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血腥山坡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三十一章:血腥山坡

第三百三十一章:血腥山坡 身为漠北军区曾经的兵王,漠北大地的狼王,对于危险气息的捕捉能力,林昆若是拍着胸脯说第二,绝对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自己是第一! 暗地里两个人蛰伏在那里,透过他们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是两个略有身手的人,绝对算不上高手,跟之前被毙命的尹流星及那两个大汉绝对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林昆嘴角一笑,透出一丝轻佻不屑来,望着前面的一棵大树,和大树旁的一块大石头,吊儿郎当的吹了声口哨,吆喝道:“行了,别躲着了。” 过了一小会儿,两个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这两人长相彪悍,身体健壮,不知深浅的冲林昆等着眼睛,脸上的表情凶煞的像是能杀人一样。 他们也真是冲着杀人来的,眼前的林昆和楚静瑶,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二百万的活现金,只要干掉林昆,把楚静瑶给活捉了回去,马上就有现金到账。 鲁大能身为商人,又是无铜市地下王国里的皇帝,说话一向是一言九鼎。 “小子,识相的话让到一边去,我们只带走这个女的,跟你没关系。”这两个汉子一边走过来,一边凶巴巴的冲林昆恐吓道,模样甚是欠揍。 林昆肯定不把这两个小喽罗放在眼里,就像眼前的这种货色,充其量也就比普通的市井小流氓强上一两个档次,论起来还不够他一拳打呢。 林昆讥诮的一笑,冲两人勾了勾手指,满是挑衅不和不屑的意味,这两个喽罗不识好歹的走过来,脸上还都是煞气汹汹,咬着牙绷着脸上的肌肉,真还把自己当成了个角色,殊不知在林大兵王的眼里,他们就是小丑。 这两人走过来后,本来还想说两句例行的台词呢,比如说——你小子还是聪明点,省得受皮肉之苦……或者是你小子别不知死活,我们兄弟杀人如麻等等。 这台词具体怎么说也不好设计,只是其中一个小喽罗刚要张开嘴,将他在心中酝酿了一番的话吐出口,林昆的大拳头已经霸气淋漓的砸了过来。 就听呼啸一声,两个小喽罗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眼前就突然黑压压的一片,紧跟着就听砰的一声闷响,其中那个要张嘴说话的小喽罗眼前顿时天旋地转,嘴里啊的一声痛叫之后,头重脚轻的就栽倒在地,两只眼睛一翻白,顿时昏死了过去。 另一个小喽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目光中透露出一股浓浓的幽怨,他抬起手指着林昆,刚要说‘你特么居然突然袭击!’,同样话还不等出口,拳头已经砸来,根本不容他反应,那碗钵大的拳头已经击中他的脑门。 又是砰的一声响,空气中一声惨叫响起,余下的这个小喽罗同样是眼前一黑、天旋地转,两只眼睛一翻白,直接栽倒了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面对林昆如此的身手,楚静瑶已经习惯了,她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林昆中了迷香之后,身体一直隐隐的透露出虚弱,尽管林昆的脸上一直挂着轻佻的微笑,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可从他眉宇间时而微蹙来看,他应该是故意装出无所谓的表情让自己安心。 楚静瑶一阵的心痛,也一阵的感动,她目光关切的看着林昆,“你没事吧?” 林昆吊儿郎当的甩甩拳头,咧嘴一笑,道:“什么事?” 楚静瑶没有再追问,这时忽然就听远处传来声音,大喊道:“他们在那儿!” 抬头望去,前方不远处,一下子出现了二十多个人影,这二十多个人有穿着黑色背心的,也有穿着迷彩装的,穿黑色背心的和刚才被林昆打倒的那两个小喽罗没什么区别,估摸着都是无铜市里比较有名气的混混,穿迷彩装的可就不同了,从他们矫健的身手来看,应该是雇佣兵! 小混混不可怕,雇佣兵才是可怕的,常言道好虎难敌群狼,放在过去林昆可以不惧这些人,但此时他体内所受的那阵的迷香持续的散发着药力,正一点一点的侵蚀着他的意识和浑身的神经,那迷香绝对不是普通的迷香,林昆想起过去曾听说过的一种西域的迷香,只要沾染上一点,人的意识马上就会麻醉,要不是他经受过专业的抗迷训练,怕是就刚才吸进身体里的小半口,已经把他给放倒了。 林昆咬了咬牙,拉起有些愣神的楚静瑶道:“走!” 两人快速的向旁边的一个山坡上跑去,身后那二十多个人影快速的追了过来,那几个黑背心的跑的明显比较慢,剩下那十多个穿着迷彩服的,跑起来就像是在如履平地一样,一看就是在部队里受过专业训练的。 林昆回过头望了一眼,骂道:“md,今天可有点意思了,都是些部队里待过的!” 