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急救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三十八章:急救

第三百三十八章:急救 惊喜与激动过后,楚相国重新坐了下来,点上了一根雪茄烟,再次陷入了沉思当中,他和胡耀国的关系,就与当初和秦雪父亲的关系一样,都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彼此间的默契与亲密,绝对不输一奶同胞的兄弟。 这已经是老胡第二次向自己暗示林昆的身份非同一般,照正常的情况来说,如果不是特机密的事件,老胡是不用这样暗示的,他跟自己一向都是心直口快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浓浓泛香的烟雾缓缓的从口中吐了出来,楚相国本来想压下心底的好奇,可最终还是没忍住,拿起电话直接拨向了漠北。 都几十年的交情了,老胡对楚相国自然很了解,此时老胡正坐在他那栋红砖小二楼里,窗外是漠北那毫无人情味的阳光,像是天火莅临一样炙烤着这一片荒芜的大地,那炙热的程度,仿佛要将这一方世界都给蒸发了一样。 老胡的办公室里却是很凉快,空调24小时吹着,偌大的皮质沙发上,他半躺半坐的在上面,这一副架势就仿佛某个农村里的暴发户一样。 老胡是个很会享受的住,享受归享受,他这可不是在部队里腐败,用他的话说——老子年轻的时候都把命捐给国家了,替祖国赢回了无数的荣耀,捍卫了祖国的尊严,临老了还要在这荒芜的漠北边境上守卫边疆,和敌人斗智斗勇,平时在生活上稍稍享受了一点,这不过分吧。 楚相国的电话打过来,老胡很痛快的接了,不等楚相国开口,他就先把话堵上了,“老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事关国家机密,我不可能告诉你的,即便你硬逼我,我也一个字都不会说的。” 楚相国咳嗽了两声,就好像是被老胡的话给呛到了一样,站起来望着窗外的天空,还是有些阴雨绵绵,不过已经开始有了放晴的趋势了,他故意压低嗓门,令声音听起来很严肃,同时也有点煽情的意味,道:“老胡,咱们也是兄弟一场,在对越反击战的时候,我也是帮你挨过枪子儿的,你也替我挡下过越蛮子的刺刀,我一直都把你当我亲兄弟看,你心里也一定把我当成亲生兄弟,有什么事情是亲兄弟间不能说的?” 老胡眉头跳动了一下,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不得不承认,他被楚相国的这一通感情牌给打的有点懵了,可原则毕竟是原则,作为一名军人,有些话绝对是不能说的,即便对方是亲兄弟,那也必须要守口如瓶,这是作为一名合格军人的最基本的素质。 “老楚,你还是别费心思了,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告诉你的,这是原则问题。”老胡站起身来,语气坚定的道,其实心里头隐隐有些动摇了。 楚相国继续打他的感情牌,道:“老胡,原则我懂,我也是从部队里过来的,可凡事也得考虑个现实情况,不能对谁都讲原则,我们当初在部队里的时候,战友之间不是有这么一句话么,战友之间讲的不全是原则,还有亲情在里面,我们一起扛枪杀敌,共度生死,情谊如金呐!” “老楚,你……你个狡猾的老小子!”老胡话锋彻底松动了下来,道:“行了行了,你老小子的阴谋得逞了,但我能告诉你的不多,你别再追问了。” 楚相国心中得意,嘴上却是沉稳的说:“放心吧老兄弟,你能告诉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我要是再向你追问,那就是我不讲情谊,不够意思了。” “哼!还算你老小子有点良心。”老胡缓缓的道:“林昆的身份不一般,我那静瑶侄女儿要是真能和他成了,你老小子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楚相国道:“老兄弟,这话你都说过了,说点我没听过的。” 老胡道:“这么说吧,林昆和燕京城的朱家有关系,至于什么关系我不便多说,这小子本身就有超强的实力,是我前后二十年都难得一见的兵王奇才,再加上燕京城朱家这层关系,日后的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说完后,电话的对面没了声音,老胡对着电话问道:“老楚,老楚你人呢?” 楚相国一脸震惊的表情站在落地窗前,天空已经放晴,一道斑斓霞丽的彩虹挂在云端,此时眼前所有的风景在他的面前都是空白,心里只在反反复复的问自己,真的是燕京城的那个朱家?自己没听错吧…… “老胡,这个玩笑可开不得,林昆真的和燕京城的朱家有关系?是燕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那个朱家么,上一代老爷子是开国元勋的那个朱家?” 