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猛禽扒手团伙(3) - 神兵奶爸

第三十四章:猛禽扒手团伙(3)

第三十四章:猛禽扒手团伙(3) 林昆顿时脑袋一大,脑门上深皱起三道霸王纹,这美女警花还真是不听话,他看看小楚澄,又看看外面的情况,自己要是不下车美女警花肯定得吃亏。 “澄澄,你在车里老实的待着,爸爸下去帮帮那位阿姨,要不她好被坏人欺负了。” “嗯,爸爸,你放心吧,澄澄会保护好自己的。”小家伙乖顺的道。 “好儿子。” 林昆笑着摸了下小楚澄的头,推开了车门。 面包车停在三十米之外,不得不说西域人就是狡猾,旁边就是一个路口,只要发现情况不对劲,他们立马就能调头逃掉。 面包车上悉数下来八个西域人,只留一个司机还在上面,八人手里都攥着一把三寸长的匕首,匕刃寒光凛人,渐渐的向林昆他们这边逼过来了。 沈曼站在小qq的屁股,脸色紧张的发白,伸手摸向了腰间,结果…… 手枪居然没带! 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这时才想起来,之前在警局换衣服的时候,由于太着急,忘把手下卸下来了。 一滴冷汗,顺着她的额头缓缓落下,要说她刚才突然从车上冲下来,就是仗着自己有枪,没成想手枪居然忘带了,这也只能怨她自己粗心大意。 现在,徒手对付八个手持匕首的西域扒手,对于她来说无疑等于送死。 八个西域扒手面色阴森,看向沈曼的眼神里充满了淫邪,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警花被他们逼在了死胡同了,那还不是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 话说,他们完全忽略了此时正靠着车门站着,且惬意的点上了一根烟的林昆,在他们看来,这个身高远在及格线以上的瘦削男人,肯定不堪一击,对于他们的威胁,还不如迎面这位一身凌厉之气的警花大。 “瞧那个软蛋,躲在女人的身后,呵呵……”其中一个西域男冷声讥讽道。 “待会儿咱们当着他的面干他的娘们,看他什么反应,敢得罪咱们,这就是下场!”另一个西域男咬牙冷声道。 发现了没带枪后,沈曼马上就握着拳头摆好了随时战斗的姿势,闻言顿时眉头一皱,大骂一声:“吃屎吧,混蛋!”冲着说话那人就是猛的一脚踢出。 沈曼是正规的警校毕业,在警校了学了不少的格斗技巧,她这一脚踢的快狠稳准,不等八个西域扒手反应过来,中间那个就‘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弓腰成大虾状,捂着裤裆一边又蹦又跳,一边呜嗷惨叫。 “md,臭娘们!干她!” 一声怒吼,余下的七个西域扒手,挥着匕首就向沈曼招呼了过来,寒气逼人的匕刃划在空气中,顿时荡漾开一片凛冽的杀气,笼罩向沈曼。 一把匕首易躲,两把匕首也勉强能躲闪过去,一下子七把匕首合围着劈了下来,沈曼顿时就傻了眼,身体僵硬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饮血的匕刃越来越近,像死神手中的镰刀。 内心里的恐惧陡然间无以复加,死亡的威胁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绝望,最后关头,沈曼狠狠的一咬牙,挥着拳头就要冲上去拼一把,反正横竖都不能全身而退,不如就拼一把。 “啊!” 沈曼大喊一声,刚要挥着拳头冲上去,脚下还不等动,突然就感觉腰间被一股大力缠住,抱着她往旁边一甩,她整个人就横着飞了出去。 沈曼扶墙站住脚步,这时她已经完全脱离了那七把匕首的攻击范围,再看她刚才站着的地方,林昆不知怎么的出现在了那儿,并且已经干翻了一个西域扒手。 躺在地上的那个西域扒手呜嗷的惨叫着,匕首散落在一旁,握着手腕在那打滚。 林昆赤手空拳,一手持拳,另一只手化掌为刀,劈翻了一个西域扒手后,身体紧跟着快速一闪,同时一拳挥出,只见空气中一道虚影闪过,正中另一个西域扒手的后脑勺,被击中的扒手闷哼一声,一头栽倒在地,当场口吐白沫昏厥了过去。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此时林昆完全拿出了闪电般的速度,方才那七把匕首同时劈下,在常人的眼里绝对是无法躲闪的,但在他的眼里却像是放了慢镜头一样。 七个扒手瞬间就被干倒了两个,余下的五个只觉得眼花缭乱,林昆飘忽的身影在他们的眼里就像是瞬移一样,他们手中的匕首成了摆设,完全不知道该扎向哪。 