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顺藤摸瓜(2)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二十一章:顺藤摸瓜(2)

第三百二十一章:顺藤摸瓜(2) 林昆深吸了一口气,拎起赵老三,道:“带我去郊外。” 赵老三哪敢不从,屋里的其他人赶紧让开了一条路,目光寒颤的送两人下楼,等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屋里的人互相看了一眼,紧接着便去抢地上散落的钱,没一个人提报警的,这年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刚才林昆那么的暴力,谁敢没事惹上这样的主儿? 微微老板娘看着林昆拎着赵老三下楼,本来还想笑着打声招呼,结果一看赵老三满脸是血的模样,顿时吓的啊的一声尖叫,女人终归是女人,她长的膀大腰圆的,可心毕竟还是女人的心,哪见过这种血淋淋的阵仗? 林昆冲微微老板娘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并微笑着说:“我让他带我去个地方,不要报警,否则我回来把你这棋牌室给拆了。” 微微老板娘被吓的有些傻了,连连点头。 林昆顺手拿过来一条白毛巾,给赵老三擦了擦脸上的血,否则看起来怪吓人的,这大晚上的一张血淋淋的脸,任谁看了都会鸡皮疙瘩一身。 坐进了赵老三的出租车里,林昆开车,就赵老三目前的状况,林昆还真不放心他开车,要是一不小心钻进了沟里,可就耽误救楚静瑶的时间了。 林昆回过头冷冷的对赵老三说:“我开车,你指路,要是敢耍什么花样,我保证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赵老三是打心底害怕了,连连点头道:“绝对不敢……” 出租车一路颠簸,开到了无铜市的北郊,环顾整个无铜市,北郊是最荒芜的,人烟稀少,偌大的一片地方少有屋檐,只有沿着高速公路出口的一排街道,两排参差不齐的屋檐下,多是干大卡车维修换胎的买卖,另外也有几家简陋的小饭馆,和专门给长途大卡车司机休息的小旅店。 出租车停在了事发的地点,坑洼的小路上,横竖躺了四具尸体,这四具尸体没人移动过,根据四具尸体的位置,林昆闭上眼睛,当时打斗的情景马上在他的脑海里渐渐浮现,他从出租车上下来,拉着赵老三一起下来。 赵老大两条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冲着林昆就梆梆的磕了三个响头,声音楚楚的哀求道:“兄弟,地方我给你带到了,你把我放了吧。” 林昆蹲到了被面包车撞死的那个黑衣人的尸体旁,一边观察着尸体,一边淡淡的道:“不行。” 赵老三继续苦苦的哀求道:“兄弟,我真就是个跑腿的,我可没对你女人动手,你也理解理解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不容易,你就放了我吧。” 林昆没有吱声,闭上眼睛仔细的还原当时的情景,脑海里浮现了黑衣人当时被撞飞的场景,根据黑衣人身上有的碎片来看,当时应该是撞坏了一个车灯,再通过车灯的材质来看,应该是一辆便宜的国产面包车。 “兄弟,兄弟……”赵老三不依不饶的哀求道。林昆睁开了眼睛,很是嫌恶的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走了过来,赵老三满眼希冀的看着他,就像是狗儿在等主人丢骨头一样,林昆走到跟前后,直接一个大嘴巴子甩了下来,赵老三没等反应过来,就‘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一头栽到了地上。 林昆站起身来冷冷的道:“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赵老三吓的一哆嗦,倒在地上装死不吭声了。 林昆又走到了第二个尸体旁,这具尸体是另一方的,被用匕首割断了喉咙,气绝而亡的,林昆摸着他脖子上的伤口,闭上眼睛还原当时的场景,睁开眼睛看向了倒在另一旁的黑衣人,一共有两个黑衣人,一个被面包车给撞死了,那地上的另外的两具尸体肯定是他杀死的,从脑海中还原的场景来看,这名黑衣人是个不折不扣的高手,匕首用的已经到了一个很难得的境界了。 只是,这么一个高手竟然被人用钝器生生的砸死了,未免有些令人不可思议,尤其查看到他被砸的深凹的头颅上有指节印后,林昆的脸上立马涌上一阵惊讶的表情,他马上想到了一个人,一个传说中的高手! ——尹流星。 第一次听到尹流星这个名字,还是在林昆刚进入漠北军区的时候,当时有几个出去执行任务的战友被抬回来,人都已经死了,一个个脑袋上全都被人用铁拳砸的走了型,大夏天的脑浆子溢出来,引来的无数的苍蝇。 林昆第一次看到这场景的时候吐了,后来听资格老的战友说,这几名战友是被铁拳尹流星砸死的,铁拳尹流星的一双拳头传说能一口子砸断五十截铁轨,在华夏更是号称拳术第一,一双铁拳打败无数的高手。 