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血杀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三十三章:血杀

第三百三十三章:血杀 常言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这七匹狼虽然都不是顶级的佣兵,过去在部队的时候也不是顶级的特种兵,但一旦联合了起来,所发挥出的威力绝对成几何方程式的增长。 这几只狼的身手相当,实力也都算不俗,包括躺在地上被割破了喉咙的狼老二,要不是他自己大意轻敌,被林昆逮到了生死一线的时机,怎么也能跟林昆较上几回合的劲儿,尤其林昆的体内还残存些迷香。 林昆不敢大意轻敌,能清晰的感觉到,体内那残存的迷香正在蠢蠢发动,一直在啃噬着他的力量,现在他越是提力,身体里越是觉得空虚,他将手中的鬼畜反握在手中,暗暗的咬了下牙关,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五匹狼呈包围的趋势向林昆围杀过来,一个个手中的砍刀挥舞的猎猎作响,那无可匹练的刀芒深处,正肆无忌惮的涌出强大的杀气,林昆眼睛微微一眯,身体突然向前一个直蹿,仿佛一把离弦之箭一般射出。 嗖…… 几乎可以听到风声在呼啸,林昆速度奇快,整个人在空气中虚影一闪,直接来到了迎面的狼老三面前,手中的鬼畜在空气中红光一敛,以一道优美的弧线,唰的一下斜的划向了狼老三的脸,那红光和狼老三手中的雪白的刀芒撞击在了一起,顿时就听铿的一声,尤如裂金断石一般,狼老三手中的那把杀气凛然、挥出一片白光的大砍刀应声断裂,本来坚硬无比的大砍刀,在鬼畜的面前就仿佛黄瓜一样容易被切断,半截刀刃飞了出去,狼老三手中剩下的那半截也脱手而去,铛啷一声落在了五米开外。 狼老三向后退了一步,身体有些僵硬,两只手的虎口全都被震裂了,鲜血一滴接着一滴流了出来,他脸上的表情最为奇怪,斜的一半说不出的惊骇、痛苦,而另一边始终保持着刚才那一股子凶神恶煞的气势。 在这厮杀之际,剩下的四个人根本就没多在乎狼老三的变化,继续挥着手里的大砍刀向林昆杀来,眼下是前后夹击,林昆几乎无路可逃,四个大砍刀织成的刀芒,以闪电般的速度向林昆杀来,眼瞅着就要将他整个人淹没,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昆脚底下突然一动,整个人一个箭步凌空飞起。 他这原地一飞,足足有近两米高,什么乔丹扣篮王的,在这一秒钟全都弱爆了,世界上最能蹦的人,最应该被称之为飞人的人,根本不是那个美国的戴满了nba总冠军戒指的黑人,而是眼下的林大兵王! 谁都没有料到林昆会突然蹦的这么高,四头狼惊骇之际,不由的纷纷仰头侧目,林昆一个凌空翻身之后,快速的下落下来,冲着的是正好在他下方的狼老六,只见他双手反握着鬼畜,鬼畜那犀利刺尖在阳光下闪烁出耀眼的光芒,像是一颗涨满了杀气而璀璨的星辰落入了凡尘。 林昆的两个膝盖重重的跪在了狼老六的肩膀上,就听砰的一声闷响,隐隐伴随着一阵骨头被跪裂的咔嚓声,狼老六顿时应声惨叫,手里握着的大砍刀铛啷一声落在了地上,余下的三头狼快速的回过神,就要过来救兄弟,只是还不等他们出手,林昆手中的鬼畜已经扎了下来,冲着狼老六的天灵盖…… 噗嗤一声,像是刀子扎进了豆腐一样的声音,狼老六脸上的表情顿时狰狞到了极致,变成了毫无生气的死灰色,两只眼睛一翻白,刚才还鲜活充满了杀意的身体,立马变成了毫无生气的死尸,呼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林昆从狼老六的肩膀上跳了下俩,鬼畜反握在手中,冲着就近的狼老七就剐了过去,又是一阵杀气凛冽的寒风卷起,狼老七反应的还算快,赶紧挥起手中的大砍刀格挡,结果就听铿的一声脆响,大砍刀轻易的就被鬼畜给削断了,和刚才狼老三手中的那把大砍刀一样,断的就像根花瓜一样。 古时候形容一把刀锋利,往往用削铁如泥这个词,而林大兵王手中的这把三棱军刺(鬼畜),则是削铁如削黄瓜,来一个削一个,来一车削一车。 剩余的半截大砍刀从狼老七的手中掉落,他的一双虎口也被震的流血,一股钻心的疼痛渗入到了心底,狼老七一声闷哼,一连倒退了五步才停下。 林昆将手中的鬼畜笔直向前,冲着狼老七的心脏就扎了过来,他脚下三步并两步,很快就逼近了狼老七,眼看着鬼畜那光芒闪耀的刺尖就要扎入狼老七的胸口,空气中突然咣的一声枪响,声音极其大,惊起周围一片的鸟兽。 狼老大怒气汹汹的吼道:“不想你的女人死,你特么的立马给我住手!” 林昆停了下来,转过头向狼老大看去,只见狼老大已经红了眼了,正穷凶恶极的看着他,也不怪这狼老大如此的表情,他手下的兄弟屁大点的功夫就被解决了三个,换做谁心情都不会好,不发飙已经很不错了。 “你……你你你……”狼老大拿枪指着楚静瑶的后脑勺,咬牙切齿的又重复了一遍:“不想你的马子死,你最好给老子乖乖的,你敢动一下,老子立马让你的女人脑袋开花!”说完,紧跟着就向剩下的三头狼吼道:“你们都还特么愣着干什么,给我一刀一刀的宰了这小子,替老二、老三、老六报仇!” 狼老七满脸的怒怨,倒不是他跟那三头狼的感情有多深,而是他刚刚被林昆重伤,还差点丢了性命,拣起地上半截大砍刀,就向林昆砍了过来。 