很快,五声惨叫直冲苍穹,余下的五个扒手全都应声倒地,或是握着手腕惨叫,或是捂着胸口痛哼,又或是捂着脑袋口吐白沫昏死了过去。 沈曼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她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身手,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放倒了七个手持匕首的凶徒……这还是人么!? 面包车里剩下的那个开车的扒手惊呆了,他赶紧回过神,发动了车子就想逃,车身刚动了一下,突然就‘砰’的一声爆胎的巨响,车身猛的一倾斜,差点撞到了旁边的墙上。 面包车挪动着还想逃,林昆弯腰又拣起了一把匕首,嗖的向面包车一甩,匕首瞬间化成了一道虚影,直奔着面包车的另一个前轮扎了过去…… 砰!又是一声巨大的爆胎声,面包车的车头一下子矮下去了一大截,林昆趁机向面包车跑了过去,不等车里的那个西域扒手重新调整好方向盘,他一把拽开了车门,直接像提溜小鸡一样把这最后一个扒手给拎了出来,往地上那么一摔,直接把这最后一个扒手摔的呜嗷惨叫。 “说,你们还有别的同伙么!”林昆居高临下,冷冷的冲地上躺着的最后一个扒手问道。 他不说。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林昆冷冷的道。 他还是不说。 林昆目光陡然一冷,抬起冲着他的手腕就踩了下去,就听喀的一声轻响,这最后的一个扒手应声惨叫,手腕没有被踩断,但依旧疼的撕心裂肺。 “我再问你一次,说,还是不说?” 这最后一个扒手回过头,目光阴森的瞪着林昆,蓄足了一口唾沫就想要冲林昆吐过来,林昆识破了他的意图,不等他张开嘴,直接就用那44的大脚板子冲他的脸招呼了下来,顿时又是一声惨叫,这哥们的的脸被重重的踩在了地上,两颗门牙被踩断,蓄足的那一口口水混着血水流了一地。 “你麻痹的,给脸不要脸是吧,老子不给你点狠的,当老子是吃素的是吧!”林昆勃然发怒,随手抽出了扎在车轮上的匕首,冷冷的道:“有本事今个你就什么也别说!”说完,匕首唰的一挥,一道寒光闪过…… 喀嚓,细微的一声脆响,仿佛利刃切断骨头的声音…… “啊!” 扒手惨叫,血水喷溅,他左手的小母手指头被切掉,十指连心,这疼痛绝非一般。 唰,匕首又是一挥,惨叫声再次响起,血水再次喷溅,这一次的惨叫声比之前更惨烈,血水喷溅的更浓,这一次切掉的是左手的大拇指。 “我说,我说……”扒手赶紧求饶,脸上满是狞痛、恐惧之色,看向林昆的眼神里除了恐惧还是恐惧,眼前这个满脸萧杀的男人就像是恶魔一样。 “呵呵,晚了!”林昆嘴角冷冷一笑,继续挥舞着手里的匕首,唰、唰、唰……果断的三下挥罢,扒手惨叫过后直接昏死了过去,至此他左手的五根手指全被切掉,血水汩汩的流了出来,洇红了一大片的地面。 其他那几个躺在地上没有昏死过去的扒手见了,全都吓的战战兢兢,冷汗唰唰的往外渗,此时的林昆在他们眼里已经不是人了,而是恶魔。 沈曼站在墙边,看的心里一揪一揪的,她想过去拦住林昆,制止这场残忍的继续,可转念再一想,这些何尝不是这些扒手应得的报应惩罚! 他们成帮结伙的扒窃,有时候甚至是明抢,被偷的大多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要是有人反抗抓捕他们,他们会仗着人多对对方大施拳脚,警察要是抓捕他们,他们照样会成帮结伙的来报应,抽刀子下黑手,要多阴狠就有多阴狠,要多毒辣就有多毒辣,自己之前的那位同事,就是他们这群人给杀死的! 再说刚才,要不是林昆身手了得的变态,自己的身上恐怕已经被他们用刀子戳穿了无数个血洞,自己要是没反抗,肯定还会被他们这群混蛋玷污了身子,这群丧心病狂、狡诈阴险的混蛋今天能这样对自己,明天就能这样对别人,上天赋予了他们生存的权力,他们却用来祸害别人! 想到此处,沈曼非但不想上去拦着了,反而自己也想拿起匕首废了他们。 林昆拎着匕首向其他躺在地上的扒手走了过来,这些扒手顿时吓的跪了起来,忍着身上的疼痛,哭声的哀求道:“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啊……” “谁说。”林昆淡淡的道。 “我说……” “我说!” “我说!” …… 几个人顿时争先恐后的说了起来:“我们还有同伙,他们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