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狼群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三十五章:狼群

第三百三十五章:狼群 无铜市,北郊外的大山上。 这是这座大山最不平静的一天,出现了这么多的不速之客,又惹来了满山的野狼,这座大山一直都是自然保护区,其中山林茂盛,鸟兽种类甚多,之前曾有环保局的专门人员做过统计,这山林中最强大的食肉凶兽是狼,为了能够牵制狼群,也为了让物种变的更丰富,环保局曾从外地转移来过六只成年的老虎,结果一周不到的时间,就先后发现了六只虎的骨架。 对此,环保局内部的意见不统一,有说是盗猎分子所有,有说这六只虎干脆就是被狼群给吃掉的。 北交大山上的土狼几乎都是土狼,传言有一只白色的狼在其中,引领着满山的大狼,这只狼异于其他众狼,身材高大,异常的凶猛,单打独斗老虎都不是对手,但这毕竟是传言,从未有人真正的见过这只白狼。 突如其来的这么多的狼,所有人都慌神了,山坡上这会儿至少有一百多人,但狼群源源不断,少说也有个四五百只,平均每一个人都要对上四五只狼,四五只狼什么概念,四五只狼可以硬生生的撕了一只老虎,尤其北郊山上的这种土狼,他们的身形可能不比别的狼中大,但凶猛程度有增无减,那一颗颗血盆大口中的尖牙,能轻而易举的咬断骨头。 枪声响了起来,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正常是不用用枪的,搞不好就会伤及到同伴,但此时在场的这些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首先他们就没什么团队意识,另外这么多的狼冲了过来,不开枪根本招架不住。 一只通体乌黑的土狼,高高的蹿至半空,向着一个黑衣服的男人就扑了过来,这黑衣服的男人手里拎着一把砍刀,冲着这只狼就劈了过来,土狼在半空中猛的向旁边一挣扎,堪堪的躲过了这一击,但紧跟着又有一只灰色的土狼,从身后向这个男人扑杀过来,这个男人根本就来不及回防,呼通一声被扑倒在地,紧跟着周围四五只狼同时冲了过来,张开他们那森寒獠牙的大嘴,死死的就咬了下来,趴在地上的男人一声惨叫…… 咣、咣、咣! 一个穿着迷彩短袖,手里握着枪的佣兵果断的三记点射,撂倒了三只野狼,全都是爆头击毙,这名佣兵一阵得意,吹了下枪筒冲旁边的同伴臭显摆了一下,同伴笑着揶揄道:“你小子别显摆,小心被狼爆头。” “哈哈,怎么可能,就凭这一群又臭又脏的玩意儿?”这名佣兵得意的说道,他的话音刚落,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怒吼,一阵腥臭之气吹来,不等他回过头,一张血盆大口已经向他的脑袋咬了过来,他根本来不及反抗。 就听‘啊’的一声惨叫,这名佣兵被咬个正着,整个人硬生生的被扑过来的这只灰色的土狼给撂倒了,身旁的同伴手里握着枪,马上就要开枪救他,可这时突然又有一只土狼斜刺里冲了过来,以闪电般的速度,张开那血腥的大嘴,喀嚓一声咬在了同伴的胳膊上,直接将其胳膊咬断。 啊! 同伴一声惨叫,紧跟着也被土狼硬生生的给撂倒,周围马上又冲过来数只土狼,冲着这两个佣兵就撕咬了起来,不出十秒钟,两人都断气了。 林昆瘫软在地上,他体内残存的那一缕迷香已经将作用发挥到了极致,使得他这个漠北的兵王四肢无力的瘫软在地上,身上的血水汩汩的往外流着,楚静瑶坐在地上拼命的给他包扎,“林昆,你不能死,千万不能死!” 林昆抬起手摸了一下楚静瑶的发梢,虚弱无力的笑着问:“我要是死了,你会哭么?” 啪! 楚静瑶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狠狠的道:“你胡说什么呢你!” 林昆摸了摸被楚静瑶打的生疼的半边脸,委屈的说:“老婆,我都这样了,你还下死手打我,就算我不是流血过多而死,也被你给打死了。” “谁让你胡说八道的!”楚静瑶生气的道,手上的动作却不停,将身上的衣服撕下来给林昆包扎,可他身上的伤口实在是太长了、太恶劣了,长长的刀口皮肉外翻,血水往外的流速快的吓人,楚静瑶着急的哭了起来,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一样坐在地上,心痛而又着急的看着林昆。 林昆笑着安慰她道:“老婆,你放心吧,只要今天不被这些狼给吃掉,我肯定不会死的,过去比这严重的伤都扛过来了,这一点伤不算什么。” “你吹牛!”楚静瑶焦急的说。 “我没吹牛,我身上的那些伤你都看到过,哪一个都比今天这严重。”林昆笑着说。 楚静瑶不吭声,周围不是有土狼飞蹿过去,她却好像一点都不害怕,继续给林昆包扎着伤口,她本来是最怕狼这种凶兽的,但眼前和林昆待在一起,就是天塌了她心里都踏实。 说来也奇怪了,不时的有土狼冲过来,但最终都选择绕过了她和林昆,林昆开玩笑说:“老婆,可能是你太漂亮了,这些狼都舍不得下嘴呢。” 