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感人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三十六章:感人

第三百三十六章:感人 林昆几乎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力,在他身体正常,无所羁绊的情况下,别说这一只土狼立在身前,就是满山的野狼都冲出来,他一把军刺在手也能给屠的干干净净,还有周围的那些佣兵和道上的混混精英,在他的眼里不说是大白菜,反正也不会比大白菜强多少,想怎么杀就怎么杀! 只可惜,他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意了,中了迷香,身旁又有楚静瑶羁绊,否则现在躺在地上的绝对不会是他,而是周围那些个厮杀的正惨烈的佣兵们。 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周围的佣兵和喽罗已经倒下一大半了,血腥的气味冲天而起,弥漫在整个山坡上,像发酵的一坛老酒一样浓厚,可惜酒是香的,这血腥的气味是臭的,弥漫开的是无尽死亡的气息。 林昆挣扎着要站起来,却被楚静瑶拦在了身后,楚静瑶平时是最怕野兽,最畏惧血腥的,但这一刻她突然变的异常的勇敢,拿起一块石头,指着面前张着血盆大口的土狼,目光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坚定与戾气。 林昆从未见过此时此刻的楚静瑶,她这是做好了和土狼拼命的准备,她这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保护自己么?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暖洋洋浮起。 林昆暗暗的咬牙,他当然不会允许楚静瑶和土狼拼命,手中握紧了鬼畜,眼神绕过楚静瑶的身体,死死的盯着土狼,只要这畜生敢扑过来,他就敢用身体里残存的力量,和手中这把大杀器鬼畜洞穿它的头颅! 这只土狼也是杀红了眼,前腿在地上刨了两下,血盆的大口里散发出浓浓的腥臭味,一双眼睛寒光闪闪的盯着楚静瑶,身体突然一躬,猛的就向楚静瑶扑过来。 楚静瑶的瞳孔骤然紧缩起来,握着手中的石块,胳膊向后一拉,就准备向土狼砸去,身后的林昆也是屏气凝神,时刻准备挥出必杀的一击。 这时,突如其来的一个变故发生了,半空中突然横出了一道身影,以闪电般的速度,横的撞向了蹿在半空中的土狼,顿时就听呼通的一声闷响,飞在半空中的土狼,直接被横的撞出去了老远,摔在了地上之后,滚了好几个跟头才停下来。 令人吃惊的是,撞土狼的那道身影竟也是一头狼!这只狼……林昆仔细的看了一眼,马上就认出了,正是他几个小时前遇到的那个狼群的头头,它的腿受伤了,他用身上扯下来的布帮它包扎上,现在那块布还在呢。 被撞飞的土狼快速的爬了起来,林昆有些担心他救过的这只狼头目的安全,毕竟看上去地上爬起来的那只土狼,要比眼前的狼头目健壮的多。 结果令人吃惊的一幕又发生了,地上的土狼爬起来之后,本来是怒气汹汹的,那一对厮杀的发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杀气,可当它看到眼前的狼头头之后,整个狼的气质马上就坍塌了起来,变的说不出的温顺,像狗一样夹起了尾巴,乖乖的来到了浪头头的面前,低下头表示臣服。 林昆的眼睛一亮,难道自己先前帮助过的狼头头,居然是狼群的首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吧,这只狼头头看上去可没有做狼群首领的气质啊。 不对,狼是团队型的动物,狼群的首领,除了要有出众的打斗能力外,还要有更为出众的领导和震慑力,这一点已经从这个其妙不养的狼头目的身上展露出来了,它站在土狼的面前,领袖的气质展露的淋漓尽致。 另外,狼的战斗力可不是从外表就能看出来的,就刚才它突然飞过的一撞,就那一股子强大的把土狼撞飞的力量,可不是普通的狼能具备的。 嗷! 狼头目仰头长啸,山林里这时又冲出了一大批的土狼,这些土狼一个个飞奔着,目光锐利的像是无数把飞舞在空气中的匕首,将空气割成了一个接一个的罅隙。 已经有一大半的佣兵和混混喽罗被厮杀的倒在了血泊中,狼群也损失了不少,但狼群的组织庞大,此时从山林里冲出的狼,比刚才的还要多! “大哥,怎么办!”一个小喽罗问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道:“狼实在太多了,我们招架不住!” 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恨恨的咬了下牙,道:“还能怎么办,全体都给我撤!” “撤!” 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声令下,所有人纷纷向山下彻底,也不是他们想撤就能撤的,狼群依旧是发疯般的蹿来,漫山遍野说不尽的土狼奔腾,恍然间给人错觉,仿佛每一棵草,每一棵树,每一块石头都变成了狼。 