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喝一杯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五十四章:喝一杯

第三百五十四章:喝一杯 对于林昆,楚静瑶从来也没有在心里认真的想过,自己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或者说自己未来到底有什么打算,过去的那些年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身边追求她的男人一直也不少,那些男人什么样的青年才俊都有,可没有一个让她动心过,她一直觉得自己这样过日子挺好,一个人带着孩子,一天一天的看着孩子慢慢长大,对于男人她真的没兴趣。 可后来慢慢的不同了,孩子是需要父母双方共同的爱的,国内外那些教育界的专家的研究也都表明,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性格上会有一定的缺陷,缺少母爱的孩子长大后容易有暴力倾向,而缺少父爱的孩子长大后,性格里明显缺少果断性,女孩会非常的没有安全感,男孩则会有同性恋的倾向。 在对孩子的教育以及未来的规划上,楚静瑶一直都希望澄澄能活的快乐简单,就他外公目前的产业来看,即便孩子长大以后什么都不做,整天吃喝玩乐享受生活,也足够他逍遥到老了,甚至说到澄澄孩子的孩子那一辈,也不用为生活发愁,可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她心中即便再满怀期待,想让儿子活的简单快乐,未来天楚集团肯定还是要澄澄来继承的,楚相国就她楚静瑶一个女儿,就楚澄一个外孙,父亲花了大半生拼来的家业,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落在别人的手里。 想让孩子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就必须从小抓起,从教育上抓,从关爱上抓,给他最好的教育,给他最好的成长环境,让他将来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所以楚静瑶才会动了请一个职业奶爸的念头,所以才有了林昆。 面对楚相国的问题,楚静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想自己是喜欢林昆的,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回答,父女俩的谈话一下子僵持了,过了能两分钟,才由楚相国打破尴尬,楚相国笑着道:“孩子大了,心事不能随便乱问,爸爸今天也就是问问,以后的事情该怎么处理,还是看你自己。” 楚静瑶嗯了一声,点点头。 林昆开着车送秦雪回家,一路上气氛有些尴尬,秦雪一言不发,林昆几次找话题,想随便聊聊打破这尴尬的氛围,可秦雪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一句,也没什么下文。 十字路口红灯,林昆转过头笑着对副驾座上的秦雪说:“怎么,不高兴?” 秦雪淡淡的道:“没有。”目光始终望向窗外。 林昆玩笑道:“还是生气我没给你带礼物回来?这次情况特殊,下回一定补上。” 秦雪嘴角笑了一下,目光依旧望着窗外,隐隐泛起的夜色敷在她的脸上,一副心事郁积的模样,语气里有一丝倔强的道:“干嘛给我带礼物?” 她这么一反问,还真就把林昆给问住了,林昆嘴角的笑容僵硬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这个……因为我们是朋友嘛,再说你这段时间一直照顾澄澄,我给你带礼物回来,表示一下我的感谢嘛。” “礼物呢?”秦雪回过头,向林昆伸出了手,眉宇间闪过一丝狡黠的妖娆。 “礼物……”林昆挠挠头,咧嘴笑道:“这次忘了,下次一定补上。” “还要等下次?”秦雪反问。 “那……” “绿灯。”秦雪扬起下巴向前指了一下,红灯变绿灯,林昆开着车继续向前,再往前面走不远就是秦雪住的地方,秦雪突然说:“调头。” “你搬家了?”林昆疑惑的问。 “补礼物给我。”秦雪淡淡的道。 “什么礼物?”林昆问。 “到地方你自然就知道了。”秦雪道。 吉普车停在了市中心的一家酒吧门口,秦雪从车上下来,推开车门前淡淡的道:“陪我喝一杯。” 林昆笑了一下从车上下来,道:“那礼物呢?” 秦雪头也不回的向酒吧里走去,道:“你埋单。” 林昆笑着摇摇头,这女人任性起来也是蛮有趣的,跟着也走进了酒吧里。 在南城区,林大兵王那绝对是吃的开的人,但这市中心不一样,不是说他吃不开,而是他平常很少来这里消遣,对这里的环境完全是人生地不熟,混这边的那些小混混,听说可能听说过,但很少有认识他的。 这是一家主题酒吧,主题就是白领夜生活,没有过于嘈杂的音乐,dj也是半柔半劲爆的,主要还是以旋律唯美的音乐为主,时而几声清唱。 