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两虎斗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三十九章:两虎斗

第三百三十九章:两虎斗 “怎么样!?” 院长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由于过于紧张,鼻梁上的镜架差点掉到地上。 “救过来了!”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胸前挂着一个写着‘主任’铭牌的胸牌,这中年医生累的满头大汗,显然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院长长长的松了口气,道:“总算是救过来了……” “可是院长……”中年男人一副心疼的表情道:“咱们血库里的稀缺血型存储几乎全都用了,这对于我们来说代价有点太大了,以后万一……” 院长马上打断他,训斥道:“你个死脑筋,用了点稀缺血型算什么,你知不知道这人要是救不过来,咱们中心医院得付出多大得代价么,就城南驻扎的那群兵痞,还不得把坦克装甲车全都开到医院的大门口!” 这主任也是忙的有些糊涂了,没头没脑的问了句:“开坦克装甲车过来干嘛?” 院长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指着中年医生,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咋就这么死脑筋,你说他们开坦克装甲车过来干嘛,还不是要平了咱这医院!” 中年医生脸色骤然一变,额头上顿时出了一层冷毛汗,看着院长有些哆嗦的道:“院……院长,他们真……真能那么干么?咱们可是市级医院,他们就是再不讲理,也得考虑考虑后果吧,我们也可以报警啊!” 院长横了一眼中年男人,反问道:“你觉得报警管用么,你是警察,接到这样的报警会出警么,即便出了警,手下们真的会服从么?你手里拿着手枪,最多也就是把冲锋枪,谁特么的敢和坦克装甲车对着干!” 中年男人被训斥的连连点头,也确实是他想的简单了,他一个医院的高级人才,脑袋里成天想着的就是治病,对于别的事情的情商已经严重退化了。 两人这边话题刚说完,外面突然又一个急叨叨的声音传来,“院长,不好了!” 院长本来放下的心,突然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冲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护士,长的很有风韵,脸上涂了一层精致的妆,这是医院的总护士长,院长心惊胆战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那人出事了?” 护士长缓了一口气,脸上也是一层细汗,道:“不是不是,外面来人了?” 院长道:“兵痞子!?” 护士长道:“不是不是,好像是一群黑社会,来了七八个面包车,手里都拿着家伙什儿!” 院长皱起了眉头,道:“你们谁借黑社会高利贷了?” 护士长道:“院长,不是的啊,那些人一来就冲着急救室去了,好像是冲着刚才急救的那个人去的,现在怎么办,我们的保安根本拦不住啊!” 院长道:“保安呢?” 护士长道:“一看到黑社会,保安全都跑了。” 院长气呼呼的大骂一句:“这群狗犊子,医院养活了他们,到了关键的时刻全特么的逃兵,你给我记住了,这些个保安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开除!” 护士长道:“行,我记住了。可是院长,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 院长马上犯难起来,这一边是黑社会,另一边是南郊驻扎的军队,他选择得罪谁呢?冷静了一下之后,问护士长道:“你知道那群黑社会的来路么?” 护士长摇头,院长道:“那还愣着干什么,走,跟我一起去问问他们!” 