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下棋 - 神兵奶爸

第三十一章:下棋

第三十一章:下棋 市中心幼儿园的园长姓付,是个年近五十的红脸胖子,为人很和蔼,对孩子们也很有爱心,他自己的小外孙就在澄澄的班级里,跟澄澄还是好朋友,因此付院长对澄澄的印象很深,也很喜欢这个陶瓷一样的娃娃。 冯佳慧把事情详细的跟付园长说了一遍,付园长听了之后沉思了一下,抬起头说:“小冯老师,要我说咱们还是先报警,澄澄的爸爸毕竟不是警察,万一跟那两个图谋不轨的人发生冲突,别出现什么意外。” 冯佳慧点点头,“校长你说的对,那澄澄的爸爸要留在学校一个下午,你看……” 付园长道:“这没问题,做家长的关心孩子,是可以理解的,别妨碍我们教学就行了。” 冯佳慧道:“好,我知道。校长,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 付园长摆摆手,“去吧。” 冯佳慧回到了办公司,林昆正抱着澄澄给他讲故事,这温馨的一面不禁令冯佳慧有些小感动,内心里对林昆的印象不自觉的又上升了个档次。 有爱的男人更有魅力。 见冯佳慧回来了,林昆放下了澄澄,站起来问她园长是怎么说的,冯佳慧把园长的意思都告诉了他,林昆笑着说了声谢谢,也谢谢付园长。 付国斌亲自打了报警电话,不出十分钟,市中心警察局的警车就开来了,车上一共下来了三个警察,顿时在幼儿园里引起来不小的波澜,小朋友们都满怀好奇尊敬的看向着装整齐一脸庄严的警察叔叔们。 “哇,警察叔叔好帅哦!” “是啊!” “警察叔叔……” 小孩子们坐在教室里向外张望着,眼巴巴的看着三位警察叔叔进了校长的办公室。 付国斌先跟三位警察街头,简单的说明了下状况,就带着三位警察来到冯佳慧的办公室,找冯佳慧和小楚澄进一步的了解当时的情况。 说来也巧了,这三个警察为首的那位,之前跟林昆有过接触,可惜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是林昆之前在市中心警察局里放倒的几个警察之一。 这位警察姓李,看见林昆之后,他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怔,浑身哆嗦了一下,回想起前两天那场悲惨的遭遇,真是打骨子里透出一股凉气来。 “李警官?” 付国斌见这位警察脸上的表情不对,问了一声。 “哦……” 李警官赶紧回过神,目光从林昆的身上挪开,冲付国斌笑了一下,便开始向冯佳慧和小楚澄了解情况,另外两个民警一个负责记录,另一个跟着听。 冯佳慧和小楚澄把情况又说了一遍,另外把那两人的体貌特征说了一下,比较特别的是那两人一看就不是本地人,而是西域人。 听完之后,这位李警官点点头,领着另外的两名警察到幼儿园对面的那片区域勘察情况,找了几个开门头做买卖的人问有没有见过这两个人。 有的说见过,有的说没见过,毕竟还没发生实质性的案件,另外这位李警官实在不愿意在林昆的面前多待,跟付国斌说了句有事随时联系后,就坐进了警车跟另外两位警察离开了。 看着警车离开,付国斌摇摇头,笑着说了句:“呵呵,这也没啥效果啊。” 林昆站在一旁,笑着说:“付园长,毕竟还没发生实质性的案件,他们也没法破案,来了也只是先了解下情况,提醒我们自己多提防着点。” 付国斌点点头:“也是。澄澄爸爸,那你就先在学校待着,要是出现了什么状况,咱们赶紧第一时间报警,什么都不如孩子的安全重要。” 林昆笑着道:“谢谢付园长关心。” 付国斌笑着道:“哎,客气什么,这都是应该的,而且你家澄澄和我小外孙还是好朋友呢,就更得特殊关心了。” 林昆笑着道:“哦,是么?” 不等付国斌说话,小楚澄仰起脑袋道:“是的,我跟赵洋吃饼干都掰两半,一人吃一半,不过现在苏有朋来了,我们吃饼干都掰成三瓣了。” 小孩子的友谊总是那么纯真,林昆、付国斌、冯佳慧三人听完都笑了起来。 转眼到了中午吃饭的点,付国斌特意来告诉林昆不用到幼儿园的外面吃,就在幼园里的食堂里吃,付国斌还开玩笑的道:“我们园里的食堂虽然做的都是儿童营养套餐,但咱们大人照样能吃饱,也很有营养。” 付国斌对林昆热情,一方面是出于对小楚澄的喜欢,另一方面则是看林昆有眼缘,这小伙子虽然年轻,但身上一点浮夸的气息都没有,言行举止既稳重又有礼貌,比那些夹着个尾巴都能翘上天的小年轻好太多了。 林昆也不跟付国斌假客气,这么大的公立幼儿园肯定不差他一顿饭,而且他也能看出付国斌对他的热情,他要是硬给拒绝了肯定不合适。 活了二十多年,林昆还是第一次在幼儿园的食堂里吃饭,而且周围还坐满了叽叽喳喳的小天使们,林昆跟付国斌、冯佳慧以及其他几个幼儿园的老师坐在一起,小楚澄今天中午特例,也跟着坐到了大人一起。 付国斌的外孙赵洋,李春生的外甥苏有朋,也跟着一起凑了过来,别看付国斌平时很宠小赵洋,以前可从来也没在学校里给他开任何的小差。 