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一章:切磋 - 神兵奶爸

第三百四十一章:切磋

第三百四十一章:切磋 一个星期后…… 阳光明媚的有些荼毒,放肆的炙烤着大地,无铜市南郊的驻军大院里,一队士兵正在拉练,顶着头顶的阳光,尤如一棵棵挺拔的松树一样矗立在院子的中央。 驻军大院里一栋三层的小独楼里,林昆正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操场,似乎从中找到了昔日在部队里的感觉,那是刻在他骨子里最生动的回忆。 他的身体素质惊人的好,再加上这一个星期专门的医生照料,每天都给他注射国内最先进的疗伤药,吃的东西也都是精挑细选利于恢复、补血的,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他整个人的状态就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 他此时赤裸着上半身,下半身只穿了一条部队里给提供的军用大裤衩,身前身后又多了三道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疤,放在普通人的身上,每一道疤都足以致命的,但他却活了下来,在漠北待了五年,像这种生死,相对于九死一生来说,简直是不值得一提的。 林昆望着窗外,在心底幽幽的叹了口气,要不是自己大意,误吸了一小口的迷香,就那群龟儿子王八蛋怎么可能伤的到自己,不得不承认,离开漠北的这几个月里,自己的警觉性下降了,以后必须得改正。 楚静瑶推开门进来,她刚出去透了口气,驻地里有几个女兵,这几天轮流着来陪楚静瑶,知道的是林昆在这疗伤,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来是度假的呢。 看着林昆身上的疤痕,楚静瑶现在还有触目惊心的感觉,想到那三道新疤是因为自己留下的,心里又是说不出的甜蜜、感动,一个男人肯为自己去死,这份情谊绝对比电视剧里的那些唱的天花乱坠的爱情可贵的多。 楚静瑶微笑了一下,尽显出一股小女人的妩媚,这可是很少见的,林昆和她在一起生活了好几个月了,也就最近这一个星期里见到过几次。 “刚才我在外面看到叶首长了,他问了我你的身体状况,我说你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是不是不想我们在这打扰?” 林昆笑着说:“老婆,你想多了,叶首长不是那种人,他估计是有事想和我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你现在这待着,我去他办公室一趟。” 楚静瑶点点头,现在她已经不再抵触林昆喊她老婆了,一个男人都肯为她去死了,喊几句老婆又算得上什么,更何况她的心底也隐隐的喜欢。 跟老胡的办公室比起来,叶庆元的办公室可不是一般的简陋,随便举个例子来打比方,老胡的办公室是高级豪华装修的,叶庆元的办公室顶多算是毛坯,老胡的办公室里清一色的红木家具,每一样都是价值不菲,而叶庆元的办公室里,清一色的全都是部队里的二手办公家具。 这种差距林昆也能理解,毕竟老胡的地位摆在那儿,论起军衔也是比叶庆元高的太多,华夏穿着一身军装的人不少,但最终能坐到老胡相等的位置的,只是寥寥无几,这不是说其他人的能力不行,而是时代造就了英雄。 见林昆过来,叶庆元招呼的相当热情,最开始的时候,叶庆元完全是顾忌到林昆神秘的身份才如此,渐渐的几次接触之后,他对这位年轻小兄弟开始钦佩起来,能够这么年轻就成为漠北的兵王,言谈方面虽然吊儿郎当的,但在这吊儿郎当之中,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军人气势,普通人可能感觉不到,从军二十多年的叶庆元一下子就能听出来。 当领导的都希望自己手下能出来好兵,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叶庆元的手底下像样的兵出现过,可从来就没出来过一个兵王,他出身于武术名门,自认为在部队里的这些领导高层里,他说自己身手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可咋就调教不出一个兵王呢?是因为自己的种子兵不行? 叶庆元现在想的不是这些,他主动请林昆坐下,又替林昆倒了杯水,掏出烟问林昆抽不抽,林昆笑着接过烟,但没有点着,他现在还是在疗伤期,烟这东西平时抽抽能提神消磨时间,对疗伤可一点好处都没有。 林昆笑着对叶庆元说:“叶领导,最近这几天打扰你了,也谢谢你的照顾。” 叶庆元笑道:“哎,林昆兄弟,都是军人出身,我曾经也在胡耀国军长手下办过事,说起来咱们还算是一个编制里出来的呢,不用这么客气。” 林昆笑着说:“总之,这次我和静瑶能脱离危险,全仗叶领导出手相助,这份恩情,我林昆一定时时牢记在心中,有朝一日必定归还。” 叶庆元一脸正色的摆手说:“林昆兄弟,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本来还想做个朋友呢,被你这么一说,还怎么做啊。” 林昆笑着说:“朋友当然要做了。” 叶庆元笑着说:“那我现在就有一个请求,不知道林昆兄弟能答应么?” 