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娘炮 - 神兵奶爸

第三百一十章:娘炮

第三百一十章:娘炮 林昆关上了别墅的门,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里面的金凯和闵小优,金凯热泪奔放,满心里全都是感动,他感激上天能让他再见到闵小优,感激好兄弟把闵小优给带了回来,闵小优的眼眶中也是泪水涌流,看着眼前这个为她哭的伤心的男人,回想起往昔的种种,尤其想到他的车被自己安排的人撞下山崖的一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负罪感将她埋葬。 夜深了,别墅区里很安静,林昆点了根烟叼在嘴里,趔趔哒哒的坐进了老捷达里,打开收音机,收听这座城市里的午夜fm,一首老歌从里面悠扬的唱出来,这种环境下似乎很有感觉,他自己也是有些陶醉了。 开着老捷达回到海辰别墅区,余宗华夫妇早就回来了,这会儿澄澄已经睡觉了,秦雪在客厅里还陪着王兰聊天,余宗华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 身为楚相国的贴身秘书,秦雪经常需要熬夜,所以熬夜对她来说算不得什么,王兰一直都有早睡的习惯,只是突然到了中港市来,换了地方失眠了,而余宗华一直都有晚睡的习惯,他习惯晚上看国外的新闻,关注国外的发展动态,国外很多地方都领先于国内,他看这些新闻是想要把国外一些新进的发展观念引回到辽疆省,让辽疆省更更迅速的发展起来。 虽然已经是身居二线,可余宗华的心思还会在辽疆省的发展上,这是一种政治的惯性,不光在他的身上有,就是一些个已经退休的老干部,也都有这种惯性,这些个老一辈的实干派领导们,退休了也惦记着国家的发展。 林昆回来,余宗华、王兰、秦雪都将疑惑的目光看向他,也不等三个人问,他主动的笑着说:“刚才在外面碰到了点状况,回来的就晚了点。” 王兰笑着冲林昆点点头,和秦雪继续聊天了,余宗华则起身单独和林昆来到了书房,余宗华谈事情的时候喜欢在书房,林昆知道余宗华喜欢喝茶,特意让秦雪给泡了一壶好茶过来,夏末炎热,书房里开着空调喝茶倒不错。 余宗华对林昆说:“昆子,你和韩唯政的女儿到底怎么回事,跟叔叔说说。” 林昆笑着说:“我们就是普通的男女朋友,她遇到了麻烦,我就帮点忙。” 余宗华老谋深算的一笑,道:“你这孩子不诚实,你余叔我这辈子见过无数种人,就你和老韩家那小姑娘那点事,还能瞒得过我的眼睛?” 林昆嘿嘿一笑,还是不承认道:“余叔,你真的想多了,我和韩心她真没啥事。” 余宗华道:“哼哼,你小子还是不承认是吧,志坚要是敢和我撒谎,我一向都不手软,你小子是不是皮痒痒了,不信你余叔敢揍你是吧?” 余宗华表情严肃,可不像开玩笑,林昆见此情况,赶紧老实的招了,嘿嘿一乐道:“余叔,我和韩心确实有点小暧昧,但不像你像的那样。” 余宗华老谋深算的笑着反问:“我想的什么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小年轻,不像我们那会思想保守,拉个手都得发展个好长一段时间,你们是刚见第一面就敢出去住酒店,没什么事是你们干不出来的。” 当着明人不说假话,余叔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显然是真的看出了他和韩心的关系,林昆只能老实的嘿嘿乐,也再否认,权当是默认了。 余宗华掏出根烟,林昆主动把火机递过去,余宗华抽了口烟,表情认真的道:“韩唯政的为人我清楚,这人正直,在政治上又充满热情,他这次肯让女儿和蒋天德那个混蛋儿子相亲,确实是出于对政治生涯的私心,不过这不代表他不疼爱自己的女儿,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将来如果你和韩心真的有发展,韩唯政那一关你要考虑清楚,而且咱们国家法律明文规定了,一个萝卜必须一个坑,你自己心里要有数。” 林昆没料到余宗华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当下有些哭笑不得,“余叔,你就放心吧,我和韩心不会玩出火的,我也一定会遵守咱们国家的法律,肯定不一个萝卜多个坑,至于韩书记那,我要是搞不定了就找你帮忙。” 余宗华也是被林昆气的哭笑不得,白了林昆一眼,道:“你这小子……” 顿了一下,余宗华又认真了起来,说:“不管怎么样,我答应帮韩唯政,就是和他在政治上联盟,我们之间联盟最大的受益者不是韩唯政,而是辽疆省的百姓,我相信韩唯政有能力让辽疆省老百姓的生活更上一层楼,省长于庆元不是不好,只是在政治上太过保守安逸了,我们辽疆省需要有能力的领导带领大家伙创新致富,至于另外的一个受益者就是你。” “我?” “对,我和韩唯政联盟,你又和他女儿名义上是相亲的对象,不看僧面看佛面,他这个辽疆省的省委书记,日后一定会在背后支持你的,而你千万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好意,不管是做什么,都要对得起良心,对得起社会,违法乱纪的事咱千万不能干,否则我都放不过你。” 