院长也是拼了,当先走出了办公室,急叨叨的向楼下的急救室走去,身后跟着护士长和中年医生,三人进了电梯,电梯一直下到二楼,急救室就在二楼左手边的尽头,此时急救室的门口已经聚满了人,一个个露着纹身,手里头拎着各种打架用的家伙什儿的混混,走廊本来就狭窄,一下子聚了这么多的人,马上就闷热了起来。 “各位,各位!” 院长也顾不得擦额头上的汗珠子,来到了急救室门外就亮开了嗓门大喊道:“我是这儿的院长,各位有话好说,咱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 所有拎着家伙什儿的混混全都转过身,一双双冰冷的目光,全都向院长聚焦过来,院长身上冒着热汗,骨子里却打了个寒颤,热汗瞬间变成了冷汗。 一个满头焗着黄毛的小混混走出来,这小混混赤裸着上半身,秀出一大片的纹身,左边一条青龙怒目狰狞,右边一只猛虎张开獠牙下山,就差腰间再盘一头青牛了。 黄毛小混混手里拎着一把半米多长的大砍刀,抬起来指着院长就道:“老东西,我管你是不是院长的,最好别妨碍我们在这办事,否则后果自负!” 院长世面见过不少,可终究是一个搞文化出身的,一看到那白晃晃的大砍刀,心里头早就哆嗦成一团了,脸色也是骤然一变,变的冷清苍白。 黄毛小青年拎着砍刀向院长逼了两步,院长马上吓的哆嗦的往后退,身后的中年一声和护士长也跟着往后退,护士长小声的对院长说:“院长,我看还是算了,这些人咱们惹不起的,别到时候伤了自己就……” 院长心里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可他不得不估计城南郊的兵痞子,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提起了胆量冲着黄毛小青年道:“你们是不是不知道里面的人是谁?那可是南郊部队点名要的人,你们今天要是在这里乱来,就不怕……” “怕你大爷啊!” 不等院长说完,黄毛小青年手里的砍刀向院长拍了过来,直接拍在他那光秃秃的头顶,这要是用砍的,估摸着院长的地中海脑袋已经开瓢了。 院长的冷汗噌的一下,顺着全身的汗毛孔往外喷,嘴里哆哆嗦嗦的道:“小兄弟,你们不害怕就好,我是给你们提个醒,你……你们忙……” 说完,转过身带着护士长和中年医生就逃了,身后聚着的小混混们一片哄笑。 这院长也不是傻子,这城里头敢和南郊的部队对抗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鲁大能,鲁大能号称是无铜市地下土皇帝,表面上又是一个出色的企业家,在无铜市一直是手眼通天,在这无铜市几乎就没有他干不成的事。 护士长跟在身后问:“院长,今天这事……” 院长呼哧呼哧的道:“今天这事咱们管不了,两只老虎打架,咱们还是躲远点吧。” 护士长和中年医生听的似懂非懂,院长没有继续说的意思,他们也不好再多问。 林昆还在急救室里躺着,陷入昏迷的状态,楚静瑶陪在身边,另外还有几个负责监护的医生,整个急救室的门口,除了聚满了能有四五十个小混混,再就是两个肩上扛了两杠两星的军官,面对这黑压压一片的小混混,这两位军官一脸的冷然,目光锐利的瞪着眼前这些人。 张翼没有正式出面,他一出来就代表暴露了鲁大能的身份,鲁大能不愿意和南郊的部队正面结怨,顾忌到这一点,张翼一直坐在车里没有出来。 刚才拎着砍刀指着院长的黄毛小青年,就是这一群小混混里的头目,若论单打独斗,他们这群乌合之众肯定不是两名军官的对手,不过他们的目标很坚定,打的就是寡不敌众的优势牌,你两个军官再牛,也架不住咱们四五十个人围殴,何况咱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家伙什儿呢。 黄毛小青年拎着砍刀又来到了两名军官面前,嘴角轻佻的一笑,一副痞里痞气的表情道:“我说两位兵哥哥,咱们好汉不吃眼前亏,我身后有五十多个兄弟,你们两个根本不是对手,还是乖乖交出里面的人,我们也省得伤了和气。” “不可能!”两名军官冷冷的道:“想要里面的人,除非从我们的身体上踏过去。” 黄毛小青年冷冷的一笑,道:“行,这就是没有商量的意思是吧,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向身后的小弟们一招手,道:“兄弟们给我上!” 