林昆笑着说:“当然能答应,不过……” 叶庆元道:“林昆兄弟有话直说。” 林昆笑着说:“叶领导,咱们既然要做朋友,这称谓是不是该变一变,你别喊我林昆兄弟了,直接小林就可以了,我也不喊你叶领导了,就直接老叶。” 叶庆元哈哈笑道:“如此甚好!”顿了一下,继续道:“早就听说林昆兄弟身手了得,我是个武夫子出身,在这部队里耗了二十几年了,也没真正的遇上什么对手,一些手下和我切磋,也都是故意留着实力让我,打起来真没劲儿,所以我就想……” 叶庆元话没有说完,目光期盼的看着林昆,林昆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了,笑着说:“老叶你的意思是想和我切磋切磋?” 叶庆元爽朗的笑道:“正是这个意思,还希望小林能赏我个面子。” 林昆笑着说:“没问题!” 叶庆元高兴的冲林昆竖起大拇指,道:“小林,你真够爽快,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就林昆目前的身体状况,完全可以切磋,要是在战场上,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也完全可以杀进杀出,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答应了叶庆元之后,两人也不等明日他日的,叶庆元马上安排了一辆军用的吉普车,亲自开着车载着林昆到南郊外的一片空旷地,这片空旷地南郊驻军偶尔拉练用,地面已经被踩的很结实了,四周又有小树林环绕,是一个切磋的好地方。 吉普车停在边上,林昆和叶庆元从上面下来,两人很正式的来到了空旷地的中央,像古代对决的大侠们一样,叶庆元双手作揖打了个手势,自报家门道:“叶庆元,祖上一代宗师叶问,叶氏咏春拳第四代传人。” 林昆眼球唰的一亮,不自觉道:“叶问……” 叶庆元一脸自豪,道:“不错,我曾爷爷就是叶问。” 林昆双眼中充满期待,道:“老叶大哥,那今天我们可得好好切磋切磋。” 叶庆元很豪爽的道:“好!” 两人对视的目光中陡然一道精光闪过,叶庆元做了个手势,道:“小林,请!” “请!” 林昆应了一声,马上摆开了姿势,紧接着两人同时出手,林昆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以绝对的速度攻击过去,而叶庆元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阵风,动作看似缓慢,其中却暗藏了诸多的玄机,轻飘飘的迎上。 咏春拳属于柔派,凭借的是四两拨千斤,其中的玄妙和道家的太极拳类似,但又比太极拳更强势充满戾气一点,道家张真人创建了太极拳,旨在修身养性与世无争,所以太极拳里一点杀伐之气和戾气也没有,静静的品味太极拳,给人最原始靠近大自然的感觉,而咏春拳就不同了,咏春拳到了一代宗师叶问手里,为的是战胜当时的国外高手,他心中怀有对列强的仇恨,这股仇恨被他巧妙的融入了拳法当中,是以叶氏的咏春拳变的戾气十足,它可以像一阵轻风吹过,但足以掀动千斤巨石。 叶庆元自幼就是个武学的好苗子,家中兄弟姊妹四个,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一个妹妹,四兄妹当中唯有他将叶氏咏春的精髓继承了下来,论对咏春拳的掌握与运动,肯定比不上他的曾爷爷叶问,但绝对超越了他的父亲和爷爷,是他们叶家三代传人中,最接近曾爷爷叶问的。 啪啪啪…… 拳掌交替,瞬息间十几招过去了,林昆打的是标准的军体拳,刚劲威猛,他将军体拳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甚至可以说已经远远超越了军体拳本身的威力,他将速度和力量完美的结合,完全把军体拳练到了另一种境界。 武侠小说中一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林昆不单单是快,其中的力量更是霸道而又强劲,传说世界上的某位拳王三拳能打死一头牛,这在林大兵王这完全就是小儿科,三拳打死一头牛算什么,想当年他在非洲大草原上执行任务的时候,三拳打死了一头发疯的野象。 啪啪啪…… 又是一阵的拳脚交替,瞬息间又是十几招过去了,就目前两人的实力来判断,林昆胜在快、猛,叶庆元胜在招式的精妙,总能一次又一次的化解林昆那霸气无可阻挡的攻击,不过反过来在进攻上,叶庆元也是频频的受阻,不管他进攻的招式再微妙,总能被林昆用速度和力量拨回来。 叶庆元双手一拳一掌,拳影虚的一闪,紧跟着脚下一步迈出,欺身到了林昆近前,掌风马上跟着上来,空气中一声呼啸,冲着林昆的面门劈了过来。 这一击绝对是叶氏咏春拳里的强劲杀招,倘若正面面门被劈个正着,对手会立马昏厥倒下,严重一点的甚至直接会被劈死,想当年一代宗师叶问和国外的大力士对决,最终那致命的三连击,第一招就是这无影掌。 林昆眼神微微一眯,左手尤如闪电一般,啪的一声抓在了叶庆元的手腕上,将这一掌给定格在空气中,紧跟着他身子向下一沉,右肩猛的向前一撞,正中叶庆元的胸口,叶庆元本来已经意识到了这一击攻势,奈何却怎么也躲不过,林昆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就像闪电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