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9章:组织 - 神兵奶爸

第3219章:组织

国安局的大门,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周围戒备森严,这里笼络着整个华夏最高端的情报组织,只服务于人民政府国家最高领导层。 林昆的车子开进了国安局大院,他要来确定一件事情,他手中拿着的那张照片中的人的身份,以及骆贯所言虚实。 骆贯说话的不说不可信,但绝对不能完全相信,暗处的那个大老板一直都是一个迷,这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林昆本来就是国安局的一员,进入国安局的大员理所应当,并且以他七号特工的身份,可以进入很多人不能进入的区域。 周卫国的办公室里,他正站在窗前抽着烟,目光平静地望着窗外,看着林昆从车上下来,直到他走进了这栋大楼。 周卫国回到了办公桌前,手指在桌子上的一个按钮上岸了一下,这按钮极其的隐蔽,表面上看去,只是桌子花纹装饰的一部分。 按完了按钮之后,在他身后的墙上出现了一扇门,打开这扇门,后面是一个电梯,他走进了电梯关上门,屋里的一切恢复正常,只有桌子上烟灰缸里的烟头还未完全掐灭。 国安局的地下有一个庞大的办公区域,庞大得比外表看起来的这座大楼还要大,此刻地下三层的一个机密会议室里,林昆和陆婷面对面坐着,两人的桌上摆着一杯咖啡,那是陆婷刚刚现磨的,而在主座的位置上,摆着的是一杯茶,也是陆婷刚刚沏的。 等了没多久,会议室的门打开了,周卫国一脸微笑地走进来,林昆和陆婷同时站了起来,周卫国笑着说:“行了,你们俩个不用这么客气,尤其是林昆,你这都多久没来咱这本部坐坐了,现在成了朱家新一代的家主,不会瞧不上咱这儿了吧?” 林昆笑着说:“我还以为我当了家主以后身份特殊,组织上会开除我呢。” 周卫国笑着说:“上面的确有人这么建议过,但被一个更大的人物压了下来。” 林昆道:“不会是一号首长吧?” 周卫国笑着说:“咱们先不谈这个,你今天要是不来,我也准备打电话通知你,还是先说说你的来意吧。” 林昆从兜里摸出了那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道:“这个人可能和我大伯的死有关,我想组织上帮我调查一下。” 周卫国笑着说:“还真是巧了,我想通知你来,也是和你大伯的事情有关,既然如此,那还是让陆婷先和你说吧。” 陆婷点了一下头,拿起了桌上的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之后,在三个人正对着的墙上出现了图像,上面有着一组照片,陆婷将照片放大,然后一个接一个地播放,照片上的那个人就是林昆手中照片的人,不同的是屏幕上的是他活着的时候。 林昆挑了挑眉,问周卫国和陆婷,道:“他真的和我大伯的死有关?” 周卫国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陆婷,陆婷道:“暂时还不敢确定,但根据调查的资料显示,他有很大的嫌疑,这人叫张贵,表面上是一个从缅甸往内陆倒卖玉石的商人,老家是津天市的,生意做得很大,为人却很节俭,至今仍是单身没有娶妻生子,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的记录。” 林昆皱了皱眉道:“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有嫌疑呢?” 陆婷道:“把他照片给你的人应该提到过,他是一个满清的后裔,祖上是正黄旗的,仇视汉族人,仇视当下的政府,他这些年表面上赚了很多的钱,可他的账户里却没有钱,他的资金流向不明确,但根据我们的推断是捐赠给了某个组织。” 林昆道:“什么意思?” 陆婷道:“说的直白点,就是在我们华夏有一个组织,他们是由晚清后裔组成,他们仇视当今的国家,仇视当今的政府,但是他们想要推翻当下的政权是不可能,但他们有一颗报仇的心,就是要将华夏开国元勋的后裔们赶尽杀绝,当然这也可能是他们的第一步计划,或许还有下一步计划。” 林昆若有所悟,“杀了我大伯一方面是满足他们复仇的心理,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机栽赃给四大家族的其他三家,或者让我们朱家与他们互相猜忌,再然后互相残杀?” 陆婷道:“有这个可能,但也不一定,这个组织太过神秘了,还是我们从一个精神病医院里的病人口中得知的,他声称自己是一个叫‘罗’组织里的成员,说终有一天要替大清报仇雪恨,这天下还是他们清朝贵族的天下。 上次你大伯遇害,应该只是一个开始,他们后续应该是计划出了什么问题,没有进一步将你大伯的死进行栽赃,至于你手中照片上的人,他在缅甸被当地的一个最大的毒品组织杀害,而给你照片的人,应该和这个组织有关。” 林昆道:“我不解的是,那个毒品组织拿出这么一张照片,就想要和我谈判,他们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陆婷道:“这个我们暂时还没查清,一个毒品商最想要的是市场和销路,你要是能支持他们,他们会在华夏赚得更多,但是他们应该也知道,华夏的四大家族是不会背叛国家的。” 林昆眯着眼睛道:“或许,他们的目标根本就不在我呢?又或者说,他们是想利用我去干掉那个缅甸的杀手组织?” 陆婷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打开了屏幕里的另一段视频,视频是在一个荒山区,里面有很多穿着迷彩服的人,正在对老百姓开枪,那些老百姓也不是寻常的百姓,他们都是在种植罂粟的,罂粟的花儿漂亮,染了血之后更显妖艳…… 陆婷道:“这段视频是一个国外的维和记者在缅甸山区拍摄的,里面的这个杀人组织已经被确认,是缅甸新兴起的一个杀手团伙,他们的的绰号叫‘恶鬼’,而被杀的老百姓,就是缅甸最大的毒品商阮通家族的仆人……”

下一篇   第3220章: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