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猛禽扒手团伙(1) - 神兵奶爸

第三十二章:猛禽扒手团伙(1)

第三十二章:猛禽扒手团伙(1) 林昆站了起来,眯着眼睛朝窗外看去,那两个猥琐的身影正徘徊在幼儿园的铁栅栏外,这个距离正常人是无法看清他们的长相,林昆却看的清清楚楚,是两个西域人。 中港市西域人不多,又不能同一天出现这么巧合的事,所以这两个人肯定就是之前跟小楚澄说话的那两个人,他们一直徘徊在这周围没离开。 林昆略微沉思,嘴角倏的一笑,掏出手机直接打给了南城区警察局。 沈曼怒气冲冲的从审讯室里出来,砰的一声摔上审讯室的门,嘴里咬牙暗骂一句:“混蛋!” 旁边路过的两个警察窃窃私语道:“咱们的警花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另一人小声窃窃的道:“你不知道?咱们警花前天抓了个西域的扒手回来,什么没审出来不说话,那孙子还逢人就败坏咱们警花的名声。” “咋败坏?” “他说……咱们警花是冲进男厕所抓到他的,他的吊被咱们警花看了。” “我靠,这么劲爆呢!不过确实符合咱们警花的性格……那孙子还活着呢?” “生不如死。昨天被打掉了两颗门牙,胸口骨折,今天不知道又怎么样呢。” “哈哈……” 两人正窃窃私语的偷笑呢,沈曼突然冲他们回过了头,眼神凛冽的一撇,这两人顿时如遭雷击,赶紧闭紧了嘴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一位女警察朝沈曼跑了过来,“沈警官,有电话找你。” “谁?” “不知道,他说找你有急事。” 沈曼跟着女警察来到了办公室,拿起电话问道:“你谁啊?”语气很冲。 电话里传来了林昆的声音,轻佻的道:“呵,语气还挺冲呢,吃枪药了?” 沈曼啪的把电话挂了,旁边的女警察一愣,但桌上的电话马上又响起来了。 沈曼没有接的意思,女警只要代接起来,“喂,请问你找谁?”少顷,女警放下话筒,回过头对沈曼说:“沈警官,他说西域扒手团伙……” 此话一出,本来打算转身离去的沈曼,突然回过了头,一把接过了电话:“你说什么?” 中港市的西域人不多,在中港市的西域人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正常营生开西域饭店的,另一种就是干扒手的,除此两种之外几乎没有第三种。 近来,中港市扒手盗窃案猖獗,全市大小的警局加在一起,每天至少要接到上百宗的扒手盗窃案,于是全市的警局统一下达命令,严厉打击扒手犯罪,其中重点的打击对象就是西域扒手团伙,据不完全统计,中港市将近百分之五十的扒手盗窃案,都是由西域扒手团伙干的。 沈曼作为南城区的警局精英,也加入到了这次反扒的行动中,前天晚上她抓回来了那名西域扒手,本以为能从他的口中摸出什么线索,然后将相关的扒手团伙一网打尽,谁知那小子不提供线索也就罢了,还坏她的名声。 沈曼这两天一直急着拿下眼下这个案件,奈何那个该死的西域小偷除了坏她的名声之外,什么都不说,她这边正急的焦头烂额呢,林昆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了‘西域扒手’这几个关键字,也由不得她不激动。 “我说西域扒手团伙。”电话里,林昆淡淡的道。 “西域扒手团伙怎么了,你有什么线索?”沈曼克制不住激动的问。 “你不问我是谁了?”林昆轻佻的道。 “快说!”沈曼强势的道。 “算了,口气不好,不说了。”林昆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 嘟嘟嘟……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沈曼快要疯了,她赶紧摁了回拨间,电话过了几秒钟被接通,沈曼克制自己的语气,道:“刚才我语气不好,我道歉。” “呵,这还差不多呢。我是前天在商场里帮你抓小头的那个人,还记得吧?” “记得……” “是这样的,我怀疑我帮你抓完那小偷时候,被他的同伙给盯上了,他的同伙现在就徘徊在我儿子幼儿园的校门外,我猜他们是想报复。” “你儿子是哪个幼儿园的,我马上赶到!” “市中心幼儿园。你来可以,但记得换上便装,而且不能开警车,也不能带手下,要是惊动了那两人打草惊蛇,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林昆叮嘱道。 沈曼挂了电话,暗暗沉思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按照林昆说的去做,到换衣间换上了身便装,手枪别在腰里,然后一个人打车去市中心幼儿园。 出粗车停在市中心幼儿园的大门口,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惹火的美女,门卫大爷忍不住眼前一亮,稍微一愣神,赶紧把旁边的小门打开。 