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复仇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四十六章:复仇

第三百四十六章:复仇 “买定离手,开!” 随着一声话毕,摇筛手慢慢的解开了筛钟,周围一双双锃亮的眼睛,恨不得将那筛钟给看破了,一起在那越来越大声的喊道:“开,开,开!” 筛钟彻底被揭开了,所有人脸上绷紧的神经,立马化作了一阵无法形容的兴奋,周围的人一起欢呼了起来,“耶,六六一小,这把赢大了!” 只有张翼一个人笑不出来,也只有他一个人买的大,他把所有的筹码都押上了,那是他今天晚上的本金加上这一晚上赢的所有的钱,就这么一把就输的溜干净,他是天生好赌,逢赌必输,赌运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本以为今天晚上要转运了,没想到这最后一把输的底儿朝天。 “次奥!”张翼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周围的人全都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张翼愤恨的甩胳膊,心里头大骂道:“都特么的怨那个骚浪货,要不是她给老子戴绿帽子,老子至于输的血本无归!?看老子今天怎么打死她!” 张翼心中骂的骚浪货不是别人,正是‘帝皇会所’里的万小丽,这万小丽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也是最年轻最娇嫩的一个,平时他临幸的最多的就是她,没想到这小骚蹄子居然敢背着自己偷男人,还害的他输了这么多钱,这一下两道仇恨全都算在了万小丽的头上,不打死她也得打个半死,当然那个奸夫也绝对没有好下场,敢碰他张翼的女人,必须干残! 张翼怒气汹汹的出门,身后两个贴身的小弟要跟着,被他一声怒吼给吼住了,“都别特么跟着我!”他现在要去处理自己的绿帽子,这种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上了他的那辆丰田霸道,一脚油门就向市中心驶去,大约只用了十几分钟,越野车就停在了帝皇会所的门口,张翼怒气汹汹的从上面下来,黑着一张脸就向会所里走去。 门口的服务员见张翼来了,本来都想上来打招呼,可一见这位老板的心腹黑着一张脸,仿佛随时都可能杀人的模样,一个个的心里头一哆嗦,全都不由自主的缩到了一边,谁都不敢轻易招惹这位老板手底下的杀神。 张翼走进会所之后,直接就坐电梯上六楼,叮的一声电梯的门打开,他轻车熟路的就向万小丽的房间走去,来到了万小丽的门口,他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萧杀之气更浓了,目光尤如两把冷冰冰的刀子盯着门。 门后隐约的传来男女淫欲的声音…… 林昆可不想真和万小丽做,他把正跪在地上给他日式服务的万小丽抱了起来,故意拖延时间说:“小美女,等等,咱们还是先聊聊,沟通下感情。” 万小丽一脸淫态,幽怨的看着林昆,说:“帅哥,感情还用聊么,不都是用来做么?” 林昆笑着说:“不对,要是不沟通感情就做的话,那就不叫做爱了,只能说是一种行为,要先沟通感情,彼此多少了解一点,才有情趣嘛。” 万小丽妩媚的一笑,“帅哥,你和别的男人还真不一样,别的男人一进门就恨不得马上把我扑倒,撕掉我身上的衣服,越快占有我越好,还从来没人像你这么讲究过,先沟通感情……行吧,我们怎么沟通?” 林昆笑着说:“听你的意思,你有很多的男人?” 万小丽毫不避讳的说:“具体有多少我也记不清了,反正干我们这一行的,都是靠你们男人吃饭,你们要是不来找我们,我们就去找你们。” 林昆指了指万小丽脖子上的挂坠,道:“你不是有男朋友么,他不管你么?” 万小丽拿起挂坠看了一眼,轻佻的道:“他?他整天嗜赌如命的,再说他又不止我一个女人,谁知道他现在趴在哪个女人的身上,再说了就他那两下子,根本也满足不了我,表面上看起来挺威武的,实际上是只可怜虫,不到两分钟就完蛋了,而且那小东西小的就跟小蚯蚓似的。” 林昆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从门后透露进来,那是他熟悉的杀气,他嘴角微微的一笑,知道肯定是张翼来了,在心里默默的数着:“一,二,三……开!” 房门‘咣’的一声巨响被踹开了,万小丽被吓的‘啊’的一声尖叫,躲在了林昆的身后,这房门可是很结实的,可见愤怒的张翼破坏力不是一般的强悍。 张翼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已经看不清具体是黑色的还是墨绿色的了,两只眼睛里爆射出冰冷的杀气,死死的盯着林昆,和躲在林昆身后的万小丽。 砰! 张翼用脚将被他踢的有些零落的门关上,俨然一副要关门杀人的架势,语气冰冷的冲万小丽道:“你个贱货,背着老子偷男人,还特么说老子不行!你特么的不是喜欢大的,今天老子就用铁管捅漏你的肠子!” 