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咏春传人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四十二章:咏春传人

第三百四十二章:咏春传人 砰! 叶庆元的喉咙里应声闷哼一声,整个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林昆没有紧跟着欺上来,叶庆元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苦笑着冲林昆摆摆手道:“我输了。” 林昆走过来,弯下身向叶庆元伸出手,笑着说:“老叶大哥,谦让了。” 叶庆元拉着林昆的手站起来,笑着叹了口气道:“不服老不行,不服这个时代也不行啊,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说的一点也没错。” 林昆笑着说:“老叶大哥,你过奖了。” 叶庆元笑着摇头,说:“本来,我对你这个漠北的兵王很好奇,也不服气,刚才这么一比试之后,现在我是输的心服口服了,即便我再年轻二十岁,也不是你的对手,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你不但快而且还有力量,咏春拳本来是四两拨千斤,和太极玄极其相似,可对上你的军体拳,却是难以施展,这不是军体拳本身有多玄妙,而是速度和力量被你结合的完美。” 两人走到一旁的大石头上坐下,林昆笑着说:“老叶大哥,你就别夸我了,我这个漠北兵王也都是过去了,咱们华夏代代都有才人出,我也就是个过度,今天我能赢你,仗的是年轻,假以时日到了你这年纪,估摸着我也不会再有现在的速度和力量了。” 叶庆元笑着指着林昆说:“小林呀,你太谦虚了,胡军长曾经可说过,漠北的兵王、狼王只有林昆一个,前后二十年都不会再有人超越了。” 林昆哈哈笑道:“那是老胡在外面替我吹牛皮呢,前后二十年没人超越,那后二十年呢?” “哈哈!”叶庆元爽朗的大笑起来,道:“你呀你,你小子还喜欢玩文字游戏呢。不过我心里很好奇,你在部队里也就待过五年,五年就能造就出一个兵王,难道你过去练过,也是出身于武术世家?” 林昆笑着摇头说:“这个真不是。我想这和我勤奋努力的练习有关吧,从我到了部队的那一刻,每天我都比别人多付出努力,没有谁是天才,天才都是汗水堆积起来,这是当初老胡跟我说的话,说的真对!” 叶庆元摇头,笑道:“部队里肯吃苦努力的多了,但你林昆只有一个,漠北也只有你一个兵王、狼王。” 林昆笑道:“叶大哥,你就别夸我了,你再夸我我可就飞上天了啊。” “哈哈!”叶庆元大笑,旋即正色道:“林昆呀,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林昆道:“叶大哥你说。” 叶庆元道:“我们叶氏咏春,只有在我曾爷爷的时候达到过巅峰,剩下到了我爷爷、我父亲,一直到我这里,都没能将它的精髓给发挥出来,我一直都坚信我们叶氏咏春是华夏武学里的瑰宝,让它蒙蔽了光芒实在是我们叶家的罪过,你是一个武学上难见的天才,所以我想……” 顿了一下,叶庆元瞩目的看着林昆,继续道:“你愿不愿意做我们叶氏咏春的外家弟子?” 林昆心中一阵惊喜划过,从刚才的交手中,他就体会到了这叶氏咏春的精妙万分,自始至终也都知道叶氏咏春是难得的武学瑰宝,对叶问前辈的爱国赤心也一直都是崇敬有加,如今有机会做叶氏咏春的外家弟子,学习这精妙万分的咏春拳,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心中惊喜,表面上林昆还是很平静,这不是伪装,而是出于礼貌,他总不能像个愣头青一样,马上就手舞足蹈的冲叶庆元喊道‘好啊好啊。’ “叶大哥,你的意思是?” “拜入我叶氏门下,将叶氏咏春发扬光大!”叶庆元看着林昆,目光坚定的道。 “这……这合适么?”林昆于情于理的说道:“叶氏咏春是你们叶家的武学传承,我一个外姓人要是学了,岂不是对叶问前辈的不尊重?” 叶庆元道:“小林啊,你这话就差矣了,我曾爷爷反复悟透并创建了叶氏咏春拳,为的是打败国外的大力士,为祖国争光,为人民出一口恶气,国外的大力士总喜欢叫嚣咱们华夏人是东亚病夫,就是现在的一些佣兵也瞧不起我们华夏的军人,你天赋难得,又是军人出身,把叶氏咏春拳传给你,就是我曾爷爷现在还活着,他也一定会同意的。” 中午的时候,两人开着吉普车回到了驻地,简单的吃了个午餐后,叶庆元把林昆带到了他的私人密室,楚静瑶好奇这两个人搞什么,想要悄悄跟过去瞧瞧,结果被随行的女兵阻止了,那女兵笑着说:“楚小姐,那密室是我们首长的禁地,没经过他的同意,我们谁也不能过去。” 密室不大,里面亮着不甚明亮的灯光,最里面靠墙的地方,挂着一个大大的‘叶’字,叶子的前面供奉着一堆的牌位,其中在第三行上供奉着‘一代宗师叶问’的牌位,第二行供奉的是叶庆元爷爷的牌位,第一行是空的,林昆忍不住的就问叶庆元:“叶大哥,这儿怎么是空的?” 叶庆元正在请香,睁开眼白了林昆一眼,道:“因为我爹他老人家还健在。” 