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半路截杀(2)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二十六章:半路截杀(2)

第三百二十六章:半路截杀(2) 楚静瑶硬生生的被从车里拽了出来,声嘶力竭的喊道:“放开,你们放开我……林昆,林昆你快醒醒……你们两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卑鄙!” “哈哈,骂吧,越骂老子越兴奋。”黑背心大汉淫笑到,一双眼睛绿幽幽的。 “老大,不对啊。”军绿色的大汉从车上跳了下来,“鲁老板不是说了么,不能碰这女的。” 黑背心的大汉不耐烦道:“鲁老板怎么了,老子火上来了需要泻火,谁特么拦的住,你别在这磨磨唧唧,你要是不敢上就在一边老实站着。” “靠,谁说我不敢上了!”军绿色大汉被激将起了火气,道:“你赶紧脱裤子麻溜的,我这满枪杆子的火等着呢。” “呵,这才像样!”黑背心大汉笑着道,伸出手就准备去撕楚静瑶身上的衣服,楚静瑶吓坏了,花容失色的脸上陡然间淌过两行眼泪,手上依旧拼命的反抗。 黑背心大汉还不等下手,身后突然传来了冰冷的声音:“像你麻痹的样。” 黑背心大汉和军绿色背心的大汉全都是一愣,全都向黑背心大汉的身后看去,只见林昆毫发无损的站在那儿,嘴角噙着一抹阴测测笑容,歪嗒嗒的咬着半颗雪茄,他动作很潇洒的将雪茄点着,吐出了个大烟圈。 “我靠!”军绿色背心大汉嚷嚷道:“老大,你不是说你的迷烟好用,这咋醒了呢!” 黑背心大汉皱着眉头道:“我他娘的怎么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那烟失效了。” 军绿色背心大汉指着林昆嚷嚷道:“小子,你醒了又能怎么样,今个你的女人我们兄弟俩玩定了。” 林昆呵呵一笑,语气十分市井无赖,又充满了蔑视的骂道:“吹你麻痹的牛逼。”说着,深吸了一口雪茄,旋即整个人突然动了起来,冲着还在拉着楚静瑶的黑背心汉子就冲了过来,左手凌空一拳划过,硬生生的砸向壮汉的脑门。 脑骨是人身上最坚硬的骨头,更有一些武林高手将其炼成了铁头功,黑背心汉子不躲不闪,咬紧牙关蕴足了气,准备硬接下林昆这一拳。 砰的一声闷响,像是铁榔头砸在了巨石上一样,巨石纹丝不动,铁榔头被蹦的老远,林昆脚下一个踉跄,身体向后退了两步,整条胳膊被震的一阵酥麻,他一是受那小半口迷烟的影响,身体里的力量不能百分百的发挥出来,另外也是始料未及,没想到这个黑背心汉子居然会铁头功。 不等林昆脚下站稳,军绿色背心的汉子快速追逼了过来,几乎两个大跨步就来到了林昆的跟前,摊开他那巨大的像蒲扇一样的手掌,气势滂泼的冲着林昆的胸口就摁了过来,这大汉的动作看似笨拙,却是极其的快,林昆有心躲闪,可身体受迷烟的影响,再加上正趔趄往后倒退,一时间根本躲闪不了,只好屏住了呼吸做好硬接下这一掌的准备。 砰的一声闷响,林昆胸口被拍了个实诚,胸骨仿佛要被拍的裂开一样,刚刚屏住的呼吸一下子就被拍散了,随着一声闷哼全都吐了出来。 本来是趔趄着倒退,这一下变成了双脚离地向后飞,黑背心的汉子也发起了进攻,一个大跨步紧追了过来,凌空一步高高跃起,亮起他那硕大的脚板子,冲着林昆的胸口死死的踏了过来。 一连挨了两击,林昆的身体一下子虚弱了起来,又是在凌空向后倒飞,更是没办法躲闪了,最终又是轰的一声闷响,口中闷哼一声,胸口被踏了个实诚,一口鲜血应之吐了出来,身体里的力量马上溃散不堪。 轰隆一声,林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躺在地上向后滚了至少五米才停下来。 两个大汉得意的一笑,黑衣背心的汉子不屑的道:“就这两下子还跟我们兄弟叫板。” 军绿色背心的汉子讥诮道:“我就说了么,你醒不醒都没个鸟用,你马子今天就是我们兄弟的,你就像个狗一样趴在地上看我们的春宫图吧,哈哈!” 言罢,两人不再理会趴在地上的林昆,在他们的眼里,林昆完全就是一块鱼肉,而身为刀俎的他们,想什么时候折磨他就什么时候折磨。 一口血水从胸腔里吐了出来,林昆感觉浑身都畅快多了,那小半口的迷烟在他体内造成的影响还是不小,他捂着胸口站了起来,刚才看似伤的挺重,不过还没伤到他的筋骨,他揉了揉胸口,晃了晃脖子,冲着两个大汉的背影就轻佻的道:“两个傻大个,你们别得意的太早了。” 两个大汉眉头同时一蹙,回过头看向林昆,眼神里掩不住有一丝惊讶,这小子不是都趴在地上了么,这会儿怎么又起来了,打不死的小强强? 