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半路截杀(3)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二十七章:半路截杀(3)

第三百二十七章:半路截杀(3) 早上六点钟的太阳明媚耀眼,将整片大地照耀的生机勃勃,阳光照在血上,也是异常的夺目,那腥红鲜艳的目光,在早上的虫鸣声中挣扎着。 解决完了这两个大汉,林昆从地上站了起来,脚底下一个虚晃,差点一头栽倒,体内那一缕迷烟的威力还未散去,再加上刚才身体也是受了重创,这会儿全都找上来了,刚才完全是凭着毅力干掉了两个大汉。 楚静瑶赶紧过来扶住林昆,关心的道:“林昆,你怎么样?要不要紧?” 林昆咧着嘴角笑着说:“没事儿,不用担心。”表情却是明显有些虚弱无力。 楚静瑶还从未见过林昆这样,在她的印象里,这个吊儿郎当的男人从来都是不可战胜的,一向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从来没有别人奈何的了他。 眼泪突然涌出了眼眶,楚静瑶打心底着急、心疼,她一把将林昆抱在了怀里,哭声道:“林昆,你不要有事,千万不好有事,澄澄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林昆的脸正好贴在楚静瑶的酥胸上,软软的香香的,他除了有些虚弱外,真的没啥事,还没听说哪种迷烟能要人命的,身体虽然遭受创伤,但就这点伤势而言,跟他过去在战场上的比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就他现在的这种状况,如果马上有危险来临,他照样能跳起来杀上一百个人。 林昆嘴角勾起一抹色色、幸福的微笑,感受着楚静瑶酥胸带来的舒服,脸上隐隐的透露出一股陶醉,没想到受伤了还有这种福利待遇呢,可真是不错啊。 楚静瑶如果知道林昆现在心里的想法,肯定会忍不住的踹他两脚,人家都已经替他着急的泪奔了,他却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在那想入非非,占便宜占的一脸陶醉。 兜里的手机突然滴的一声,林昆马上睁开了眼睛,旁边躺在血泊中的两个大汉是鲁大能派来的,鲁大能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尹流星先不说,他是如何追寻到自己的行踪,让这两个大汉半路上来截的?这其中的蹊跷都在这个手机上! 在漠北军区的时候,林昆可是参加过间谍、反间谍的特训的,这点雕虫小技他马上就想到了——在手机的内部植入一个专业的gprs模块,然后再通过这个模块追踪对方的行踪,这跟警匪电影里经常看到的通过手机追踪犯人的道理一样,现实中操作起来可能更简单。 林昆掏出了手机,他没有马上把手机毁掉或者是扔掉,拆开手机的后盖确定问题出在这上面之后,又将手机揣回了兜里,楚静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奇的看着他,不过脸上的好奇马上就被愤怒所掩盖了。 只见楚静瑶黛眉微蹙,目光冷艳的看着林昆,说:“你刚才不是重伤昏迷么,怎么这么快就没事了,你……你是故意的吧!?” 林昆表情一愣,哎我去竟然露馅了,咧嘴呲牙一笑,道:“刚才重伤昏迷,现在好多了。” “哼,流氓!”楚静瑶骂了一句。 “哈哈,我最怕的就是当流氓。”林昆笑着道:“尤其是当楚大美女的流氓。”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林昆虚晃着站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有些虚弱,楚静瑶仰着头看他,怀疑的说:“你这不是装的吧?” 林昆苦笑着说:“我刚才抽了一根迷烟,又被地上那两个家伙拳打脚踢,能站起来已经不容易了,你说我是装的,我这什么心情啊……”脸上故意配合上一阵哀伤的表情,马上就将楚静瑶打动了,站起来扶他。 林昆流氓本性不改,趁机往楚静瑶的怀里一靠,脸颊又舒服的贴在了她的酥胸上,饱满温软,散发着迷人的香气,这可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楚静瑶明知道这厮在揩油,看在他是真的受伤的份儿上,也不和他计较了,扶着他就往坦途的方向走去,刚走了五步的距离,地上突然传来了手机声。 林昆马上抬起头回望,虽然他身上是有伤的,可看这精神头,哪像是重伤需要靠在人家的怀里才行,楚静瑶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心静气。 林昆要过去拿电话,楚静瑶说:“我去拿吧,你现在是伤号。” 林昆咧嘴一笑,“这怎么好意思呢。” 楚静瑶没有搭理他,自顾的向地上的两具尸体走过去,电话声是从黑背心的汉子的兜里传出来的,她不得不从尸体的兜里把电话给拿出来。 过去,楚静瑶是一个见到电影里死人都会跟着害怕的主儿,这会儿她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蹲下身来深吸一口气后,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就摸了过去。 楚静瑶费了好大的纠结把手机从黑背心大汉的尸体兜里拿出来,小跑着回来交给了林昆,林昆接过电话,向她投来赞许的目光,“行呀,胆子大了!”