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天降救援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三十七章:天降救援

第三百三十七章:天降救援 楚静瑶扶着林昆,艰难的向山下走去,林昆整个人已经完全虚脱了,身上依旧血流不止,整个人重重的压在了楚静瑶的身上,楚静瑶一个从小到大都没做过累活的轻柔女子,承受这重量脚下一个趔趄跟着一个趔趄。 林昆语气虚弱的笑着说:“老婆,你还是自己先走吧,我们这样走下去不行,待会儿肯定会被上山来的清理工撞上,到时候就麻烦了。” “不!”楚静瑶坚决的回道:“要走我们一起走,要留我们也一起留!” 林昆嘴角苍白的一笑,内心一阵暖流滑过,“老婆,你听我说,鲁大能要抓的人是你,他是想用你来要挟你爸,我对他来说没什么用处。” “所以他会杀了你!”楚静瑶异常坚定的说:“林昆,你给我听着,我不允许你死!” 林昆抬起手摸了楚静瑶的脸颊,细腻的皮肤像是涂了珍珠粉一样光滑,笑着说:“老婆,咱们俩在一起谁都跑不掉的,你先走,我找地方藏起来。” “不行!”楚静瑶坚决的说,说完把头转过头,不再理会林昆,咬着牙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往山下走的路怎么也不好走,脚底下石头一绊,差点摔倒,委屈的泪水顺着眼眶就流了出来,哽咽的道:“连石头都欺负我……” 林昆整个人挂在楚静瑶的身上,心里头说不出的心痛,他卯足了身体剩下的一丁点力气,冲着刚才绊了楚静瑶的那块石头狠的踢过去,一块能有人头大小的石头,直接被踹的飞出去二十多米,呼通一声砸在了山下。 “你干嘛!”楚静瑶哭声斥道,低下头看着林昆踢破的脚趾头,血糊糊的,埋怨而又生气的叱问:“你怎么这么傻,干嘛跟一块石头过不去!” 林昆嘴角勾起一丝苍白的微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仿佛踢的流血的脚趾头根本就不是他的,一点也不痛,道:“我林昆要是逃过了这一劫,我对天发誓,绝不让楚静瑶受半点的委屈,一辈子!” 楚静瑶看着林昆,顿时感动的哭的稀里哗啦的,一把扑在了林昆的怀里,也忘记了林昆此时满身的伤痕,紧紧的抱着林昆,哽咽道:“林昆,对不起,我以前对你总是那么苛刻,请你原谅我,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 被楚静瑶突然的这么一抱,身上的伤顿时更火辣辣的疼了起来,林昆张大了嘴巴,脸上的表情夸张的难以形容,不过却是一声未吭,咬着牙道:“好,我知道了……”他其实更想说的是:“老婆,疼死我了!” 噌噌噌…… 天空中突然一阵机械旋转的声音传来,一阵狂风汹涌了过来,这一切发生的很突然,一点预兆都没有,林昆回过头眯着眼睛向天上看去,只见一辆迷彩的军用飞机,正从天上缓缓的下降,飞机上印着一个偌大的红色五角星,五角星后面紧跟着一串军区的标示——zhjs018。 林昆眉头一蹙,心说不会这江苏的军区也被鲁大能给收买了吧,这也太疯狂了吧,不过马上他就在心里否定了这个想法,部队的首脑就是再糊涂,也不可能跟一个黑社会的套上近乎,这是华夏军队的禁忌,一旦查证属实之后,上下三代都要跟着倒霉。 楚静瑶搀着林昆就要跑,被林昆拉住了,“老婆,没事,应该是来接咱们的。” 楚静瑶将信将疑的看着林昆,林昆笑着说:“相信我。” 在一阵螺旋桨的‘噌噌’声中,直升飞机落了下来,飞机上马上下来了两个军人,两人腰杆笔直的冲林昆和楚静瑶敬了个礼,道:“林先生,我们是来接你的!” 林昆道:“快别整这些没用的,没看我都快血流的透支了么,赶紧送我去医院。” 两个人军人赶紧从楚静瑶的怀里接过林昆,搀扶着林昆上了飞机,随后又把楚静瑶拉了上来。 这是一架中型的直升飞机,空间还算宽敞,林昆上了飞机后,就被安排躺在了担架上,楚静瑶没有安稳的坐在椅子上,而是一直守在他的身边。 十分钟左右,飞机落在了无铜市的部队大院里,提前联系好的医护人员,马上上飞机把林昆抬走,楚静瑶握着林昆的手一刻也不分离,一起被请进了军区的医护室。 林昆身上的血已经流的差不多了,整个人已经陷入了休克昏迷的状态,部队的血库里储存不少,却没有和他的血型相匹配,军区的医护人员只要先给他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然后派了两辆军车,将他送往无铜市的中心医院。 无铜市中心医院,是无铜市最好的医院,无论医疗技术还是器械储备,在无铜市都是最好的。 军车霸气的开进医院里,来之前部队的领导已经和医院沟通过了,医院里完全是绿色大门敞开,部队的领导和院方的沟通很简单,也很粗暴,当时是部队的首长给院长打电话,电话里首长先自报了名号,紧跟着就对院长说:“我现在有一个重要的伤员要到贵院抢救,如果这个伤员有什么不测,我不管是什么原因,你的医院就等着被炸成炮灰吧!” 