拉着楚静瑶快速的跑到了山坡上,身后的人突然大喊道:“站住,再不站住要开枪了!” 话音刚落,就听咣的一声枪响,林昆回过头就是一枪甭出,喊话的人整个人应声定在了原地,脑门上一个清晰的弹空穿了过去,旋即僵硬的倒了下去。 周围的人全都是一惊,纷纷卧倒,跟在后面的几个穿黑背心的小混混,也跟着趴在了地上,动作有些有些狼狈。 这些人的手上都有枪,卧倒之后马上就对着林昆瞄准,穿迷彩服的这些都是从部队里退下来的,也都有实战的经验,手中的枪集体对准林昆开起火来。 空气中顿时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响…… 林昆抱着楚静瑶纵身往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后一跳,落地的一瞬间他自己垫在下面,就听大石头上被子弹打的叮铛响,一片的石头烟雾被激起。 林昆咬着牙从地上起来,冲楚静瑶做了个手势,同时伸手将她的头按了下去,然后整个人突然用力的推向眼前的大石头,就听他一声喝吼,足足有一千多斤重的大石头,硬是被他从山窝里给推动了起来,用力的往下一掀,轰隆隆的就向山坡下滚去,坡下的人顿时有些慌乱,赶紧站起来避让,正是这一刹那间的功夫,林昆半蹲在山顶,双手持枪,‘咣咣咣’的就是一阵点射,每一声枪响,坡下都有人惨叫着倒下。 沙鹰的弹夹容量是七发,子弹打完之后,林昆快速的又换上了一个,这时坡下已经有人重新找好了位置,双手握着枪就要冲林昆射击,林昆‘咣咣’的两声枪响占了先机,第一枪将这人手中的枪给打飞,第二枪正中其脑门。 如果林昆不选择第一枪打飞这人手中的枪话,在他开枪的一瞬间,仅有零点几秒的差距,这人也会扣动扳机,到时候他会一枪将其致命,但自己也会受伤。 咣咣咣…… 林昆快速的移动着,手里的枪却是不停的扣动扳机,每一声枪响,每一颗子弹飞出去,山坡下都有人倒下。刚才山坡下的这些人还信心满满的,以为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此时他们才意识到了危机,由心的感觉到了颤栗,穿迷彩服的这些人都是部队里待过的,也都是特种兵级别的,对于这种在移动中快速射击的本事,他们是再清楚不过的,他们也曾受过这样的训练,可真正和山上的这人比起来,当真是差距太大。 一个人能将枪法练到这个程度,身手肯定不用多说,光凭着一把沙漠之鹰,两梭子弹,就放倒了他们十三个人,不敢想象和他近身搏斗会有什么下场。 林昆身上带的子弹不多,他可不想马上就将子弹浪费的干净,趁着山下的人被他打的慌乱无措的功夫,左手轻轻的一挥,沙漠之鹰消失了,乌黑的三棱军刺握在了手中,这把三棱军刺之所以叫鬼畜,是因为它像魔鬼一样狰狞,像畜生一样残暴,面对生命犹如一把收割死亡的镰刀! 几个摇摆不定的纵身,林昆从坡上冲了下来,挥起手中的鬼畜,猛的就向下方的一个佣兵劈来,这佣兵挥起手中的枪就要向林昆射击,结果就听咔嚓一声响,应之啊的一声惨叫,这佣兵手中的手枪连带着他的半只手,被硬生生的切断了,血水顺着他的断掌处喷了出来,浓浓弥漫! 林昆原地快速的一个转身,就听唰的一声响,鬼畜在空气中一道红光敛过,从眼前这佣兵的脖子上抹了过去,这佣兵两眼放直,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了下去,抬起剩下的那只手握着脖子,呼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杀人,就是这么快速坚决! 附近的一个佣兵举枪就要向林昆开枪,林昆整个人从地上横的一蹿,同时手中的鬼畜飞了出去,咣的一声枪响了,打在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同时鬼畜笔直的插入了这个佣兵的喉咙里,喀嚓一声喉咙断裂的声响。 林昆快速的冲过去,将鬼畜往外一把,一股浓烈的鲜血喷溅了出来,将周围的空气醮染的一片腥红,佣兵僵硬的脸上,表情迅速黯淡了下去,整个人直挺挺的摔到了地上,血水顺着他的脖子将周围的土地染红。 楚静瑶躲在山坡上,就听山下枪声阵阵,时而惨叫响起,她心中担心林昆,但又不敢抬头往下看,在心底不停的默念着:“林昆,你一定不要有事……” 很快,山下就归于平静了,一阵微风从山下吹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过来,呛的楚静瑶差点吐了出来,她强压着恐惧向山坡下看去,只见刚才还一片绿草茵茵的山坡,此时横七竖八躺了二十多具尸体,血水将整个山坡醮染的通红,而林昆此时就坐在那些尸体的中间,喘着粗气,冲她勾起微笑。 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楚静瑶站了起来,冲林昆问道:“你没事吧!” 林昆轻咳了一声,道:“没事,放倒这群王八蛋,就跟砍菜切瓜一样。”话音刚落,他脸上的表情就变的紧张起来,楚静瑶不明所以一脸奇怪,林昆目光阴冷的瞪着她的身后,道:“敢碰她,你们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