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再来一杯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四十四章:再来一杯

第三百四十四章:再来一杯 林昆开着一辆挂着031军牌的老式吉普车,一路从夜色寂寥的南郊外,开到了繁华璀璨、笙歌喧天的酒吧一条街,最终把车停在了一家格外恢弘,气势犹如皇宫一般的会所门口,会所的牌匾上镶嵌着金灿琉璃的四个字——帝皇会所。 在无铜市敢把‘帝皇’这两个字挂出来的,只有一个人,就是这一方天界的地下主宰鲁大能,帝皇会所是鲁大能诸多的娱乐产业之一,是其中最为翘楚,也是能搬到明面上来的产业,其他的还有一些地下的赌场产业等。 黄、赌、毒,是城市里最赚钱的三个行当,前两者鲁大能占了,后者是他一直都坚定不移排斥的,涉黄、涉毒抓到了不一定是重罪,要是涉毒被抓到了,就鲁大能现在产业的规模,政府把他枪毙十个来回都够了。 能成为无铜市的土皇帝,鲁大能凭借的绝对是真本事,否则无铜市大大小小的帮派无数,凭什么他就可以号令众人,稳稳坐在一把手的位置上。 某些事情上鲁大能是极端阴暗,但遇到事情他绝对比常人更加的冷静,想出的办法也都是常人难以想到的,在招募手下对待下属的问题上,他又像曹操一样足智多谋,一干的能人聚集在他的手下,都愿为他肝脑涂地。 张翼是鲁大能手底下的一号打手,叱咤了无铜市这么多年,还从未遇见过敌手,张翼悍匪出身,在被鲁大能收服之前,专门干一些杀人越货的勾搭,早年的时候跟过一个江湖上的师傅学艺,身手十分的了得,鲁大能对张翼很重用,许多大大小小的事物都交给他处理,张翼也从来没让他失望过,除了这次去北郊的山上干掉林昆,生擒楚静瑶,张翼从来就没有失败过。 突然出现了一辆军牌车,帝皇会所门口站着的保安马上心里一紧张,这年头最不好惹的就是兵痞,在这无铜市里,他们的老板鲁大能几乎无人敢惹,唯独那群驻扎在南郊的兵痞,鲁大能一直都是心有忌惮,为啥? 惹急了兵痞子,坦克、飞机、大炮全都给你搬出来,谁特么还敢不要命往上上,再说了真要是打起来,人家就用坦克把会所给你轰平了,你能有啥招,报警还是找政府,对于人家部队来说,根本就不管用。 砰…… 林昆从车上下来,重重的关上车门,会所门口的保安不敢怠慢,马上笑脸迎了上来,点头哈腰的招呼道:“军爷,里边请,欢迎光临!” 林昆瞥了一眼两个保安,还挺长眼力见的,嘴角轻佻的一笑,什么都没有说,径直的走进了会所,马上又有漂亮的妹子迎上来,和外面的两个保安明显形成对比,外面的保安穿着端庄得体,乍一看就是一个正经娱乐场所的工作人员,可一看这会所里面的服务员妹子,穿着暴露,满脸狐媚的一笑,可想而知这会所里主要经营的是什么行当——卖肉。 开会所的,如果不卖肉,可以说根本赚不到什么钱,卖肉是吸引生意的手段。这年头政府明令禁止的东西,往往都只最赚钱的行当,鲁大能做人有原则,黄、赌、毒三样中,毒品他是丁点不沾,其余两样可一样也不少。 看了一眼服务员妹子的大胸、大屁股,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旁边领班的服务员一看,呦呵,表情还挺猖狂的,肯定是玩过大世面的主呀。 “小哥,有熟识的相好么?”领班的服务员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女人,长的比其他的服务员要成熟的多,脸上铺着一层精致的妆容,长的很不错。 林昆淡淡的一笑,道:“没有,不过……”目光恰好落在一个站在后面的服务员身上,这个服务员看上去也就十八九的模样,青涩而又不失韵味,小脸蛋漂亮的没话说,一双大眼睛清澈的像是深秋的湖水一样,此时正叼着一根女士细烟,在那若无其事的抽着,其他的服务员都主动向林昆聚过来,唯有她与众不同的站在后面,眼神若有若无的瞟了林昆一眼。 林昆笑着绕开了眼前的领班服务员,走到这名小服务员的身前,(所谓的服务员,是会所挂丫头卖狗肉,实际上都是服务员和三陪兼着做。),伸手轻轻的勾起她的下巴,嘴角微微一笑道:“美女,有空么?” 小服务员的也是曼妙的一笑,表情里说不出的轻佻,仿佛红尘中一片不羁的落叶一样,道:“点我可是很贵的,大哥你兜里的钱揣的够么?” 林昆一副资深嫖客的模样,笑着说:“把你娶回家不够,但一个晚上足够了。” 小服务员满意的一笑,曼妙的勾上了林昆的手臂,主动领着他往里面走去。 看着林昆和小服务员的背影,领班的女服务员脸上露出一丝说不出的紧张,走到旁边的墙根下,掏出手机默默的发了一条短讯——翼哥,小丽出钟了。 张翼此时正在鲁大能的一处地下赌场里玩的正high,他每天晚上几乎都要在这里输上几十万块钱,今天手气却是大好,从头一直赢到尾,面前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筹码,具体的价值大约在几百万,并且他的好手气还一直火热,又连押了两番之后,面前的筹码又多了一大堆。 