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 电话号码没有名字,但林昆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号码,正是鲁大能打来的,他微笑着接听了电话,这次没用任何的口技,语气很是轻佻的说道:“姓鲁的,你派来的两个傻大个都躺下了,你还有什么对他们说的么?” 电话里的鲁大能一阵的沉默,过了半晌才开口道:“行,你不简单!咱们谈个买卖怎么样?” 林昆轻佻的笑道:“你脑袋没坏掉吧,我跟你谈个毛买卖啊。” 鲁大能压着公鸭嗓,语气迟缓的说道:“你把楚静瑶交到我手上,价码随你开。” 林昆哈哈大笑,直接嘲讽道:“我说你脑袋‘瓦塌’了是吧,还你就特么是个彪子,楚静瑶是老子的老婆,你见过哪个男人拿自己老婆换钱的?这世界上或许真的有那样的渣男,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倒霉了,还有什么招数、什么人都使出来吧,等我找到你的老窝就来不及了!” 嘟嘟嘟…… 鲁大能先挂了电话,林昆拿着手机笑了笑,把手机给扔到了地上,回过头冲楚静瑶咧嘴一笑,表情轻佻的道:“老婆,咱们走起,去给这个老王八蛋点颜色瞧瞧,在这之前可能挺刺激的,你先有个心理准备。” 楚静瑶是真不想跟林昆去‘疯’,按照正常的逻辑,他们现在应该尽快的想办法回到中港市才是,这里不是自己的地盘,完全是在孤军犯险,楚静瑶对林昆的能力一向很有信心,可谁知道暗处还有多少的高手,尹流星虽然没有伤到他,刚才的两个大汉却多少让他受伤了。 楚静瑶心里也明白,不管自己怎么劝他肯定是没用,索性也不劝了,他选择要去疯自己跟着疯就是了,不是有那句话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认命了。 楚静瑶不知道的是,从鲁大能反应过来尹流星被杀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派来了一大波的人来追剿他们,同时也和无铜市的机场和火车站等交通要塞打好了招呼,一旦发现他们两个身影,马上会有警察出面逮捕,然后再…… 这没什么好惊奇的,身为无铜市的地下皇帝,又是知名的企业家,还挂着人大代表的光环,这点小能量对于鲁大能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老婆,你先去车里等着,我去办点事。”林昆笑着说。 “你要干嘛?”楚静瑶紧张的说,她一来紧张林昆,二来那两具尸体就横在那儿,要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心里打怵。 林昆笑着拍拍她的肩膀,“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回来,你去车上坐好。” 眨眼间,林昆就消失在了草丛后,楚静瑶只好到车上坐好,将门窗都锁上了,尽量不让自己向那两具尸体看,打开车上的fm,听着广播。 “紧急新闻,紧急新闻……我市北郊今天早上刚发生了一起恶劣杀人案件,凶手已被确定是中港市窜逃至此的流犯,今年二十五岁,身高一米八五左右,跟凶手一起的还有一个女人,二十三岁,中港市人……”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突然一紧,这新闻里说的不正是她和林昆么,这……林昆怎么就成了杀人凶手了,媒体到底有没有认真的介入调查,或者说…… 她也不傻,马上就明白了,这肯定都是鲁大能搞的鬼,早就听说鲁大能不一般,在无铜市几乎就是土皇帝一样的角色,现在看来还真是。 中港市,楚相国接到林昆的电话报平安后,心里高兴之余却又是忧心忡忡,坐在硕大的落地窗前,迎着满世界涌来的明媚阳光,他依旧是一脸的忧愁。 他给秦雪打了个电话,让秦雪立马派一小队精英去无铜市支援林昆,他已经料到了鲁大能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将整个无铜市封起来围剿林昆和楚静瑶,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除了利益的关系外,也触碰到了鲁大能从不认输的本性,他想要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时候。 林昆在草丛中几个纵身,就来到了一处草木极其茂盛之地,根据他的经验,这北郊如此的荒凉,而且又临近大山,早上的时候肯定会有野兽下山来喝水。 在眼前这块草木茂盛的旁边,就有一处小水湾,在周围的地面上有狼屎,这就证明这周围一定有狼经常出没,他一个纵身跳到了一个树上,静静的候着。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果然有一小群狼来了,这群狼一共八个,七个大狼一个小狼崽,这一群狼是来到这喝水的。 八只狼轮换着喝水,就是在喝水的时候也保持着相当高的警惕性,这是自然界中生存法则。 林昆突然从树上跳了下来,把这八只狼吓了一跳,但很快这八只狼眼中就放射出了幽森的光芒,在他们的眼里,这大早上就有猎物主动送上门来。 八只狼合围着就向林昆过来,小狼跟随在一只母狼的身后,林昆表情很是从容,七只大狼低声呜呜的,小狼也跟着低声叫唤,为首的是一直体型相对较大的公狼,这只公狼的腿脚不怎么利索,后腿上有伤,但气势依旧不减。 狼之间的合作是动物界最有默契之一,七只大狼用声音交流着,全都躬下了身体,马上就要像林昆扑杀过来,这时林昆的目光突然一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