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带着两个手下,趁乱向林昆和楚静瑶的方向潜伏过来,一路上遇到拦路的狼,都被他和手下直接开枪打死,逼近林昆和楚静瑶,中年男人冲手下做了个手势,两人分左右包抄过去,而中年男人则将漆黑的枪筒,对准了站在林昆和楚静瑶面前的狼首领。 林昆察觉到了危险,大喊一声:“小心!” 咣! 枪声响起,狼首领机警的往旁边一蹿,子弹打在了它的腰上,中年男人本来瞄准的是它的脑袋,狼首领嗷的一声惨叫,腰上顿时血糊糊的一片,掉过头来一个纵身就向中年男人扑杀过去,中年男人迅速的倒地翻滚,躲过了狼首领的扑杀,起身之后手中的枪‘咣咣’又是接连两记。 子弹擦着狼首领的耳朵飞过去,将它的耳朵打掉了小块血肉,另一颗子弹从狼首领的嘴巴里擦了过去,打断了它一颗锋利的狼牙,狼首领疼的又是一阵嗷叫,有其他的狼奔过来帮忙,结果都被中年男人的另两个手下给拦杀。 狼首领完全发狂了,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死命的向中年男人扑杀过去,中年男人整个人往地上一躺,同时手中的枪咣咣咣……一连串的点射,直到把剩下的子弹全都打干净了,狼首领的身体在空中一阵的痉挛,带着一连串的血花散落,呼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啊!”楚静瑶惊叫一声,捂着嘴巴看着狼首领,眼角不禁湿润了起来。 林昆牙关咬的咯咯响,瞪着中年男人恶狠狠的道:“我会让你偿命的!” 中年男人冷的一笑,“为一只狼就让我偿命,未免太大题小做了吧?再说,你有那个本事么,今天你必须把命留在这里,你的命现在我说了算。” 林昆冷笑,嘴角的鲜血还在流,他整个人已经很萎靡了,但此时却将浑身的气势攀升到了极点,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刃一样,迎着璀璨明媚的阳光,用那强大无可匹练的杀气,将周围的一小方空间冰结! 中年男人微微蹙眉,看着瘫软在地上的林昆,嘴角咕哝了一句:“你很强,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活着离开,我不想为后患留下代价。” 说着,中年男人就向林昆走了过来,每一步踩在地面上都带着阴嗖嗖的杀气,他将手中没有子弹的枪丢掉,从腰间抽出了一般短刀,森寒的刀刃在阳光下耀眼,冷飕飕的杀气令人胆寒。 楚静瑶马上又站起来拦在林昆的身前,中年男人冷的一笑,看着她道:“要不是老板有令,老子真特么的想好好的尝尝你,不要逼我动手!” 楚静瑶目光坚定的道:“想伤害林昆,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中年男人猥琐的一笑,道:“我不介意从你的身体上爬过去。”继续向前逼来。 嗷……嗷嗷! 这时忽然就听狼嚎声大起,周围的狼见到首领被杀之后,集体仰天嗷叫起来,声音中说不出的凄凉、怨恨,嗷叫过后几乎所有的狼,全都向这边涌了过来,一时间犹如潮水一般,血腥的气息将整个山林弥漫。 “大哥……大哥救我!” “大哥……救我!” 马上,中年男人带的两个手下,瞬间就被狼群给淹没,伴随着阵阵慑入人心的惨叫,整个人被撕碎的七零八落。 中年马上脸上的表情一震,快速的向后逃走,他奔跑的速度奇快,一看就是练过轻功的高手,狼群在身后紧追不舍,他几个起起落落就冲入了山林中。 一小撮狼群奔跑了过来,中间簇拥着一只小狼,正是早上的时候林昆见过的那只小狼,几只狼围到了狼首领的尸体旁,狼首领奄奄一息还有一口气,目光中充满爱怜、不舍的看着小狼,眼角竟湿润了起来。 小狼仰天嚎叫,声音里充满了悲伤,眼角湿润了起来,泪珠掉落了下来,谁说野兽不会哭的,此时的小狼完全就像是一个悲伤的孩子,两条前腿跪在了狼首领的面前,狼首领挣扎着抬起头,伸出舌头在小狼的头上舔了一下,嘴里的鲜血流出来,滴落在了小狼的头顶,它的目光看着小狼,又看向不远处的林昆,最终一声仰天嗷叫,一代狼首领陨落了。 楚静瑶热泪盈眶,小狼和周围的几只狼同时哀伤的嗷叫,送狼首领最后一程,她的泪水再也不受禁锢,像是雨后泛滥的洪水猛兽一样涌流。 林昆的眼角也忍不住的湿润起来,他可是一个没有眼泪的男人,但此时心中的难过,除了眼泪实在无法诠释,他咬紧牙关,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手刃了那个混蛋,替狼首领报仇! 山坡上平静了下来,人的尸体和狼的尸体交横错乱,这么惨烈的事件,媒体肯定是不敢报的,不出意料马上就会有人来清理山体,来掩饰罪行。 林昆挣扎着站起来,对楚静瑶说:“我们必须马上走,等清理工来了就麻烦了。” 楚静瑶扶着林昆就准备走,小狼和那几只狼一起跑了过来,仰起头看着他们,目光里没有任何的杀气,反而是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惜别之意。 林昆惨然的微笑,也不管小狼能不能听懂,说:“小家伙,我一定替你父亲报仇!” 小狼真像是听懂了一样,仰起头仰天嗷叫,身边的几只狼也一起嗷叫,像是在为林昆和楚静瑶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