张翼好赌,这在无铜市的道上绝对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这人的赌品很差,赢的时候欢天喜地,要是输了立马就开始骂娘,好在他输归输,骂归骂,输完之后倒是从不翻脸,否则就凭他的身份,谁还敢跟他玩? 鲁大能对张翼一直很纵容,作为自己手底下最得力的打手、保镖,鲁大能每天晚上都会拿出一百万的筹码给张翼赌,赢了算张翼的,输了算他的,有鲁大能这样的好老板,也难怪张翼这个曾经道上的悍匪会如此的忠心耿耿,人和人之间的交往,往往就是这样,真心换真心,当然有时候也会换来狼心狗肺,但毕竟不是多数。 兜里的电话嗡嗡震动了两下,张翼根本没那功夫去接电话,他已经赌的眉飞色舞的,今天晚上赌桌上的运气仿佛都站在他这边,他是怎么押怎么有,这对于一个常输的人来说,绝对是百年甚至千年难得一遇的。 小服务员拉着林昆走进了会所的正厅,里面不似其他的夜生活那喧嚣嘈杂,而是以一股静静豪华的气质将人吸引,音乐是那种很柔和的dj,听起来不缺动感,却一点也不嘈杂,奢华瑰丽的灯光下,无数的男女在大厅的中央游走着,寻找彼此的猎物,一个相貌极其的艳丽的女孩,这会儿正站在舞台的中央上客串着dj,偶尔秀两句清澈的嗓音,惹来台下一片的欢呼。 林昆不由的停下脚步,感受着与众不同的氛围,小服务员侧过脸笑着说:“怎么,第一次来这?” 林昆回过头看着她,笑着说:“这里很特别。” 小服务员一脸自豪的说:“这儿是无铜市最好的会所,当然要与众不同了。” 说着,两人坐到了一个小吧台前,小服务员轻佻的对林昆说:“这人的酒水很贵,你确定要请我喝一杯么?” 林昆笑着说:“想喝什么尽管点,大不了把我押在这里,肯定比酒水值钱。” “一杯法国凤凰。”小服务员很娴熟的点道,一杯金色的酒水端了上来,她手指曼妙的握着酒杯,轻轻的晃动了一下,眼神一直妩媚的看着林昆,道:“我突然才感觉到,你……好像也有那么一点点与众不同的味道?” “哦?”林昆嘴角一笑,道:“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你是在夸我呢?” 小服务员坏坏的一笑,摇摇头说:“我说的与众不同,是觉得你不正常。” “哦?”林昆笑着疑惑道。 小服务员抿了一小口酒,看着林昆说:“你光看着我喝,自己不点点什么?” 林昆手指敲了敲吧台,模样很帅气,冲吧台后帅气的男服务员道:“来一杯你们这里最贵的。” 男服务员微微一笑,很有礼貌的端出一杯酒,推倒了林昆的面前,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先生,请,这是我们这儿最好的酒,鸿门宴。” “哦?”这名字可不怎么吉利,林昆不解的看着男服务员。 男服务员看了一眼小女服务员,又笑着对林昆说:“小丽姐是我们这最漂亮的女服,漂亮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都是大杀器,请小丽姐喝酒,标配的都会给自己点上一杯鸿门宴,意思是沾上漂亮女人,就像赴鸿门宴一样。” 林昆笑着点头,道:“这酒有点意思,就是不知道这酒的味道如何。” 男服务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微笑着说:“先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林昆端起酒杯,饶有兴致的抿了一口,这酒入到嘴里之后,先是一阵的辛辣,这股辣刺鼻的有些令人难忍,但就在快要忍不住的时候,突然一阵的甘甜而来,那股子辛辣则立马消失了,甘甜之处令人细细品味,品味了一阵之后,就在嘴巴快要腻的时候,忽然间又是一阵的苦涩…… 林昆放下酒杯,咽下了这口酒,看着男服务员笑着说:“这酒,确实是好酒,男人遇到了漂亮女人之后,首先会觉得辛辣,辣才有诱惑,得到之后的感觉是甜甜的,甜的令人沉醉,但最终还是抵不过激情散尽后的苦涩。简单的一杯酒,却将男女之间的事概括的那么贴切,难得。” 说完,林昆端起酒杯一仰而尽,笑着对服务员说:“再来一杯。”转过头看着小女服务员说:“现在可以回答我,我有什么不正常的了么?” 小女服务员莞尔的一笑,目光里尽是暖暖的暧昧,伸出手指在林昆的面前摁了摁,道:“你对这满会所的美女好像都不怎么在乎,所以我怀疑你,是不是性功能不正常,或者说……你干脆喜欢的就是男人,咯咯。” 小女服务员咯咯的笑了起来,模样甚是撩人。 林昆嘴角淫邪的一笑,伸出手在小女服务员的下巴上摸了摸,就像一个资深的嫖客一样,道:“既然你这么怀疑,我们就找个房间试试?” 小女服务员胸脯傲然的一挺,一脸寻味的表情道:“试就试,还没有丽姐怕的事情呢,你要是性能力不行,可别怪我把你从床上踢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