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三天一根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五十三章:三天一根

第三百五十三章:三天一根 黄昏正浓,洒落在远处的海平面上,几只海鸥飞翔着,成了海天交接处的一道风景,浪花轻轻拍打着沙滩,在这季末的深处摩挲起阵阵的静谧。 海边别墅区的一栋黄金地角的别墅里,此时充满了欢乐的气氛,餐厅的大桌子上摆满了饭菜,每一道菜都很朴实,都是依照家常菜的标准。 林昆和楚静瑶回来,最开心的除了楚相国,再就是澄澄,小家伙此时正赖在楚静瑶的怀里,和紧挨着的林昆不停的讲述着这几天他在幼儿园里的事情,林昆满脸慈爱的聆听着,时不时的抬起手摸摸儿子的小脑袋,楚静瑶满脸幸福甜蜜的笑容,一边和楚相国聊着天,时而看向这爷俩。 秦雪的心里是高兴的,但同时也酸酸的,高兴是因为林昆和楚静瑶都平安的回来,最近的这几天,楚相国一直为林昆和楚静瑶的安危焦急,秦雪也是在默默的着急,她心里喜欢林昆,即便她再不愿意承认,这已经是事实了,而且是她无法逃避的事实,心里酸酸的也正因为如此。 青春是一场充满劫难的奇幻之旅,爱情是这条旅程上最美的彩虹,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则是盛开在这条彩虹之下,最难以言说的疼痛。 心里突然莫名的难过起来,其乐融融的饭桌上,秦雪忽然间觉得自己如此的孤立无助,倒上了一杯红酒,仰起头一口气喝光了,都说红酒象征高贵与品位,可这些在此时的秦雪眼里都是扯淡,她喝下的都是苦涩。 “雪姐,怎么了?”楚静瑶是一个无论什么时候,都心思细腻的女人,看到秦雪独饮一杯红酒,明显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马上关切的问道。 “没事呀。”秦雪脸颊微红,眼神看起来也有些朦胧,微笑着说,但看起来却怎么都有一抹强颜欢笑的味道。 楚静瑶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她将目光看向林昆,又看向醉眼迷蒙的秦雪,心中不由的也是一阵的苦涩,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浅浅的抿了一口,笑着对秦雪说:“雪姐,这酒真苦,以后不要再那么喝了。” 秦雪微笑着点头,道:“嗯,确实很苦。”说完,两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看向了林昆,把林昆看的一愣,一副很无辜的表情道:“你们这么幽怨的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那瓶酒。” 楚静瑶下巴微微一仰,故意讥诮的道:“你还不如那瓶酒呢。” 林昆很无辜的看向楚相国道:“楚叔,你闺女这明显是语言攻击我呢。” 楚相国哈哈大笑道:“来,小林,咱们喝酒,不和她们女人一般见识。我这是82年窖藏的茅台,据说是最精纯的一批,一直都没舍得喝……” 林昆不是个贪酒的人,在他的眼里酒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所谓的好酒不过是酒香更浓一点,口感更柔一点,但在他的眼里,真正能被称作酒的,那必须是像漠北的烈酒一样酒,喝在嘴里像是刀在剐,喝进了胃里像是火在燃烧,二两下肚之后,能明显的感觉到酒精将血液搅的沸腾……那才叫一个爽!而那些所谓的好酒,口感好、不伤头、酒香浓的,喝起来总觉得太矫情了,真正的纯爷们,就得喝点烈酒才够味。 林昆和楚相国碰杯,满杯的酒被两人一口干了,楚相国放下酒杯,神色上一点醉意也没有,笑着说:“过去我当兵的那会,去打边境反击战,边境那地方又闷又热,潮气难以想象的严重,部队里给我们每人发上两瓶烈酒,留着驱潮气用,喝酒的量必须掌握好了,既得把潮气驱了,还不能喝醉了,最开始喝那酒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那酒再难喝的酒了,喝在嘴里像是刀在剐,喝进胃里像是火在燃烧,只喝上那么一小口,整个身子都热了……一直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时候喝的酒带劲儿,现在的这些好酒是更精纯了,但总像是少了点什么。” 林昆笑着说:“是故事。” 楚相国略有所懂,赞同的点点头道:“对,是故事。”眼神里突然闪烁起光芒,思绪不由的回到了过去,那个穿着迷彩军装,扛枪热血的年代,兄弟情,洒热血,为了祖国冲锋在枪林弹雨之中,多少次的九死一生…… 这一顿饭总来的说,吃的其乐融融,林昆和楚静瑶能够平安回来,就是最大的幸事,吃完饭天还没有黑,楚相国留几个孩子在这住下,楚静瑶和澄澄都答应,对于楚静瑶来说,这里毕竟算是家,虽然她之前一次也没有在这里住过,但只要有父亲在的地方便是家,秦雪说还有事要先回去,楚静瑶让林昆开车送她,秦雪说她自己开车就行了,楚静瑶却依旧坚持。 