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我是军人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二十三章:我是军人

第三百二十三章:我是军人 尹流星不是傻子,答应林昆出来散步,这看似令人不可理解的事情,其实另有蹊跷,正常来说两个大男人没什么可散步的,那都是男女之间的事情,可大家不要忘了,这尹流星不喜欢女人,他的性取向是男人。 第一眼看到林昆,尹流星的心底就是一动,这是一个身形修长健壮,而又英俊的男人,去气度上来看,是一个很men的男人,和当今社会上那些个娘炮的男人有本质性的区别,尹流星那碧波荡漾的心脏,一下子就醉了。 俗话说色字头上一把刀,尹流星也算是陷入其中了,他眯着眼睛打量着林昆,感受着林昆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场,心跳在不知不觉中受到了影响。 尹流星嘴角勾起一抹阴森狰狞的笑容,像是一头贪婪嗜血的野兽,林昆身上的气场令他心有余悸,但并不妨碍到他的自信心,他的一双铁拳已经很久没遇到对手了,最近这两三年来,也不知道砸碎了多少高手的头颅。 铛……铛! 两只铁拳往一起撞击了两下,发出清脆的响声,这一双黑黢黢的铁拳上,凝聚了多大的力量无人知道,传说尹流星一拳能轻松干掉一头牛,更夸张的还有传说,说他全力的一拳,能够干翻一头成年的非洲象! 传说毕竟是传说,在此时一脸淡定的林昆眼中,这个传说中的人物无论有多牛,今天都必须死在这黑漆漆的北郊,敢打他女人主意的人,就是这个下场! 这种紧张的氛围下,林昆还不忘微笑的冲楚静瑶叮嘱一句:“老婆,你往边上站着点,我不想这人的血溅到你身上。” “老婆?”尹流星冷笑着反问,道:“原来你是楚相国的女婿,啧啧,我不信楚相国的女婿能有多厉害,今天把你的命留在这,让他女儿守寡吧,哈哈!” 林昆笑着摇头,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只能说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惜……”左手突然一个虚晃,凭空似的多出一把乌金漆黑的三棱军刺在手中,这是林大兵王的大杀器——鬼畜,鬼畜一现,周围立马一阵冷风扫过,杀气席卷而起的同时,周围的一方空间内,空气仿佛都降了几度。 尹流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身为华夏高手界曾经的天之骄子,如今也在前五十的行列,迄今为止他所逢的对手当中,不乏有真正的高手,每个高手几乎都有相对应的兵器,每一把兵器都是杀气凛然与众不同,但像鬼畜这样的兵器,他还是从未遇到过,也具体说不出来为何,鬼畜突然一出现,他的心跳立马窒息了一下,仿佛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尹流星的眼缝眯的更渣,锐利的目光化作了实质的杀气一把,注视到了鬼畜上,顷刻间过了一两秒钟,他嘴角贪婪的一笑,道:“我喜欢这个东西,他是我的!” 林昆呵呵的一笑,嘲讽道:“你还真特么的不要脸,他确实是你的,是要你命的!” “你找死!”尹流星愤怒的咆哮一句,挥着他的一双铁拳就向林昆砸了过来,整个人不动如松,这突然动了起来,尤如一阵狂风一般骤起。 这一对尤如流星一般袭来的铁拳,不知道砸碎了多少武林高手的头颅,林昆自然不敢大意,挥起了鬼畜就是一连两记的格挡,就听叮铛一阵巨大的声响,应声一片电石花火激起,林昆铿铿向后倒退了两步,尹流星的身体也是为之一颤,向后退了两步。 表面上两人这第一回合打了个平手,实际上却是林昆占了上风,尹流星的是主动向他冲过来的,借着强大的冲力向前,而他是原地站着迎击的。 尹流星抬起一根铁手指,摸了一下嘴角,狞笑道:“可以嘛,还真有两次!” 林昆冷的一笑,讥讽道:“你废话还真多,赶紧利利索索的动手得了!”言罢,他整个人化作一道闪电一步,脚下一个错步,反手握着鬼畜挥起,整个人凌空一跃之势,向着尹流星恶狠狠的剐了过来,空气中顿时风声呼啸,席卷而起的强大杀气呼啸凛冽,将这一方天地搅动的愈发不安。 …… 已经快凌晨四点了,窗外的天际染上了一抹白光,很快就要将整座城市从黑暗中打捞,楚相国坐在天楚国际大厦的顶楼的窗前,眺望着远方,俯视着这座城市,他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从容与自信,身上也没有昔日的气势,此时的他看上去,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从一个矗立在辽疆省财富金字塔顶尖的霸气男人,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老人一般。 没做过父亲的,永远也无法体会他此时的心情,在别人的眼中,楚相国是一个成功的天衣无缝的人,他的人生几乎没有不完美,站在辽疆省财富金字塔顶端的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当中,简直没有什么买不到。 