在华夏一直有一个英雄榜,林昆也只是听说过,据说尹流星在那榜上能占前五十,本来他是前二十名的,因为练功太过固执,从山崖上摔了下来,性命虽然保住了,但伤的太重,脊椎骨严重的走形,势力也大不如从前。 这一切暂时还都是推测,林昆一脚把躺在地上装死的赵老三给踹了起来,赵老三本来装死装的很投入,结果被一脚踹的翻过身,疼的‘啊’的一声尖叫。 林昆冷冷的问:“是不是有个佝偻着腰的男人?” 赵老三不敢撒谎,老实的说:“是有一个,就是那个人最后把你女人带走了。” 林昆说:“他是不是有一双铁拳。” “这个……”赵老三认真的回想了一下,道:“好像是有一双铁拳,我听他两只拳头砸在一起,铛啷啷的,就像两个铁锤砸在一起一样。” “你可以走了。”林昆淡淡的道:“但车得留下。” “啊?”赵老三刚刚开心了一下,马上又不开心了,这出租车可是他的命呀,没了这车他就没收入,林昆让他把车留下,还不如让他自己留下。 林昆看了看这个赵老三,满脸是血的也值得同情一下,道:“你开车把我带到修车的一条街。” “哦……”赵老三不敢不从,麻溜的钻进了车里,反正他是想好了,要走和车一起走,要留和车一起留。 用毛巾擦了一下脸上的血水,赵老三握着方向盘,就将车向着高速出口的那条街驶去,到了地儿后,林昆从车上下来,赵老三马上一脚油门撂了。 这条街不大,从最开始走到最尽头,也就百八十米的样子,两旁屋檐高低不一,亮着迷蒙的灯光,林昆站在街道的正中央,开始仔细的打量周围的环境。 根据他多年的侦查直觉,尹流星绑架了楚静瑶后一定不会立马离开,而是会暂时潜伏在这条街上,这条街距离市中心山高皇帝远,来往的人又很混杂,再加上这里的治安不好,确实是一个犯罪藏身的好场所。 已经是下半夜了,街上冷冷清清,尽管偶尔会有车辆路过,但也只是一刹那的嘈乱而已,此时除了那些亮着的霓虹灯还在坚守之外,几乎所有的人都睡了。 从头到尾,林昆数了一遍,这条街上一共十一家汽车维修的,三家旅店和两家小饭馆,尹流星带着楚静瑶肯定是住旅店,周围只有三家旅店,挨一家的找最终也能找出来。 林昆向距离最近的一家旅店走去,这家旅店的门口亮着粉红色的灯箱,隐意是里面有特殊的勾搭,这主要是针对长途车司机的,开长途车那么辛苦,偶尔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找一个妓女好好的爽一下,也算犒劳自己。 “住店还是点钟?” 林昆刚走进旅店,柜台后的一个胖女人就抬起了头,揉着朦胧的眼眶,很专业的问道。住店就是住店的意思,点钟就是既住店又找妓女的意思。 林昆淡淡的笑道:“都不。” 胖女人明显不耐烦了,挥了挥肥胖的小手,道:“都不你来赶什么乱,快走快走。” 林昆直接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拍在了桌子上,胖女人一愣,林昆淡淡的笑着说:“我来打听点事,只要你实话实说,这只是一半的价钱。” 胖女人马上心动了,在这开个小旅店一天也挣不了多少钱,额外再加上招几个妓女来卖,一天下来最多也就能收入个二三百块钱,这突然就有二百块钱拍在眼前,像她这种唯利是图见钱眼开的女人,马上就跟见了亲爹似的,态度马上发生了一千二百度的大转弯,笑的花枝招展,就连说话的口气都变的嗲里嗲气的,“哟,帅哥,咱们坐下来说。” 胖女人挪动起她那一千多斤重的大屁股,摇摆着就要从柜台后走出来,林昆挥手打断她道:“咱们废话少说,不浪费时间,我问你答,今天晚上你这来没来一男一女,男的佝偻着腰,看起来很猥琐,女的很高很漂亮。” “哟,我这儿每天都有男男女女过来,来我这的女的几乎都是美女,男的也都英俊潇洒,就像你一样,像你说的那个佝偻腰的男人,我是真没见到。”胖女人花枝摇颤的说,满脸媚态的模样,巴不得躺在地上卖肉,都说胖女人性欲旺盛,看来还真不假,至少眼前这个胖子是这样。 林昆面无表情的又掏出了两百块钱拍在了桌子上,冷冷的道:“你要是撒谎了,待会儿我回来一把火把你这儿给烧了!” 胖女人没吓的表情一愣,等林昆走出了旅店的门口,她才回过神来不服气的叫嚷了一句,“哼,你吓唬谁呢,老娘我是被人骑大的,又不是被吓大的!” 林昆不理会身后胖女人的叫嚷,走进了第二家旅店,这家旅店的外面和刚才的那家一样,门口都摆着一个粉红色的灯箱,实际上不光这两家旅店,剩下的那家也一样,在这种地方开旅店,要是没有点色情服务,谁住呀。 林昆刚走进旅店的门口,马上响起了一声电子欢迎的声音——你好,欢迎光临。 吧台后趴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尽管是烫着时尚的卷发,也涂了精致的烟熏妆,可怎么也盖不住她岁月苍老的脸颊,在她的旁边趴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这男人长的老实巴交,但他的手脚可一点都不老实,即便是趴在吧台上睡觉,一只大手也是伸进了老女人的裙子底下。 老女人抬眼打量了林昆一眼,问的话和刚才的胖女人如出一辙,“住店还是点钟?” 林昆掏出二百块钱拍在了吧台上,“都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