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杀人不过头点地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二十四章:杀人不过头点地

第三百二十四章:杀人不过头点地 无铜市,北郊外…… 天光乍现,万物向阳而生,北郊的一块荒地上,两个身影斗的正激烈,两人你来我往,乌金漆黑的三棱军刺,撞击在黑黝黝的铁拳上,发出一连串叮叮铛铛的巨大声响,伴随着一阵电石火花,令人眼花缭乱。 尹流星嘴角勾起狞笑,目光阴森的看着林昆说:“小子,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次,能在我手底下过了这么多招的人,你是第三个,很不幸前两个最终都被砸死了,你也逃不过,临死前告诉我你的名号吧,我好记下。” 林昆淡淡的笑道:“你这么有自信?我姓林名昆,名号不够响亮,你可能没听说过。” 尹流星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林昆’这个名字他听过,这名号不是不响亮,简直是太特么的响亮了,如果说漠北军区的狼王名号不响亮,那还什么响亮? 尹流星侥幸的问道:“你真是漠北的那头狼王?” 林昆淡淡的笑道:“我确实在漠北混过几年,别人也确实叫我狼王,看来你听说过我的名字,看来我还是挺出名的,连你尹流星也听说过。” 尹流星嘴角颤抖了两下,此时此刻,他才由心的感到寒栗,关于这头漠北狼王的传说,他过去没少听说,华夏的武林当中,不知道有多少的高手陨落在他的手里,不是说他滥杀无辜,那些武林高手都是犯罪高手,许多都是扎据在边境上的大毒枭,也有人贩子,可谓是罪恶累累。 尹流星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警惕的看着林昆,伸手拿出手机,电话是鲁大能打过来的,他接听了电话,鲁大能在电话里问情况怎么样了,尹流星说一切都还在掌握之中,鲁大能似乎隐隐感觉到不妙,问尹流星到底怎么回事,尹流星没有告诉他太多,只说放心不会有事。 挂了电话,尹流星嘴角噙着狞笑,目光阴森的注视着林昆,“对于别人来说,你可能就是个杀神,但对于别人来说,我也是个杀神,今天我这个杀神一定要取了你这杀神的命!” 林昆轻佻的笑道:“你倒是很自信。”言罢,他当先向尹流星冲了过去,手中的三棱军刺在空气中抖落了无数的寒光,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 知道了林昆的身份之后,尹流星更不敢大意,一双铁拳也是挥到了极致,大开大合的就向那一片寒光砸去,空气中叮叮铛铛的又是一阵响动,无数的电石花火再次迸溅,两人你来我往,步伐快速的交错,令人难分虚实。 楚静瑶静静的守在一边,如果她想逃,现在完全没有人拦着她,只是她从未想过要逃,她目光紧张的注视眼前的战局,两只手紧紧握着衣襟,已经暗暗的下定决心跟林昆共进退,要走一起走,要死也一起死! “天马流星拳!” 斗的正酣,尹流星突然大喝一声,两只铁拳猛的改变了攻势,两只硕大的铁拳猛的往一起一磕,顿时铿的一声巨响,紧跟着一套无比犀利的拳法展露了出来,这是尹流星的必杀技,和林昆斗了前后五六十个回合了,仍没占到什么便宜,尹流星也是心急了,如果再这么继续斗下去,吃亏的恐怕是他,所以他就想着速战速决,将必杀技给拿了出来。 只见空气中一时间无数的拳影汇聚到了一起,但马上这些个拳头又都化作了一道硕大无比的拳影,仿佛流星破空,燃烧着嘶吼着向林昆砸来。 林昆快速的向后退了两步,左手轻轻的一挥,鬼畜凭空消失了,他轻轻的深吸一口气,整个人瞬间安静了下来,脸颊上一滴汗珠滚落,眼前的那只巨大的拳影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到了眼前,他这才突然出手。 嚯! 迎着尹流星的大铁拳,林昆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直接一拳轰出,旁边的楚静瑶顿时看的傻眼了,林昆这是疯了么,用自己的肉拳去对尹流星的铁拳。 尹流星眉毛一跳,也是十分的不解,这小子难道疯了么,竟然用他的肉拳来砸我的铁拳,这不是纯找死么,马上尹流星的嘴角就噙上了一丝发狂的狞笑,他似乎已经预先看到了林昆被他砸碎头颅的场景,脑浆子迸溅,脸上的表情破碎,浓浓的血腥充斥在这一片空间当中…… 轰! 一声巨响响起,林昆的拳头硬生生的对上汹涌而来的大拳头,那是无数的铁拳凝聚在一起的流星拳,传说尹流星一拳能砸倒一头大象,这一拳绝对能砸倒,不光是砸倒,恐怕直接都能将大象的肚子给砸碎了! 一瞬间,两人的身形都静止了,身体撑向前冲击的趋势,那只硕大的拳影消失了,林昆最终对上的是尹流星的一对铁拳,以一拳抵一对铁拳。 楚静瑶在一旁捂住了嘴巴,一双漂亮狭长的凤眼瞪的老大,她已经忘记尖叫了,她的心跳到了嗓子眼里了,她很怕接下来看到林昆倒在地上……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微风吹动起落叶,沙沙的声音是黎明走来的脚步…… 一秒钟,两秒钟…… 两人依旧静静的对立着,脸上的表情保持着最后一击的一刹那的表情,尹流星嘴角噙着狞笑,目光里透露出灼热而又阴森的光芒,在那目光当中,林昆早已经是死尸一具了,还从没人还用裸拳和他对砸的。 