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认主人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四十七章:认主人

第三百四十七章:认主人 看着眼前狼群因悲伤而残暴的模样,林昆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一阵的敬意,狼族绝对是自然界中最团结的种族,这股子同仇敌忾的气势,令他回想起了过去的漠北军区,那里满满的全都是团结,众战友同生共死。 张翼的头颅已经碎的渣都没有了,群狼的眼睛全都是红的,小灰狼从狼群的中央走了出来,来到了林昆的身前,虔诚的将头低了下来,像是在表示感谢,林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这小家伙像个彬彬有礼的孩子。 林昆躬下身来就要去扶小灰狼,哪知小灰狼突然张开了獠牙,狠的一口咬在了他的小腿上,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顺着小腿上蔓延,狼群再一次发出了嗷叫声,强大的声势令人心悸,这一片天地都跟着颤抖了…… 张翼被杀—— 这件事立马轰动了整个无铜市,甚至比一些黑道老大被干掉的新闻更轰动,谁都知道张翼是鲁大能的得力手下,是鲁大能忠贞不二的心腹,不管是谁杀的张翼,都隐隐的透露出一个信号,有人要和鲁大能叫板了。 鲁大能身为无铜市的地方土皇帝,黑白两道都能吃得开,白天是这所城市里杰出的企业家,跟无铜市的政府高层称兄道弟,还挂着人大代表的名号,到了晚上整个无铜市的地下世界都是他的,绝对没人敢惹。 鲁大能已经在无铜市称霸了将近二十年了,不管本土的还是外地的,还从来没人敢和他公开叫板,如今张翼被杀,这是一个不好的苗头。 鲁大能此时正坐在他的大办公室里,他叼着一根拇指粗下的雪茄,淡定从容的看着他对面的两个男人,这两个人全都是一身警服,而且从肩章上来看,两人都是局长级别的。 “张局长,李副局长,我的人就这么被杀了,你们是不是该马上破案。”鲁大能的语气里多少带些有咄咄逼人的命令意思,仿佛这两个在老百姓眼里高高在上的警察局局长,在他的面前不过是普通的小弟一样。 这两位警察局局长,都是帝皇会所所在辖区的一把手、二把手,两人脸上露出为难,道:“鲁老板,这件事你也是知道的,怕是有些困难。” “困难?”鲁大能顿时语气不善的道:“你们居然跟我说困难,拿老子钱的时候怎么不说话困难,到老子的场子里赖账的时候怎么不说困难,到我的会所里玩女人的时候怎么不说困难,现在用着你们就困难了?” 两位局长一脸羞愧,道:“鲁老板,你对我们的好,我们都记得,这忙不是我们不帮,你也是知道,涉及到的人和军方有关,我们得罪不起军方。” “哼!”鲁大能愤懑的吼道:“军方就特么牛了,想杀人就杀人,还特么的有王法么!” 两位局长一起看着明显有些hold不住的鲁大能,心里一阵的鄙视,麻痹的就你还好意思说王法,你干的哪件事符合王法了,还好意思说别人! 当然,这都是两位局长心里的想法,他们可不管轻易的和鲁大能翻脸,在无铜市和鲁大能翻脸,不管你是白道上还是黑道上的,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两位局长不吭声,鲁大能怒气汹汹的拍桌子站了起来,吼道:“就知道你们特么的没用,别在这碍老子的眼了,都特么的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两位局长顿时如临大赦,仓皇的从座位上起来,夹着尾巴逃出了门外。 鲁大能抓起桌上的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那一杯盛满热茶的茶杯,顿时被摔的四分五裂,热水喷溅了出来,溅在鲁大能的腿上,鲁大能抄起电话打了出去,对着话筒恶狠狠的道:“把那个女人给我杀了!” 他口中的那个女人不是楚静瑶,而是张翼的女人万小丽,鲁大能现在也拿林昆没办法,他就是再牛x,在无铜市再能一手遮天,也不敢去招惹驻扎在南郊的部队,部队里有什么,坦克、飞机、大炮、机关枪…… 所以,鲁大能就将所有的怨愤,统统的发泄在了万小丽的身上,这女人也是够倒霉的了。 林昆拖着一条伤腿从吉普车上下来,叶庆元马上带人迎了上来,楚静瑶也在其中,叶庆元关心的道:“兄弟,你受伤了?” 林昆笑着说:“不碍事。”旁边的楚静瑶直接一巴掌甩了过来,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林昆的脸上,林昆被打的有些懵了,转过头正好迎上楚静瑶愤恨的眼神。 “谁让你一声不吭就出去冒险的!”楚静瑶大声的吼道,说完转身就向住的地方走去。 林昆摸着被打的火辣辣的脸颊,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打脸呢,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马上尴尬的笑了笑,叶庆元还在愣神呢,他也是万万没料到,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弟妹,居然也会这么暴脾气。 叶庆元马上冲着周围同样愣神的属下道:“都看什么看,什么都没看见,听到没有?” 属下们齐刷刷的回答:“听到了,什么都没看到。” 