大人们边吃边聊,三个小家伙边吃边玩,中间付国斌突然笑着问道:“小林,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林昆笑着刚要回答,却被澄澄给抢了台词,小家伙自豪的说:“我爸爸刚退伍回来,他以前是军人,去过世界上很多的地方,坏人们都怕爸爸!” “哦?是么……” 付国斌笑着对小楚澄说,转过头问林昆:“小林,你以前是在哪儿服役的?” “在漠北。”林昆笑着说,同桌的几个老师里,除了林昆和付国斌之外,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女老师,一听说林昆过去是当兵的,都产生了兴趣。 “漠北,那可是个艰苦的地方啊,我年轻的时候去过那儿,环境恶劣的很呐,一个星期七天至少有五天是沙尘暴,那风硬的就跟刀子一样。”付国斌回过头看向林昆,笑着说:“现在呢,环境比以前有改善么?” 林昆笑着说:“一个星期七天,七天都是沙尘暴,刀子比以前更锋利了。” 闻言,付国斌的脸上露出骇然之色,他亲自去过漠北,对那里的恶劣环境有着亲身的体会,而其他的几个女老师,听了之后脸上只是露出微微的惊讶,那种环境极度恶劣的程度,远非她们能够想象的出来的。三个小家伙这会儿正在玩‘青菜与肉’的游戏,根本没人注意这边。 “林先生,那你之前是当什么兵的呀?”坐在对面的女老师好奇的问道。 “特种兵。”林昆笑着道。 “哇!” 几个女老师同时惊讶了一声,听到‘特种兵’三个字,她们马上联想到的是电视剧里播出过的特种兵系列,那里的兵哥哥个个都是大英雄,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跟一些极端的犯罪分子舍命的斗智斗勇…… 女人都是容易被英雄主义感染的,如果再让她们知道电视剧里的情节都是根据林昆这样的人物改编出来的,而且里面的任务难度等级不及林昆平时执行任务的十分之一,不知道她们会不会惊掉了下巴。 付国斌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佩服,看着林昆道:“小林,年纪轻轻了不起啊!” 林昆谦虚的笑道:“付园长,你过奖了。” 付国斌哈哈的笑了起来,他就是喜欢林昆身上的这股子谦逊劲儿。 吃过了午饭,付国斌邀请林昆去他办公室里坐坐,澄澄跟别的孩子一起被冯佳慧带去午睡了,他也没什么事儿,就跟着到了付国斌的办公室。 付国斌的办公室很宽敞,里面的装修很老式,但用料都是很有品位的,别看他区区一个幼儿园的院长,可这幼儿园不是普通的幼儿园,是中港市市中心的公立幼儿园,他这个院长也是挂着处长的政治头衔的。 付国斌的办公室在二楼,窗外能看到幼儿园的全貌,靠着窗边摆了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一个棋盘,旁边放了一本名曰‘三十六计’的棋谱,林昆走过去看了看窗外,回过头笑着对付国斌说:“付园长,你喜欢下象棋?” “是啊,没事的时候喜欢研究研究。”付国斌倒了两杯茶水过来,笑着问:“小林,你会下象棋么?” “会一点。”林昆笑着说。 “太好了,咱俩走两局?” “我不怕不是付园长的对手。” “放心,我对你留着点手,绝对不欺负,哈哈!”付国琴哈哈的笑道。 “那好吧,付园长你待会儿可轻点杀我。”林昆笑着应道,坐到了沙发上。 两人摆好了棋盘,付国斌让林昆先走,林昆向前推了个边卒,付国斌一看,心中暗说:看来这小伙子是真不会玩,上来就走了一步废棋。 接下来,两人开始你来我往的布阵、绞杀,起初付国斌杀的是连连进击,打的林昆节节败退,本来在付国斌看来很轻易就能拿下的一局,到了中期却僵持了起来,他虽然在兵力上明显占优,可就是拿不下战局。 反观林昆,虽然看起来残兵败将的,却死死的掐着棋盘上各个要害的位置,一只大‘车’像是神兽附体一般,在棋盘上横冲直撞,大有一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意思,把付国斌摆好的局面三下五除二的冲击的七零八落。 局势很快就到了末期,此时付国斌的额头已经隐隐渗出汗珠,眉头紧锁的盯着棋盘,他初期建立起来的优势,到了这个时候只剩下劣势了,并且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最终第一局被林昆取胜,付国斌输的不服气,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输了,是最开始的轻敌所致。 “再来!”付国斌道。 两人又摆好了棋盘,接下来又下了两盘,最终结果是林昆两胜一负,负的那一局还是有意让着付国斌的,付国斌心里有数,这一下输的心服口服。 林昆转过头看向窗外,突然两个猥琐的身影映入眼帘……