林昆表情淡定从容,目光凛冽的深处,仿佛两把出鞘的利剑一样,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尹流星,尹流星的眼里他是死尸一具,他的眼里尹流星同样是死尸一具。 剧烈的疼痛从拳头处传来,鲜血从裂开的皮肉里渗了出来,吧嗒吧嗒的滴在了地上,裸拳对上尹流星的铁拳,想要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鲜血是代价,也是点缀,从今往后林昆就是唯一一个用裸拳迎铁拳的人! 尹流星得意的脸上突然爆发出一阵不可思议的表情来,这不可思议的表情很快就变成了惊惧,他等着看林昆倒下,林昆却是纹丝不动的站在那儿,等着看林昆嘴角流血,林昆的嘴角却是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反而是他的嘴里一咸,一滴血液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他想要挥起两只铁拳,再次向林昆发起攻击,可结果竟然发现自己的双臂已经麻的没了知觉。 “不……不可能!”尹流星大叫了一声,目光阴狠的瞪着林昆,道:“你的拳头不可能抵的住我的流星拳,从来没有人能用裸拳抵的住!” 林昆淡淡的一笑,抵在两只铁拳上的左手活动了一下,道:“从现在起就有了。”言罢,林昆滴着血的左手虚晃一下,鬼畜马上又出现在了手中,血水正好沾染在了上面,放射出一阵妖冶令人心有余悸的红光。 唰! 醮染着鲜血的鬼畜,在掌心中旋转了一拳,掠起一片的红光,向着眼前的两只铁拳就划去,空气中风声骤然呼啸,仿佛来自地狱恶魔的咆哮。 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杀意瞬间将尹流星笼罩,尹流星瞪大了双眼,脸上的惊骇像是天山上奔腾而下的瀑布一样,将整张脸淹没的彻底,直到此时他内心当中才恍然,自己跟这个漠北狼王之间的差距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刚才斗了那么多的回合,自己已经是尽全力,也以为他尽全力了,实际上人家一直都未动用真正的实力,只不过是在试探自己而已。 现在,这个漠北的狼王展现出了真正的实力,差距一下子就拉开了,面对这强大无可阻挡的杀意,尹流星霎时间心如死灰,一点反抗的意念都升不起来了。 铿的一声响,声音低沉,带着一股颜说不出的压抑,同时又似凝聚了无穷的力量…… 红光敛尽之处,鬼畜从尹流星的一双硕大的铁拳上划过,刚才跟这一双铁拳碰撞上之后,还是叮叮铛铛一阵的电石火花,此时却仿佛是从豆腐上掠了过去一样,一点阻力也没受到。 吧嗒…… 一滴腥红的血液顺着鬼畜的三棱凹槽滴落了下来,这是一滴带着温度的新鲜血液—— 吧嗒、吧嗒…… 一连串的血珠顺着尹流星僵硬在空气中的一双铁拳上滴落了下来,溅在了凌晨四点钟散发着芬芳的泥土上,一股泥土香气混淆着血液的味道弥漫,轻轻的迎向了天边罅隙间透露来的一抹天光,血腥仿佛被净化了。 尹流星眼睛瞪的老大,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那一双铁拳被削断了外壳,更清晰的感觉到了一阵冰凉在他的拳头上切了过去,似乎隐隐的还听到了骨头被切碎的声音,那声音轻微的就像是闹市中踩碎了一块饼干一样。 啊! 尹流星后知后觉的大声惨叫,脸上的肌肉抽搐到了一起,一股无法言说的痛苦,在他的脸上刻画出一层接着一层的汗珠,汇聚到了一起沿着脸颊淌下,他的双手轻微的一颤抖,两块被切断的铁拳掉到了地上,一大股鲜血顺着被切断的拳骨处涌流,马上将地面醮染的一片腥红。 林昆看着尹流星,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手中的鬼畜突然又是一动,又是一片红光抖落,唰的向尹流星的脖子抹去,红光快的就像是一道闪电一样,尹流星完全无法躲闪,两只眼睛猛的再一瞪圆,目光僵硬起来…… 杀人不过头点地,说的就是这种节奏,此时如果再配上一首音乐,围绕着尸体跳一段浪漫的华尔兹,那才真叫个cool呢,可惜场景和氛围不允许,一旁的楚静瑶已经被吓的瘫软在了地上,两只眼睛发直…… 林昆转过身,在路边的草丛中摘了一朵野菊花,放在鼻尖上轻轻嗅了一下,走到楚静瑶的身边弯下身,脸上挂着透明而又干净的笑容,像是邻家的大男孩一样,温柔的说:“送给你。” 楚静瑶渐渐回过神,目光一点一滴的挪到了林昆的脸上,他怎么会有如此好的心理素质?刚才他明明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他明明腥风血雨的杀了一个人,那个人就躺在上,两只眼睛瞪的老大正望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