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楚静瑶遇险(6)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一十九章:楚静瑶遇险(6)

第三百一十九章:楚静瑶遇险(6) 路上,林昆闭上眼睛仔细的琢磨,楚静瑶跟一个男的去鸳鸯戏水,他相信楚静瑶绝对不会随便和一个男的出入那种场所的,据出租车大叔的描述,当时楚静瑶拎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正常的逻辑来将,拎笔记本电脑,一是为了消遣,二来是为了谈业务,可谈业务为什么会到鸳鸯戏水呢? 想到这里,林昆马上又问司机大叔,是从哪拉上楚静瑶和那个男的的,出租车司机告诉林昆是在市中心的五星级饭店,林昆的心里马上恍然了,这就说的通了,楚静瑶当时一定是去饭店和那个男的谈业务,之后为了巩固业务,所以有到了鸳鸯戏水,鸳鸯戏水那种地方是男人的天堂,带一个男的去巩固业务,这种男人天堂的场所自然是首选,虽说鸳鸯戏水的消费标准相当的高,但对于楚静瑶这种不差钱的选手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想通了这其中的逻辑后,林昆又问出租车大叔那男的的长相,出租车大叔支支吾吾的说不明白,虽然这出租车大叔没有说明,但林昆也能想象的到,当时这出租车大叔的注意力肯定都被楚静瑶吸引去了,以至于忽略了她身边的男的,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换作别的男人也一样。 林昆马上给大老王打了个电话,大老王的电话是之前他从楚静瑶的手机里记的,为的就是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好方便联系,现在倒真用上了。 大老王可能正在睡觉,声音迷迷糊糊的,林昆语气平静却又威慑力十足的对着手机说:“大老王,我是楚静瑶的老公林昆,我老婆出事了,你现在马上给我清醒起来,如果我老婆有个三长两短,我回到中港市之后,第一件事就把你从你们公司的窗户扔下去!” 大老王的公司所在的楼层不高,但怎么也是十好几层的,真要从楼上扔下去,肯定是必死无疑,而且死的还会很难看,会被摔成一摊肉泥。 大老王的声音马上就清醒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被林昆吓的,还是听到楚静瑶出事后紧张的,“怎么了,静瑶出什么事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林昆道:“现在你回答我的问题,我老婆本来今天是要回中港市的,你是不是又有新的任务交给她?” 大老王老实的道:“是,无铜市那边又有一个新客户要谈,我就让静瑶多待两天,但我真的没想到静瑶会出事,静瑶她到底出什么事了?” 林昆依旧不答他,追问道:“把你安排的客户详细的信息告诉我,立刻马上!” 林昆的声音不大,但语气十分的强硬,把电话对面的大老王吓的一哆嗦,连声说好,挂了电话大约过了五分钟不到,大老王就将详细的信息发了过来,上面有要谈业务公司的老板的电话和联系方式,以及住在哪。 林昆马上按照信息里的联系方式,拨通了卢总的电话,这位卢总也是睡着了,接到了林昆的电话后很不耐烦的问:“谁啊,这大晚上打电话的。” 林昆语气平静却又严厉的道:“你姓卢,家住在xx区xx小区xx楼3单元10楼1,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我问问题你回答,你要是不合作的话,我五分钟后会出现在你家,把你从楼上扔下来,绝不开玩笑!” 电话另一头的卢老板皱着眉头顿时清醒了,对方知道他的信息如此的详细,这不由得他不怕,他语气平静却又幽怨的说:“说吧,你想问什么。” “今天晚上你派谁和楚静瑶谈业务了。” 卢老板一丝犹豫也没有,道:“我的秘书张艺威。” “谢谢合作,做个好梦。”林昆挂了电话,出租车最终停在了鸳鸯戏水的大门外,此时已经是下半夜了,鸳鸯戏水的门前依旧是车水马龙好不热闹,可见这里面的生意有多好,也可见无铜市的有钱人还真不少。 林昆也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出租车司机,并说不用找了,出租车司机脸上没有任何高兴的色彩,而是一副很惊凛的表情看着林昆,刚才林昆在车上打电话,他可是听的一清二楚,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人,会有那么强势的一面,另外那个美女居然出事了,虽然从头到尾林昆也没有说是出了什么事,但根据他的反应来看,这事应该不小。 等林昆走进了会所大门,出租车司机大叔才猛的反应过来,md这计价器上显示一百块零三毛,这厮居然还很豪爽的甩下一百块钱说不用找了,找……找你妹啊! 