林昆想不透她们女人之间的事,反正事老婆大人说什么,他照做就是了,揣着车钥匙就开着李春生的那辆丰田霸道送秦雪回家。 林昆和秦雪走后,楚相国把楚静瑶单独叫到了书房,澄澄则一个人留在外面对林昆带回来的小灰狼好奇,小灰狼此时正趴在笼子里睡觉,刚才一大家子人吃饭的时候,这小家伙就开始睡觉,一直到现在也没醒。 看着小灰狼安然熟睡的样子,澄澄说不出的喜欢,小脸上洋溢着阵阵欢喜的神色,小家伙突然想到了什么,拿起手机给林昆打了电话,道:“爸爸,红叶还在家呢,你一会记得回家把它带来,让它见见新朋友!” 楚相国早年从军,退伍之后喜欢上了国粹文化,书房一直都是他房子里最重要的一部分,书房很大,古色古香,文房四宝摆在桌子上,几幅刚刚写完的大字堆叠放在一边,楚静瑶好奇的走过去摊开来看,每一张上都写着一个字——静,而最后一张上写的是一个——舍,楚静瑶略懂文思,透过字体上的纹路以及字相的分析,这些字代表的楚相国的心境,可以想象的到,当楚相国摊开宣纸,写下第一个‘静’字的时候,他的心一点也不静,混乱的心情展现的淋漓尽致,写到最后一个‘静’字的时候,文笔清晰,思路明确,可以看得出他是真的静了,再看那个‘舍’字,是排在所有的‘静’字之后,所透露出的心境更平稳了,平稳的就像是一湾秋后的湖水一样,丁点儿的波澜也没有。 楚静瑶回过头,楚相国点上了一根雪茄,慈爱的微笑说:“为了你,父亲舍弃什么都愿意,功名利禄,爱国情怀,都比不上女儿在我心中的地位。” 楚静瑶一阵的感动,眼眶中晶莹起一层泪花,她深吸一口气走了过来,一把将楚相国嘴里的雪茄抢过去,并且直接将这一根就上千块的雪茄丢进垃圾桶里,语气坚决的对楚相国说:“抽烟不好,以后不许你抽了!” 楚相国一脸的为难,他可是有着几十年的烟瘾了,怎么可能说不抽就不抽,一下子这个别人眼中威严不可触碰的男人,忽然变成了个可怜巴巴的小孩一样,满脸乞求的看着女儿说:“静瑶,你也是知道的,爸这烟瘾……” 楚静瑶语气依旧坚决的说:“老楚,你必须把烟戒掉,这样才能健健康康的多活几年,过去那些年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以后全都要补上。” 尽管脸上依旧是为难的表情,但同时也泛起了一阵幸福的光芒,楚相国笑着说:“闺女,咱这样成么,爸以后能少抽就少抽点,慢慢戒。” 楚静瑶也知道楚相国的烟瘾深,她虽然不抽烟,但也能体会到那些老烟枪的苦楚,想要一下子把烟戒了肯定不可能,她稍稍的琢磨了一下,伸出了三根手指,楚相国马上一脸悲催的问:“一天只让抽三根?”对于他这种老烟枪来说,多的时候一天抽上三盒都能,一下子锐减到三根…… 楚静瑶摇摇头,语气清晰的说:“三天抽一根。” “啊!?”楚相国满脸的不可思议,一天抽三根都让人难以接受了,这三天抽一根,还不等于要了他的命一样,他真怀疑这闺女是自己亲生的么,咋就对自己这么狠呢?好吧,在这世界上,别人可能制不了他,但有两个人一定能把他制的服服帖帖的,一个是女儿,一个是外孙。 瞧父亲一副蔫头耷脑的模样,楚静瑶只觉得一阵的好玩,印象里父亲是个不卑不亢的男人,尤其经过战场的历练,面对枪林弹雨都不曾屈服的他,此时竟被自己给制服了,孩子在父母心中的地位,永远都是这样超然的。 “老楚,可以这样……”楚静瑶笑着从楚相国的兜里摸出一根雪茄,这雪茄每一根都是上千块的极品古巴雪茄,价格的昂贵只能说明品位,里面的烟焦油含量可一点都不低,楚静瑶又到一旁拿起剪子,对着这根十厘米左右的雪茄,喀喀喀的就是三剪子下去,马上一根长雪茄变成了三根小雪茄,她握在手里往前面一摊,笑着说:“这样你就可以一天抽一根了。” 楚相国目光楚楚的看着被亲闺女剪成三截的雪茄,也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替自己悲催的,眼眶中闪烁起了晶莹的泪花,女儿这个办法实在是太……好了。 楚相国把楚静瑶叫到书房里,当然不是为了戒烟的事情,他轻咳了一声,把话题转移道:“静瑶,我把你叫过来,是想和你说一下林昆的事情。” “林昆?”楚静瑶坐在了沙发上。 “我能看出来,你和秦雪都喜欢他,而且我也看出来了,有时候你也是故意给他们俩创造机会,你跟爸爸说实话,你心里头到底怎么想的?”楚相国坐到了楚静瑶的对面,也不能抽烟,手来回的在裤兜上摩挲着。 “谁说我喜欢他了,他就像一个小混混一样,我怎么可能喜欢他。”楚静瑶不承认道。 “呵呵。”楚相国老谋深算的笑道:“闺女啊,你爹我坐到今天这个位置,看人的眼力可是一看一个准,我那些个手下哪个是忠心的,哪个是奉承的,甚至包括他们心里的头想法,我都能看出个八九不离十,你性子就是再沉稳,也抵不过那些个老家伙,更何况你还是我的女儿,你心里怎么想的,怎么可能瞒得住我,你还是和爸爸说说心里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