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狼族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四十三章:狼族

第三百四十三章:狼族 清晨。 楚静瑶还在睡觉的时候,林昆已经坐上了叶庆元的吉普车,两人来到了郊外的一处空旷地,吉普车的轮胎碾着早上的露珠停下,两人从车上跳下来。 也没什么过多的废话,下车后两人就到空地上摆好了架势,叶庆元一脸严肃的问林昆,“怎么样,能将咏春拳完整的打一遍么?” 林昆微笑着说:“老叶大哥,咱们可以试试。” 叶庆元嘴角笑了一下,道:“好,你可别指望我能手下留情,看招!” 叶庆元脚步向前一迈,手中各持一拳一掌向林昆欺来,手上的招式看起来轻轻柔柔,其中蕴藏的强大威力,若不是内家人,完全无法想象。 林昆脚步也迈开,左手持掌,右手握拳,迎着叶庆元的攻势就化解了去,噼啪的一阵拳掌交击之声,两人的招式都像是身轻如燕一样,知道的人他们是在对打切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大清早的在耍太极呢。 随着切磋渐渐进入白热化,两人的招式越来越快,空气中阵阵风声勇气,噼啪的拳掌交击的声音也越来响亮,其中所爆发出的力量也是越来越强。 一边切磋,叶庆元忍不住的赞叹道:“小林,你确实让我很惊讶,完全看不出你是昨天刚学习咏春拳的,普通人要想达到你现在这种程度,少说也得三个月!” 林昆笑着说:“叶大哥,你过奖了,也不怕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偷着练了。” 叶庆元哈哈笑道:“偷着练?我说的普通人达到你现在的程度至少需要三个月,这三个月里他们不光要偷着练,除了吃饭、上厕所、每天七个小时的睡眠,必须一刻也不停的练习,就是我们叶家上下这么多辈,能像你这么快就掌握了基本要领的只有一个人——我曾爷爷叶问!” 林昆笑着道:“叶大哥,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么说我心里很有压力,叶问前辈是一代宗师,是我们华夏的民族英雄,我林昆何德何能与他相提并论。” 叶庆元道:“小林啊,你不用这么谦虚,我曾爷爷是民族英雄不假,你不同样是漠北的狼王,我可听说了,在漠北只要你跺一跺脚,不光整个漠北边境,就是老胡的那栋防爆的小二楼,也都得跟着颤上一颤。” 林昆哈哈笑道:“夸张了。” 叶庆元白了林昆一眼,道:“现在我不光是你的叶大哥,也是你的师傅,跟你师傅还装什么装,年轻人需要的是戾气,一味的谦虚怎么行。” 说着,叶庆元手上的招式突然一动,拳化掌,掌化拳,虚虚实实瞬间就变幻了十几下,随手突然的一出招,左手尤如闪电一样擒住了林昆的喉咙。 林昆停下来笑着道:“我输了。” 叶庆元拍拍林昆的肩膀,笑着道:“只刚入门一天,就让我出了三十招才制胜,未来肯定是你的。” 接下来的三天,每天早上叶庆元和林昆都会出来切磋,第一天叶庆元出了三十招制胜,第二天三十六招制胜,第三天五十招制胜,第四天切磋了将近一个小时,最终叶庆元出了七十七招,方才勉强的取胜。 林昆给叶庆元带来的惊讶绝对是巨大的,几乎完全颠覆了叶庆元心目中对武学资质的认识,正常的一个人,就是在武学方面再有资质,没有个一年半载的,也很难将咏春拳掌握到林昆的这种程度,更令他惊讶的是,林昆已经在练习和切磋的过程中,将咏春拳的一些细节微调了,融入了他自己唯快不破的元素,一向以柔派闻名的咏春拳,到了他的手里之后,渐渐变的更有气势了,这股子气势很玄妙,巧妙的融入到了咏春拳里,如果不是内家绝对感觉不到它,但刹那间所爆发出的战斗力,却是成千上百的增加,咏春拳和太极拳异曲同工,核心就一句话——四两拨千斤,到了林昆的手里之后,这四两绝对不止拨千斤! 夜里在南郊的驻地里睡觉,郊外的树林里突然响起了一声狼嗷声,嗷叫声十分的凄厉,仿佛蒙受了什么冤屈一样,整个驻地里的士兵都听到了,林昆和楚静瑶躺在床上也听到了,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契约,在外人的眼里他们是夫妻,是夫妻就得睡在一个房间里,楚静瑶始终都是穿衣服睡的。 楚静瑶听了之后,心中一阵的胆寒,睁开眼睛看向林昆,道:“你听,狼叫。” 林昆也睁开了眼睛,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有着一抹说不出的宁静,他嘴角微微一笑,转过头对楚静瑶道:“老婆,你先睡,我到外面去看看。” 林昆坐了起来,楚静瑶也跟着坐了起来,担心的道:“别,危险怎么办!” 林昆伸手摸她的脸颊,细腻光滑,月光黏在上面都不舍得滑落,微笑着说:“你还怕我被狼叼去了啊?” 