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机场小风波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四十八章:机场小风波

第三百四十八章:机场小风波 鲁大能主动提出和解,一向仁义当前、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楚相国答应了,生意场上无父子,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不足以令人惊讶。 换句话,楚相国之所以答应和解,也是考虑到林昆和楚静瑶能够安全回来,他还不清楚无铜市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鲁大能手下的一号心腹被林昆砍了头,他只想这次的事赶紧过去,女儿和女婿好快点回来。 次日,林昆就和叶庆元告别了,叶庆元亲自为林昆和楚静瑶送行,林昆和叶庆元兄弟相称,两人的另一层关系也可以说是师徒,毕竟叶庆元传授了林昆叶氏咏春拳,不过两人还是更喜欢兄弟相称,这样更亲近。 送行的队伍很壮大,叶庆元派出了三辆军用的吉普车,两辆军用的大卡车,每个卡车上都有一个班的兵力,全都配备了真枪实弹,更霸气的是装甲车开道。 叶庆元调动这么大的阵仗,一方面是给林昆长面子,更重要的是以防中间再出什么篓子,鲁大能主动和楚相国和解了,谁知道这厮会不会突然反悔。 这一行军车一路上吸引了无数的目光,停在了机场的大门口,闻讯赶来的记者们立马团团的围住,这些个记者就像是一群闻了臭肉就会涌来的苍蝇一样,一个个拿着话筒扛着个摄像机就要采访,叽叽喳喳…… “请问,出动了这么多的军车,是要迎接领导么?” “请问,是有大人物要来我们无铜市么?” “请问,现在是严打时期,你们这么大肆的调动军力,符合上级的要么?” …… 记者往往代表的是社会舆论的公众力量,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群拿着高薪的知识分子们,成为了某些幕后人事的枪手,渐渐导致了这些本应该受人尊敬的可爱记者们,变的像一条条哈巴狗似的,动不动的就咬人。 叶庆元从车上下来,面对这一群叽叽喳喳的记者,他只说了一句话:“都特么的给老子滚蛋!” 叶庆元才不怕这些记者呢,别人可能怕这些记者会乱说乱写,他可是一点都不畏惧,这位驻扎在无铜市的精锐之师的首长,曾不止一次向媒体放出狠话,有本事你们就曝光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看能把老子怎样。 在叶庆元的观点里,他一个堂堂的部队首长,肩上扛着的是保家卫国的使命,要是就这么被这么一群叽叽喳喳喜欢乱嚼舌根的记者给束缚到了,那他还保卫个屁国家,还不如趁早回家缩在炕头上搂媳妇得了。 这些个记者也是久闻叶庆元不买账得威名,但总有那么一些好事的想要装一回刺头,不是有那么句话么,不作死就不会死,可总人喜欢去作死。 一个白白净净,戴着个黑框眼镜的男记者站了出来,这货长的就是一副刁钻狡猾的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饼,他高高举着麦克风,义正言辞的冲叶庆元说道:“叶首长,希望你尊敬我们的职业,我们是在向社会公布真相!” 叶庆元冷的瞥了这位记者一眼,冷笑一声,径直的走到这名记者跟前,对着站在这名记者身后的摄影师肩上扛着的摄像机,讥诮的笑道:“怎么,就凭这么一个破玩意就要曝光我,老子战场上敌人的枪林弹雨都不怕,还怕你这点玩意儿?拿这玩意唬那些贪官污吏还可以,唬你爷爷我,哼!” 说着,叶庆元突然一个大巴掌就向这名男记者甩下来,就听掌风呼啸一声,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这名男记者的脸上,这名男记者惨叫了一声,鼻梁上的眼镜直接飞了出去,整个人更是头重脚轻的一头栽倒在地。 叶庆元冲身后的士兵们一挥手,冰冷的道:“给我打,给我砸,给这群狗崽子长点教训,别特么不识好歹谁都敢惹,有些人不是他们惹的起的!” 这些个士兵都是战场上的好手,痛殴这一群总以造谣维生,习惯歪曲事实的狗记者,自然如砍菜切瓜你一般容易,有的记者见状想要逃,结果才发现根本逃不掉,他们以为自己这一群人人多,实际上早已经被作战有素的士兵团团围住了,一时间怒骂声惨叫连成了一片,很快就变成了记者们哭着求饶了,那些个他们肩上扛着的贵重摄像机,全都被砸的稀巴烂…… 这叫啥,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俗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群记者遇到了叶庆元,也就是他们被报复的时候来了。 