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狙击手(2)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三十章:狙击手(2)

第三百三十章:狙击手(2) 暗处的狙击手绝对是一个高手,林昆这么直接纵身从沟壑里跳出来,速度虽然快的就像是一阵风一样,但对于狙击高手而言,完全是可以用子弹捕捉的到的,现在林昆对上的这个暗处的狙击手,就绝对有这个能力。 跟真正的高手间较量,比的除了实力之外,另一个关键的因素就是心理,往往实力相当的两个人,拉到一起对决之后,总会有一个躺下,客观的总结一番,最后输的那个人十有八九是输在了心理上。 已经用诱饵骗了暗地里的那个狙击手两次,林昆料定这第三次暗中的狙击手不会再上当,肯定会先等一个诱饵闪过,紧跟着再扣动扳机。 前两次玩的都是虚的,结果这第三次林昆改变的玩法,上来就把自己当诱饵抛了出来,暗中的那个狙击手还以为是诱饵呢,手指头虽然放在扳机上,但根本就没有开枪的想法,等他看到这次跳出来的是林昆真人后,再想要开枪,意识跟手指头之间的串联是需要反应时间的。 砰砰一脸两声巨大的枪响,林昆只扣动了一下扳机,这第一声枪响是他手中的沙漠之鹰发出来的,另一声枪响是暗地里那个狙击手的枪响。 两颗子弹一瞬间迎面而来,在交叉而过的一瞬间,它们的轨迹几乎一样,交叉而过之后,两者的轨迹立马发生了变化,沙漠之鹰里射出的子弹笔直的向斜上方射去,狙击枪里射出的子弹也偏离了轨迹向左下方射出,轨迹偏离的不大,但对于狙击这种精度要求相当高的器械,稍微的差一厘一毫,所导致的结果都会是天壤之别,就比如说往往左一毫米是心脏,往右一毫米是胸腔,子弹从胸腔里穿过和从心脏上穿过的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一毫米的差距可以忽略不计,但往往也主宰了性命。 唰的一声响,狙击枪里射出的子弹贴着林昆的脸颊滑了过去,带起的强劲的弹风,将脸颊剐的生疼,擦过鬓角的时候,擦掉了几缕头发,可以说这颗子弹如果没有偏出那一毫米,林昆的脑袋已经被击穿了。 沙漠之鹰射出的子弹,笔直的像藏在一棵大树上的狙击手袭去,唰啦啦的一阵响动,击碎了一连串的树叶,最终铿的一声穿透了狙击手的左肩。 “啊!” 狙击手一声痛叫,端着狙击枪的手松开了,狙击枪直接从树上掉了下来,狙击手抬手捂着伤口,血水正汩汩的往外流,肩上的疼痛剧烈的像是在燃烧一样,狙击手望向林昆不见踪影的地方,眼神里透露出深深的恐惧。 这名狙击手本以为他这次的任务简单,只是干掉一个普通的人,结果没想到遇到了真正的高手,足有一百米的距离,自己在暗处躲在树上拿着狙击枪,对方在明处拿着一把沙漠之鹰,结果却是自己受了重伤。 这名狙击手也是经验老道,他额外多备了一把狙击枪,前方的林昆不见了踪影,但他不敢丝毫的大意,提着被用的狙击枪,像是一只猴子一样,顺着树杆又向上爬了一段,这是狙击手最基本的意识,被敌人发现了踪影之后,必须马上变换位置,通常情况下是开一枪换一个地方,刚才就是因为大意了,这个狙击手开了三枪也没换地方,于是才让林昆有机可乘。 还是不见林昆的影子,这名狙击手彻底的慌了,从腰间摸出了望眼镜,仔细的观望着下面的情况,突然他感觉脖子一凉,一把乌漆漆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脖子上,他保持着端着望眼镜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 林昆像是一条蛇一样缠在树上,他双腿夹着树杆,右手抓着树杆,左手握着三棱军刺抵着狙击手的脖子,淡淡的笑道:“不错嘛,技术不错。” 狙击手的喉结动了一下,咽了口口水,声音里透着胆怯说:“你更厉害,就凭一把手枪就赢了,你是我见过的用枪最厉害的,在我死之前,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到了阎王爷那,我也好知道这债是谁的。” 林昆笑着摇摇头,道:“你都已经快死的人了,还知道那么多干嘛,想你的手上肯定没少沾血,你多想想被你杀的那些人,当我是来报仇的就行了。” 说完,林昆的左手一动,乌黑的三棱军刺直接剌断了狙击手的喉咙,血水喷溅,空气中浓浓的血腥,狙击手临死前两只眼睛睁的老大,两只手捂着脖子,林昆从后面一松手,他整个人直接从树上掉了下去——呼通! 