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搭讪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五十章:搭讪

第三百五十章:搭讪 “都散了!” 叶庆元语气坚决的冲周围的人喊道,绝对命令的口吻,一点商讨的余地都没有。 周围的人全都乖乖的散开,谁都看出了来眼前这个军人不是个善茬,看热闹归看热闹,要是真给自己惹来麻烦了,肯定没人愿意。 人群这边惨叫,就听有人嚎叫道:“糟了,我的航班……”不用多说,这是一个看热闹误了航班的主,这种人只能送给他两个字——活该。 叶庆元看了看小灰狼,笑着对林昆道:“兄弟,看来这小东西要跟你走啊。” 林昆把小灰狼抱了起来,小家伙立马乖顺的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狗一样,只不过模样再可爱,也挡不住它眼中那股自然界里独有的戾气,笑着说:“那我就把他带走,家里养了一只鹰隼,正愁没有伴玩呢,这两个小家伙弄在一起,肯定有趣。” 叶庆元微微惊讶道:“你还有鹰隼呢?” 林昆笑着说:“有机会带给大哥你看看。” 叶庆元哈哈笑道:“好啊,我对那东西很感兴趣。” 两人说笑了几声,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叶庆元让人给林昆买来了一个装小灰狼的宠物笼,抱着小灰狼就过了安检,挥手告别之后便去登机了。 楚静瑶本来是很怕狼这种自然界里的凶兽的,但自从上一次狼群救了她和林昆后,此时她再看小灰狼,就有着一股说不出的亲切感来。 楚静瑶将目光移到林昆的脸上,问:“你真打算抚养这个小家伙么?” 林昆笑着说:“嗯,以前在漠北的时候,有个老猎人跟我说过,狼喝了人的血,但还不杀死人,就等于它认下这个人做主人了,我的腿就是这小家后咬的。” 楚静瑶惊讶的道:“这都是真的?” 林昆笑着说:“本来我也不相信,今天我们要离开无铜市,这小家伙大老远的就追来了,而且执意的要跟我走。” 楚静瑶看看林昆,又看看笼子里乖顺的小灰狼,喃喃道:“这太不可思议了。” 飞机轰隆隆的起飞,在地上留下一大团的阴影,无铜市就这样渐渐远去了,在这里的半个多月的时间,对于林昆和楚静瑶来说都经历了太多,不过好在最终他们顺利平安的踏上了回家的路,几个小时候就能看见他们可爱的儿子了。 两人坐的是经济舱,平常的时候没有必要太铺张浪费,这是咱们林大兵王的行事作风,但该奢侈的时候,他可绝对不惯着;楚静瑶以前出行必须是头等舱的,因为她找不到不坐头等舱的理由,头等舱舒服宽敞,就是价钱贵了一些,她身为中港市经济地标天楚集团的最大股东,会在乎那点钱么? 不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既然林昆要坐经济舱,楚静瑶也没有反驳,就跟着一起坐了,经济舱里的都是一排三个座位,林昆和楚静瑶两人有一个靠窗的位子,林昆让给楚静瑶,他则抱着小灰狼坐在中间,旁边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从刚上飞机开始,这男人的目光就始终没离开楚静瑶,飞机在天上飞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这男的第一次尝试向楚静瑶搭讪,从兜里掏出个名片递过去道:“美女,咱们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吧。” 这四十多岁的男人林昆一直没细打量,喜欢看美女是男人的本性,林昆也懒得和他计较,只是丫的竟敢当着自己的面,明目张胆的和自己的媳妇搭讪,这就未免太有点不把他林大兵王放在眼里了,也有点太嚣张了吧。 林昆斜的瞥了一眼这男人,四十多岁,地中海发型,脸上的肥肉一层,天气热的原因,脸上渗出了一层油,嘴里头镶着两颗大金牙,脖子上拴着一个大金链子,穿着一件中年人的t恤,品色还算不错,不像是地摊货,腿上一条灰色的大裤衩子,脚上踩着一双皮拖鞋,一看就是个暴发户的打扮。 楚静瑶看了这个中年男人一眼,根本就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中年男人觉得有些尴尬,拿着名片的手僵在半空中,林昆嘴角一笑,把他的名片接过来了,这中年男人马上就恼了,气急的瞪着林昆说:“你干嘛随便接我名片,这是给你的么!” 这中年男人的声音很大,马上这个机舱里的人都听到了,两个年轻漂亮的空姐马上小跑过来,礼貌的问道:“两位先生,到底出了什么事。” 中年男人回过头冲空姐道:“他拿我名片!” 林昆笑着对空姐道:“我确实拿了。” 空姐有些为难,歉意的对林昆说:“先生,那你还是把名片还给这位先生吧。” 楚静瑶轻轻用胳膊碰了林昆一下,贴到他的耳边小声说:“这是在飞机上,别惹事。” 