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顺藤摸瓜(3)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二十二章:顺藤摸瓜(3)

第三百二十二章:顺藤摸瓜(3) 在这条街上干买卖的,可以说层次都差不多,都是属于那种见钱眼开的主儿,一看到林昆这么大方的拍出二百块钱,老女人马上就乐了,眨着那双早已失去姿色满是鱼尾纹的眼睛,冲林昆抛了个媚眼,声音酥麻的道:“小帅哥,那你想干点什么呢?不会是看上本老板娘了吧?” 旁边那个三十多岁,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男人,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女人发骚,完全就跟没听到似得,只顾着那只大手在老女人的裙子底下摆弄,也不知道是弄的舒爽了,还是老女人故意趁机发浪,呻吟了一声。 说实话,林昆有一种想要吐的冲动,这老女人年轻时候可能姿色不错,但人老珠黄了就别提当年的国色天香,当年再美,也抵不过岁月折花。 一个女人可以老,也可以丑,但出来卖弄风骚就不对了,林昆实在佩服旁边老实巴交的男人,这种老骚货他也不惧,竟在那儿玩的津津有味。 “废话不多说,我只问你一个问题,照实回答,这只是一半的价钱。”林昆面无表情的说,手指头在大红票的头像上敲了敲,动作很是潇洒。 “哟,小帅哥出手这么阔绰呢,好吧,想问什么你尽管问,我哪天来大姨妈你都可以问。”这老女人年轻时候肯定不是啥好饼,要不然也不能如此的淫荡,正常五十多岁应该是待在家里抱孙子的年纪,她却在这个穷壤的地方窝在小旅店里,和一个小她二十多岁的男人鬼混。 林昆懒的跟这个老女人多废话,面无表情的问道:“今天你晚上有一个男的带一个女的来住店么?男的佝偻着腰,相貌挺猥琐,女的很高很漂亮。” 老女人摇摇头,不忘取笑道:“小帅哥,该不会是媳妇跟人跑了吧?” 林昆不理会这老女人,又掏出二百块钱拍在了吧台上,冷冷的说:“你要是说谎了,我拆了你这旅店。”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老女人不恼不火,笑着在林昆的身后打趣道:“小帅哥,媳妇跟人跑了没关系,姐姐我可以帮你泻火。” 老女人边说,边得意洋洋的数着钱,旁边的中年男人还在不声不响的玩着她的裙底,数完钱,鉴定每一张都是真的后,老女人拿着钱气呼呼的冲中年男人的头顶砸了一记,换上了一副阴暗的嘴脸怒骂道:“傻逼啊你,扣了半天没扣对地方,那是菊花,你就不能轻点,想老娘菊花残啊!” 中年男人咧嘴笑,模样很是憨傻,不过那一双雪亮的眼睛里却充满了浓浓的淫意,一看就是精虫上脑过度,导致智商都不正常了。 林昆走进了第三家旅店,这第三家旅店也是女的坐吧台,这回的是一个比较正常的女的,三十左右的年纪,相貌一般,不过气质却是很熟韵,短发披肩,焗的张扬的金黄色,脸上的妆涂的很精致,红红的嘴唇很性感。 受前面的两个丑女的影响,对比之后,林昆觉得眼前这个女的简直就是国色天香,好看的一塌糊涂,他难得的露出了一丝微笑,浅浅的但很和善。 在高速出口开旅店,平常遇到的都是些鲁莽的车夫子,难得有这么标致的男人进来,吧台后的这女人也冲林昆露出了一个温暖怡人的微笑。 林昆走到吧台前,不等女人开口,他就已经把准备好的二百块钱拍在了吧台上,说:“美女,我打听个消息,你如实说,还有二百块钱给你。” “有这种好事?”女人笑着说。 “今天晚上有一个男的带一个女的来住店么,男的佝偻腰,看上去很猥琐,女的个字很高,皮肤很白,长的十分的漂亮,一眼就能让人记住。” 女人笑着打趣道:“你说的是我么?” 林昆笑了一下,说:“美女,我没时间开玩笑。” 女人笑着说:“长的这么帅,一点幽默感都没有。没见过你说的男女。” “谢谢。”林昆又掏出二百块放在了吧台上,转身向着旅店的门口走去,他前脚踏出旅店的门口,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我帮你留意着。” 站在街道的中央,林昆心中反问,难道自己的推断是错误的。尹流星已经带着楚静瑶离开了?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这说不通啊,他们一定在! 可问题紧跟着又来了,按照逻辑推断,他们既然在这条街上,怎么自己没找到呢? 林昆沿着街道慢吞吞的往前走,现在时间紧迫,由不得他在这地方浪费时间,他从头到尾的走一遍,如果还发现不了什么线索,那他只好赶紧离开此地,去想别的办法找到楚静瑶,晚一分钟找到她,她就多一分的危险。 就在林昆马上就要走到街道尽头的时候,忽然看见旁边的一家修理厂里,停了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面包车的成色一般,也就个五分新旧的模样,一看到这辆面包车,林昆马上就联想到了事发地出现的那辆面包车。 抱着好奇侥幸的心理,林昆向面包车走过去,这一溜街主要是做长途大货车生意的,突兀的出现一辆面包车在这,本来就有些不合情理。 面包车是国产的松花江,林昆从车尾绕到了车头,马上就有了大发现,这辆面包车右边的大车灯碎了,林昆从兜里摸出了事发地捡到的碎片对比了一下,完全是相同的材质,这足以证明这就是那辆面包车。 “嘿,干什么的!” 突然有人从屋里喝吼道,林昆抬起头,就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正一脸不善的向他走过来,这小青年手里提溜个修车用的大铁板手,上半身赤裸着,露出一副健壮的肌肉,下半身穿着一条黑黢黢的大裤衩子。 林昆冲这小青年笑了笑,从兜里摸出根烟叼在了嘴里,同时又多抽出一根丢给小青年,小青年一只手接住烟,拿在手里看了看,居然是中华烟。 林昆掏出打火机把烟点着,又把打火机丢给了小青年,小青年接过后也点着了烟,把打火机给还了回来。 林昆蹲在了地上,笑着对小青年说:“这辆车不是你们铺子里的吧,今天晚上刚开过来的?” 小青年放松了警惕,冲林昆问道:“你怎么知道?” 林昆吐出一个大烟圈,几分轻佻的笑着说:“告诉我这两个人去哪了,我给你一条软中华烟钱。” “呵呵。”小青年走到林昆的跟前,蹲下来笑着说:“你这人挺有意思。” 林昆笑着说:“这买卖怎么样?” 小青年道:“必须不错。” 林昆掏出钱包,数了七百块钱出来,塞给小青年说:“说吧,他们去哪了。” 小青年看看手里的钱,唇角微微的一笑,指着斜对面的一家拉面馆,道:“去那儿吃东西了,这会儿估计也快吃完了,要找你最好赶紧去。” “谢了!”林昆站起来就向拉面馆走去,这家拉面馆虽然挂着面馆的招牌,里面却是什么都能做,主要还是以面食和家常菜为主,在这地要是做山珍海味,既卖不出去,更卖不上相对应的价码。 拉面馆的正门口挂着一层帘珠,主要是夏天防苍蝇用的,林昆掀开了帘珠,这小拉面馆里吃饭的人还不少,一个个光着膀子腆着个大肚子的,身上不怎么胖,但肚子却是异常的大,一看就是长时间坐着开车引起的。 坐了满屋子的大货司机,林昆却是没看到尹流星和楚静瑶的影子,这时拉面馆的老板主动迎了过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高高瘦瘦的,模样很狡猾猥琐。 “哥们,来吃饭呢!来来来,里边请,这楼下没有地方,咱还可以到楼上去,楼上可是纯露天的,大晚上趁着凉意吃上一碗热腾腾的拉面,爽呀!” 林昆只是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向着楼上的楼梯口就走了过去,身后的老板拿着菜单屁颠屁颠的跟上来,到楼上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旁边的楚静瑶和尹流星,林昆之前没见过尹流星,第一见面就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这是高手练到了一定程度自然聚集的杀气。 见到林昆,楚静瑶的第一反应就是得救了,她刚要张口冲林昆说话,林昆冲她递了个眼神,这对假夫妻心有灵犀,楚静瑶马上就会意了林昆的意思,悄然的不说话。 尹流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警惕的向林昆看了一眼,林昆丝毫不畏惧他的目光,摆出一副很友善的态度,冲尹流星点了点头,尹流星嘴角轻佻的一笑,六识陡然间敏锐起来,去探测林昆身上是否有气场外露。 结果,尹流星没有探测出什么强大的气场,只是正常都会有的气场而已,他的心马上就放松了下来,举起手中的冰镇啤酒,笑着对林昆说:“哥们,喝一个。” 林昆随手打开桌子上的一瓶啤酒,举了举,两人这也就算是隔空碰杯了,仰起头咕哝咕哝的喝了下去,随一瓶酒很快就见底了。 尹流星阴测测笑着对林昆说:“兄弟,好酒量啊!” 林昆笑着说:“哥们,你也好酒量。” 尹流星哈哈笑道:“咱俩是不是该拜个把子啊,以后专门出来拼酒。” 林昆笑道:“没问题!” 尹流星笑着说:“兄弟,要不过来一起坐吧。” 林昆当仁不让,笑呵呵的走了过去,点了一碗特色拉面,又要了两个小菜,林昆以一个路过的路人的身份,和尹流星一顿的神聊,尹流星也没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是外地来经商的,殊不知他早就暴露了。 吃完了饭,尹流星打算去旅店睡觉,林昆笑着提议说:“哥们,咱俩有缘分,这么多人遇到了,何不趁着夜色微凉,一起到旁边的小路上散散步怎么样?” 尹流星哈哈笑道:“这个主意好!” 沿着街道一直往外,就是一条荒凉的路段,尹流星、林昆、楚静瑶三个走在路上,到了一片不见人影的路段后,林昆突然停下了脚步,身上的戾气陡然爆发出来了,直接把前面走着的尹流星给吓了一跳,忍不住的回过头。 “你是谁?”察觉到林昆身上不一般的气势,尹流星隐隐感觉不妙,能杀气如此凛人的,肯定都不是等闲之辈,他目光微微一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我是谁不重要,关键是我今天要要你的命,给你两分钟时间提前准备一下。”林昆淡淡的笑着说。 “你吹牛!”尹流星的眼睛突然一瞪,浑身上下立马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势,这股气势凌厉且磅礴,像是一座大山一样立在中央,叫人心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