下面的警察闻声全都看过来,当看到有尸体从树上掉下来后,一个个脸上的表情满是惊惧,林昆端起从狙击手的手中掳来的狙击枪,对着还在向楚静瑶逼近的两个民警的脚下就打了过去,‘砰砰’的两声枪响,子弹精准无误的打在了两个民警的脚尖上,就听连个民警啊的一声惨叫,抱着脚都躺在了地上,一边惨叫一边挣扎着,表情十分的夸张。 所有的民警都被吓到了,本来还想向楚静瑶所在的那棵大树为过去的几个人,全都开始往后倒退,不过还真有不信邪的,就有一个个子不高,长相猥琐的民警,硬是执意的要向那棵大树逼去。 林昆眉头一蹙,一点也不惯这小子的毛病,子弹上膛,瞄准,扣动扳机,这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听砰的一声枪响,长相猥琐的那个民警应声惨嚎了一声,子弹顺着他的大腿骨蹿了过去,直接把他整个人撂倒在了地上,这货两只手捂着鲜血汩汩外流的大腿,疼的像杀猪一样。 这一下好了,再没有人敢迎着头皮往前了,林昆端起狙击枪冲天上开了三枪,所有的民警顿时全都抱头向山下撤去,被打伤的这三个民警,在同伴的搀扶也下了山。 林昆对这些民警已经够仁慈了,否则早一枪一个全都给撂倒在这个山岗上。 林昆扛着狙击枪从树上跳了下来,回到了楚静瑶躲着的那棵大树后,楚静瑶坐在大树后面,两只手抱着膝盖,脸上的表情紧张的都变了颜色。 “老婆,我回来了。”林昆扛着狙击枪笑着说,楚静瑶这才回过神抬起头,看了看林昆,道:“你的枪哪来的,找到那个狙击手了?” 林昆笑着说:“找到了,这枪就是从那个狙击手那儿抢的,他已经嗝屁了。” 楚静瑶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又问:“那些警察呢?” 林昆很随意的笑着说,“都躲到山下猫着了。” 楚静瑶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跟着我就行了。” 两人从大树后走了出来,就准备绕过山下的那些被吓破了胆的民警们,两人刚往山下走了不到二十米,忽然就看见山下三辆黑色的警车开来,那不是普通的警车,警匪片里经常能看到,那是特警的家伙事! “我靠,特警都出动了!”林昆惊讶的说了句,接着缓缓的轻佻道:“真没看出来,老子的面子还挺大的,把特警都搬出来了,也太给面子了吧。” 还是那句话,如果一个人对上了这么多的特警,林昆还真一点就不惧,但有楚静瑶在身边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最大的任务是保护楚静瑶安全。 林昆拉着楚静瑶蹲下,对楚静瑶说:“麻烦又来了,老婆待会儿你再躲到那棵树后,等我把这群孙子都给解决了,咱俩再下山去。” 说完,林昆站了起来,却是被楚静瑶给拉了一把,又蹲了下来,楚静瑶望着山下的特警队队,语气认真的说:“先等等,他们好像并不上来。” 林昆蹲下来又仔细的看了会儿,来的能有三十多个的特警,这三十多个特警没一个人有上山的意思,而是原地拉起了警戒线,端着枪守在那里。 “他们是想困死我们。”林昆眯着眼睛望着山下道。 “我们可以绕到山那边。”楚静瑶指了指身后道。 “嗯,好主意!”林昆笑着道,说完拉着楚静瑶的手就向山上走去。 山下的特警明明都看到了林昆和楚静瑶的背影,却是没一个人上前说要抓捕的,至于旁边的那些个胆小如鼠的民警们,他们就是有心也没那个胆子。 在山坡的另一面,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正在待命,为首的一人突然接到了电话,对着电话点了两下头,‘嗯’了一声后,挂断了电话对周围四十多个人说:“兄弟们,猎物已经上山了,大家表现的机会来了。” 话音刚落,这四十多个人马上鸟兽散状,眨眼间就消失了,鲁大能给他们开过价码,谁要是能拿下林昆的脑袋,奖励一百万,活捉楚静瑶再加一百万,如果谁胆敢杀死了楚静瑶,那这个人必须死,并且殃及全家。 出来混的或者是当佣兵的,都是为了赚钱,二百万就摆在眼前,哪个不为之疯狂。 林昆和楚静瑶正走着,林昆突然停住脚步,挥手道:“老婆,慢着,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楚静瑶警惕的看着周围,“怎么了?” 林昆闭上眼睛,透过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机,捕捉周围的风吹草动,结果在斜前方的一块大石头后,他捕捉到了两个人正悄悄的蛰伏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