可大多数人往往忽略了一个问题——亲情,过去的那些年里,楚相国一直愧对自己曾经的结发之妻,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也愧对自己的女儿,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前妻已经过世了,即便他再有心也无法弥补了,女儿和外孙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两个亲人。 前段时间,他刚得到女儿的谅解,阖家欢乐的日子还没过上几天,就出了如今这事,他担心女儿胜过一切,可国家的利益摆在眼前,曾经军人出身的他,骨子里流淌着对国家、对民族不可推卸的责任心,民族的利益像是一座巨大的山峦矗立在他的心头,令他难以动摇。 他现在只希望林昆能顺利的把女儿救回来,这样他就不用处在难以抉择的档口,否则他可能真的会因为女儿而放弃国家的利益,他会愧疚终身。 手机响了起来,楚相国看了一眼号码,木然的接听了电话。 “楚叔,对不起,对是我安排不当,才让静瑶遇险的,静瑶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愿意以死谢罪。” 电话是秦雪打来的,秦雪的声音很低落,整个人被浓浓的自责包围着,她心中千恨万恨,恨自己当初没有额外的多考虑,多派人去保护楚静瑶。 “傻孩子,说什么呢。”楚相国幽幽的叹了口气,“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不是你的错,你派去的两个人已经够优秀了,没料到鲁大能会找到那么厉害的人,这都是我们始料未及的,你也不要太自责了,好好替我照顾澄澄。” “嗯。” 挂了电话,秦雪满脸的忧愁,此时她坐在别墅二楼的窗前,窗外天光迷蒙,映衬在她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一阵清冷的光芒,折射出心底的哀伤。 她闭上了眼睛,默默对着远方许愿——林昆,你一定平平安安的把静瑶带回来,一定! 挂了秦雪的电话,楚相国又点上了一根雪茄,这是他这一晚上抽的第三根雪茄了,烟丝燃烧,香气弥漫,吐出的烟气缭绕在他的脸上,将他刻画的额外苍老,身旁的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无铜市打来的电话。 “楚董,考虑的怎么样了,这天都已经快亮了,再不做决定的话,我可没那么大的耐心。”鲁大能戏谑的声音传来,戏谑中还透露着得意,搞科研团队他不是楚相国的对手,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赢家却是他。 鲁大能一向有很强的自负心,在他的人生观里,只要他想做的事,就没有不成功的,也没人能和他竞争,他的这种极其强大的自负心理,都是长期的成功给他惯成的臭毛病,直到在新能源项目研究上遇到了楚相国之后,他的这种自负心理遭到了严重的挫败,他恨楚相国恨的牙根痒痒! 有的时候可以英雄相惜,有的时候则是一山不容二虎…… 楚相国语气很平静,这是他这么多年来修炼来的素养,不论遇到了什么事,不论心底有多慌张,他都能表现出从容不迫的一面,哪怕现在拿着一把枪指在他的脑门上,他也能很淡定的说:“来吧,我不怕死。” “鲁董,你不至于这么着急吧,这才刚刚过了一个晚上不到,就不能容我再多想想?” “还有什么好想的,你就那么一个女儿,不想你女儿死的话,乖乖的交出新能源的研究档案,一个新能源的研究档案重要,还是女儿重要?” “女儿重要。”楚相国语气平静的道:“但让我为了自己的女儿,而放弃国家的利益,我很难做到,这次的博弈你已经是赢家了,多给我一点考虑的时间又何妨?” 鲁大能哈哈笑道:“楚董,好一个国家利益,你把新能源的研究资料都给我,我不照样研究出新能源,只不过到时候钱不是你赚的而已。你好好的想想,你已经够有钱了,还要那么多钱干嘛,女儿可只有一个。” 楚相国语气平静的道:“我研究新能源是为了国家,为了百姓,不是为了赚钱,新能源如果落在你的手里,就会变成大肆敛财的工具,这对国家和对老百姓都是不利的,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用我的团队研究出的成果,来祸害国家和百姓。” “哈哈,说的可真是大气凛然啊。”鲁大能嘲讽的道:“今天我算是见识了,什么叫道貌岸然,我就不信你楚相国不是为了赚钱,投入了好几个亿,就真不想着回本?别忘了你我都是商人,我们都是利益最大化,你女儿也是你的利益,而且是你最大的利益,你好好的考虑考虑吧,我再给你八个小时的时间,到时候你要是再不决定,我们就鱼死网破,新能源的档案资料我不要了,你再也别想见到你女儿了,呵呵。” 嘟嘟…… 电话里响起了盲音,楚相国仍旧没有挂着电话,对着话筒平静的说道:“我和你最根本的区别,你是一个无利不图的商人,而我是一个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