楚静瑶摆出一副没所谓的表情道:“别臭美了,叼走就叼走,我是怕澄澄以后没有爸。” 林昆笑着说:“口是心非……好了,老婆你就放心吧,我和狼是好朋友。” 楚静瑶知道林昆非去不可,他就是这样的男人,一旦决定了什么,没有人能阻拦的了,本来楚静瑶也想着一起去的,可她一想到前几天要不是因为自己拖累,林昆就不会受那么重的伤,索性还是不去给他添麻烦了。 “你要小心。” 林昆走到门口的时候,楚静瑶关心道,林昆回过头微微一笑,满满的都是大男人的柔情,道:“放心吧。” 林昆下半身穿了一条藏青色的军绿短裤,上半身穿了一件迷彩背心,走出驻地的时候,负责守夜的两个士兵向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在这驻地里待了这么多天,这驻地里上上下下的士兵都认识了林昆,作为首长的好朋友,他们这些士兵必须恭敬对待。 其中一个站岗的士兵主动掏出手里的枪要交给林昆,好让他防身用,被林昆婉言拒绝了,也有士兵要跟着他一起,好在必要的时候保护他的安全,也没林昆笑着拒绝了。 一个人走向了南郊外的树林里,南郊的树林不比北郊,北郊傍着大山,草木极盛,南郊也有山,但和北郊的大山比起来,简直就是大人跟小孩子。 南郊外的小树林还算茂盛,那一声接着一声的狼嗷就是从小树林里传出来的,凄厉的连成一片,除了令人胆寒之外,还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悲凉。 林昆走进了小树林里,声音越来越近就在前面的不远处,他站住了脚步,冲着面前那一片黑暗的空间喊道:“狼族的朋友们,都出来吧。” 话音刚落,眼前的黑暗中马上亮起了无数双幽绿的眼睛,借着夜空中投下来的微弱月光,就见几只成年的雄狼,簇拥着一只小狼走了过来。 林昆一眼就认出了这只小狼,北郊山上那只土狼王的儿子,小家伙现在只有半米长,一身灰色的毛,边走过来,边仰起头冲着夜空嗷叫,声音凄厉,刚才那凄厉的叫声就是它发出来的,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小家伙,居然会发出那么大的声音。 小狼在成年雄狼的保护下,来到了林昆面前,仰起头看着林昆,一双幽绿的眼睛中仿佛蒙上了一层水汽,如果月光清晰,可以看见它在流泪。 林昆蹲下身,周围的雄狼马上警惕起来,林昆伸手摸了摸小狼,嘴角微笑道:“小家伙,你是来找我给你报仇的吧?” 小狼嗷嗷的低呜了两声,林昆愧疚的微笑道:“我没有忘记答应你的诺言,最近我一直在养伤,既然你和你的同伴今天来了,今晚我就兑现我的诺言。” 林昆站起来向树林外走去,身后所有的狼一起仰起了头,对着天空中那冷清的月光嗷叫,一瞬间周围方圆数公里内,全都被狼嗷声震撼。 林昆回到了驻地,就见叶庆元站在驻地的大门口,正对站岗的两名士兵狠批,他的身后已经集结好了一大队士兵,看架势是要是去执行什么任务。 叶庆元冲着两名站岗的士兵就大骂道:“你们两个王八蛋,我林昆兄弟要是出了什么事,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两名站岗的士兵很委屈,可都低着头不敢吭声,林昆远远的冲叶庆元招呼一声,笑着道:“叶大哥,这大半夜的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啊。” 叶庆元一听是林昆的声音,顿时打起了精神,抬起头冲着林昆喊道:“你小子还说我发脾气呢,还不是因为你,这大半夜的乱出去干嘛,前面的林子里一片狼嗷,我还不是担心你出什么事,准备带人去救你!” 林昆打了个哈哈道:“都是兄弟的错,跟这两位兄弟真没什么关系,他们要跟着我我没让,要把枪给我我也没要,是我莽撞了,让大哥担心了。” 叶庆元道:“怎么样,你没事吧?” 林昆站在叶庆元的面前,笑着说:“没事,我跟狼族是好朋友,他们不咬我。” 叶庆元显然不信林昆的话,白了他一眼道:“你小子不会是发烧了脑袋坏掉了吧。” 林昆笑着说:“你不信我可没办法啊。”转而说:“叶大哥,我还真有事要你帮忙。” 叶庆元道:“说。” 林昆笑着说:“能不能借我一辆车,我得进城去办点事。” 叶庆元疑惑道:“什么事?” 林昆看看周围的人,没有说,叶庆元转过身对身后的手下道:“都别看着了,散了散了。” 叶庆元把林昆拉到了一边,问道:“什么事尽管说,大哥能帮的一定帮。” 林昆笑着说:“大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件事必须我自己去做。” 叶庆元看着林昆,见他目光坚定,也不再多说,道:“那好吧,你一定要小心。” 林昆双手做了揖,道:“多谢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