黄毛小青年得到张翼的特别指示,今天这次行动最重要的就是时间,千万不能浪费时间,要是等到军方的大部队来了,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四五十个小混混马上一窝蜂的涌了上来,手里的家伙什不管什么东西,全都向这两名军官招呼了过来,两个军官也不含糊,两人肩并着,双拳握紧跟这群小混混搏斗了起来。 这两名军官的身手都不错,一口气打倒了十几个小混混,但最终也是双拳难敌四手,身上挨了数刀倒在了地上,这些个小混混一个也都是杀红了眼,抡起看到唰唰唰的就砍了下去,把两名军官给砍成了重伤。 砰的一声,急救室的大门被踢开了,黄毛小青年最先闯进来,负责监护的几个医生和护士,马上全都吓的缩到了一边,楚静瑶护在林昆的身边,瞪着黄毛小青年道:“你们想干什么!” 黄毛小青年嘴角冷的一笑,淫邪的道:“妞,长的可真不错啊,哥带你们去个好玩的地方!”说着向前一招手,马上一窝蜂的小混混涌了过来。 这一群小混混就像是土匪一样,强行的把昏迷的林昆和楚静瑶带出医院,把两人推上了面包车后,一行八辆面包车先后就要开出医院的大门口,张翼此时坐在医院大门外的一辆黑色的吉普车里,见黄毛小青年得手了,嘴角满意的一笑,自语道:“干的漂亮。” 面包车先后的向医院大门外开去,第一辆面包车刚要露出半个头,突然一辆军绿色的军用悍马车出现,咣的一声巨响,悍马车的车头直接撞在了面包车的车头上,这两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对抗性,面包车的车头顿时被撞的稀巴烂,里面开车的小混混直接趴在方向盘上耷拉着脑袋,十有八九是被撞死了。 后面面包车上的小混混全都准备下车支援,结果就听不远处的街头巷口一阵的发动机咆哮声传来,医院的大门口马上就出现了第二辆军用悍马车、第三辆、第四辆、第五辆……到最后多少辆从里面已经看不清了,绿压压的军用悍马车,顿时将医院的大门口围的水泄不通,同时天上一阵螺旋桨的声音传来,一架军绿色印着五角星的直升飞机出现在了头顶…… 第三百四十章:杰出的孙子 直升机,悍马车,一时间将市中心医院的大门口堵的水泄不通,周围的路人纷纷停下脚步,满脸惊恐的看过来,有些人活了一辈子恐怕也没见过这种阵仗。 面包车里的小混混都吓傻了,一个个脸色惊恐的都变成了墨绿色,他们平时总是喜欢狐假虎威,仗着人数众多在大街小巷耀武扬威,总以为自己就是这座城市的霸主了,殊不知在悍马车和直升机面前,毛都不是。 黄毛小青年坐在中间的一辆面包车里,身旁坐着的小弟被吓的浑身哆嗦,在那儿嘟嘟囔囔的重复着:“完了完了,这下可玩完了,部队都来了……” 黄毛小青年眉头一跳,冲着身旁的小弟就是一巴掌拍过去,大骂道:“嘟囔你妈的狗臭屁,什么玩完了,乌鸦嘴,不就是几辆军用和一家直升飞机么!” “黄毛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啊?”另外的几个小弟全将希冀的目光看过来。 黄毛深吸一口气,朝车窗外啐了一口,吼道:“还能他娘的怎么办,逃!”言罢,他呼啦一下拉开了车门,最先从车上跳了下来,转身就要往医院里逃,按照黄毛的设想,你门口有悍马车堵着,天上有直升机飞着,老子一口气跑进医院的大楼,就不信你们这群兵蛋子能炸了大楼不成? 这黄毛的身手还算敏捷,和普通的小混混比起来,那绝对是不得了,只见他几个向前的大跨步,眼瞅着就要跑到了医院门口的台阶上,黄毛嘴角得意的一笑,心里暗暗的讥讽道:“看你们这群兵蛋子能奈老子何!” 这想法刚从脑海里闪过,前脚尖刚要迈上台阶,突然就听天空中砰的一声响,空气中一阵尖啸的声音划过,黄毛小青年应声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紧跟着黄毛小青年的身后,几个小弟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眼看这突然的变故发生,所有人的身上都起了一层冷冒汗,他们清楚的看到,黄毛的小腿被子弹击中,那子弹穿过了黄毛的小腿之后,射进了石阶里。 “啊!” 黄毛小青年后知后觉的捂着腿惨叫起来,被子弹穿透的滋味绝对不好受,他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挨过不少的刀子,但真和眼前这疼痛比起来,挨刀子简直就像是挠痒痒一样。 血水顺着黄毛小青年的指缝流了出来,马上就将周围的地面洇红了一大片。 刚才的一枪是天空中的直升机上射来的,一杆黑漆漆的枪口立在那儿,一个一脸严肃的军人正端着枪注视着下方,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他手中端着的是一挺中型的机枪,用机枪能精准的打中小腿的,手法绝对不一般,要知道机枪是用来扫射的,而不是用来点射的。 瞬间,周围一片安静,除了倒在地上的黄毛小青年撕心裂肺的痛叫声,天空中直升机的螺旋桨声,隔了几条街传来的悉率的声响,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将呼吸放慢了频率,生怕多出一点的声响。 医院的大门口外,张翼坐在一辆黑色的suv里,看到眼前的状况后,他使劲的咬了咬牙关,开着suv赶紧脱离了现场,戴上了蓝牙耳机拨出了电话,电话是打给鲁大能的,张翼歉意的说:“能哥,又失手了。” 电话里鲁大能的声音平静,道:“阿翼啊,算了,这次我们认栽了,没想到楚相国和军方还有关系,为了一个新能源的项目得罪军方不划算,你回来吧。” “好的,能哥。”张翼语气暗淡的道,鲁大能是个争抢好胜的性格,他张翼何尝不是,眼看着就到手的肥肉,就这么没了,他心里憋气的很。 一群乌合之众,根本无法抵挡解放军的锐气,黄毛小青年被撂倒之后,面包车上的小混混全都主动下来,跪在地上讨饶,他们平时就再耀武扬威狗仗人势,此时也得认清楚状况,跟部队斗,那完全就是死路一条。 直升飞机落了下来,将林昆和楚静瑶带到了飞机上,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飞向了天空,向着南郊的军队飞去,医院门口堵着的那些悍马车,也先后有序的退了出来,在一片轰隆隆的咆哮声中,离开众人的视野。 zhjs018部队隶属于江苏省军区,属于无铜市地方的驻扎部队,规模不是很大,仅有两个团的兵力,但这两个团的兵力可全都是精锐之师。 018部队的首长姓叶,叫叶庆年,手底下虽然只有两个团,但已经是师长级别,现年也才刚刚四十岁,叶庆年的身世不得了,曾爷爷据说是一代武枭叶问,叶庆年也确实有一身好功夫,招牌的是叶问的咏春拳。 直升机落在驻军的大院里,叶庆年出手相助,是接到了中央发来的密令,虽然不知道飞机上被抬下来的这个年轻人的具体身份,但关于漠北狼王的传说,他过去也是听过一二,只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只是一个漠北的兵王,至于中央秘密发出密令么,这明显不符合正常的逻辑。 叶庆年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入伍到现在已经二十多个年头了,如今的地位全都是靠着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拼来的,绝对不掺杂任何的投机。 叶庆年亲自出面,将昏迷的林昆和楚静瑶接进了提前布置好的房间里,这是一间说不上奢华,但一切应有尽有的房间,为了能够全方位的照顾林昆,避免出现任何的意外,还特意的安排了两个部队里最顶尖的医生陪护。 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叶庆年回到了他的私人办公室里,亲自给上级回了个电话,报告了一下情况,上级没有过多的语言,只说了一个字:“好!”关于林昆的身世问题,却是只字未提,叶庆年好奇,刚要开口询问个一二,被上级冷冷的驳回了,“身为军人,好奇心绝对不能有!” 挂了电话,叶庆年的心里很是郁闷,自己怎么也算是立了件功,上级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一丁点都不透露给自己。 