国人都喜欢看热闹,但面对这种架势,却是没人敢站到近前,全都是远远的看着,拿着手机在那远远的拍着,随后微博微信之类的马上就出现在了网上,这些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主儿,本来发的内容大致意思都是‘部队蛮横残暴当街打人’,结果消息发出去不到五分钟,按照正常人的思维肯定是要被屏蔽的,这种不和谐的言论是不允许网上传播的,结果大大的出人意料,这些个微博在网上没有被删除或是屏蔽,只是里面的内容变了——军队配合地方执法,严厉打击违法舆论的始作俑者。 一些人看到自己的微博、朋友圈的消息内容变了之后,全都揉眼睛表示不敢相信,可不管他们信不信这都是真的,而且他们想要自行删除或修改都提示没有权限。 眼前,这群揍他们也活该的记者们被群殴着,一个小班长跑到叶庆元面前,敬了个礼说:“首长,我们还要打多久?” 叶庆元转过头问林昆:“兄弟,你们着急登机么?” 林昆看了看时间,笑着说:“叶大哥,咱们来的早了,还有四十多分钟才能登机。” 叶庆元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转过头对小班长说:“再打二十分钟,给我狠狠的打,但千万不能出人命,听明白了么?” “听明白了!”小班长声音嘹亮的道,地上的记者听到了叶庆元话的,也是真被打的受不了了,跪着来到叶庆元的面前,乞求道:“领导,我们错了,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下回我们说什么也不敢了。” 叶庆元冷冷的一笑,道:“你说饶了就饶了?你面子还不小呢,算老几啊?你们平时假新闻报道惯了,我今天就替天行道,好好整治整治你们。”说完,冲旁边的小班长递了个眼色,小班长直接一脚踹在这记者的脸上,把这记者踹的惨叫一声,紧跟着小班长拳脚一起招呼上…… 这是真打,可不是演戏,二十分钟后,随着叶庆元一声令下,所有人齐刷刷的停下了,倒在地上的记者们一个个捂着脑袋胸口的,身上、脸上全都是伤,那些个平日里不知道被他们歪曲了多少事实的摄像机,也都是七零八落的,镜头摔碎的玻璃碴子散落的到处都是,这群记者里有女的,女的算是逃过一劫,这些个大兵没有对她们下手,但经历过了这次事件,以后她们再出去报道的时候,做假广告前得考虑考虑了。 走进机场,林昆笑着说:“叶大哥,没想到你脾气很火爆呢,哈哈!” 叶庆元笑着道:“主要分什么事,记者是最特么烦人的,除了每年315看到的那几个真正敢以身犯险的,其余大多数的都特么的是疯狗,喜欢咬谁就要谁,谁给骨头谁就是亲爹,根本毫无道德底线,这社会让他们给整的乌烟瘴气的,很多事都是被他们的假新闻给误导了。” 林昆点点头,笑着说:“叶大哥说的对,我对这些记者也没什么好感。” 叶庆元哈哈笑道:“下次你要是遇到了,就跟我今天一样,也不和他们废话太多,直接动手,见一次修理一次,看他们以后敢报假新闻!” 林昆笑着说:“好主意!” 楚静瑶在一旁听不下去了,白了林昆一眼说:“你们说的也不对,不是每个记者都坏的,我有一个同学就是做记者的,她从来没报道过假新闻,就因为揭露一些社会上的事实,遭到过对方的报复,差点毁容了。” 林昆和叶庆元对视一眼,不能说楚静瑶说的没有道理,凡事不能以一盖篇,现在这个社会上,报假新闻的记者是多,但也有正义的在里面,除了315那些敢于揭发各大品牌的勇敢记者,我们的身边也有那样的记者,只是那太多的报假新闻的记者,坏了记者这块招牌,所以才导致大家伙对记者的偏见。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今天飞机场外面的那群记者,纯属没事找揍性的,而且也是那种可以为了利益毫无底线的编造假新闻的那伙的,人家部队首长就派几辆车出来送个人,而且里面还有其他的原因,就至于被他们围着吵着说铺张浪费?还理直气壮的拿当下的政策来压人,正如叶庆元所说那样,他们唬贪官污吏可能一唬一个准,但他身正不怕影子斜,爱咋报咋报。 领了登机牌之后,留给叶庆元和林昆告别的时间不多了,叶庆元一脸正色的叮嘱林昆,回到中港市之后一定不要忘了练咏春拳,华夏每隔上三五年就会召开武林大会,希望到时候林昆可以用咏春拳为叶家争光。 林昆拍着胸脯向叶庆元保证没问题,咏春拳博大精深,招式玄妙耐人琢磨,即便叶庆元不叮嘱他,他回到中港市之后肯定一有时间就练习。 林昆和楚静瑶也盛情的邀请叶庆元到中港市做客,叶庆元笑着说不能擅离职守,不过有机会还是一定要到中港市转转的,让中港市的首富楚相国大老板请他喝一顿酒,自己救了他的女儿女婿,总不能白救吧。 说说笑笑,登机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林昆和叶庆元分别,两人多有一股英雄相惜的意思,林昆对叶庆元是由心的尊敬,这绝对是一个刚正不阿的男人,行事果断雷厉风行,是一个标准而典型的铁腕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