万小丽被吓的花容失色,嘴里哆哆嗦嗦的道:“翼……翼哥,我……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这一回,是我不对,以后我肯定再不敢了。” 张翼不再理会她,目光落在林昆的脸上,眉头立马不由的一蹙,觉得眼熟,十多天前在北郊的山上的时候,当时林昆的脸上沾染着血污,所以张翼的印象有些模糊,仔细眯着眼睛一打量,冷冷的道:“是你?” 林昆咧嘴一笑,戏谑的道:“你的妞口技不错。” 张翼顿时杀气翻滚起来,冷笑一声道:“正愁找不到你呢,没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门了,那今天可就别怪爷爷手下不留情,把你的命留下。” 林昆淡然的摇头笑道:“不对,我今天来是把你的头带走的,不是把命留下的。” 张翼冷哼一声,道:“你有那个本事?”说完,也不再多废话,直接就向林昆扑了过来,一双拳头死死的握住,仿佛一对铁锤一样呼啸着。 张翼是有真本事的,林昆不敢大意,迅速的抬起手来格挡,砰砰一连格挡了四五记,两人各自退后一步,眯着眼睛打量着对方,张翼的脸上有惊讶之色,刚才那几招他可都是下了杀招的,没想到居然奈何不了林昆。 林昆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戏谑的意思,他缓了一口气,让心绪平静下来,他不准备用自己常用的招式了,而是把新学的咏春拳摆了出来。 “哼,花架式!”张翼不屑的冷哼一声,随手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随身佩戴的匕首,明晃晃的匕首在手里甩了两下,反握在手中,迎着林昆又冲了上去,森寒的匕刃在空气中几道虚影闪过,瞬间就杀到林昆的身前。 林昆脚下向后一个错步,身体侧的躲过了匕首,紧跟着双手一拳一掌,呈交叉状的别住张翼握着匕首的那只胳膊,张翼马上挥起另一只拳头砸过来,想要摆脱林昆,林昆脑袋灵活的一躲,整个人躬身屈膝,沉下肩后猛的向前一撞,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张翼应声闷哼一声,整个人向后倒去,林昆顺势松开了别着张翼的胳膊,张翼整个人一个踉跄就向后倒去,林昆马上原地蹦了起来,脚下啪啪的两连踢,一脚踢在了张翼的胸口,另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 呼通一声,张翼重重的撞在了墙上,这一下撞的有点狠,张翼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后背仿佛都要被撞裂了似的,胸口里一阵憋闷,仿佛随时都能吐出一口血来。 速战速决,林昆不准备再给张翼机会,一个箭步冲到了近前,左手在虚空中随意的一闪,一记掌刀向张翼的脖子处切过来,张翼本能的抬起匕首格挡,目光里爆发出冷冽的光芒,心说看你的掌刀厉害还是老子的匕首厉害,掌刀对匕首,就等着手掌被切成两瓣吧,傻x! 铿的一声响,声音不大,仿佛只是一走一过留下的声音,紧跟着噗嗤的一声,声音也是极其的细微,就像是刀片快速的从肉上剐过去一样。 铛啷啷…… 张翼手中的匕首断成了两截,掉在了地上,他瞪大着两只眼睛,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费力的转动脖子,一点一点的向林昆看过来,嘴角突然流出一丝鲜血,嘴唇颤抖着张开,马上一大股鲜血涌了出来。 “这……这怎么可能,你……你……你是怎么办到的,我的……我的匕首……” 话还没说完,张翼的头就从肩膀上掉了下来,届时一大股的鲜血喷溅了出来,吓的一旁的万小丽抓着头发,‘啊’的一声大声尖叫起来。 林昆转过头,嘴角噙着一丝冰冷的笑容,道:“淡定点,不要出声。” 万小丽赶紧抬起双手捂着嘴,拼命的点头。 林昆拣起地上张翼的脑袋,左右看了看,问万小丽道:“有塑料袋么?” 万小丽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桌子上,正好有一个装西瓜的塑料袋,那西瓜的大小,和张翼的脑袋差不多大,林昆嘴角一笑,走过去拿塑料袋把头给装起来了,又扯了一块被单,把头给简单的包裹了一下,随后拎着脑袋大摇大摆的走出门外。 林昆前脚刚离开帝皇会所,万小丽回过神后马上报警,警车赶到现场的时候,林昆早不见踪影了。 林昆开着吉普车来到了南郊外的树林里,狼群全都站立着等在那里,小灰狼站在最前面,这一群狼微闭着眼睛,神色肃穆,仿佛在等待着一场仪式一样。 林昆打开了包裹,将张翼的头颅丢到了地上,对小灰狼说:“小家伙,我替你狼爸报仇了。” 小灰狼仰起头,对着月缺的夜空嗷叫,声音说不出的悲凉,身后的狼群也一起跟着嗷叫起来,霎时间周围方圆百里内的动物无不闻声仓皇。 小灰狼看着地上的头颅,目光陡然间变的寒气逼人,张开嘴嘶吼了一声就扑了上去,身后的狼群也一起扑上去,顿时将张翼的头颅咬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