林昆一脸认真的保证道:“余叔你放心,违反乱纪的事我一定不会干,我要是敢在这上面给你脸上抹黑,你随便怎么收拾我都行,打屁股都成。” 余宗华被林昆逗的一乐,说:“昆子,余叔跟你说实话,这次我和你婶子过来,一来是帮你的忙,二来是想看看你在中港市发展的怎么样,志坚是我和你婶子唯一的孩子,这小子铁了心退役后就要跟着你干,我和你婶子来看看之后心里能有些底,你在中港市的作为令我和你婶子很吃惊,竟来志坚投奔到你这来了,余叔希望你能好好带带他。” 林昆笑着说:“余叔,你放心好了,我和志坚的感情比亲兄弟,另外志坚也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未来的前途一定很广阔,这个你和我婶子都不用操心。” 余宗华道:“对志坚的能力,我心里知道,只是这小子的脾气和为人处事的方式一直让我很头痛,等他到了中港市以后,你一定要替我管管他,可千万别惹出什么大乱子来。” 林昆笑着说:“余叔,你放心吧,我保证帮你看好他,不让他惹祸。” 接下来,余宗华夫妇只在中港市待了一天,这一天他们夫妇二人和韩唯政夫妇二人一起,林昆和韩心陪着,在中港市的几处繁华地方转了转,第二天一早就坐高铁返回了沈城,余宗华和韩唯政都是在职之身,离开省会太长时间一来影响不好,二来还有一大堆的工作等着他们回去处理呢。 送走了余宗华夫妇和韩唯政夫妇,望着高铁离去的背影,林昆伸了个懒腰,转过身嘴角猥琐的一笑,冲韩心道:“这出戏我演的容易么,怎么着也得有点好处吧?” 韩心转过头看着他,表情很严肃的说:“你想要什么好处。” 林昆嘿嘿的一乐,故意装的很是猥琐,道:“孤男寡女的,什么好处实在要什么好处呗。” “要实惠是吧?”韩心突然坏坏的一笑,道:“没问题啊,跟我来吧。” 林昆开着车,在韩心的指路下,来到了市中心的繁华地带,老捷达停在了一所快捷酒店的大门口,林昆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说:“姑娘,这不好吧,这大白天的,咱们孤男寡女的来酒店,有点太那个了吧。” “哪个了?”韩心嘴角一笑,反问道。 “这……” “别磨蹭了,下车吧。”韩心道。 “这么急?” 韩心坏坏的一笑没说话,林昆忽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这女人的笑容背后,藏着某种……某种阴谋? 韩心先从车上下来,林昆紧跟着下来,韩心没有先向酒店的门口走去,而是笑着对林昆说:“请吧,难道还要我一个女孩在前面带路?” 林昆谨慎的看着韩心,也没看出什么破绽,这种情况下,怎么也不能丢了气势不是,怎么说咱也是个大老爷们,于是乎他把脖子一仰,就向前走去,快到酒店的正门口的时候,韩心突然从背后叫住了他:“等等!” 林昆回过头,韩心却是坏坏的笑道:“谁让你往那里走了,是那边……” 顺着韩心手指的方向,林昆看到了紧挨着酒店的门口,一个粉红色的牌匾,牌匾上几个大字清晰的写着——韩式美容坊…… 忽然一阵阴嗖嗖的凉气自身后攀升,林昆警惕、疑惑的看向韩心,韩心嘴角坏坏得意的一笑,“你不说要来点实惠的么,我看你这两天都晒的有些黑了,带你过来美白美白,怎么样,这个够实惠吧?” 林昆:“……” 韩心向着美容坊的大门口走去,背对着林昆招招手:“小林子,跟上哦。” 林昆直接忍不住‘靠‘了一声,“谁怕谁,不就是个美白么!流血我都不怕,还怕这个!?” 一个小时后,林昆躺在美容坊那舒适的美容床上打着鼾声,躺在旁边床上的韩心冲站在一侧的美容师递了个眼神,美容师轻轻推了推林昆,“先生,醒醒。” 林昆马上机警的醒了过来,不明情况的左右看了看,美容师手中的镜子递了过来,看着自己镜子中的自己,美容师温柔的声音在旁边问起:“先生,满意么?” ——脸上不油腻了,黑头不见了,皮肤也变的细腻有光泽了,比刚进来的时候还白上了几分……整张脸细皮嫩肉的,看起来像是个小白脸。 林昆的瞳孔猛的睁大,惊讶不小,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瞧他紧张不安的模样,旁边床上还贴着一层面膜的韩心揭下面膜,轻佻的笑道:“小林子,你紧张什么,现在这样不好么?” 林昆哆哆嗦嗦的道:“好什么好啊,好好的一个男人,都被整成娘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