林昆走进会所的大门,马上就有领班的经理上前迎接,这鸳鸯戏水里的领班众多,每来一个客人都要有人上去迎接,不多也忙活不过来。 “先生,请问有预定么?”领班温婉礼貌的问道,眨着一双狐媚的眼睛,频频的放着秋波。 “我找张先生,张艺威。”林昆微笑着说,他断定张艺威肯定还没有离开这会所,像这种普通人根本来都不敢来的会所,好不容易来一次,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轻易的离开。 “先生您稍等,我帮您查一下。”领班服务员拿着手里类似平板电脑的工具查了查,抬起头笑着对林昆说:“先生,确实有一位张艺威先生,您跟我来。” 领班的服务员带着林昆就到了二楼,指着前面的一个包间说:“就在这了。” 林昆笑着向领班服务员说了声谢,走到包间的门口敲了敲门,里面马上传来一个喝大的声音,很是不耐烦的嚷嚷道:“谁啊,打扰老子的好事!” 林昆也懒得说话,确定这货确实在里面之后,砰的一声一脚把门给踹开了,包间里的水床上,张艺威正和两个大美妞人肉大战,林昆突然闯进来,顿时把那两个大美妞吓的‘啊’的一声尖叫。 “不想死就都给我闭嘴。”林昆阴测测的道,目光冰冷的看向两个裸女,那两个裸体大美妞全都被吓的伸手捂住了嘴巴,蜷缩到了一旁。 张艺威被吓的也有些傻眼了,哆哆嗦嗦的吐着酒气冲林昆问道:“你……你是干嘛的,吓……吓坏了我的……我的两个心肝宝贝知不知道?”说着,他把脖子往外一扬,冲着门口的方向喊:“保……保安!” 林昆反的一脚将门关上,直接一步冲到了水床上,二话不说,揪着张艺威的头发,啪啪的就是两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直接把张艺威打的两眼冒金星。 “说,楚静瑶怎么出事的?”林昆冷冷的问。 “楚……楚……我认识谁特么的是楚静瑶啊,你特么有病么,再打我一个试试!”张艺威趁着酒劲儿,嗷嗷乱叫道,他的叫音刚落,林昆一点也不惯着他毛病,啪啪的又是两个大巴掌挥了过来,直接把牙都给打飞了两颗。 张艺威疼的惨叫连连,林昆一只手掐在了他的脖子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楚静瑶到底是怎么出事的,你要是不说出来,我马上掐断你的脖子。” 张艺威被掐的直咳嗽,也不知道是被憋的还是被揍的,脸通红通红的,满含委屈的说:“楚静瑶是谁啊,我真不认识啊,大哥你让我说我也说不出来啊!” 林昆道:“今天晚上带你来这的那个女人。” 张艺威立马恍然,道:“你说的是楚小姐啊……” 啪! 林昆又是一巴掌挥了下来,把张艺威打的委屈的都快哭了,“大哥,你干嘛有打我啊?” 林昆冷冰冰的道:“再废话我立马掐断你的脖子!” 张艺威老老实实的说:“我不知道楚小姐出事了啊,她把帐结了之后就走了。” 林昆眉毛一挑,道:“真的?” 张艺威哭声道:“大哥,你都把我揍成这副熊样了,我还敢撒谎么?” 林昆道:“她是几点钟离开的。” 张艺威翻着眼珠子想了想道:“差不多十点吧,具体的时间我没看。” 林昆一把将张艺威给扔到了水床上,向着门外走去,来到了走廊里后,正好遇到了一个服务员,林昆直接拦住这个服务说:“带我见你们经理。” 这名服务员疑惑的看着林昆,林昆马上声色严厉的催促道:“立刻,马上!” 服务员被吓的一哆嗦,能来这儿消费的都不是一般人,她一个小服务员自然不敢得罪,拿出对讲机就说道:“经理,经理,有客人要见你。” “嗯,带他上来。”这名经理答应的很痛快。 服务员带着林昆上了六楼,在一间办公室的门外停下来,敲敲门道:“经理,我带着客人来了。” “请进吧。”里面传来一个略微沙哑的男人声音。 服务员替林昆打开门,林昆大步走了进去,服务员又悄然的关上了门。 这名经理三十多岁,剃着个锃亮的光头,光着膀子,两边的肩膀上都有纹身,脖子上还拴了根拇指粗下的大金链子,一身匪气光芒闪耀。 “你找我?”会所经理问,同时上下打量林昆,长的还算不错,穿的也挺好,只是身上的气势冲了点,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拜托一件事。”林昆脸色平静的道:“我想看一下你们会所门口的监控。” “呵……”会所经理冷笑着反问:“哥们,你还真是不讲礼貌,你是故意来闹事的吧?” “我再说一遍,我要看监控,你们会所门口的监控,九点半到十点半区间。” 会所经理冷眼打量着林昆,不屑的道:“我跟你说,每年来我们这耍横的多了去了,但没一个有好下场的,识相的话赶紧给我滚出去,我就当今天这事没发生,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后悔可就来不及了哦。” 林昆今天晚上绝对是暴脾气上来了,这也不怨他,哪个男人媳妇被人绑架了不着急,只见他两个大跨步来到了会所经理的跟前,不给会所经理丝毫的反应直接,一个嘴巴子狠狠的就抽了过来,啪的一声凛冽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