叶庆元拍拍林昆的肩膀,笑着说:“兄弟,没事了,他们什么都没看到,我也什么都没看到,你也别在这傻愣着了,人家姑娘生气了,你赶紧去哄去啊。” 林昆笑了笑,可真佩服叶庆元这掩耳盗铃的心境,转过身向一瘸一拐的向住地方追去。 房门被从里面反锁了,林昆站在门外推了两下没推动,敲门道:“老婆,我知道错了,你把们打开,给我一个当面向你解释的机会。” 楚静瑶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有什么好解释的,我不愿听。” 林昆哀求的道:“老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应该没和你商量就去冒险,但我真的是有原因的,就上次救在的那些狼,我答应那只小狼要替狼王报仇的,人家狼群为了救咱们损失惨重,我必须得遵守诺言。” 屋里安静了,楚静瑶的声音没马上传来,提到狼群,楚静瑶不禁有回想起那天血腥的画面,紧要关头要不是狼群出手相助,她现在肯定已经落在鲁大能的手里了,而林昆恐怕也已经被杀死了,这份恩情可不轻。 吱…… 楚静瑶把门打开了,看了林昆一眼说:“进来吧。”语气不再那么充满气愤了。 林昆坐了下来,楚静瑶看了看他腿上的伤:“这是怎么搞的?” 林昆吊儿郎当的笑着说:“小伤,不碍事。”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找来了纱布和消毒水,蹲下来开始给他擦拭伤口,林昆疼的抽搐了两下嘴角,楚静瑶咦了一声,道:“你这是被狼咬的?” 林昆笑着说:“是被那只小灰狼。” 楚静瑶抬起头看着他说:“因为你没有守诺言?” 林昆笑着说:“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小家伙突然就咬了我一口。” 楚静瑶低下头继续擦拭伤口,道:“咬你也是活该,谁让你不和我说一声就去冒险,结果怎么样?” 林昆笑着说:“我把那个姓张的给杀了,把头拎回来给狼群了。” 楚静瑶抬起头,看着林昆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仿佛杀人对他来说就像放了个屁一样轻松,低下头埋怨了一句:“那小灰狼也真是的,你都已经帮它报仇了,它还反咬你一口。” 林昆笑着说:“总归是我们欠狼群的,咬就咬了吧,反正又不会死。” 楚静瑶抬起头瞪了他一眼,道:“不准你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林昆马上附和道:“好好好,以后我都不说不吉利的话,刚才我说错了,掌嘴。”抬起手妆模作样的打了自己两下,惹的楚静瑶又白了他一眼。 折腾了一晚上也没睡,天边渐渐亮起了白光,新的一天马上就要开始了,林昆这时才上床睡觉,楚静瑶昨天夜里也睡的不多,这会儿困意来袭,也躺在床上睡着了。 腿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完了,可还是火辣辣的疼痛,那小灰狼刚才咬的可够狠的,像是直接咬到了骨头,林昆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念头,确切的说是一个传说,关于狼的传说。 在漠北的时候,他听当地的一个老猎人说过,狼是有灵性的,是会认主人的,但狼不是轻易的认主人,除非是对它有大恩情的人,狼认主人一般都是在幼崽的时候,认主人的方法有些特别,平常我们的常见的狗,认主人是靠吃主人的屎,这个听起来有些恶心,狼是靠喝主人的血。 抚摸着腿上的伤口,林昆隐隐的就在想,那小家伙没理由平白无故的咬自己一口,该不会是要认自己当主人吧,想想那小家伙的模样也是很可爱的,要是能成天领在身边,肩上再站着小海冬青,这也是够拉风的了。 林昆笑着摇头,在心里对自己说:“行了兄弟,就别在这想美事了,人家小狼估计是恨你呢,要不是因为你,人家的父亲也不会死,咬你一口算便宜你了。” 鲁大能彻夜未眠,他平常最喜欢每天早上的时候,到自己的各处产业转一圈,询问一下当天的经营情况,在心里盘算一下这一天到底赚了多少钱。 但今天他哪都没有去,他把手底下余下的精锐保镖都召集来了,让他们守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他一个人在空旷的大办公室里待着,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已经抽满了一烟灰缸,望着窗外透露出的天光,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冷意。 他这是怕了,认识到自己奈何不了林昆之后,他打心底感到害怕,本来是他为刀俎,林昆为鱼肉,现在似乎反过来了,林昆既然能杀的了张翼,那肯定也能杀的了他。 鲁大能来回的踱步,最终放下了手里夹着的烟卷,拿起桌上的电话,给楚相国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的第一句话,“楚董,这次我认输了,让你的人离开无铜市吧。” 接到鲁大能的电话,楚相国有些意外,他没想过林昆会恢复的这么快,更没想过林昆会杀了鲁大能最得力的手下,他这几天一直在苦恼着,怎么样才能把林昆和楚静瑶安安全全的从无铜市接回来,没想到却接到这样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