林昆笑着拍了拍楚静瑶的手,头也没转,什么也没说,而是笑着对空姐说:“好的,我还给他。” 空姐马上感激的看着林昆说:“先生,那太谢谢了!”她的话刚说完,脸上的表情立马一僵,就见林昆当着中年男人的面,把那张名片一点一点的给撕了。 中年男人不干了,亮起了胳膊就要打林昆,咧开他那镶着金牙的大嘴就吼道:“唉我去,你这小年轻给脸不要脸是吧,敢撕老子的名片,找揍是吧!” 林昆根本不搭理这傻缺,手里的名片撕成了无数的碎片,趁着这个中年男人叫唤的功夫,直接一把全都塞到了他的嘴里,中年男人马上呜呜的叫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就要向林昆打过来,林昆一把握住他的拳头,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然后把他整个人往下一拉,摁在了座椅上,再抬起手冲着他的胸口给了一拳,中年男人马上痛叫一声,嘴里的名片碎片全都吞进了喉咙里,呛的他直咳嗽。 林昆笑着对一旁看的傻眼的空姐说:“麻烦拿杯水来。” 空姐表情木然的点点头,“好。” 另一个空姐随手拿出一瓶矿泉水,林昆接过来之后拧开,冲着中年男人的嘴就灌了下去,中年男人被呛的直咳嗽,一双手不停的挥舞着要反抗,却被林昆死死的摁住,咕咚咕咚的一连喝了好几口水,把喉咙里的名片碎片全都吞了下去。 林昆把剩下的矿泉水全都浇在了中年男人那地中海的头上,中年男人哇哇的嚎叫,依旧是挥着拳头要打林昆,林昆直接先给了他一巴掌,冷笑道:“你就别在这张牙舞爪了,惹毛了我,一下子飞机就得去医院。” 中年男人被打的懵了,胆颤的看着林昆,林昆拍了拍他的肚子,冷笑的说:“行了,名片已经还你了,顺便告诉你一声,旁边的是我媳妇。” 中年男人不吭声,林昆脸上挂着一层人畜无害的微笑,但马上甩手又是一巴掌,啪的一声打在了中年男人的脸上,直接将他那油腻腻的大脸给打的肿了起来,本来长的就是一脸地道的猪哥相,这把更像猪哥了。 林昆淡然的笑着问:“哑巴了?” 中年男人哆哆嗦嗦的道:“我……我说什么?” 围观的乘客里有人喊道:“道歉啊!” 中年男人咽了一下口水,嘴角动了两下,结果突然张开嘴大喊道:“乘警,快来啊,有人杀人了!” 林昆脑门一黑,这还真是个给脸不要脸的货色,二话不说,抬起手啪啪的又是两个大巴掌甩下,直接把中年男人大的头重脑轻、两眼昏花。 两个全副武装的乘警小跑过来,马上将两位空姐拉到了身后,站在林昆和中年男人的面前问道:“怎么回事?” 中年男人抬起手哆哆嗦嗦指着林昆道:“他……他打我。” 林昆很配合的点头道:“对,我打他。” 两个乘警的脑门一黑,这两人是在演戏么?“两位乘客,在飞机上为了大家的安全,一定不能剧烈运动,两位不管有什么恩怨,等下飞机的时候再解决,可以么?” 林昆很配合的点头,道:“可以。” 中年男人却是哭声的道:“不可以,我都快被他打死了,你们得给我讨公道。” 林昆啪的反手一巴掌又打在了中年男人的脸上,教训道:“你特么傻呀,人家是乘警,又不是人民警察,凭什么给讨公道,想讨公道下飞机我陪你去民警大队。” 中年男人被打的惨叫一声,捂着脸,满脸委屈的看着两位乘警说:“乘警同志,你们都看到了,他刚才又打我了,你们看他把我的脸打的。” 两位乘警也是很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处理,遇到这样的事还是以劝为主,实在不行才会去找机长,其中一个乘警劝林昆说:“这位先生,咱们有话说话,别动手啊,动手了你下飞机的时候会可能会被扣留调查的。” 林昆吊儿郎当无所谓的说:“无所谓啊。” 乘警的脑袋上立马无数的小黑线密麻,平时不怕遇到刁横的主,最怕这样我不和你恼,也不和你闹,我还和你讲道理,你说什么我还都不怕的。 眼看着林昆是劝不通,乘警只好去劝中年男人,道:“先生,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能坐在一个飞机上的不容易,邻座的更不容易,这是好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缘分,受点搓着就受点搓着吧,咱们有事下飞机再解决。” 中年男人哭丧着脸道:“我忍个屁啊,我退个屁啊,都把我打成这样了,还缘分呢,你们特么见过这样的缘分么,不行,我必须要个公道!” 他的话音刚落,林昆反手又是一巴掌抽了过来,这是第几巴掌已经记不清了,总之中年男人又是一声惨叫,眼前天旋地转,差点昏了过去。 乘警这时又劝中年男人道:“这位先生,难道你还没看清楚状况么,你吵吵嚷嚷一次,就挨一巴掌,你要是继续这么吵嚷下去,我怕你到了下飞机的时候,脸已经肿的姥姥都不认识了。” “哈哈……” 机舱里立马响起了一片哄笑,一些个了解情况的,冲中年男人嘲笑道:“活该,让你打人家媳妇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