林昆目光冰冷的瞪着说不出是气急败坏还是穷凶恶极,亦或是痛彻心扉的狼老大,整个人真的就一动不动,他真的怕狼老大的手会扣动扳机,枪响的一刹那,楚静瑶的脑袋必定会被打开花,香消玉殒…… 如果在自己和楚静瑶之间选一个人活着,林昆必定选让楚静瑶活着,什么原因他心里说不清,或是出于责任,或是出于对这个女人的爱,又或者是…… 嗤啦一声,空气弥漫着狰狞的割裂声,锋利的半截断刀,硬生生的将皮肉割开,血水随之涌流了出来,一滴一滴的连成一条线,洒在了地上。 林昆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咬紧牙关,目光坚定无比的瞪着狼老大! 嗤啦,又是一声狰狞的割裂声,刚才是前胸,这一次是后背,长长的刀口皮肉外翻,鲜红的血液化作了一条线流到地上,迅速的洇红了地面。 林昆身体猛的一颤,牙关咬的更紧了,同时目光也变的更加坚定了! “不要!”楚静瑶心痛的大喊了一声,焦急的道:“林昆,你不用管我,不用管我!” 林昆不吭声,也没有看她,这时后背上又是嗤啦一声,再添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他脚下一个虚晃,差点摔倒,楚静瑶已经泣不成声了,一次一次重复的喊着:“林昆,别傻了,不用管我……” 狼老大猖狂狰狞的大笑起来,冲林昆讥讽道:“你漠北的狼王又怎样,今天还不是要死在我的手里,我狼老大才是真的狼,你这个狼王连狗都不如!” 狼老大说完,剩下的三个狼也跟着猖狂的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讥讽。 楚静瑶突然停止了哭泣,抿了下嘴唇,右腿突然向后一勾,趁着狼老大放松警惕的罅隙,径直的踢在了他的裤裆上,楚静瑶过去学习过防狼术,这一招背身踹阴是最常用也是最实用的,练习之后杀伤力巨大。 狼老大的心神还完全在嘲讽林昆上面,此时那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和快感,将他浑身警惕的神经都松懈了下来,当裤裆里一阵剧痛传来的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他万万也料想不到,被自己挟持的这位弱女子,竟然会使用防狼术对付他,而且这一脚的力道竟这么的足,直接快把他的蛋给踹碎了。 狼老大啊的一声惨叫,脸上那猖狂狰狞的表情,此时由白变绿,再变黑…… 林昆身前围着的三个狼一起诧异的向老大看去,林昆趁着这个功夫,左手一挥动,鬼畜消失了,换上了那把闪闪发亮的沙漠之鹰,他几乎没什么瞄准,胳膊往上一抬,枪声就已经响了起来,站在高处还在为自己的蛋疼而嚎叫的狼老大,额头上瞬间多了一个花生粒大小的血窟窿,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像是被烙印在了生铁上一样僵硬,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 这一秒如果被拆分开,可以清晰的看到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变化,三只狼脸上的表情由诧异变成了震惊骇然;楚静瑶咬着牙,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林昆目光平静,脸上的表情也是异常的平静,就像是一湾深秋的湖水一样,却透露出一股令人无法揣测,且灵魂颤栗的阴冷杀气。 呼通一声…… 紧跟着下一秒,狼老大的身体倒在了地上,三只狼同时大喊道:“老大!”他们兄弟间平时虽然不睦,你不服我不服你的,但他们却都佩服老大,此时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老大中枪倒下,一个个心里说不出的巨痛! 挨了三刀,体内还有那一缕残存的迷香在啃噬,林昆不敢放弃任何机会,趁着现在三只狼还没有回过神之际,手里的沙漠之鹰咣咣咣的三声枪响,三只狼的后脑勺应声开花,子弹穿透脑门的一瞬间,鲜血在阳光下霓虹。 林昆身体一虚脱,直接跪在了地上,身上的血水止不住的流,嘴角也挂着血丝,楚静瑶马上拼命的跑过来,喊道:“林昆……林昆你没事吧!” 林昆抬起头笑了一下,道:“没事,老子是经历过战场洗礼的,这点伤算不得什么,跟挠痒痒差不多呢。”说着,他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你先别说话,我给你包扎伤口!”楚静瑶撕下了身上的衣服,就要给林昆包扎。 林昆的脸上一阵暖心的微笑,他嘴上说没事,其实他已经严重虚脱了,身上的伤虽然严重,但单凭这伤就想让他虚脱,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主要还是他肺里残存的那一缕迷香,这迷香的威力还真就不容小觑。 如果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林昆完全可以通过呼吸的调理,慢慢的将其逼出体外,可接连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杀戮后,那迷香已经融入到了血液里。 周围突然出现了一片悉率的声音,伴随着一阵冷风吹了过来,林昆的眉头一蹙,抬起手拍了拍楚静瑶的肩膀,道:“老婆,你先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