林昆的脚这么狠之后,全都打消了这个念头,悄悄的站在一边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林昆扛着秦雪大摇大摆的从酒吧里出来,不论秦雪怎么喊,周围再也没有人敢主动站出来,英雄救美的桥段是不错,可在林大兵王的面前,那就等于是颜面扫地,还不如猫悄该干点啥干点啥,像被林昆踹飞的那三个小青年,以及剩下的那六七个,今天晚上在这酒吧里想要再把到妹肯定是不可能的,他们本来是想做英雄,结果却窝囊的不得了,严重一点的说,就差跪在地上喊林昆爷爷了。 “你这妮子,竟给我找事,幸好我身手还算不错,否则今天晚上还不得被围殴啊。”林昆把秦雪扔到了车上,掏出根烟点上,道:“你没看那些小子看你的眼神,估摸着我真要把你给留在里面,他们之间肯定会爆发出一场战争,而战争的结果是谁赢了,到时候你谁扛回家去。” “他们扛我就跟?” “那还能由得你了?”林昆坐进了车里,道:“你就别那么单纯了,这酒吧再静、再有品位,它也是酒吧,来酒吧里泡的哪个不是为了把妹,遇到了喝的醉醺醺没有反抗能力的,谁要是不上,那才叫傻子呢。” “你们男人真猥琐。”秦雪靠在副驾座椅上,醉眼迷蒙的冲林昆骂道。 “男人猥琐也是被你们女人逼的。”林昆笑着道:“谁让你们女人成天穿的那么性感,还总是保持神秘,让我们男人总是欲罢不能的想要去了解。” 秦雪醉意朦胧的咯咯笑道:“那是你们男人经不住诱惑,又不是我们女人的错。” 吉普车停在了秦雪居住的小区门外,林昆扶着秦雪从车上下来,此时她已经是烂醉了,喝了那么多的红酒,酒精的作用一下子都反了上来,整个人软绵绵的挂在林昆的身上,时不时的还会说上几句含糊不清的醉话。 林昆又是一路把林昆扛进了公寓里,乘着电梯来到了她的家门口,又从她的身上摸出了钥匙,咱们林大兵王本来很正经的一个男人,结果秦雪这娘们偏偏把钥匙踹在了兜里,按说揣在兜里没什么的,可偏偏她穿着的是一天紧身裤,林昆伸出进去拿钥匙,间接的就把她的大腿根给摸了个实诚。 秦雪突然睁开了眼睛,一副生气的模样瞪着林昆,这一瞬间她仿佛无比的清醒,皱着眉头噘着嘴冲林昆骂道:“你个流氓!趁我喝醉了非礼我!” 林昆当着比窦娥还怨,举起了手里的钥匙,喊冤道:“我说秦大美女,咱要搞清楚状况,我这还不是为了拿钥匙开门,真没想要占你便宜啊!” “借口!”秦雪语气坚定的道,说完整个人马上像是没电了一样,脑袋一下子耷拉了下去,又陷入了昏睡当中。 林昆傻傻的看着她,晃了晃她的肩膀,并小声的喊道:“喂,醒醒呀。”一连晃了好几下,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一下是真的睡沉了。 林昆打开了公寓的门,把秦雪扛了进去,放在了她那张暖暖舒适的大床上,秦雪是一个很有生活品味的女人,屋里收拾的一尘不染,一个女人穿着光鲜往往只是外表,看她家里收拾的干净和摆放,才是真正的内涵。 林昆找来了一件夏凉被给秦雪盖上,就准备走,林昆突然抓住她的手,嘴里呢喃的道:“林昆,不要走,不要走……留下来陪陪我,陪陪我……” 林昆回过头看着床上躺着闭着眼睛的秦雪,心里头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痛的感觉,兜里的手机突然嗡嗡的震动了起来,他赶紧掏了出来,是他那便宜徒弟李春生打来了。 “师傅,我在市中心的派出所了,快来救我!”电话一接通,李春生就喊道。 “怎么了?”林昆小声的问,怕吵醒了床上的秦雪。 “师傅,说来话长,你来了就知道了。” “好吧,我马上过去。”挂了电话,林昆又看了一眼床上昏睡的秦雪,轻轻的把手拽了出来,离开了公寓。 霸道车停在了市中心警察局的大门外,林昆从车上下来,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儿,周围停了十多辆面包车,面包车的车门敞开着,里面坐着一群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小青年,一个个身上纹着纹身,冷漠的盯着警察局里。 林昆皱起了眉头,心里头琢磨着,难道自己的便宜徒弟惹上了黑社会,没辙跑到警察局里来避难了?目测一下周围停着的这十多辆面包车,加起来不少于百八十人,究竟惹上了什么样的事,才搞来这么多人? 林昆也没去细想,先进去找到自己的徒弟再说,这市中心警察局他熟,跟局长张天正认识,张天正是副市长姜峰的人,姜峰和林昆的关系又不一般……总之,张天正和林昆绝对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另外沈曼也在这市中心警察局里担任刑侦大队的队长,林昆和沈曼的关系自然不用多说,那绝对是冤家路窄,但真的遇到了情况,绝对是穿着一条裤子的。 林昆走进了警察局,在门口登了个记,并说要找李春生,人家负责登记的民警根本就没搭理他,只是让他先到一边等着,林昆马上又说找沈曼,这民警马上怀疑的看着他问和沈队长什么关系,林昆咧嘴一笑,道:“沈曼是我女朋友。” 负责登记的民警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年轻,这市中心警察局里的老少爷们,可以说都对沈曼有想法,这小年轻也曾想过要追沈曼,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不都说沈曼没有男朋友么,眼前这小子从哪儿蹦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