刚才园长亲自打电话过来嘱咐过,说待会儿会有个女同志来,让他把她放进来,当问及对方的相貌特征时,电话另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说:“他会让你眼前一亮!” 本来这位门卫大爷还不相信,挂电话的时候还嘟囔着现在的年轻人说话没句正经的,结果沈曼从出租车上下来的那一刻,他眼睛差点被亮瞎了。 沈曼穿着高跟鞋走过来,路过门卫室的时候,礼貌的问门卫大爷校长办公室怎么走,门卫大爷诚惶诚恐的给她指了路,临走前她莞尔的冲大爷一笑,说了声谢,结果差点直接把有心脏病史的门卫大爷给‘杀’死! 幼儿园围墙的铁栅栏外,那两个行为猥琐的细语男人还没离开,正缩在路边的一棵大梧桐树后,看见沈曼后,两人眉头同时一蹙,阴测测的道:“是那个臭娘们……” 沈曼到了付国斌的办公室,林昆站在窗旁向外张望,付国斌则低着头研究棋谱,知道沈曼的身份,付国斌对沈曼很客气,给她倒了杯茶。 沈曼斯文有礼,这会儿跟她在警局里时的彪悍劲儿完全大相径庭,只是他跟林昆说话的时候,语气总有那么点不对味儿,这让付国斌很诧异。 按说这姑娘是林昆请来的,两人即便不是朋友,也应该是相熟才是,可听这姑娘说话的语气,隐隐间杀气毕露,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再看林昆,跟这位沈姑娘说话时总是轻佻促狭的,像是故意调戏似的…… “哎……” 付国斌笑着在心底摇头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是真看不明白喽。 沈曼站到窗边看到了那两个猥琐的西域男人,当下就要下去抓捕,被林昆给拦住了,沈曼不愿意的瞪了林昆一眼,道:“你干嘛拦着我!” 林昆淡淡的笑道:“沈警官,你这么冲动干嘛,女孩子家的得矜持沉得住气。” 沈曼愤愤的看着林昆,要不是付国斌在场,她肯定立马忍不住发作,于是压低着声音,语气冰冷的道:“矜持沉得住气?那能抓到犯人么!” “那你现在下去了,顶多也就抓了他们俩个,而且现在你又没有罪证,凭什么去抓人家?”不管沈曼什么态度,林昆都是一副淡淡的笑容。 沈曼阴着脸,不吭声了,尽管眼前这个流氓可恶,但他说的都是对的。 “那你想怎么办?”过了一会儿,沈曼才问道。 “再等等。” “等什么?他们要是跑了怎么办?” “想要放长线钓大鱼,就得有耐心,也得有赌的精神,我赌他们不会跑,还会带来更大的鱼。”林昆摸了摸鼻梁,转身笑着望向了窗外。 “你凭什么肯定?”沈曼问道。 “呵呵……” 林昆淡淡的一笑,回过头看着沈曼:“他们的目标是澄澄,为什么?肯定和前天你抓捕的那个西域扒手有关,当时我帮了你的忙,所以这两个人是想通过威胁澄澄来报复我,他们明知道我在这,却没有离开,现在你来了他们还没走,这又说明了什么?” “什么?”沈曼不由自主的问道。 “是啊,为什么?”付国斌也听懂了一知半解,也跟着问道。 林昆看着沈曼道:“说明他们想趁这个机会,把你和我也一起报复了。” “呵呵,怎么可能!”沈曼笑了起来,鄙夷的冲林昆道:“这就是你分析出来的结果?你以为他们傻么,就凭他们两个,还想来报复……” 话不等说完,沈曼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题,脸上的笑容收敛,喃喃道:“难道……” 林昆笑着道:“对,就是这么回事!” 沈曼看向林昆,目光里的鄙夷荡然无存,隐隐的透露出一抹钦佩来。 付国斌在一旁一头雾水,他不是刑侦出身的,也没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会儿见林昆和沈曼打起了哑谜,心里着急的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林昆笑着向他解释道:“西域的扒手都是有团伙的,这些人生性狡猾阴狠,光凭他们俩个是无法报复我跟沈警官的,所以肯定会找来其他的同伙。” “那你们不是很危险!?”付国斌惊忧的道。 “我马上打电话跟局里联络。”沈曼说道。 “别!”林昆赶紧拦住,道:“你通知了局里,还想再抓到他们么?这些西域扒手有多狡猾你应该比我清楚,待会儿只要再有警察来,他们就会意识到危机,马上就会有多远逃多远。” “那怎么办?就凭你和我,就想对付他们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团伙?你疯了吧!你要是嫌自己命长我不管,可我不想这么年轻就死在这些人手里。”沈曼反诘道。 “没关系,到时候你要是不想插手可以站在一旁看,我一个人搞定他们。”林昆淡然的笑道,语气轻松的就好像是在说这根本就不算事嘛。 “……”沈曼很是怀疑的看着林昆,心说这流氓肯定是疯了,不是疯子才不会说出这样的话,那是一群心性狡诈出手毒辣的西域扒手,可不是三岁两岁的孩子,你一个人再厉害,对上一群那样的家伙也得送死! 沈曼心里暗道:“他疯他的,自己可清醒的很!”拿出电话就准备往局里打电话,这时旁边的付国斌突然对她说:“沈警官,小林没吹牛,他以前是特种兵。” ……

上一篇   第三十一章: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