林昆和秦雪走进酒吧,正好赶上了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女孩在台上清唱,唱的是侃侃的滴答,凄凉的歌声像是婉转在六月天空下的阴霾,一直缠绕进了人的心里,台下坐着的大都是这座城市里的小白领,一个个穿着考究,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活力气息,当然这其中也有滥竽充数的,有是想要来钓小白领的男人,也有想进来钓小白领的女人,进酒吧的人似乎只有两种心思,一是寻求肉体狂欢的,另一是寻求心灵慰藉的。 林昆和秦雪走进来,则完全是为了有仇报仇,有怨抱怨,欠的礼物总该补上,在这美女、帅哥云集,同时又暗芳流动的一片天地里,两人也算是奇葩了。 “两杯酒,要最贵的。”秦雪坐在了吧台椅上,果断的点了两杯酒,相貌清秀的女服务员将酒端上来,用法语介绍了这酒的名字,身为天楚集团的总裁秘书,秦雪绝对是有真材实料的,一共会八个国家的语言。 秦雪听完之后,微微一笑,故意恶作剧林昆道:“你觉得这酒怎么样?”在秦雪看来,林昆肯定听不懂法文,让他在服务员面前出出丑,也算是对他的惩罚了,可具体为啥要处罚他,就当是因为他让自己不开心了吧。 林昆笑着摇摇头,秦雪和服务员都以为他没听明白,殊不知咱们林大兵王在部队里的时候,也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苗子,而恰好这法语他还真就会那么一点点,更恰好的是,他还真就听到了服务员的介绍。 “这酒……貌似有点被夸大了吧,八十年前法国的皇室喝这酒?”林昆笑着看着服务员道:“小妹,这是你们经理给你培训的吧,纯瞎掰。” 服务员马上红起了脸,她自己也觉得这酒扯淡,法国皇室八十年前喝的酒怎么可能到这来,可经理培训的时候确实是这么说的,没辙谁让咱是打工的,人家领导怎么说就是怎么是喽。 秦雪惊讶的看着林昆,道:“你会法语?” 林昆笑着说:“会那么一点点。”说完,端起酒杯就要喝,却被秦雪给阻止了,“等等!” 林昆疑惑的道:“咋了?” 秦雪嘴角狡黠的一笑,道:“这酒是我给自己点的,想喝你自己点喽。” “啊?”林昆一脸诧异,不过他也算是看出来了,秦雪今晚肯定是要找自己的事儿,自己好像也没咋得罪过她呀,也就在七号别墅的时候,不小心看过她光溜溜的,还是在浴袍不小心掉下来的时候,不至于这么记仇吧? 也罢了,谁让人家是美女呢,美女想怎么折腾,咱奉陪就是了。 林昆直接给自己点了两杯大扎啤,还开服务员玩笑说:“小妹,这酒是给哪国皇室喝的?” 服务员杯他说的脸红,不过在酒吧这种地方工作的,哪一个都是八面玲珑的主,马上就笑着回道:“大哥,你就别拿我开心了,我说错话自罚还不成么?”说着,拿起了一杯啤酒,仰起头来一口气给干了。 林昆笑着道:“妹妹,好酒量!” 服务员擦了一下嘴角说:“大哥你过奖了。” 酒吧的环境不错,尤其适合将心情融入在其中,秦雪本事一个雷厉风行的飒爽女子,这么多年几乎就没遇到什么事能让他郁结过,但此时不同了,她竟被一个男人扰乱了心思,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不能靠近的。 林昆没想那么多,既然秦雪要来喝酒,他陪好就是,他林大兵王啥本事都有,喝酒更是不在话下,可以这么说,要真的拼起酒来,十个秦雪都不是他的对手。 秦雪有硬要把自己灌醉的意思,尤其当酒吧里的旋律陡然间变的低沉,像是倾诉着青春里无法言说的疼痛,林昆关键时候把酒杯从手中给抢了下来,“够了,别再喝了,你已经有些醉了。” 秦雪苦笑,摇头,目光里闪烁不定的看着林昆,脸上的苦笑更浓了,浓的就像是喝下去的酒水一样,一下子在心底肆意的蔓延开忧郁的悲伤来。 “我想喝醉,你陪我么?” “行了行了,好端端的喝醉干嘛,不难受啊?”林昆掏出钱包结账,强行的把秦雪给扶了起来,道:“走了,送你回家去,这深更半夜的。” 秦雪整个人挂在了林昆的身上,她是真的醉了,坐着的时候没感觉出来,这一站起来马上就感觉到了,两条腿完全不听使唤了,就连说话也不利索了。 “不……我不……我不要回家,你再陪我喝一杯,我要把自己彻底的灌醉。” “不行,马上回家!”林昆强行的把秦雪给扛了起来,就像是过去的土匪往山寨里抢压寨夫人一样,秦雪借着酒劲儿马上耍起了酒疯,挣扎着拍打着林昆,嘶喊道:“流氓,你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跟你走!” 秦雪这么一喊,别说还真有效果,马上就有见义勇为的人站出来,和谐社会人人都是英雄,可在这酒吧里面,就算它的环境再好,也算不上是和谐社会,来这里消遣的男男女女,有几个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的目的是单纯的? 从秦雪刚进来的那一刹那,酒吧里马上就有无数的小年轻被吸引住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大美女,最后跟一个吊丝打扮的男人一起喝酒,这些个每个月几千块收入,并且自持身价不低的小白领们的心里极度不平衡,凭啥自己又帅工作又好泡不上那样的美女,那个吊丝男却可以! 听到秦雪喊救命,那些个内心阴暗的小青年们,马上找到了发泄的借口,噌的一下站出来了十几个人,呼啦一下挡在了林昆的面前,这些人有的认识,有的彼此间根本就是陌生人,但此时他们的敌人都是同一个,所以但从气势和外表上来看,绝对配得上‘同仇敌忾’这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