院长本来还怀疑对方的身份,但一听完这番话之后,马上就打消了怀疑的念头,这年头最好不惹的就是兵痞,蛮横不讲理,他说炸就一定会炸! 急救室外,楚静瑶焦急不安的等在外面,身后站着两个肩上扛了两杠两星营长级别的军人,两名军人的身后,又站着候补的医生、护士,院长有令,今天这个人必须救活,否则的话全医院上下都下岗回家。 午后的阳光浓烈,炙烤着大地像是火炉一样,人走在马路上就像是肉片一样,洒在孜然面就能成烤肉了。 鲁大能坐在他豪华的别墅里,打着空调,晒着窗外投进来的阳光,脸上说不出的黑暗,他的面前站着刚刚从北郊山上回来的四十多岁的微胖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是他的得力保镖,名字叫张翼,早年专门干一些杀人越货的勾搭,由于身手了得,被鲁大能发现之后给收编了,跟鲁大能将近二十年,对鲁大能忠心不二,可以说鲁大能的贴身心腹。 张翼此时很狼狈,身上的衣服破烂,胸前一道长长的血痕,身上的其他部位也有无数的小伤痕,脸上沾满了血污,头发乱蓬蓬的,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一样。 鲁大能掏出烟盒,向张翼丢了一根过去,自己拿出一根叼在嘴里,道:“阿翼,坐。” 张翼把烟点着,坐了下来,垂头丧气的道:“能哥,本来就要成功了,谁知道不知从哪跑出来那么多的土狼,一下子把兄弟们都给冲乱了!” 鲁大能淡然的一笑,用一种商人的口吻说道:“损失了多少?” 张翼道:“我没有细算,但应该有七八十个兄弟。” 鲁大能慨然道:“可惜了这么多的兄弟,阿翼,替我安排下去,厚葬这些兄弟,给家属慰问金,别不舍得花钱,否则没有人会替你卖命。” 张翼道:“知道了,能哥。” 鲁大能咬着烟,吐出一团烟雾,道:“楚相国的闺女和姑爷,是被军区的飞机接走的,你马上收拾一下,带上人去市中心医院,他们在那。” 张翼道:“能哥,你是让我去和部队的人抢人?” 鲁大能道:“多带上人,部队在医院那只有几个人,你们应该能搞定。” 张翼道:“谢谢能哥信任!” 中港市,楚相国脸上的担心丝毫没有减弱,他和鲁大能的谈判暂时搁浅了,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老朋友胡耀国打过来的。 “喂,老胡。”楚相国接听了电话。 “老楚,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通知我!”电话里,胡耀国责备道。 “远水救不了近火,你远在漠北,给你打电话又能怎样。”楚相国叹气道。 “瞧你老小子这怂样,咋的,不信任我呀,我还真就告诉你了,你闺女和姑爷没事,这次你就庆幸吧,沾了你姑爷的光。” “哦?”楚相国惊疑道:“你是说静瑶和林昆没事?这到底怎么回事。” 胡耀国道:“说来话长,你只知道是无铜的地方部队救了你闺女和姑爷就行了,日后有机会别抠搜的,多拿出点钱给人部队搞搞建设改善。” “老胡,你没和我开玩笑?”楚相国心里悬着的大石头马上就要掉下来了,声音里已经充满了惊喜,他相信胡耀国不会开这样的玩笑,他说静瑶和林昆没事,那就肯定没事。 “开你个头啊,下次再碰上这样的事,记住第一时间通知我,否则你那宝贝姑爷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和我都有逃不过的责任,听明白没?” 楚相国一头雾水,道:“没听明白。” 胡耀国道:“没听明白就没听明白,你记住万一林昆要是有什么危险,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我好想对策。” 楚相国不解的道:“为什么?” 胡耀国道:“你哪那么多为什么,有些事情不能说,你好好记住就行了,静瑶要是真和林昆成了,你老小子也算是走了狗屎运,一定得好好谢我。不跟你多说了,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千万记住我的话啊!” 电话里传来了嘟嘟的盲音,楚相国一脸的不解,可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高兴,秦雪试探的问:“楚叔,静瑶和林昆没事了?” 楚相国笑着点头,道:“嗯,你胡叔刚才打电话过来,说他们被无铜市地方部队救走了,他鲁大能就是再牛x,也不敢跟部队对着干吧!” 秦雪紧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嗯。” 楚相国又吩咐说:“小雪,你马上让财务准备两千万的现金,我要好好的谢谢无铜市的地方部队,这些钱全部以捐赠的名义拨过去,就说帮助国家军队增建改良。” 秦雪欣然领命,两千万对于天楚集团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楚静瑶和林昆没事就万事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