楚静瑶瞪了林昆一眼,埋怨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林昆向周围看了看,嬉皮笑脸的说:“老婆,你还真别说,像这么壮观的场面,不是每个人这辈子都有机会见到的,我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也只是头一次遇见,狼群大战佣兵团,这简直太特么的精彩了!” 楚静瑶捂住他的嘴,命令道:“别说话,保存体力,我不允许你死!” 林昆点点头,这种常识他当然知道,生命越是垂危的时候,越应该保存体力,说话平时看似普通,那也是要耗费体力的,尤其他现在这种情况,说话还会导致血液的流速加快,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次能不能逃过一劫,死神曾经和他擦肩而过无数次,他已经麻木了,感觉不到死神的存在,不管是死是活,他不想自己死的那么闷,话是必须要说的。 楚静瑶刚松开口,林昆马上咧嘴呲牙的笑,如果单看他的表情,绝对不像是重伤垂危,倒更像是一个街头的无赖在冲美女耍流氓,“老婆,这回我要是不死,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好不好。” 楚静瑶横了他一眼,命令道:“别说话!” 林昆道:“不说话行,你答应我条件,我就不说话,否则我就说话说到死。” 楚静瑶气急的咬牙道:“你威胁我!” 林昆摆出一副很气人的表情,对楚静瑶的话表示肯定。 楚静瑶紧咬了一下牙关,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能威胁她呢,她不得不承认,她现在确实被林昆威胁了,她不想他死,真的不想,她不想让澄澄失去爸爸,更不想…… “你说!”楚静瑶恨恨的说,脸上沾染着血污,生气的模样更是动人。 林昆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道:“这次我要是不死,你让我好好的吻一次。” 楚静瑶深吸一口气,瞪了一眼这个臭流氓,在心底做了一番斗争后,决定还是以大局为重先答应他,哪知她刚要开口答应,这厮竟加价了,在那自言自语的轻佻道:“嗯,光接吻还不够,你还得陪我睡一晚上。” “你!”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楚静瑶白皙的脸颊一瞬间通红通红。 林昆故意咳嗽了两声,摆出一副很虚弱的模样,眼巴巴的看着楚静瑶,语气也突然变的哀伤起来,就仿佛一个即将死去的人要满足临终的遗愿一样,道:“老婆,你就答应我吧,我可能快要死了,这也算是我临终的遗愿了。” “林昆,林昆你没事吧!”楚静瑶着急了起来,两只手紧紧的把林昆抱在怀里,她是真的被吓到了,声音带着哭腔说:“好,我答应你,只要我们能度过这一劫,平平安安的回到中港市,我让吻,陪你睡。” 林昆继续虚弱无力的说:“老婆,你说话可要算话了,不能骗一个要死的人。” 楚静瑶紧紧的抱住她,血水将他们黏在了一起,感受着胸部传来的柔感,林大兵王裤裆里的小弟,很不合时宜的就挺了起来,光从这点来看,他就根本不像是一个将死之人,所有的一切都伪装出来骗楚静瑶同情心的。 哎,只能说这男人太坏了。 感觉到肚子上有什么东西顶自己,楚静瑶也没有去多想,连连的说:“好,我说话算话,我不骗你,只要我们能平平安安的回去,我都答应你!” 咳咳…… 林昆又咳嗽了两声,依旧是一副无力的口气说:“那……裸睡行么?” 楚静瑶几乎想也没想,就连连答应道:“行,都行,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老婆,我好累,我先睡会。”话音刚落,林昆的脑袋突然一耷拉,挂在了楚静瑶的肩头上。 楚静瑶抓着林昆的双肩,眼眶里泪水霎时间涌流了出来,大声的呼喊道:“林昆,林昆别吓我,你快醒醒,澄澄不能有你,我也不能没有你!” 林昆的眼神虚弱的眨了一下,恍恍惚惚的看着楚静瑶,“老婆,你刚才说什么?” “你不能死,澄澄不能没有你!”楚静瑶焦急的道。 “不是这句……” “我……我也不能没有你。”楚静瑶道。 林昆嘴角勾起一丝苍白的笑容,他的血流的有点多了,他是真感觉到无力了,语气颤颤巍巍的道:“老婆,你放心,我不会死的,我还等着你兑现刚才说的话呢,我先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就一会儿就行。” 楚静瑶哭着道:“林昆,林昆你睁开眼睛,不能闭眼,你这么一闭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林昆眼睛翕合着,嘴角轻轻的笑道:“放心吧,我能醒过来。” 话音刚落,突然一只灰色的土狼冲了过来,就站在半米外的地方,张开还在滴血的大嘴,嗷嗷的低吼着,目光像是两把刀子一样冷飕飕的盯着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