此时,燕京城里的一个神秘大院内,一个须发洁白的老人正坐在凉亭里下棋,这位老人早已经在华夏政治的舞台上淡出身影,和他下棋的人却是当下家喻户晓的,是如今华夏红色政权核心里的一个绝对首脑级的人物。 “老爷!”凉亭外的小路上跑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叟,这老叟脚步敏捷,跑起来脚底生风,普通人都能看出来,这老叟的腿上是有真功夫的。 老人头也不抬,目光始终看着棋盘,淡淡的道:“小梁,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记住,为人处世,不管遇到了什么事,切记不能慌慌张张。” 这老叟被唤作是小梁,多少给人一股不自在的感觉,通常咱们口中的小梁,那肯定都是二十多岁的小年轻,五十多岁的人还从未听说过有被唤作小梁的。 不过结合此情此景来看,须发洁白的老叟至少有八十多了,而这小梁才五十多岁,八十多岁的喊五十多岁的小梁,也确实是合情合理的。 小梁跑到了须发皆白的老头面前,高兴的道:“老爷,小少爷他没事了!” 须发皆白的老头眉梢飞起一抹喜色,但很快就平静了下去,指着期盼,对对面正和他博弈的那位华夏红色政权核心里的绝对首脑人物道:“小薛,你说最应该高兴的是谁啊?” 被唤作小薛的老人微微一笑,极其恭敬的说道:“老师,我认为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须发洁白的老头满意的点点头,道:“我孙子是人杰,朱家以后的大厅还要靠他支撑,要是那个姓鲁的小鳖孙子真让我孙子有个三长两短,呵呵……”话没有说话,但阴冷的口气已经将其中的意思展露出来。 被唤作小薛的老人道:“老师,学生还是应该恭喜您,总算是后继有人。” 朱老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薛啊,你说的对,我们朱家总算是后继有人了,就凭我身边的那几个王八蛋的孙子,朱家早晚要被他们败的底儿朝天。” “老师,你也不用太纠结于此,咱们华夏多少个名门望族,最后都是败落在了后继无人上,常言道穷养儿子富养女,这儿子一旦富养了起来,还真不是什么好事,不知道人家的疾苦,成天在外面胡作非为。” 朱老嘴角微微一笑,道:“所以,我很庆幸有这么一个孙子,虽然他现在还不够完美,但我相信他一定是我朱家未来的顶梁柱,带着家族繁荣下去!” 被唤作小薛的老人双手合十抱在一起,起誓般的说道:“老师,我薛永德保证,一定尽心尽力的为朱家的繁荣牺牲,朱家的繁荣就是我的繁荣!” 朱老笑着摆摆手说:“小薛呀,你的话老师很感动,可你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不容易,其中多是你自己辛苦获得而来的,我在你的人生道路上,只是一个点石成金的作用,石头是不会变成金子的,唯有他本身就是金子。你们薛家几代都是穷苦的农民,你也该自己创建家族的荣耀。” 薛永德坚定的道:“老师,我不需要创建家族的荣耀,我只需要尽心尽力的为朱家奉献!” 朱老笑着摇摇头,看着薛永德,手里捏着一枚棋子,往棋盘上一按,道:“小薛,你输了。” 薛永德尴尬的笑了起来,道:“老师,我还是下不过你。” 朱老哈哈的笑道:“所以说嘛,姜还是老的辣,只可惜这个世界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未来这大好的河山都是你们这些老壮派的。” 薛永德道:“老师,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朱老笑着说:“百岁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终究有不在的那一天,我这一辈子起起落落,朱家在我的手里总算没有没落,我余下的人生冤枉很简单,就是希望朱家能够继续昌盛的发展,感谢老天爷赐给了我一个杰出的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