老胡很淡定的道:“对啊,就是那个朱家,朱老爷子跺一跺脚,整个燕京城都得跟着颤上一颤的朱家。我跟你说,你小老小子这次是走了狗屎运了,之前我也不知道这一码子的关系,否则非得敲诈你老小子一顿不可。我静瑶侄女长的是漂亮,但要遇到林昆这样的可不容易,别的家族里的纨绔二世祖,哪一个不是靠着老子或者老子的老子成天在外面瞎得瑟的,一遇到正儿八经的情况,拍拍肚皮,肚子里除了屎还有什么?林昆不用我多说,你应该也已经了解了,绝对是个有出息的小伙子,就是你和我年轻那会儿,怕是也没有他现在这么优秀,你承认不?”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楚相国自然悟透了其中的玄妙,林昆和燕京朱家有关系,恐怕这关系还非同一般,可据他得到的资料了解,林昆自幼在乡下长大,无父无母,只有一个早已经过世了的爷爷…… 这样的一个出身于贫穷山村的穷小子,怎么可能和燕京朱家有关系,要知道朱家可是燕京城里的四大家族之一,朱家的老爷子就是当今红色政权的核心层也对其尊重有加,朱老爷子要是哪天不高兴了,就站在他那一方庭院里跺一跺脚,整个燕京城不来场地震,也得颤上两颤。 楚相国实在想不透,这林昆到底会和朱家有怎样的关系,从老胡话里的意思揣摩,应该是朱家的嫡系,难道是朱家在外的私生子,是朱老爷子的孙子? 挂了电话,楚相国坐在沙发上又陷入了沉思,事关自己的女儿,他必须反反复复的琢磨,经商到了他这个地步,许多事情已经不亲力亲为了,交给手下一方面可以锻炼手下,另一方面也省得自己操心过度,但女儿不一样了,生意失败了一次,他楚相国赔的起,女儿可只有一个。 楚相国拿起电话,想要给秦雪打电话,让她再重新调查一遍林昆的背景,电话刚拿起来又放了下去,如果林昆的背景这么好调查的话,老胡也不至于一开始也不知道他的背景,直到几个月前才知道。 楚相国抽了一口烟,长长的缓了口气,暗暗自语道:“也罢,只要女儿喜欢就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即便自己有心操劳,怕也是无能为力。” 无铜市…… 市中心医院的急救室忙成了一团乱,主刀的三个医生全都汗流浃背,白色的大褂背后洇湿了一摊的痕迹,周围伺候着的十多个小护士也都忙的团团转,所有人都是在顶着压力来抢救的,院长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今天这个年轻人如果抢救不过来,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得卷铺盖回家。 这年头找一份工作多难啊,尤其他们学医的,像主刀这种医生其实不用太过担心自己的工作问题,这家医院不干了,外面肯定排着队请他们,可在无铜市,中心医院是最好的一家,薪资待遇也是最高的,更重要的是,市中心医院是国有的,和大多数腐败没有什么生产力的国有企业不同,市中心医院是一个响当当的医学界的翘楚,不管医生还是护士,都享受着别的医院所享受不到的待遇,再说了,这年头有谁愿意从国企里跳出来,去给私企打工?另外,只要市中心院长的一句话,无铜市怕是根本没有医院敢收留他们,除非那家医院突然想倒闭了。 华夏人多是自私的,但一旦涉及到自己的事情,所付出的努力瞬间就可以超过百分之百,眼前这急救室里的医生和护士,有一个算一个,几乎都拼了。 林昆身上的伤口太多,再加上失血过多,抢救不是处理好伤口就行了,还要配合许多其他的程序,这其中的繁琐就不一一多说了,总之是把这些医生和护士都给累屁了。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抢救,林昆的心率总算稳定下来了,整个人却依旧陷入重度的昏迷当中,主刀的三个医生看着实验的结果,满意的擦了把汗,现在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双手合十,默默的向苍天祈祷林昆能快点醒过来。 市中心医院的院长一直坐在办公室里,他本来是要去接待军区的首长的,可首长人压根就没来,剩下的都是几个营级的军官士兵,他上去打了两声招呼之后,人家压根就不给他什么好脸子,搞的他怪郁闷的,就干脆坐在了办公室里等消息。 墙上的时钟每一秒仿佛都走的缓慢,院长的心里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他已经对着天空祈祷了无数次,一定要急救室里那小子抢救过来,他可不想这医院最终败落在他的手里了,那些军痞可一向是说到做到的。 “院长!”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急叨叨的声音,院长整个人马上打起了精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