林昆深吸了一口气,整个身体的状况比刚才好了不少,那一口血水吐出来后,肯定是带出了迷烟的药力,他脸上挂着轻佻的微笑,开始向两个大汉走过来。 两个大汉同时皱起眉头,目光阴冷的瞪着他,林昆突然出其不意的一脚蹬了起来,这一脚蹬的老高,速度也是极其的快,大脚板子一亮,冲着军绿色背心的大汉就踹了过来。 军绿色背心的大汉也是练过铁头功的,身为兄弟俩,大哥练过了什么,他就跟着练过什么,暗暗的在心里运了一口气,就做好了硬接的准备。 砰! 一声巨响冲向云霄,完全像是两只铁锤被使出了一万斤的力气撞在了一起一样,军绿背心的大汉想法不错,像他大哥一样硬挨下这一脚,可结果却是脑袋差一点被踩进了肚子里,整个人一声闷哼,大头朝下的栽到了地上,嘴巴正好磕在了地上,啃了满嘴的泥,牙花子都磕出血了。 黑背心的大汉被震住了,军绿色背心的大汉身手不比他差,铁头功两人也是旗鼓相当,他怎么会被眼前这个瘦高个一脚就给踩到了地上呢? 林昆不给黑背心大汉具体的反应时间,又是猛的一拳挥出,冲着黑背心大汉的太阳穴就砸了过来,黑背心的大汉赶紧屏气硬挨,根据他的经验是知道的,如此快如闪电的一击,是很难躲的过去的。 又是砰的一声,响声很大,惊得周围草丛里的蝴蝶都提前飞了起来,黑背心的大汉满脸不可思议,应声惨哼了一声,直接头重脚轻的摔到了地上。 “你不是铁头功么?”林昆笑着冲倒在地上的黑背心汉子道,一把将其从地上给拽了起来,抡圆了拳头,冲着他那硬挨过他一记的脑门恶狠狠的就砸了下来,就听砰砰砰的一连串的闷响,黑背心大汉这圆不隆冬的秃瓢脑袋上,马上长起了一片的大包,有的还是包中包,肿的额外的高。 黑背心的汉子完全被打懵了,否则就凭他的身手,不可能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林昆一把将他松开,他整个人直接脚底下一瘫软,坐在了地上。 林昆抬起脚就要冲这黑背心汉子的脑袋踹去,完成最后的一击,这一脚如果真的踹中,严重的不用多说,把黑背心汉子的脖子踹断是板上钉钉的。 这时,一旁的军绿色背心的汉子突然冲了起来,或者一双碗钵大小的拳头,气势汹汹、威煞过人的就向林昆砸来,林昆赶紧一个错步闪开,军绿色背心的汉子扑了个空,紧跟着这货快速的调转方向,又向林昆扑杀过来。 林昆无心在这多浪费时间,事情的原因已经弄明白了,唯有速战速决最后,另外他刚才中了小半口的迷烟,天知道会不会突然就发作了,趁着现在还算清醒,赶紧把眼前这两个大汉给解决了才是正儿八经的。 林昆挥肘格挡,硬生生的将军绿色背心的大汉的拳头给挡住,紧跟着另一只拳头猛的向他的腋下砸去,大汉反手一拳下压,来阻止林昆的拳头。 铿的一声巨大的闷响,两只拳头硬生生的拼在了一起,林昆的胳膊一阵酥麻,大汉的胳膊直接被弹开了,将整个人带的也向后仰,林昆趁机身子往下一蹲,一个扫荡腿冲着大汉的脚脖子就扫了过去,大汉措手不及,两条腿全都被扫中,顿时疼的一阵呜呀的痛叫,两条腿的脚脖子直接被扫断了,整个人躺在地上,双手抱着双腿,叫的像是杀猪一样。 黑背心的大汉遮天蔽日一般的向林昆扑过来,他身形粗犷,直接将林昆给压在了身子底下,要是换做正常的时候,林昆肯定能躲过这一扑的,现在他的动作变的缓慢了不少,好在力量还在。 黑背心的大汉将林昆压在了身低,伸出两只手就去掐林昆的脖子,被林昆两只手变幻成掌刀,交叉的往两旁一切,直接把手脖子给切开了。 手腕处疼痛难忍,黑背心的大汉就想要站起来不打了,却是被林昆一把死死的懒腰抓住,躺在地上向后一个后跟翻,直接就给翻到了楼下。 林昆像弹簧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抬起脚冲着黑背心大汉的裤裆就踩了下去,黑背心的大汉感觉裤裆一凉,就想要赶紧的躲闪,结果还是没来得及,林昆那44码的大脚板子,实实的踩在了上面……鸡飞蛋打的声音,疼痛难耐的惨叫声,为以后的人生性福而悲哀的雷霆嚎叫…… 林昆嘴角冷的一笑,道:“敢打我女人的主意,就是这个下场。”转过身像军绿色背心的大汉走去,绿背心的大汉满脸的骇然的看着林昆,林昆脚起脚落,冲着绿背心大汉的裤裆中央,就狠狠的踩了下去——啊! 惨叫声直冲云霄,这军绿色背心的大汉明显比不上黑背心的大汉,叫唤了一声之后,直接昏死了过去,这天底下还真不是什么女人的主意都能打的,要不是他们对楚静瑶有歪心思,林昆是不会这么残忍的让他们鸡飞蛋打的。 对于这两个大汉,自然不能放过,林昆将三棱军刺(鬼畜)握在手中,在两个大汉的脖子上一人剌了一记,两人挣扎着蹬了蹬腿,彻底嗝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