林昆顿时傻了眼,尴尬的笑了笑。 叶庆元上完了香,转过头对林昆说:“林昆,你也给祖师爷们上香。” 按照叶庆元指点的步骤,林昆点了三根香进上,又按照叶庆元说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完事之后依旧跪在地上没有起来,叶庆元站在一旁,对着祖先的牌位说道:“叶家祖先在上,现有武学奇才林昆,赤心爱国,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叶家子嗣叶庆元向各位祖先请示,收林昆为叶家外姓弟子,授他叶氏咏春拳法,将叶氏咏春发扬光大!” 说完,叶庆元双手作揖向着祖先们的牌位拜了一拜,转过头庄重的对林昆说:“叶氏外家弟子林昆听令,拜祖师爷,并发誓习武当以赤诚之心报国!” 林昆再叩了三个响头,并按照叶庆元的指示宣誓,一切礼毕之后,他正式成为了叶氏咏春的外家传人。 咏春拳套路巧妙,练起来给人一种身轻如燕的感觉,可别小看这身轻如燕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猛然间的一发力,那才叫一个恐怖呢。 咏春拳,大体的意思从字面上就能理解,叶庆元侃侃而谈的向林昆叙说着:“我们叶家的祖上,最开始是拜他人门下学武的,后来我曾爷爷的曾爷爷,也就是咏春拳的创始人,一年春天在外郊游,路过一片山林草木极盛的地方,周围有湖水有小溪,还有一片鲜花盛开的草地,蝴蝶在草地上飞舞,天空中鸟儿欢快的鸣叫着,我曾爷爷的曾爷爷突然就有了灵感,当时他只是想唱一首歌,来歌颂当时的风景,后来不自觉的就打出了一套拳法,就是最开始的咏春拳。” 叶庆元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们叶家每一代都改良咏春拳,将其中繁琐的招式去掉,将其中没有进攻性的招式去掉,经过一代一代的洗礼,到了我曾爷爷的那一辈,也就是叶问的时候,我曾爷爷将咏春拳改良的近乎完美,并且让咏春拳自此名声大噪,成为华夏武术的瑰宝!” 说着,叶庆元一脸的自豪,眼神中爆发出两行灼热的目光,仿佛看到了他的曾祖父——叶问当年大战欧洲大力士的场景,过了几秒钟,他收回了目光,转过头看向林昆,抬起手拍了拍林昆的肩膀,满怀期待的叮嘱道:“小林,我相信你是个武学的奇才,你可别辜负了我们叶氏咏春!” 林昆咧嘴一笑,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笑道:“老叶大哥,你这么说我压力山大呀。” 叶庆元哈哈笑道:“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有压力是好现象,我支持!” 林昆笑道:“老叶大哥,这可够新鲜,还头一次听说支持有压力呢。” 两人说说笑笑,随后便在这密室里开始传授咏春拳,咏春拳分上中下三路,加在一起一共三十六大式,分为一百零八小式,林昆首要的就是记录下这一百零八式,经过整整一个下午后,他已经超乎常人的将这些招式都牢记在了脑子里,并且坐在地上原地打坐,将这一百零八式在脑海中反反复复的演练,站起来后基本上已经能将这一百零八式前后打一遍。 傍晚太阳落山的时候,林昆和叶庆元才从密室里走出来,叶庆元给林昆布置了个任务,明天早上的时候,两人约定在南郊外的小树林里见面,到时候他会考林昆对咏春拳的掌握,考核的方法很简单,两人用咏春拳对打,中间只准使用咏春拳,不准使用其他的招式。 晚饭是在部队的小餐厅里吃的,林昆和楚静瑶跟叶庆元一起吃,晚餐不说有多丰盛,但绝对很精致,这部队里的大厨厨艺相当的不错,几样小菜炒的绝对不比五星级饭店里的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昆笑着冲叶庆元夸奖说:“老叶大哥,你这的厨师水平很高嘛!” 叶庆元笑着说:“咱也不好抽烟喝酒,也不喜欢其他的享受,就好一口吃的,这厨子当然要请好的了。” 吃过饭,林昆和楚静瑶回到了房间,楚静瑶好奇的问林昆:“你白天和叶领导都干嘛去了?躲在密室里神秘兮兮的,一躲就是一整个下午。” 林昆笑着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楚静瑶听后惊讶的道:“叶领导是叶问的重孙子,这……这是真的!?” 林昆笑着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了,这种事撒谎也没什么趣味啊。” 楚静瑶又说:“那么说,你真的成叶氏咏春的外形子弟?” 林昆点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夜里,楚静瑶睡了之后,林昆一个人悄然的来到了驻地的一小块空地上,这块空地是平时供士兵们晨练和出操的时候用的,过了半夜之后,上面安安静静的,林昆趁着皎洁的月光,站在上面一字马扎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